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 相认

    看着面前漂亮非常,但目光之中又蕴含有无奈、不甘、挣扎意味交织的年轻女修,秦凤鸣已然确信,她就是公孙静瑶的妹妹。

    虽然当初仅是见过一面,但公孙嘉妍还是给秦凤鸣留下了深刻印象。

    “仙子不用拘束紧张,我只是想与仙子言谈一二而已。不知仙子出身何处?怎么被带到了百花岛?”

    秦凤鸣已是化婴后期修士,就是此时显露出的境界,也非是面前女修可以看透,秦凤鸣是否会被面前女修认为是被夺舍之人,也是大有可能。

    故此秦凤鸣并未直接便表露身份,而先是询问商谈一番。

    看看面前端坐的中年修士,女修双目之中戒备之色显露,眼珠转动之下,并未开口答言。

    见到公孙嘉妍如此,秦凤鸣心中一动,手一抬之下,一片五彩光霞便显露而出,一下便将女修笼罩在了其中。

    “好啦,此时仙子身上的那些禁制已然撤除,如果有什么可以说出,说不得我可以让你返回你原来出身之地。”

    感应着体内磅礴法力重新运转自如,靓丽女修原先略有苍白的面容从新显露出了粉嫩之色。

    “多谢前辈将晚辈体内的禁制去除,不过晚辈是不会答应做前辈侍妾的,如果前辈硬要逼迫,那晚辈只有一死了之,还请前辈成全。”

    女修并未回答秦凤鸣所问,反而却说出了一番死志心意。

    这让秦凤鸣也是不由心中莞尔,面前女修看似柔弱,但心底深处却极为坚韧,难怪其可以在其曾祖父闭关,父母不现踪迹,借力无助之时毅然离开宗门,独自进入荆棘满布的修仙界。

    “仙子过滤了,老夫没有丝毫要逼迫仙子之意,如果仙子自付能够独自返回你的出身之地,此时就可离去,老夫绝对不会阻拦分毫。如果你没有把握,不妨给老夫说说,说不定老夫可以帮你达成所愿。”

    秦凤鸣认识数位女修朋友,每人经历各不相同,但众人有一个相同之处,均是外表看似娇柔,内心却无比坚强之人。

    困境,每人都会遇到,但遇到困境之时,各人表现却未必相同,有的徒呼无奈,有的低头认命,有的却迎难而上。

    看着面前女修坚毅表情,秦凤鸣心中也是大动。他眼前不由显露出了小时候在腾龙镇被张家少爷欺负的一幕,眼中有不甘,但无力反抗。

    “前辈将晚辈拍下,难道仅是想送晚辈回返出身大陆不成?”

    女修的戒心,虽然听到秦凤鸣话语略有松动,但依旧不信秦凤鸣所言。

    “呵呵,送你回去当然不无不可,不相瞒仙子,你像极了老夫的以前曾经见过的一名女子,故此有感而发,才打算出手帮助仙子一二。只是当初那女子仅是聚气期修为,现在修炼到了何种地步,是否依旧存活世上,老夫也是不知。”

    看面前女修戒心极重,现在有时间之下,倒也不急立即表明身份。

    “难道前辈不是此处海域修士吗?”听闻秦凤鸣言语,女修身形不由一震,眼中更是显露出了一丝异样神色。

    “老夫出身不是无望海,而是出身在一处名为庆元大陆的陆地之上。不知仙子可曾听闻此一大陆。”

    听闻秦凤鸣言语,女修终是难以再保持镇定,眼中陡然神采大现,娇躯因为激动,都略微颤抖了起来。

    “啊,前辈也是出身庆元大陆?这真是太好了,晚辈出身在庆元大陆昊域国,晚辈曾祖父乃是昊域国白巧门的太上长老。”

    到了此时,公孙嘉妍终是将戒心扔到了一边,口中惊喜说道之时,娇躯已然蹲伏了下去。

    数十年来,这还是首次遇到同一个大陆修士,虽然不知对方出身是否是敌对国家或势力,但总比没有关系要强。

    “那么说老夫应该称呼仙子为公孙仙子了?”

    “什么?前辈竟然识得晚辈曾祖吗?”公孙嘉妍反应倒是极为机敏。

    “哈哈哈,我对公孙道友不是很熟,不过与其曾孙女公孙静瑶倒是知己,故此对于姑娘,也是了解一些的。”

    秦凤鸣的此声话语,不啻与晴空霹雳,让女修登时呆站在了当场。一双秀目圆睁,看视面前中年,眼中满是不信之色。

    能够与姐姐公孙静瑶相熟的男修,在其印象之中,极少,可以说没有,百巧门中之人,也仅有几位师叔有所往来,其他男弟子,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到她们所在的山谷。

    而除去宗门中修士,宗外之人,能够称之为知己的,也只有……

    想到此处,公孙嘉妍自己都不由摇头,极力将脑海之中思虑摒除。

    落霞宗秦凤鸣,当初与她们一般,也仅是一名聚气期顶峰修士,就算没死,这些年修为突飞猛进,也肯定与她一般,进阶到成丹境界而已。

    而面前这名中年修士,绝对是如假包换的的化婴修士,且是比其曾祖修为还要高深的化婴修士。

    “不……不可能,家姐怎么会识得前辈?”

    到了此时,秦凤鸣自是不会再隐瞒下去,面上肌肉急速蠕动之下,本来面容显露而出。

    “公孙姑娘受惊了,在下秦凤鸣,始才见到姑娘,一时也不敢确信就是公孙姑娘,故此才询问了姑娘一番,还望公孙姑娘不要介意才好。”

    看着面前年轻的面容,与印象中的那个青年一般无二。此时的公孙嘉妍,几乎都难以相信面前所出现的情形是真实存在的。

    刚才还在地狱深渊,而此时却陡然飞升到了云端。

    在如此两个极端起伏,就是已然达到成丹境界的公孙嘉妍,都难以承受。

    秦凤鸣并未再开口什么,他知晓面前女修对面前情形一时难以接受,需要时间慢慢消化。

    “你真得就是那名当初在荒芜森林,我与姐姐所见到的落霞宗秦凤鸣秦道友吗?”

    过了许久,公孙嘉妍才恢复了过来,双目精芒连闪,娇艳的容颜已然满布在了其粉嫩的脸庞之上。此时,她已然相信了面前青年,就是自己所见到过的那名落霞宗青年修士。

    因为对方面容根本就没有改变分毫,一样的年轻,一样的淡蓝长衫。唯一不同的,是对方此时身上所显露出的淡淡的,深如海洋的磅礴气息。

    “嗯,不错,我正是秦凤鸣,当初见到静瑶之时,她曾言说姑娘只身去了元丰帝国,静瑶极为担心,曾经嘱托我寻找姑娘,因后来三界大战,未能成行。未曾想到竟然在此处见到了嘉妍姑娘,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