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千一十二章 神念攻击

    在这两年时间之内,秦凤鸣凭借拂风幻影身法,一次次的自聚合修士手中脱逃。面对如此诡异的身法,石昌要想接近秦凤鸣,施展某种近距离强大攻击秘术,势必登天。

    最让石昌惊诧的是,前方急速奔行的青年修士,好像浑身有用不完的法力。

    在这急速遁速之下,修士自身所消耗的法力之急速,已然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之境。

    虽然万哭谷中精纯阴气稠密之极,修士可以急速吸收外界能量加以补充自是法力损耗。但此种急速吸收外界能量做法,却是隐疾不小。

    急速吸入的阴气能量,并非完全经过修士自身运转功法法诀炼化,而是稍加运转便直接被修士驱使。如此之下,未经过完全炼化的能量,其内所存有的极其微小的杂质,便会驻留修士体内。

    短时间内,此种极少的杂质当是不会对修士造成什么损害。但不及时将之去除,那势必会越聚越多,直到小事变成难以治愈的伤病。

    而两年之久,就是他堂堂聚合修士,都已然感觉体内所聚集的杂质隐疾压制已然极为困难,而前方急速奔逃的青年修士,却并未有丝毫不适显露,

    奔行中的秦凤鸣,心中之愁闷,比起身后聚合修士,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这万哭谷外围之地,他二人已然不知飞行了多少圈。凭借身法秘术急速与影身符神奇。他一次次的自必杀之境下险险逃离而出。

    但不知那老者施展了何种秘术手段,自从第二次追上秦凤鸣之后,聚合老者似乎就能够跟踪到秦凤鸣行踪。就算其逃离出两千多里之远,那聚合老者都能极为准确的将之寻到。

    好在那老者的此种手段,并不能对影身符所形成的两具化身辨别,否则秦凤鸣能否活过这两年,都是未知之事。

    这让秦凤鸣心中惊恐不解之下,也只能一次次使用影身符急速躲逃。

    而其身上的隐身符,经过两年来的消耗,此时更是仅剩下了两张。

    两年之中,秦凤鸣曾经与那聚合老者硬碰了两次,一次是他凭借两具傀儡与其自身众多秘术法宝,正面与那老者争斗了一番。

    毫无胜利可言,面对聚合老者的强力攻击,他所祭出的秘术,跟本就难以阻挡下对方攻击,而法宝,除去混沌紫气盅与翻天印外,其他那些古宝,几乎被对方触之即碎,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当然,其也并非没有活命之力。

    凭借两具悍不畏死的化婴顶峰傀儡,以及其诡异的身法和可以瞬时祭放出数道强大秘术之下,他硬是与那老者僵持了不短时间。

    面对那老者的强力攻击,秦凤鸣就是布下玄音化血阵,都未能将之击杀。

    玄音化血阵威能足可以威胁聚合修士,此点秦凤鸣已然确信不疑。但此种击杀,是必须要将对方困在法阵之中才可。

    此一法阵对外攻击能力远远不如法阵之中的攻击,并且外面防御,更是不足。在聚合老者的强力攻击之下,玄音化血阵岌岌可危。

    在此种境况之下,秦凤鸣就算想强力祭出紫光龙魂殇灭杀那老者,也是不敢。要知晓,他虽然有信心将那混沌灵宝祭出,但也仅能发挥出那灵宝的一两成威力。并且要花费很长时间驱动才可。

    祭出混沌灵宝所消耗的法力,就是他都难以承受,可能必须要服食灵液相助才可。

    如此之下,稍有不慎,就可能被那聚合老者有可乘之机。秦凤鸣心中涌动了不知多少次,但终究压下了心中悸动,没有冒险祭出紫光龙魂殇。

    至于那件角人族的重宝,秦凤鸣更是想都没有想。当初收起之时,他都施展了数十次法诀才成功。一次也没有祭出过情况之下,以他谨慎性格,更是不会去做。

    双方的追逐,依旧在继续。并且没有丝毫要停下之意。

    凭借某种强大的追踪秘术,聚合老者一次次的将秦凤鸣追上。但又一次次被其逃脱。

    其中更是有数次将秦凤鸣逼至绝境,让其在无解之时直接向着万哭谷纵深之地激射而去。凭借众多阴兽精魂的阻挡,才终是逃离而去。

    无比幸运的是,他并未遇到厉害禁制。

    “小辈,这次看你还能否逃脱老夫之手。”一声暴怒之声骤然传入了秦凤鸣耳中,接着就见原来还在数百里外的一道遁光骤然间红芒乍现。几乎瞬间便到了秦凤鸣身后之地。

    对方的此种急速遁速,秦凤鸣已然领教过了数次。

    其此种秘术,好像是以其自身精元为代价施展的,并不能连续施展,每次施展之后,都会间隔三四月才能再现。

    “嗖!嗖!”一道秘术与一件法宝随着一团红芒乍现,也已然激射而出,向着五彩遁光斩击而至。

    面对急速而至的两道攻击,秦凤鸣自然不可能不理会。

    体内法诀急动,身形在急速飞遁之中,凭空横移出去十数丈之远。此动作行云流水,显得熟练飘逸之极。

    两年多以来,秦凤鸣此种动作已然做过了不知多少次。

    以秦凤鸣经验,紧接着身后聚合老者便会施展出数道秘术,以将之纠缠,然后便是急速靠近而来。

    虽然不知那老者有何强大秘术,非要近距离施展,但秦凤鸣从来都不敢让其近身。此老者,修炼的是一强大之极的阴毒功法,虽然自付有数种手段不惧毒功,但他也不敢冒险。

    但就在秦凤鸣体内法诀急动,身形激闪而出之时,一股血腥之极的气息骤然而现,向着他所在席卷而至。此气息之腥臭,让人闻之便为之头昏大显。

    神识急速一扫,只见自那老者身周的黑红雾气之中,急涌而出了一层足有十数丈之广大的红色光幕,此光幕仅是稍现,便骤然消失,接着便出现在了秦凤鸣身周之地。疯狂蔓延之下,顿时一个占地足有数十丈的巨大血红罩壁出现在了他身周。

    随着这红色罩壁的显露,一股压抑神魂的庞大气息骤然而现。空中顿时出现了道道虚幻的能量刀刃。

    “神念攻击!”骤然见此情形,秦凤鸣心中顿时大惊。

    此时,秦凤鸣只感觉,体内的法力虽然依旧存在,但已然再难以调动分毫,就是祭出秘术法宝都已然不能,就是祭出烈日珠,也已然不可,唯一能够祭出的,便是神念。

    聚合老者的此一攻击,让秦凤鸣惊恐到了极处。

    但也仅是一瞬,秦凤鸣便又稳定下了心神,此时的聚合老者,已然在三百丈外盘膝悬浮在了空中,并没有丝毫打算上前攻击之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