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身份猜忌

    回到洞府的秦凤鸣并不知晓,因为他,黄泉宫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秘境试炼中发生之事,自然不可能瞒住黄泉宫主持重云山试炼修士之耳,当听闻到秘境中发生的种种情形之后,就是为首三位鬼君中期修士,都不由的面色为之骤变不已。

    毒圣尊者是谁,众人自然知之甚祥。如果此一次参加执旗使比试众人之中有他的亲传弟子存在,那对黄泉宫,也是一不小压力。

    黄泉宫虽然有聚合修士坐镇,且还不是一位,但面对在鬼界之中享有盛名的毒圣尊者,就是黄泉宫也不敢等闲视之。

    故此三位鬼君中期修士相互协商之下,立即将此事告知了黄泉宫主事之人。

    在一处云雾缭绕的高山之巅,有一处足有三四十丈高,占地极广的巍峨搂阕耸立。此处,便是黄泉宫掌门处理事务之地。

    此时在这座殿楼之内,有六位修士在座。其中两人,秦凤鸣竟然认识。

    一位修士正是带领他来黄泉宫的那位孙姓鬼君中期老者,另外一人就是当初进入重云山之前,在那处大殿中见到过的那位浦姓鬼君中期修士。

    听到浦姓老者言说之事,在座的五名修士均都面色骤然变得凝重起来。

    “孙师弟,关于那位费姓中年,你当初在黄道宗之时,可曾听闻过什么吗?”其中一名端坐正中木椅之上的白须老者双目精芒闪烁,略一沉吟之后,抬头看向坐在下首的孙姓老者道。

    此名白须老者,正是此时黄泉宫掌权之人,身为黄泉宫门主的方姓大修士。

    “回禀掌门师兄,那名费姓鬼帅修士,当初在黄道宗选拨比试之时,表现虽然极为抢眼,但据闻隐身试炼之地的黄道宗道友言说,他只不过是身上有不少鬼帅顶峰傀儡在身,自身手段并未显露太多。故此黄道宗各位道友判断,那名修士可能与金川府的天工门有所联系。其他就不得而知了。”

    孙姓老者略一思虑,立即抱拳躬身,极为客气开口回答道。

    “方师兄,对于炼制傀儡精通之人,可不仅仅是天工门可行,魏某听闻,毒圣前辈门下的熊道友,就是一位炼制傀儡的宗师级人物,由此推断,那位费姓后辈就不是毒圣前辈的嫡传弟子,也说不定是熊道友的弟子。”

    一名坐在旁位的浓眉大汉面露思虑之色,适时插口说道。

    “嗯,魏师弟所言不错,马某也认为此事可能性极高,要知道,能够有天下第一迷香之称的迷迭香在身可能还不是什么强有力证据,但是能够在蚀骨香之下,能够安然无恙,此种情形,就是我等都不能说能够做到。

    要知道,那蚀骨香,可不仅是通过呼吸侵入身体的毒物,就是修士完全摒除了呼吸,也能通过身体表面进入体内的。在有心算无心之下,还能将此毒化解,这可不是运气之事。故此马某认为此事还是要慎重为妙。”

    “哼,几位师兄师弟,也不用如此在意此事,既然他参加同阶修士的比试,那生死就得由命,就算那费姓修士真是毒圣前辈的嫡传弟子,只要不是我等鬼君修士出手将之灭杀,难道毒圣前辈还会因为此事找我黄泉宫麻烦不成?”

    见众人略有迟疑之色,另外一名鬼君后期的老者也自开口道,他所说言语,倒显得强硬了几分。

    “嗯,许师弟所言不错,凭借刚才浦师弟所言,那费姓修士倒有些手段,凭借他之能,就是有数十名修士围攻,想来也不会有生命之险,如此一来,就是选拨结束,也定然不会损失几滴精血的,那以后自然应该没事。

    好了,此事就议到此,不过浦师弟,如果再开启秘境比试,最好还有要对那费姓修士留心一二。”方姓老者略一沉吟,最后如是说道。

    如果秦凤鸣此时身在这黄泉宫大殿之中,定然会认出,刚才所说话的那名许姓老者,竟然与当初在承娱殿见过的那名许姓女修有几分相像。

    且二人都姓许,不用想,也能判断出,这二人定然有什么联系。

    对于黄泉宫此一番议事,秦凤鸣当然不会知晓分毫。他此时,正在那处洞府之中研究手中的玉简,此篇玉简,正是他在翔云殿中用精血兑换之物。

    此篇遗传自古修士的炼器心得,他仅是翻看了数眼,便陡然神情为之一震,身躯更是坐的笔直,双目之中,更是闪烁这惊喜之色。

    此篇心得,竟然是一篇用当初道衍老祖教授的那种字迹所记录的。并且其中更是有大量符纹显露其中。以秦凤鸣此时见识,那里能够不明白,这卷卷轴,绝对是炼制灵宝仿制之物的宝鉴。

    并且他确信,此篇心得所记录之人,绝对不是低位界面中之人。

    要知晓,虽然说无论是人界还是鬼界、魔界,都是自上位界面遗落下来的族人。但能够随着界面遗落下来之人,那里还有什么大能之人。

    就是但是有聚合境界以上之人,也定然趁着界面规则还没有增强之时,飞升到了上界。而留下来的各界族人,无一不是修为低下,资质不佳之人。

    就算是那些大宗,也定然在撤离之时,早已将珍惜典籍带离了下位界面。

    而此时秦凤鸣手中之物,以秦凤鸣推测,应该不是出自宗门之物,而是一位散修大能坐化后留下的。

    虽然此篇卷轴珍惜之极,但黄泉宫定然没有人能够识得其中文字,对里面所设计的符纹,更是无人能解,故此才拓印下来,随便充了一件宝物留在了翔云殿之中。

    但是否是此来历,秦凤鸣可不会去追究。

    在这每个月都必须要试炼一番的境况之下,秦凤鸣当然不可能毫无牵挂的闭关,故此还是以阅读典籍为主。

    一连之后的三个月,秦凤鸣每到月初之时,便会参加一次洞府争夺试炼。

    经过了第二次被其洗劫,那名隐世家族的薛姓中年终是没有再敢联合其他修士行什么不轨之事。

    每次秦凤鸣现身试炼秘境之中,都会有不少修士前去手持精血与之交换各种法宝。

    那些修士,已然不限于被他当初洗劫之人了,就是其他从来未曾见过面之人,也纷纷手持精血前去。

    对于前来之人,秦凤鸣自是来着不拒。他身上法宝,可不仅仅是洗劫秘境中修士之物,当初他擒杀的那些修士,无论是魔界之人,还是鬼界修士,甚是卮阴宗与谢家宝库之中,都曾经有大量的法宝存在。

    如此以来,秦凤鸣每次秘境试炼开启,更本不需他出手,就已然有数以百计的修士为他搜集精血了。

    之后的三次,秦凤鸣仅是自翔云殿之中兑换之物,就已然有了二十多件之多。他几乎将翔云殿之中最为珍惜的宝物兑换了个遍。

    对于此事,开始之时,秦凤鸣还心有顾忌,但见到那三位主持翔云殿的鬼君修士和善面容,其终是确定,对于自己所行之事,黄泉宫根本就不理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