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翻脸

    “凭借九具傀儡,你肯定难以在那瞬间之时将那宝物收取,本仙子设置下的传送阵,其传送力之强,是专门针对化婴大修士之人设置。只要进入其中的修士,绝对会被那禁锢之力束缚。

    在那短短的瞬间,就是一名化婴大修士,也绝对不可能在其中脱离出来。你的手段难道比化婴大修士还要强大不成?”

    那女修虽然语调依旧平稳,好像再幽幽叙说,但话语充满了不相信之意。

    “回禀前辈,晚辈因为机缘,修炼过一些强大的炼体功法,虽然此时境界不是化婴大修士,但就体魄坚韧而论,比一名化形后期妖修也不会差。故此施展出的一些手段威能堪比大修士。也正是如此,才让晚辈得手……”

    “不对,你定然有什么隐瞒了本仙子。你怎么让我感觉你身上有一股难以说明的气息存在,说,你还有什么未明言,本仙子最恨欺诈无良之人,你乖乖说出,本仙子还可饶你一命,否则这神殿便是你的陨落之地。”

    就在秦风能还未完全说完之际,那女修陡然声音严厉大起,雕像双目圆睁之下,那股让秦凤鸣浑身无力,心惊胆寒的威压再次展现而出。

    “前辈留情,晚辈所言句句属实,绝对没有一丝欺瞒前辈之意。还请前辈明察。”

    身形瘫倒,秦凤鸣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虽然身体无力,但其表情还算镇定,话声也还算连贯。

    “哼,小辈不说,那本仙子就亲自探查一番。自然一切都会明了的。”

    那雕像面容似乎一动,秀目一睁之下,一股磅礴的能量一涌而出,向着秦凤鸣席卷而来,瞬间便将其卷入了其中,一闪之下,便到了那雕像近前。

    面对刚才还毫无危险的雕像,秦凤鸣此时心惊到了极处。

    以他之能那里还不明白,那女修大能的这缕神魂,是要对他施展搜魂秘术了。只要搜魂一成,那自己就算不死,也定然会神魂受损,难以复原。好不好就此变成痴呆,也是可能之事。

    “嗤!~~”

    秦凤鸣虽然浑身被一股巨力禁锢,但体内法力并未消失,法诀急动之下,庞大的神念化作一声轻嗤之音,陡然自秦凤鸣口中喷吐而出。

    他竟在此时,祭出了惊魂嘘秘术。

    面对这不知本体是何境界的女修神魂,秦凤鸣此举也是有病乱投医。

    虽然他自付在同阶修士之中手段强大胜同阶之人,但是面对那已然超出他想象的上古大能,他的那些手段,与给对方瘙痒都不算。

    也只有这种神念攻击可能还略有一些用处。

    随着秦凤鸣的此声轻嗤响起,他只感觉禁锢身体的那股巨力为之一松。体内法力一动之下,玄天微步已然施展而出,一闪之下,便已然退到了身后石壁处。

    手一番之下,一个房屋一般的巨大甲虫同时也出现在了其身前。

    “哼,小辈真是胆大,竟然施展秘术攻击本仙子。咦,这是……这是一具银灵子的尸体,此具银灵子是那逸阳老匹夫的那灵虫中的一只,他怎么到了你手?难怪本仙子怎么感觉你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原来你将那逸阳老匹夫的一只灵虫的尸体得到了。

    以你将那三层洞室中的宝物统统收走的个性看,你与那逸阳老匹夫倒是相似以极,如果是其他之人,本仙子还会考虑将你放离,既然你与那逸阳老匹夫有所瓜葛,那就将性命留在此地吧。”

    那雕像也仅是稍事一滞,时间短暂之极,便又恢复了清醒。

    能够让那女修的神魂有那么一丝停滞,也是因为此时秦凤鸣的神念之力比其原来要强大了不知凡几,如是其未进入神殿以前遇到此名女修神魂,惊魂嘘秘术就算施展而出,也绝对不会有丝毫效果显露。

    但此时就是有效果,也是极其有限。故此秦凤鸣也未敢出手攻击对方分毫,而是利用那一滞,急速躲逃了开去。

    就在他祭出银鞘虫尸体之时,他的手中已然握住了一颗烈日珠。

    但此时听闻对方如此言说,他将要抬起的手又停止了下来。

    银灵子,这个称呼他可从来未曾听闻过。难道银鞘虫进阶到成虫之后,便叫银灵子了不成?

    此时见对方虽然言说要将自己灭杀,但并未立即出手,故此他也不由收回了手中烈日珠。在这里祭出烈日珠,秦凤鸣心中也是惧怕不已,要知道,此地可是神殿的一处封闭空间。

    烈日珠的爆炸威能秦凤鸣都难以想象,绝对要比四张轰雷符的爆炸要强大不知多少倍。在这封闭空间之中,自己就算有银鞘虫尸体护卫,能否存活下去,也是一难以解说之事。

    “前辈,晚辈不知什么逸阳老匹夫,此具银鞘虫的尸体,也是偶然间得到的。晚辈刚才出手,也仅是想自保而已,前辈一代大能,怎么会与晚辈这修为如此低劣之人见识呢?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放过晚辈一命。”

    到了此时,秦凤鸣也只有能够低声下气,施展拖延战术。

    同时,他心中也期望那名一再传音自己的那我老者能够现身而出,救自己与水火。

    秦凤鸣依稀感觉,那名老者一定会出手解救自己的,故此不到万不得已,他可不想冒险祭出烈日珠。

    “小辈休要口舌如簧,那逸阳老匹夫穷其一生,也仅仅催熟了五只银灵子,一向视若珍宝,就算灵虫陨落,也绝对不会让其尸体留下的。既然能够留给你一只银灵子尸体防身,你还敢说你与那逸阳老匹夫没有关系?”

    那女修语气冰冷,虽然未曾出手,但给秦凤鸣的感觉也是迫人之极。

    隐身在银鞘虫尸体之后,秦凤鸣并未敢现身出来。也就是在银鞘虫那层银芒之内,他才感觉不受那股庞大威压压迫。

    “前辈,晚辈是一名区区的下位界面之人,那里有机会认识上界大能,并且晚辈修仙也仅仅才数百年而已,而此时就是那位大能欲想来到下位界面,也已然不能了。

    界面之力已然极为稳固,非是大能就能随意穿越的。故此晚辈绝对没有见过前辈所言的逸阳老匹夫。并且晚辈此时也绝对没有冒犯前辈之意,还请前辈能够高抬贵手。”

    秦凤鸣倒也是一个能屈能伸之人,面对这不知存在了多少之久的上界大能的一缕神魂,他此时能够做的,便是苦苦哀求,大骂那逸阳老匹夫。

    “哼,那逸阳老匹夫敢得罪本仙子,既然不能将其擒拿,那将与他有些关系的后辈擒拿一两个,也算是稍稍解了一些本仙子心中愤恨。如那银灵子是活物,在这界面之内本仙子还会忌惮几分,但此时其不过是一尸体,绝对难以护卫你周全,你如果乖乖束手,本仙子可以答应,不伤你性命,否则后果你自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