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21 她这是,喜脉!

    那利剑上聚集的巨大电磁立时涌动起来,而对方那个人对视一眼后,瞬间释放的电磁明显比他们还强盛。

    这样的电磁对轰,释放的能量足以轰掉整个片区,立时就让董安感觉到不妙,而对方显然知道自己活不成了,完全开启了疯狂状态,将所有的精神元都调离出来,只能看到电磁球越来越大!

    眼看一切不受控制,即将出现难以控制的局面时,忽而rn所演变的金属护盾,猛然扩散开来,几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属护盾包他们尽数的包裹在其中,而董安和滕安都能看到,在rn所守护的正下方,穿着防护服的滕乐已经被巨大的电流包裹,整个人都怒目的看着那对拼死也要毁掉这里的人,双手一挥:“去死吧!”

    电流如陨石坠落般的砸向了那一对,与此同时,金属护盾延伸出四个金属球迅速的包裹了滕烨,董安,滕乐以及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陈泽。

    巨大的能量释放就在rn控制的金属空间内,电流和磁力的波动,让这金属护罩动荡了好多次,再几乎出现了裂纹时,释放的能量终于消耗下去不说,滕乐所在的金属球反而还噼啪的闪动着光泽。[

    董安滕烨谁都不敢乱动,毕竟没了rn的护盾,这电磁炮立时能把他们化成灰,所以即便看到滕乐奇怪的状态,大家也不敢贸然行动,反而是会议室里的莫处长一脸惊喜:“吸收?她在吸收对方的精神元,吸收能量!”

    十分钟后,金属罩内,只剩下四个金个坨坨,而金属护盾也在慢慢的缩小,三分钟后,当金属护盾彻底消失,金坨坨也不见了,只有一个如同人形的金属躯体蜷缩在地上。

    “rn!”滕乐立时冲上去摇晃他的金属身体,那身上的电流打的金属身体噼啪的冒着火花。

    “关阀门,快一点!”耳麦里是莫处长的提醒,可滕乐却没有动作,而是依旧叫着rn,并把更多的电砸在他的身上:“你给我赶紧醒来,你要敢变成一快废铁,我保证不会给你机会追我,不会让你做我的男朋友!”

    眼看女儿这样,滕烨直接转身爬上了分离器,动手关闭了阀门,并启动了冷却程序。

    当他做完这些下来时,金属块有了变化,虽然还是坚硬的金属之体,但至少有了一个声音:“你自己说的,你让我做你男友的!”

    “我说了,只要你不死,我承认我说了!”滕乐撇着嘴巴

    使劲的点头。

    “三宝,带我出去,我快撑不起变异之体了。”rn虚弱的声音交代着,滕乐总算明白自己该做什么,而这个时候董安站到了她的跟前:“三宝,你快让开,我帮你把他抬出去。”

    滕乐听话的到一边,董安这才抗起了金属形态的rn往外走,滕烨此刻也把昏迷不醒的陈泽捞了起来,一边架着他连拖带走,一边搂着滕乐的肩膀柔声言语:“不错,这小子不怕你的电,我支持你们在一起。”

    ……

    “这次真要谢谢你们的努力,才解决了这可怕的危机。”莫处长一脸感激的言语:“我会写报告上去,相信,你们都会得到国家给予的荣耀勋章。”

    “不必了,为国家做点事,应该的。”脱了防护服的滕烨依然帅气的扎着马尾,他瞥了一眼搂抱在一起的董安和苏沫,伸手扯了莫处长一下:“那小子,还行吗?”

    “他用掉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精神元完成了巨幅护盾,本里身体透支严重难以存活,但是,你女儿却偏偏吸收了那两人的电磁力量,结果,她把电磁力量打在了rn的体内,就好比给一个废电池充了电,所以,rn不会有事的,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这样啊,那就好。”滕烨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三宝向来心高气傲,肯定是想选个很厉害的家伙,结果还是选了这个‘电池’,但愿她别老欺负人家啊!”

    莫处长闻言呵呵一笑:“同生共死过,她会明白实力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适合,是那人一颗护卫着她的心。”

    滕烨闻言诧异的看了莫处长一眼:“说的不错啊,年纪轻轻的说的还挺到位。”

    莫处长一笑:“因为,我也爱过啊!”

    ……[

    滕乐坐在医护室的病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rn,默默的留着眼泪。

    她那眼泪,落在rn暴lu在床单外的金属手上,发出的噼啪声很是吓人不说,每一个眼泪落下的地方,都变成黑呜呜的一团,而屋内所有的监控器,指针乱摆,警报灯闪烁。

    一旁的医护人员,奈的带上橡胶手套,把监控器的电源都给拔掉,而后逃一样的离开了房间,大约一分钟后,rn睁开了别哭了,我又没死。”

    “可是我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啊!”滕乐说着吸了鼻子:“你怎么敢把自己的精神元全部释放,还把最后一成用来保护我和我的家人,你知不知道你会没命的?”

    “我知道啊,可是那种情况,没得选啊!”rn说着轻声劝慰:“好了,别哭了,已经没事了。”

    “可我记得那时你对我说的话!”滕乐抿着唇,眼泪落的更凶,那一刻,在rn决定释放的那一刻,他甚至还与她轻言了一句:“不管如何,我都爱你,如果我还能活着,就算做不了你的男友,也会做你身边的癞皮狗,一辈子,赖着你!”

    “那是我的心里话,我以为我活不了了,不过,你却用电把我给电醒了,而且,还给了我更加充沛的精神元……”rn说着捉了滕乐的手:“现在你都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我也事了,就别哭了好嘛?我喜欢看你笑!”

    “可人家还没哭够嘛,我就要哭!”滕乐大声的嚷嚷着:“你干嘛不让人家哭嘛!”

    rn愣了一下认认真真的言语:“你的眼泪落在我身上的每一下都会是一次小范围的灼烧,真的,很疼的。”

    滕乐一愣,随即破涕而笑:“你不是说这辈子只有你不怕我吗?结果还不是怕我?”

    rn一把搂住她入了怀:“我要你以后都是笑的,忘记哭,并且再也不哭!”

    ……

    悠扬的大提琴在游艇的船头奏响,伴随着海风与浪潮,有一种惬意的美。

    冰镇的香槟入手,穿着比j尼正在晒太阳的苏沫睁开了眼,冲着身边的董安一笑:“谢了。”

    董安笑了一下,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自任务后,他获得了一个月的休假时间,果断带着苏沫在出海享受两人的恋爱之旅。

    苏沫从躺椅上坐起来喝了一口,刚放到一边的卡槽里,董安就跪在了她的身边,随即变戏法一样的摸出了一刻钻石戒指呈现在她的眼前。

    “嫁给我,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好吗?”

    苏沫呆滞,随即看着董安:“你,你这是……”

    “我想你求婚,沫沫,我们结婚吧?”

    “结婚?”苏沫惊讶的看着董安:“你没搞错吧,我们才再一起半个月啊!你就和我说结婚?”

    “我没有搞错,我是很认真的。”董安看着苏沫,郑重而言:“不管在你眼里我是冲动的还是慎重的,也不管这趟旅行对于你来说,是辞世之旅还是梦的开始,我都想要让你知道,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娶你,让你做我的妻子!”[

    “可是万一我活不长呢?”

    “哪有如何?你就是只能活一天,我也依然希望你是我的妻子,更何况,未来并没被否定,我们还有机会!”董安说着把戒指往前凑了凑:“嫁给我吧,让我为你带上这枚戒指!”

    苏沫咬了一下唇:“我可以嫁给你,也可以带上这枚戒指,但,必须是试验成功后。”

    “沫沫!”

    “二宝,我谢谢你爱我疼我,但我也有自己想要坚持的,请等到试验成功了再说好吗?”

    董安点了头:“好,我答应你,但这枚戒指,你现在就得带上,我确信,我们会有一辈子的时光要共同度过!”

    戒指放在了苏沫的手里,她看着那漂亮又硕大的梨形钻石,眼泪盈眶:“我也希望是一辈子。”

    ……

    “成功了!”董安看着检测报告出来,立时激动的叫嚷:“你看,所有的数据都达到了最好的状态!我成功的获得了给你续命的手段。”

    病床上做完所有检查的苏沫眼里含着泪:“那你以后一辈子都不会自由的,因为,你会变成我的生命。”

    “我乐意啊!”董安说着坐到她身边:“我很期待着你穿上婚纱,带上戒指,做我的新娘哦!”

    苏沫笑了一下,指指一旁的衣服:“左边口袋。”

    董安闻声立刻去拿了衣服并翻了口袋,而后就掏出了一个戒指盒,当下他打开,里面不仅有他当时给苏沫的那一枚,更有一枚新的戒指。

    “这!”

    “这是我给你的俘虏标识。”苏沫看着他眨眨眼:“做为我的猎物,我坚决认为还是有个标识的好,你觉得呢?”

    董安拿起那戒指细细的瞧看,就看到了戒指内里有一行字:“生死不离,永世相伴。”

    他笑着立刻把戒指带在了手上:“我甘心做你的猎物,一辈子。”他说着那枚钻戒拿了起来看着苏沫:“你呢?”

    “我也甘心做你的妻子,陪你一辈子。”

    ……

    盛大的婚礼在海岸线上举行,漂亮的轮船被装点的到处都是白色和红色的玫瑰花。

    婚礼还没开始,宾朋们就满居一堂,白嘉穿着漂亮的礼服同滕烨出出进进的招待宾客,正在言语间,她忽然觉得一阵恶心,立时逃离到一边去。

    滕烨见白嘉不对,立刻丢了宾客到了她的身边,一边给她拍背一边言语:“你怎么了?吃坏了肚子?”

    “不知道,最近很晕,有些恶心。”

    “一定是张罗婚礼累到了。”

    “也许吧,可是我……”白嘉没完又去吐,滕烨看到蒋涵在跟前直接招手:“快给她看一下!”

    蒋涵见状到了跟前,立时给白嘉号了脉,结果他的脉一挑不可思议的看着滕烨。

    “你看我干嘛?她怎么了?”

    蒋涵眨眨眼:“那个,她这是,喜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