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道独尊

第四百六十六章 最后的疯狂

    “我浸泡了纯粹的华松原液为何没事?”

    常威对于叶凡和孔非是印象还是不错的,不愿意和两人为敌,所以追问道。

    “你拥有血煞杀瞳,任何灵力都难以对你造成影响,否则非战神境,使用纯粹的华松原液,纯粹就是卖身为奴。”轶铜的脸色深沉,常威三人的境界虽然不高,可是却有着独特的手段,尤其是配合常威的血煞杀瞳,绝对是很好的帮手,可惜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了如此模样。

    “给我将这个垃圾杀了。”上古华松树影一颤,森冷的命令下去,对于常威的血煞杀瞳它十分忌惮,绝不容许常威多活在世上一秒,彻底控制了叶凡和孔非是之后,直接动了杀心。

    叶凡大声回应,左手为虎右手为龙,脚下寻脉术秘纹铺设百米,强行改变了血肉形态,配合天地规则凝练绝杀大势。

    孔非是一口鲜血喷射,化为无数的秘纹,瞬间损失百年寿命,身体都在震颤,发丝更加的苍白,可见寿元已经到了尽头。

    百年寿命换来的劫力无比强大,九道齿轮在空中旋转,竟然是最强天罚九轮,一旦落下,就算是常威都难以幸免,虽然常威不愿和两人为敌,可如今的情况根本没有选择,提着血麟重煞紫罡刀冲了过来。

    “龙虎绝杀。”叶凡动用最为强大的寻脉术打出,龙虎冲来,常威劈刀就斩,肉身的力量在这一刻彻底爆发,这蕴含了战神肉身之力的一击,直接将龙虎破碎了。

    “九原雷火,混沌一击。”

    常威心底的心中警兆大生,刀身挡在身前,向后退了一步,准备换个角度再次进攻,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孔非是愤怒的巨吼:“该死的魔植,竟想控制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劫难加身,源火焚身。”

    混沌雷火没有想着常威冲下,而是直接轰在了孔非是的身上,一旁的叶凡则是眼底爆出一道精光,“血脉之术,引动我念,术代我念,真脉傀儡。”

    叶凡在大势最巅峰的时刻,竟然出现了一丝清醒,将所有真灵之气打入自身识海,竟然将自己炼制成了一个傀儡,冲入了混沌雷火之中,“常威,我不能帮你,但绝不容许自己成为你的阻隔。”

    孔非是哈哈大笑:“我终于得知了华松宗最深的秘密,已经死而无憾,常威,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大笑之中,孔非是和叶凡全部被混沌雷火化为了飞灰,彻底消失在了人间,无比惨烈和悲凉。

    混沌雷火仿佛是孔非是与叶凡的愤怒,直接轰击在血肉晶壁之上,本来生机就极度匮乏的血肉晶壁被瞬间洞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缺口,界之力瞬间爆发而出

    轰,整个血肉空间就是一震,随即听到轶铜的大吼,无数生命力涌向缺口,很快将血肉晶壁补好,可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就在刚才,界之力爆发而出已经震荡了华松宗遗址,原本隐藏在平行空间中的铜山,再也无法保持原来的平静,被界之力直接打了出来,耸立在了原来的区域上。

    同时界之力独特的波动立刻惊动了九界域所有的战神,一时间铜山的周围空间裂缝出现十多个,几乎九界域所有的战神全部瞬间出现,当看到上古华松之后,每一个战神的脸上都出现了贪婪的神色。

    “华松宗遗址,终于出世了,而且出现了界之力的波动,难道华松宗当初是炼化界核而覆灭的吗?”一个满头银发,全身带着森严冷气的战神脚踩玄冰,背手而立。

    “哼,问那么多干什么,将华松宗全部收取了,还有什么不能了解的。”一个全身缠绕着火焰的战神声音极大,赤裸的身体极其健壮,不过脾气却十分火爆。

    “这上古华松意识怎么会消失了,不过正好,我正需要一把权杖,这上古华松归我了。”一名钢铁炼金战神直接爆发出最强的威压,举手伸开向着上古华松的树干抓去,巨掌遮盖了半边天。

    “李猛,上古华松乃是华松宗最珍奇的异宝,其实你说要就要的。”数名战神全部出手,将李猛的攻击打碎,眼神中满是不满和忌惮。

    “好了,华松宗遗址已经出现,不管如何,我们这么多人在场,一定要研究出一个分配方案才行。”一个银系战神走了出来,作为圣光治疗师,身份极其高贵,他出言让所有战神都安静了下来,随即聚在了一起开始了谈论。

    也就在战神们商讨的时候,轶铜身体化为的血肉空间此刻已经有了溃败的状态,因为混沌雷火的一击引动了界之力的泄露震颤,将封印的宗门遗址全部震了回来,上古华松的根系再次接合,上古华松瞬间就吸收到了足够的精气,力量瞬间爆发,根本不是方才所能相比的。

    轶铜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富有如此戏剧化,本来以为常威到来可以消灭上古华松,可却没有想到却被誓死捍卫古林界的孔非是叶凡二人的攻击彻底破坏了,如今上古华松回归本界,力量很快就要达到最巅峰,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压制了。

    “轶铜,没想到吧,你苦熬半年,还不是一样的结果,你可以去死了。”上古华松回归真实世界,挣脱封印之后和原本的根茎结合,再次恢复了原来的力量,意识也变得无比凝实,如今已经开始反制轶铜了,无数根茎在他的控制下直接刺入了轶铜的血肉之中,疯狂吸收这其中的能量,让轶铜越来越虚弱。

    轶铜仰天长啸,此刻他想要逃都不可能逃走了,就算是想要通知外面的战神都不可能,“我就是死,也绝不会让你好活。”轶铜选择了自爆,强大的力量却根本破不开上古华松的根茎包围,反而被无数根茎所吸收。

    轶铜最后的意识在无奈的咆哮,万年了,力量消耗殆尽,就算是自爆都无法对上古华松造成伤害,这无疑使最为痛苦的结果,“我恨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