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重生之掌控世界

一千零五十二章 米国特工们(10)

    这些暗哨还是比较可怜,或者说是令人尊敬的,一旦选择潜伏,一般就没有回到祖国的可能,就算是被启用了之后,也很少还能出现在公众的面前,毕竟要保证他们的安全,所以一般除了那些真正的意志坚定,对祖国忠诚的人,还真的很少会这么做。

    有着这些暗哨的存在,所以米国想要知道什么事情的时候,只要通过他们就可以了解到。但是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国家例外,这个国家就是华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难道说华国真的特殊到米国都不安排潜伏的特工了,当然不可能,说起来还真的要感谢到太祖的最后那十年带来的。

    虽然说太祖那十年确实做错了很多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倒是做的很多,那就是在哪十年之中直接将潜伏在华国的特工全都一网打尽,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当初那个疯狂的年代,只要有一点不同的地方,那立马被打到,所以稍微大一点的特工都被放倒了。而那些潜伏的特工,如果想要继续潜伏的话,就必须要泯灭到众人之中。

    这虽然是一个很好的隐藏办法,但是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太可能有什么太大的好处,毕竟在那个年代,他们想要出现在高层,压根就不可能,所以除了一些弃子之外,在华国的很多特工,在那个年代全都被召了回去,这样一来,在华国的特工也算是出现了十年的断层。

    而等到华国开始开放了之后,想要打入内部的难度还是有点高的。所以虽然有着不少人打入了华国的内部,但是真正的达到了高层还真的没有,再加上华国的反潜伏的工作。能够保存下来的间谍都很少,这样一来,想要知道什么事情,都必须要经过很大的代价。[

    一般都是去收买,或者说是特工小组直接去偷窃,这样一来,米国这边的工作效率当然不会很高。所以在这个时候。乔治局长就不禁想起了一直跟在他们身边的那个小矮子国家,也就是东瀛。如果说世界上有一个国家成功打入华国内部的话,那估计一定要算上东瀛了。

    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东瀛便着力加强针对华国的间谍活动,利用一些熟知华国国情民俗、能操一口流利汉语的东瀛人收集各种军政情报。

    1878年,东瀛对华情报活动的“先驱”岸田吟香在天海英租界开办“乐善堂”,以销售药品为主业。兼做出版业务。并暗中调查华国各地情况,他不仅获得了暴利,还广交了华国士人,并以此为掩护开展情报工作。岸田吟香在华的努力,打开了东瀛在华潜伏刺探情报的局面。

    东瀛著名间谍荒尾精是在岸田的资助下成长起来的。荒尾精在汉口开设“乐善堂”,并以此为据点,网罗了一批东瀛浪人,从军事和经济的角度对华国各地的地形、地貌、人口分布、风俗习惯以及土地、服装、运输、粮食、煤炭、兵制、工厂等。加以“实际踏查”。中日甲午战争期间,汉口“乐善堂”骨干宗方小太郎潜入烟台。刺探到华国。军舰开赴朝鲜的详细日期,并报告东瀛大本营,为日军击溃大清北洋水师立下赫赫战功。为此,宗方受到东瀛天皇的亲自接见。

    中华。民。国成立后,汉口“乐善堂”的活动宣告结束,但东瀛在华的谍报工作并没有停止。他们大多依然选择乔装打扮,通过开设药店、旅馆、吗啡馆和白面馆等各种店铺在华刺探情报。

    在这些东瀛间谍中,比较著名的有毕业于东瀛陆军士官学校的井上,他1929年便在天海南京路哈同大楼三楼开设了“通原洋行”,以日中贸易作为掩护,在华国刺探情报。他的“井上公馆”,共有工作人员60多人,都是二三十岁的东瀛男子,公馆中连佣人、厨师也都是东瀛人。这些壮年男子在东瀛受到过黑龙会等特务机构的专门训练,有一定的专业知识,精通情报、化装、驾驶、射击、格斗、通信、暗杀等特工技能,并且大多有在华国从事情报工作的经验,对华国的民俗相当了解,能熟练使用华国方言。井上曾自夸说,他手下虽只有60余人,但其作用却不亚于一个师团。

    1938年2月,“井上公馆”将所属的间谍分别派到华国内陆各有关城市刺探情报,如被派往河南洛阳的佐藤。佐藤隐瞒其真实身份,自称祖籍在河北保定,系杨氏后代,混入逃难至洛阳的难民之中,住在洛阳北关外邙山脚下,以卖豆腐丝为职业。他每天上午10时至下午5时左右,穿着一身褪色的铁路工人服,肩挎木箱,以地道的华国北方方言,沿街叫卖豆腐丝。由于佐藤平时看上去相当老实,做生意又厚道,并可以先尝后买,也可欠账、赊账,当地民众都亲热地称他为“老杨”。

    佐藤打着卖豆腐丝的幌子,利用买卖的流动性与交际性,进行刺探情报、发展情报人员的工作,并利用公开手段,搜集当时的《河洛日报》、《行都日报》、《战旗》等报纸杂志。此外,佐藤还通过赠送啤酒、香烟和小日用品等,四处拉拢动摇分子,刺探收集情报。还广泛调查留日华国学生、失意政客、在野军阀、聊文人、地痞流氓等各色人物,遴选将来各地日伪组织的人选。

    1944年5月25日洛阳沦陷后,当地民众突然看到他们所熟悉的“老杨”竟然身着东瀛军服,骑着高头大马耀武扬威地招摇过市,才知道他是潜伏的间谍。佐藤所收集刺探的抗日动摇分子名单,在洛阳沦陷后即发挥了作用。当地日伪组织的首要分子,大部分是佐藤调查所提供的民族败类。随后,佐藤又摇身一变,前往西安,打算继续以卖豆腐的身份进行潜伏,但他混在难民中从洛阳逃至西安时,被抓住正法。

    又如,化名徐志统的东瀛浪人芝原平三郎,生于东瀛广岛,幼居东北,长期混迹于京城、天津等地,除了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会说天海话、杭州话等。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受命前往宁波潜伏,通过潜伏在天宁寺、操一口湖南口音的清山和尚的帮助,以湖南米商的身份在宁波四处交际。

    芝原平三郎平日穿华国长衫,有时也穿西装,戴墨色眼镜和呢帽,举止阔绰,涉足官场,交友商界,出入于酒楼、旅馆、妓院之中,既交接国民党上层人物,又和当地的地痞流氓及各种商贩打得火热。芝原平三郎在宁波刺探了大量情报,收买了一批汉奸,这批汉奸在宁波沦陷后,成为当地汉奸组织的骨干分子。

    东瀛攻击宁波时,宁波街头巷尾出现了一种奇特的广告:在一张长方形纸上四周画有粗线,中书“仁丹”二仿宋字,分直式和横式两种,横式表示街巷不通,直式表示可以通行,是为日军指路的标记,这些都是芝原平三郎的“杰作”。1941年4月19日,日舰进攻镇海时,芝原平三郎还收买了镇海炮台副官沈香亭等人,使日军得以轻易登陆。

    东瀛对间谍的培训工作是长远细腻的。潜伏在河北怀县的小林德,1945年被八路军俘获后,曾供认道:“我们很早就想打入你们内部,帝国情报机关曾派两名懂中文的大学生学习了两年马列主义,又学习种稻田,熟悉华国北方人的生活习惯,然后又派遣到京城当掏粪工人,装作左倾,以便打入贵党……”

    在历史上还真的出现了不少潜伏在华国很出名的间谍,尤其是在华国开始的时候,米国想要得到华国的情报还真的必须要通过东瀛,从东瀛这边潜伏的特工们收集情报才行。

    当然,米国作为东瀛的干爹,怎么对米国当然都是可以的。在米国的眼中,东瀛就是一个柔弱的干女儿,怎么玩弄都行。当然,米国是不会小觑这个干女儿的,尤其是经过第二次大战时候见识到东瀛的疯狂之后,米国更不会小看东瀛。

    现在虽然看起来米国是东瀛的后盾,但是真正的情况压根就没有这么回事,米国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从各方面去控制东瀛罢了。真正的跟东瀛jehu过之后,谁都没有办法否认这是一个疯狂的民族,就算是米国,在见到这样的国家的时候,也都会感到震惊。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米国对东瀛这个疯狂的民族可一点都不会放松。

    于是才会全面的跟着东瀛合作,想要通过经济,武力,甚至是文明征服他们,现在看起来情况自然还是很不错的。有需要的时候,东瀛在米国的面前就是干女儿,没需要的时候,东瀛在他们面前就是一条狗,而且还十分的听话。

    这样一来,米国对东瀛也算是越来越mny了。只不过米国倒是没有去仔细的去研究过华国的历史,如果真的去研究过的话,那么他们就会发现,这个阶段的米国跟东瀛,跟华国历史上某一个阶段的时候,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