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重生之掌控世界

一千零四十章 再一次打击(中)

    不管是在什么时代,掌权者想要发挥自己的抱负,基层的人民想要有着安稳的生活,那么必须要有着一定和平的环境,不然的话,越是看着繁华,也越是刻意招惹到饿狼的来袭。

    就像是清代的时候yyng,虽然清代的发展还算不错,虽然达不到巅峰,但是也还能够保持基层人民的生活。但是因为自己没有发展国力,却坐拥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片土地,所以才惹来了八国联军。这其实就是一种教训,不管内部看着多美,要是没有相应的武力,那么这样的美丽注定不能够是自己可以长久拥有的。

    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一场征服与被征服的历史,就像是进化论之中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yyng的,虽然血淋淋的,但是确实道尽了这个世界的主旋律。现在的主旋律虽然看着是和平,但是这些和平是建立在数的尸骨之下的,现在每个国家都在努力的增加着自己的力量,一旦有着野心家的出世,那么这样的和平脆弱的如同处女的那层膜一般,轻轻一碰也就破裂了,这才是现实。

    事件的心理影响,只要社会、军队和个人善于运用,都会转化成巨大的精神动力。一先秦兵家以‘养勇用战‘为最高价值目标,那时,要求军队‘明耻‘的教育已经初步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体系。《左传僖公二十二年》有‘明耻教战,求杀敌也‘的论述。《吴子图国第一》中有‘凡制国治军,必教之以礼,励之以义,使有耻也,夫有耻,在大足以战,在小足以守矣‘的见解。《军事历史研究》。

    后世的2009年专刊《辞海》对‘耻‘字的解释是,‘羞愧之心,耻辱、可耻之事,侮辱‘。通常把‘耻‘和‘辱‘联合起来用,表达与‘荣誉‘相反的一种情感。正所谓‘人不可以耻‘,而应‘知晓礼仪‘,甚至‘有死而荣,生而辱‘。可见明‘耻‘目的是为了达到一种‘荣‘。所以吴子说‘必教之以礼,励之以义,使有耻也‘。通过各种形式的教戒方法,使军队能明理知义,‘尚羞恶‘,具备‘有耻‘的觉悟和行动,从而为追求荣誉而战。[

    华国古代,受儒家礼教思想的影响,耻辱感成为民众道德实践的心理底线,也是个体或社会团体思想和行为的最基本的德性准则。耻辱感有内含和外彰两种存在形式,一般的民众可能不直接面对生死、荣誉的考验,属于内含型居多;而军队则处于胜败荣辱直接的考验中,通过作战行为表现出来,属于外彰型群体。

    因此,基于社会对耻辱这个道德底线的敬畏,军队则充分地加以利用,通过教戒达到‘近乎勇‘的目的,即所谓‘知耻而后勇‘。可以看出,把负面事件的心理影响转化为明国耻、民耻、军耻这种教育的实质,就是国家和军队用一定的具有能激发耻辱情感功能的思想观念、政治观点、道德规范,对军人施加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影响,以树立荣誉感为目的,培养作战勇气和战斗精神的一种政治行为,它应当属于军队思想政治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或重要方法。

    特别在大力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在培育革命军人新世纪新阶段的历史使命感,在围绕军事斗争准备培育战斗精神的过程中,应当成为不容忽视的重要内容和领域。二检阅古代战争史,我们可以把以负面事件的心理影响转化为‘知耻而后勇‘的过程称为‘军耻教育‘。军耻教育通过‘明耻‘,帮助军人确立耻辱感,而军人为了维护耻辱这个道德底线,从道德责任上产生出作战的热情和勇气。

    明朝郭士俊有一段非常经典的论述,他强调指出:‘兵不知耻,非王兵也。将不知耻,非王将也。‘可见,兵将是否具有知耻之心,是否具有‘明耻‘之道德情感,已经成为是否胜任本职的重要标准。先秦兵家吴起也强调:‘夫人有耻,在大足以战,在小足以守‘。不难看出,军耻教育的目标在于作战本身,在于保证军队有勇气作战。同时,‘养勇为战‘,军耻教育也为军队平时练兵热情和作战勇气的养成提供基础的训练方式。

    通过培养有强烈的‘礼、义、廉、耻‘之道德情感的军人,实现作战胜利的最高价值目标。如果从古代军耻教育的内容上系统地加以分析,可以看出这种内容主要有三个部分。一是以‘礼‘‘义‘‘仁‘等思想观念、政治观点、道德规范等作为‘军耻‘教育的基础内容。

    ‘军耻‘作为一种道德行为规范也同样不是空中楼阁,它以社会和国家的基本指导思想、理论观点、社会规范为其稳固根基。古代兵书中的‘明耻教战‘,亦即‘明礼教战‘、‘明义教战‘,‘礼‘、‘义‘就是‘耻‘的基础性内容,因为既然以孔子、孟子、荀子为代表的先秦儒家提出了以‘仁‘‘义‘为标准的荣辱观,它就必然成为‘耻‘的基础。

    这样看来,‘耻‘的内容又具有广泛性,它是社会主导的思想观念、政治观点、道德规范具体到军队建设和作战要求的表现形式。可见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军耻‘教育与其它教育有着共同的教育内容和形式,二是‘军耻‘教育更侧重于道德规范特别是荣辱观方面的影响。

    军事文化研究略论战争史中的负面事件对培育军队战斗精神的作用二是以‘教战‘即提高军事素质、军事技能等为主强化军人业务素质思想,这是构成‘军耻‘教育的重要内容。‘五教:一曰教其目以形色之旗,二曰‘‘五教各习,而士负以勇矣‘,因为在古代兵家看来,军人如果不懂阵势、用器、赏罚、战法之道,也是一种‘羞辱‘的事情,而懂了这些,才能‘负以勇‘,艺高人胆大,军人不能具备本职需要的基本业务素养就是奇耻大辱。显然,在华国古代,创新战法、苦练杀敌本领也是军人非常光荣的表现,反之就是羞耻的表现。

    三是对耻辱事件即负面事件的反思和教育等思想和理论,是古代‘军耻‘教育最有特色的重要内容。对耻辱事件即负面事件的反思和教育具有激发和强化有利于统治阶级正面的观念、观点、规范的情感等心理功能。古代‘含耻雪辱‘的战例比比皆是,就是充分利用了军耻教育的激励作用。像勾践‘卧薪尝胆‘、曹操‘割发自刑‘等等直到今天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事例,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将士们奋勇作战。

    三‘军耻‘教育是要激起对方内心强烈的‘耻辱感‘,起初是较强的心理体验和心理落差,其后促使对方能较快地表现出行为倾向,而且这种行为倾向的动力强度比其它动力源来得更加强烈和稳定。

    根据现代教育心理学的看法,一般说来,人的‘耻辱感‘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社会对个体背离社会义务行为的否定性评价,是否定、贬斥和谴责;另一方面是个体的心理感受,即个体对自己行为的负价值的自我意识和耻辱感。‘这两个方面其实是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前者是耻辱感产生的社会因素,后者是耻辱感产生的个体因素。

    如果这个观点揭示的是‘耻辱感‘的规律,那就也应当适用于或基本反映出古代‘军耻‘教育的方法论。在古代,军耻教育的途径主要是‘教戒‘,依据耻辱感产生的两个方面分为两种,一种是‘他律‘、‘外求‘,就是执行军纪军法,外在强制要求,重视这种方式多为接受韩非法家思想的主导者。另一种是‘自律‘、‘内省‘,就是通过教化,让军人明白标准从而主动反省自己,主张‘重礼轻法‘,重视这种方式的多为受儒家思想影响较深的教育主导者。

    而在实际的教育过程中,从实质来看,这两种方式是殊途同归,在实践中基本上是并用的。随着社会的进步,这两种方式也不断得到丰富和发展。至于更具体的教育手段,古代军队一是采取‘明耻‘的方式进行说理,借鉴古代社会比较盛行的‘讲道‘的形式,从统治阶级立场灌输‘礼‘‘义‘‘仁‘等道理,明确什么是耻辱的,完成观念上的统一。

    “武王伐纣”时的檄文比较典型地反映了向官兵“明耻”的方式。二是采取守信立威、树立榜样的形式进行身教。古代军中几乎尽知“孙武练兵斩美妃”、“王翦阵前练军体”的典故,就是证明。三是以史为鉴、吸收经验和教训。如“痛失街亭”,“大意失荆州”,这几乎可以从许多兵书中主读到。四是通过练兵作战等实践锻炼,接受各种荣辱标准的检验,不断强化勇气的培养。作为现代军队,“明耻”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侧面,作为战斗精神培育的重要途径,还应借鉴古代军队“明耻”方式的合理成分,在实践中得到应有的重视与合理的运用。特别在荣辱观教育、价值观教育、任命感教育中,应当说还有较大的开掘空间。战斗精神的培育如果能够激发起广大官兵最强烈的心理体验,才算达到了目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n)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