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重生之掌控世界

一千零七章 不一样的训练(17)

    很多的时候,在地球上面说军队的时候,必须要说到米国这个国家的军队,势必会拿着对方的一系列计划作为国家之中的预备计划,这是一件很是正常的事情,一切就是因为现在的米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他的一切都必须要受到其他国家的警惕。

    尤其是华国,华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尤其是跟米国的距离也算是比较远,所以有着自己的成长空间。如果华国真的就在米国的边上,估计米国对华国也就不怎么在意了,因为两边离得太近,米国完全可以使用一定的措施,将华国从内部分化。而且离得近了,各种资源也就被米国全都给吞并了,想要发展的话,真的很困难。

    但是华国离米国很远,虽然现在是地球村,但是这个村子里面,距离还是存在的。这样一来,华国先天上就有了成长的空间,而这样的成长空间,随着华国的崛起,势必会减少米国的利益,这样一来,米国对于华国的打击也就很正常的事情了。

    米国作为现在世界上的霸权国家,想要对华国出手的话,自然还是很简单的。一系列的分化,拉拢,舆论攻击,华国在国际上也就没有什么朋友了。这是米国的手段,但是在华国内部,何尝也不是在以米国为假想敌。华国周边为什么会出那么多的幺蛾子,几乎一段时间就要传出来一件事情,不管是旁边的那个岛国的事情。还是周边的小瘪三国家,甚至是哪一块还没有回归的国土,这一切的一切上面的人很清楚。就是西方那边人在后面支持的。

    这样的支持,目的自然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减少华国的发展,甚至是希望华国来一个负发展,陷入到内乱之中那才真是真正的事情呢。从这里来看的话,好像是米国在特意的针对华国,将华国当成了生死大敌一般。其实还真不能这么说。这一切全都是来自米国的全球制霸计划,压根就没有去主动的针对一个国家,而是整个地球上所有的国家。[

    “911”事件对米国既定的全球战略是造成了影响。但并没有动摇米国基本的全球战略,相反,它为米国加快实现其战略目标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遇。“911”事件后,米国欲霸全球的愿望达到了空前强烈的程度。我们很多时候都被米国告诉我们的它所列举的‘邪恶国家‘的阴暗面所吸引。另一些有眼光的战略家注意到了这些国家的传统战略价值。因为很怀疑米国的意图。并对米国的霸权图谋进行了揭露。但他们的揭露是零星和不成系统的,因而招来了很多其实并没有主见或心怀鬼胎的人的批评。

    当我们把这些国家结合起来考虑时,我们就会有新的发现,也能系统地看清米国的图谋。这些所谓的‘邪恶国家‘论从其综合国力还是从其国家发展方向来看,都不是米国的威胁。这是米国论用何种堂皇的借口也掩盖不了的基本事实。米国把这些国家渲染成为米国的威胁或者地区的威胁,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颠覆这些国家。

    从米国在伊拉克和朝鲜的所作所为来看,它的办法可以概括为‘孤立、分化、腐蚀‘。所谓孤立。就是将独裁、恐怖主义、贩卖毒品、发展和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样的污水泼向这些国家,使其政权在国际上孤立。使其人民失去信心。

    ‘分化‘就是培养这些国家的反政府力量,扩大这些国家的人民与其政府的距离,使其军事失去战斗力并不再对政府忠诚,最终使这些国家渐渐达到失去控制的边沿。所谓‘腐蚀‘就是从文化角度彻底置换这些国家的民族文化,使其丧失发展的后劲。米国颠覆这些国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进入这些国家,成为这些国家的事实上的主人。

    有的人对此深为怀疑,他们说这些国家中,有些国家并不如伊拉克那样具有令人眼晕的石油资源,而且还很穷,比如朝鲜。米国占领这些国家有什么用处?而且,米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还费力地帮助这些国家重建。

    事实上,除了伊拉克和伊朗对米国的能源战略有直接的巨大好处外,米国主要的并不是看中这些国家的经济价值。米国在做一笔大的生意。在米国人看来,对米国真正构成威胁的不是‘邪恶国家‘,也不是国际恐怖主义,而是具有发展前景的国家和地区。具体来说,就是华国、俄罗斯和觉醒之中的欧洲。

    只有这些力量才有可能对米国的霸权图谋造成真正的麻烦,并最终结束米国的霸权迷梦。我们拨开迷雾,就可以清楚地看到,米国在冷战后苦心经营的全球战略体系就是围绕压制俄罗斯、遏制华国、羁绊欧洲进行的。

    米国的全球战略体系涉及军事、经济、政治和文化,是一个服务于其全球霸权主义,以压制俄罗斯、遏制华国、羁绊欧洲为核心的复杂的有机整体。

    文化方面,主要是通过文化殖民,置换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血脉,制造民族的精神和文化分裂,消除其他国家和民族抵抗米国霸权的力量,并从文化角度培养对米国霸权的认同。

    经济方面主要是通过动经济全球化,一方面以维持其美圆剥削体系对世界财富的剥夺,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控制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命脉。在政治方面,则挟联合国等国际关系组织而将世界各国玩弄于股掌之间,不断戏弄和粉碎公认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其意图是进行新一轮的‘国际政治标准化‘,建立霸权主义主导下的国际关系准则和全球政治格局。

    概括起来说,冷战后,米国军事战略体系的目标是形成一个‘一网两鹰‘的格局。‘一网‘指北约。‘两鹰‘是指两个由军事基地群构成的战略区域:一个是以中东为中心,欧洲、西亚为两翼,把它称为‘中东鹰‘;另一个是南亚为中心,传统的基于西太平洋第一岛链的新月型包围圈是其右翼,印度以西至西亚为其左翼。把它称为‘南亚鹰‘。两个中心区域主要承担中央指挥和策源作用,是‘鹰头‘。两个鹰型区域各伸出一翼连成一片,互为犄角。

    ‘一网‘,主要分析北约的新目标。在北约的新目标中,俄罗斯是首要的目标。但和前苏联不同,俄罗斯暂时已经不是进攻性的力量,但俄罗斯显然有这个潜力。另外,俄罗斯的存量军事资源也可以对米国的霸权进制造麻烦。因此,北约更多的是把俄罗斯作为一个需要压制的对手。但俄罗斯还远不是北约目标的全部。

    北约的其他目标是结合其东扩进程暴露的。随着华约解散和苏联解体,米国即乘机调整它在欧洲的战略,提出北约东扩主张,随后北约就开始了大肆东扩的进程。2002年11月21日,北约首脑会议在布拉格开幕,这次会议宣布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斯洛文尼亚7个国家加入北约。预计上述7国将于2004年完成所有入盟手续,正式加入北约,从而使北约成员国从目前的19个增加到26个。这是北约最大的一次东扩。

    在北约东扩的进程中,我们首先从欧洲和米国争夺北约控制权的斗争看到了北约的另一个目标:欧洲。随着欧洲的独立化倾向越来越明显,北约成为了米国羁绊欧洲的首选工具。‘北约东扩是米国行大西洋战略,加强对欧洲的主导地位,进而控制欧亚大陆战略图谋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注意到,伴随北约的急剧扩大,一个奇怪的声音泛起:建立欧洲自己的防务。二战后的欧洲是一个不具备独立性的欧洲,由于对付苏联的需要,他们不得已和米国捆绑在了一起,他们也需要米国的力量来对抗苏联。但这直接导致了欧洲国家没有自己真正意义上独立的防务。

    冷战结束后,欧洲看到米国霸权欲望的空前膨胀,而且显得锐不可挡。妄图称霸世界的米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欧洲潜在的最大和长远的威胁,因为所谓全球霸权就是对包括欧洲在内的世界的绝对控制。如果欧洲摆脱不了米国的控制,真正独立,甚至就有可能成为米国的另一个洲。

    欧洲显然也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他们迅速开始了独立化的努力。他们清楚,单个国家是能为力的,于是开始谋求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体系,来实现摆脱米国的控制。他们建立了欧盟、欧元。当然,他们也希望建立自己的防务。

    伊拉克战争之后,欧洲的动向更让人看清楚了欧洲希望独立处理国际事务的强烈愿望。()

    一千零七章 不一样的训练(17)[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