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神医弃妃

重伤3

    白玲珑见此,眉头皱着,忽然她急中生智,抓起乔叶衣的手便送到了逐野狂冥欲要抓着东西的手上……

    乔叶衣一愣,转头去看白玲珑。

    “你总不能让他抓我的手吧。”白玲珑淡淡道,眼神紧紧的盯着逐野狂冥。

    逐野狂冥手中抓到了一只手,似乎才觉得安心,他的手抓的很紧很紧,口中依旧含着沐青颜的名字,脑袋上,流出很多虚汗。

    乔叶衣的手被抓的都有些疼,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白玲珑。

    躺在软榻上的蓝雅悠悠转醒,撑着身子做起来,脑袋顿时感觉一阵眩晕,她有些吃力的下榻走向床边。

    而就是此时,床上的逐野狂冥眼睛也微微一动,似乎要醒了……

    “沐姐姐,你怎么起来了。”白玲珑回身见蓝雅起床慌忙上去扶住她。

    乔叶衣一怔,有些吃力的将自己的手收回来。

    “沐青颜……”握着的手突然挣开,逐野狂冥的手再次挥舞着。

    听到他的声音,蓝雅心中一喜,坐在床边手下意识的握住他挥舞的手。

    “我在。”她轻声的说着,双手将他的大手捧在手中。

    迷糊之中逐野狂冥似是听到她的声音,睫毛微微一颤,微微睁开,一个模糊的身体闯入他的视线。

    “醒了醒了。”白玲珑大喜。

    药王别提有多震惊了,他一生研究药物,什么神丹妙药都见过,唯独没见过如此神情的血液,能让一个重伤的人一夜醒过来,而却身体在急速的恢复。

    他的视线一直盯着蓝雅,若不是她的身子如此不好,他早就上去询问了。

    “沐青颜……”看清眼前的人影,逐野狂冥嘴角稍稍勾起了笑意,一睁开眼睛看到她,他的心情似乎很好很好。

    蓝雅握着他的手眼圈有些红,淡淡的笑了,醒了,醒了就好。

    乔叶衣见此,伸手拉了拉白玲珑的手,朝着她使了使眼色,白玲珑顿时明白,转而看向盯着蓝雅的药王,很是无语,这个药王还真是分不清现在是什么场合。

    “哎,你不是说要去给逐野狂冥熬药么?”白玲珑唤道。

    药王闻言,看过来一脸的茫然:“没有啊。”

    说完,他再次盯着蓝雅,完全没看到白玲珑朝着他使的颜色,他此时对于蓝雅一身的血的怪异就好像在她心中藏了一个疙瘩,不问出来他就是不安心。

    白玲珑黑了脸。

    “刚刚你明明说要熬药走,我们一起,一起。”乔叶衣半拉半拽的将药王拉走。

    房门关上,房间内恢复了安静。

    逐野狂冥盯着蓝雅只是笑。

    蓝雅也淡淡的看着他,心中升起一抹酸涩,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思绪还有些慌乱,她不知道要说什么,所以她便只是看着……

    逐野狂冥松开她的手,抬起来想要触摸她的脸,他胳膊抬的很吃力。

    蓝雅见此想到了昨日他垂下的手的那一幕,心中一慌,伸手抓住他的手,放到他的脸上。

    “真好。”他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她依旧抿着嘴巴不说话,眼眶有些红。

    “清,你要相信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很好的未来。”他盯着她认真的说着。

    她想要平平淡淡的声音,他会给她这样的生活。

    蓝雅一怔,他是想抛弃一国王爷的身份?可以吗?就算他想,皇上会同意吗?逐野狂冥如今的身份便可以说是慕辰的王,皇帝能放任他归隐?

    见蓝雅怔住,他叹息轻声道:“本王会实现给你的承诺,以前的事情我们都忘掉,从新开始好吗?”

    “嗯。”蓝雅点头,脸上一凉才发现自己的眼泪掉了下来。

    “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见她哭,他伸手擦掉她的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爱上她,为什么要爱上她这个狠心的女人……

    逐野狂冥妖娆的嘴角勾起:“没有为什么,爱了就是爱了。”

    没有为什么,爱了就是爱了……

    很简单的话语,蓝雅也顿时醒悟了,是了,爱情没有为什么,爱了就爱了,感情是最不受控制的……

    她一直的追问听到他这几个字,她还有什么话说,还有什么不相信,还有什么值得怀疑。

    他爱她,那将来她就可以放心的将孩子交给他了……

    一连几天过去了,逐野狂冥的身子骨很好,加上她的血所以恢复的很快,如今都能下床走上两步了。

    蓝雅这几天心情变好了很多,一整天都陪着逐野狂冥,亲自给他做饭,端茶倒水,偶尔也和他说一些自己的事情,她的生命之中有趣的事情没有几件,说的也寥寥无几。

    但逐野狂冥似乎很喜欢听她说她的故事,她无奈便说了一些药物,自小和药物打交道的事情,她没有告诉他,她不是沐清颜,也没有告诉他,她以前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

    那些都是她心底最深的秘密,最不愿意提起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必要去说。

    今日药王帮逐野狂冥拔罐,蓝雅这几日在房间里呆着,没有运动身子都有些酸,趁着逐野狂冥拔罐他让便到客栈的后院随意走走。

    怀孕的人要多运动,孩子才会健康,不运动生孩子的时候会受些罪。

    “王妃。”

    她还未走出几步,一道声音传来。

    蓝雅闻声看去,苗翠花和北莫聘婷笑着朝后她而来,她皱起了眉头,这一对母女很是烦人,听玲珑说她们没走,让她提防这她们,不知道打什么坏主意。

    本来她对这对母女没什么好感,就算她们想打什么主意,想算计什么,她也不会傻傻的往里跳。

    “主母,公主。”蓝雅淡笑点头。

    “王妃客气了,王爷的伤势如何?”苗翠花询问。

    这几天来她们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到,只知道狂王醒了,但是不知道具体情况。

    她本还想着能从这个女人嘴里套出什么话,奈何这个女人吃喝都在狂王的房间里,寸步不离,她始终找不到机会和她说话,刚刚听闻小厮说她来了客栈后院,她这才拉着聘婷急忙而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