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神医弃妃

保胎药5

    蓝雅将保胎药交给小二,自己便觉得无聊起来,伸手从架子上拿起一本书随意的翻看着。

    这些都是在狂王府的时候逐野狂冥帮她找来的,还有很多医书,看着一模一样的摆设和书籍,蓝雅有些失笑,他这是将王府中的东西都搬来的,还是找人按照原有的书籍又找来了一份?

    “扣扣……”敲门声响起。

    “进来。”蓝雅放下书籍。

    “王……夫人番邦主母求见。”小丫鬟本蓝雅禁止唤王妃之后,总是有些改不过来。

    番邦主母?蓝雅心中奇怪:“请她进来。”

    既然人家来了,她总不好拒绝吧。

    不一会一身蓝色衣服的妇人走了进来,蓝雅坐在桌前只是点头淡笑,她从来不在乎礼节之说,如此便是打了招呼。

    “参见王妃。”妇人见蓝雅没有起身心中闪过一丝不满,但是碍于她的身份,她半俯身行礼。

    “主母这是折煞我了,快请坐。”蓝雅倒没有想到妇人会行礼。

    番邦虽小但她毕竟是个主母,在慕辰便相当于皇后,如今她给她行礼好像有些不妥。

    “如此唐突的拜见王妃,不会大人到王妃吧。”妇人一张脸上满是笑容。

    “没事。”蓝雅回道。

    如此简练的回答和神情的淡漠倒是让妇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王妃和狂王这是要去北周?”妇人开始寻找话题。

    “嗯。”

    “好巧,我们也是去北周,如今正好还能同路。”妇人笑道。

    “你们也去北周?”蓝雅有些惊讶了,北莫聘婷去北周做什么?

    “是啊,本来还担心沙漠上的路不好走,如今有了狂王相伴,我这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妇人说着暗自观察着蓝雅的神情。

    “嗯。”

    蓝雅垂着眼帘淡淡的应声,心中的心思落在她们为何去北周的事情上。

    “对了,王妃之前见过聘婷?”妇人问的有些随意。

    “不认得。”蓝雅一口否认。

    她虽不明白为何北莫聘婷不认得她,但既然她不认得她,那她自然也会当做不认得她!

    妇人到没想到蓝雅会否认的那么快,当下迎着笑了道:“是吗,呵呵,今日早晨看王妃的表情我还以为王妃认得聘婷呢。”

    “人有太多的相似,我只是认错了。”蓝雅心底也明白了这妇人是在套她的话呢。

    “原来如此。”妇人脸上有着淡淡是失望,叹息一声道:“哎,说来聘婷也苦,不知道怎么了,自从慕辰回来,忘记了很多事情,今天看到王妃的表情还以为王妃知道些什么呢。”

    “失忆这种病可是要好好看看,若那一天连自己的父母都忘记了可就麻烦了。”蓝雅一脸的平淡。

    “哦?当真还有忘记自己父母的?”妇人惊讶。

    “自然有,我自小看过很多医书,跟着药王学习了很久的医术,也算是半个大夫,失忆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忘记父母都还是小事。”

    蓝雅心中猜想北莫聘婷可能是选择性的失忆,猜测只是猜测没有把脉她也不确定。

    “王妃说的可是真的?”妇人心中有些担心了。

    蓝雅点头:“若主母不嫌弃便让我为公主把上一脉,看看公主的状况到底如何。”

    “好,好,我这就去将聘婷叫来。”妇人连忙站起身来。

    对于北莫聘婷的事情她甚是关心,聘婷的这个病,她们找了很多大夫来肯都没看好,倘若真的像这个女人说的忘记自己的父母,忘记自己是谁,这可如何是好?

    看着妇人匆忙的出门,蓝雅眼神暗动,北莫聘婷倘若忘记了她的事情,那么百里连城呢?

    百里连城当初为何没有成为北莫聘婷的驸马这件事情她至今都不得而知,当初沐风说过百里去番邦是为了她,才会去番邦偷取番邦至宝。

    番邦至宝是番邦族人的性命,若真的被偷岂不是早就乱套了,为何她从未听闻过一丝风声?

    蓝雅觉得自己越来越糊涂了,越过越觉得迷惑了,好似整个事情她都是都是别人口中食物,不知道何时便会被人吞入肚子之中。

    有些事情她害怕真实却不得不去拨开真实,到底是她看错了,还是他过会伪装了?

    心底的那一抹坚定,此时她却有些动摇,自己该不该去拨开真相?

    “聘婷你走快些,莫要让王妃等久了。”耳边传来妇人的声音,打断蓝雅的思绪。

    蓝雅收了收心思,将桌上的书拿起来随意翻动。

    “王妃。”妇人唤着身后拉一下北莫聘婷:“还不快和王妃行礼。”

    北莫聘婷心中那里肯甘心去跪一个丑女人,不知道她和阿娘说了什么,阿娘竟然如此紧张的将她带来,还让她和这个丑女人下跪!

    “不必多礼,主母,公主请坐。”蓝雅抬眼笑道。

    蓝雅的话正合了北莫聘婷心意,走到桌前便做了下来。

    “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北莫聘婷很不愿和蓝雅坐在一起,在她的眼中和丑女人坐在一起会降低身份!

    “聘婷怎么和王妃说话呢,王妃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妇人训斥道。

    “什么为了我好?”

    “公主是得了短暂的失忆症。”蓝雅接话。

    “失忆症?谁说我得了失忆症,从小到大的事情我每一样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北莫聘婷一怒站了起来,这个丑女人竟然诋毁她。

    蓝雅皱眉,转眼看向妇人脸色带着凝重:“公主的病情看似有些不妙,主母能详细的说一说吗。”

    “你才有病。”北莫聘婷闻言,顿时拍桌子了。

    “聘婷!”妇人冷声唤道。

    北莫聘婷瞪了蓝雅一眼,不满的坐下。

    “小女自由被惯坏了,王妃别介意。”

    “无碍,主母还是说说公主是从何时失忆的。”蓝雅言道。

    妇人思索了一下才道:“是几个月前从慕辰回番邦的时候还好好的,但是没过几日便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蓝雅稍稍抬眉:“王妃不想多说,这病我也从下手,失忆有很多种,刺激,脑部受伤,乱食药物都会有可能导致失误,还请王妃细说。”

    [3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