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神医弃妃

逮个正着3

    逐野连见此身体不由得颤抖一下,立马收回他的视线,他的脾气暴躁,他目前还是少惹他……

    想要得到那个女人今后有的是办法,不过,他真的是发疯的想要目睹她的全容,那鼻子,那嘴巴,他不断的在脑海之中幻想。

    舞台上蓝雅转身水袖挥舞,舞蹈是前奏,几个转身,红衣妖娆,足以让下方的人群疯狂。

    随着乐声的节奏,她轻开唇齿:“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那声音啥是迷人,看不到面容,单单是哪一双眼睛便勾起场中所有人的心。

    后方老鸨娘见此嘴巴都合不拢了,怎么感觉香菱这一病,更加的妖娆迷人了,那声音比以往更好听了。

    红色的面纱更加引起众人的兴致,制造虚幻感,妙哉,她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呢。

    清冷是蓝雅的本质,如此一身大红衣服配上她清冷,让人看的如痴如醉,仿佛那台上之人是天上仙女一样的神圣。

    蓝雅的眼睛从头到尾都没有朝着下方看上一眼,专注的舞蹈,唱歌,在她的眼中只有她自己。

    逐野狂冥双眼几乎喷火,视线紧紧的盯着台上的女人,这是他第一次听蓝雅唱歌,那清清冷冷的声音,撩拨着人的心弦。

    这样的清冷也是他第一次见,记忆之中这个女人总是对他咒骂,爪子犀利的犹如一只发怒的小老虎一样。

    原来,她的本质被在他的面前会收拾的很好,清冷的容颜会让人更加的有欲火。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声音低柔,带着一丝幽怨。

    逐野狂冥手指握紧,沐清颜,你到底有多少面,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越是探究她越是像个无底洞,仿佛永远都探究不完一样。

    他派了龙骑护卫追查了那么久,都没有一丝门道,沐清颜自小蛮横无理,目中无人,常常被沐府大小姐欺压,从小到大从未出过沐府。

    没出过沐府,她的一身惊人的才能是如何学来的,画工这一点没有十几年是画不出那样惊人的画。

    他眼中的探究越来越深,对她就越来越不能放手……

    台上蓝雅歌曲落下,随着乐声她的舞蹈越来越快,大红的衣服,旋转起来,更能带动人心。

    逐野狂冥对于台上的女人几乎看的着迷,曾然想到这里是春色园,他痴迷的眼睛瞬间染上了一层寒冰。

    冰冷的眼神扫视周围,整个场中的人视线全然落在台上的女人身上,带上欲望、眷恋、痴迷、占有,各种不同的目光让他身上的杀气暴露。

    逐野狂冥站起身来,大手朝着一挥,黑暗中隐藏的龙骑护卫出动了。

    他的女人岂是能窥视的!

    旁边逐野连心中一沉,收起对台上女人的占有欲,缩了缩脖子老实的坐在位置上,眼睁睁的看着龙骑护卫一个一个的出动。

    逐野狂冥飞身朝着台上的女人而去,面色阴沉的吓人。

    台上蓝雅舞动,还有最后两个动作便可以收尾,水袖刚刚挥动,眼前一花,她的身子便失去了自由。

    如此突然起来的状况让蓝雅一惊,想要说话,眼神映入一张怒气的脸,话语卡在喉咙,脸上露出一丝慌乱。

    逐野狂冥犹如一直暴怒的豹子,那眼中的神情让蓝雅都感觉到害怕。

    “怎么回事?”

    “上方好像是当今狂王……”

    “啊……杀人啦……”

    疑惑声,吵杂声,惨叫声一瞬间响起,后台的老鸨娘见此心中虽害怕,但是看到逐野狂冥搂着上方的女人,面色很快的便恢复了。

    看来狂王是看上她家香菱了,除了沐府二小姐之外,还从未听说过狂王对那个女子上心过,如今狂王如此暧昧的抱着香菱,说不定她春色园,不久之后便能走出一位王妃娘娘了。

    想到此,老鸨娘笑的更欢了,大喜,绝对是大喜。

    台上,蓝雅红纱下的面色有些苍白,惊讶眼睛一直瞪着,直到台下发出喊声,她才反应过来。

    “逐野狂冥……你……”她挣扎,被他抱得很腰肢都有些疼痛。

    “沐清颜,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本王答应和你玩那无聊的游戏,放你会沐府可不是让你在这里当花魁的。”逐野狂冥口气阴冷。

    迎上这样口气,蓝雅清楚的知道他愤怒了,那种想要扒光了她的眼神,让浑身一颤。

    “我没有。”明明很害怕,但听到这样的羞辱,她扬起脑袋反驳。

    “没有?那你在春色园做什么,穿成这样做什么?不要以为当本王是傻子。”逐野狂冥冷笑一声:“脱离了狂王府,立马跑到这种地方,难道是本王之前没有满足你不成。”

    “我说了我没有!”蓝雅声音比之前更加响亮,很坚定。

    “你让本王如何信任你。”见她如此坚定,逐野狂冥面色稍稍恢复一些,低下脑袋摩擦着她的耳朵。

    追她,他逐野狂冥不知道如何追,明知道是她玩的小把戏,他还是答应了,每次迎上她的小聪明,他就忍不住放纵她。

    可是,今天他真的生气了,他无法容忍她在男人面前歌舞,他更无法容忍男人们猥琐的眼神看着她。

    蓝雅身体一僵,感觉到他大手的侵犯,顿时有些恼怒。

    “逐野狂冥你放开我……”

    逐野狂冥脑袋吻着她的脖子,大手探进她的衣服里狠狠的揉捏,宣誓着自己的怒气。

    “本王舍不得放开了,无聊的游戏终止。”他低喃着声音,每一吻都会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个很深的印记。

    游戏终止?蓝雅惊讶,刚刚脱离,难道要再次被禁锢?

    台上逐野狂冥的身体将蓝雅整个包围住,唇不断的吻着,越来越火热,大手更加肆意的加重。

    蓝雅紧紧的皱着眉头,被揉捏的很疼,她紧咬着牙齿,不发出一丝声音。

    下方的人群见到这样的举动虽然看不到,但都能猜测到,他的举动。

    后台上的老鸨娘见此笑开了花,晃着身子走到台上,恭敬的给逐野狂冥行礼。

    “狂王殿下,小的已经为狂王殿下准备好了雅间。”老鸨捏着声音说道。

    逐野狂冥吻着的身体一怔,抬眼,眼眸之中透露着一种红色,雅间?

    若今晚别的男人如此,她也会准备雅间……想到此他就控制不住想要杀人!

    “滚。”他暴怒一声,大手一挥,面前的老鸨娘嗖的一下,身体就飞了出去。

    春色园,今晚过后,京城就没有春色园了!

    台下的人见此,都害怕了,站起身来,畏畏缩缩的朝着门槛移动。

    “不想死的就赶紧滚。”他回头,红着眼睛扫视下方的所有人。

    下方众人身影一颤,狂王发怒了,谁还不跑啊……

    逐野连站起身子也朝着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台上的人,那个女人他一定会得到手!

    人群散去,蓝雅趁着逐野狂冥分心的瞬间,她用力挣脱他的胳膊,朝后退了两步,红纱下脸色变得清冷。

    “逐野狂冥你不想得到我的心了?”游戏怎么可能终止。

    “你的心本王迟早会得到,那只是时间的问题。”将她禁锢在身边,时间虽然会长,但,只要她再他身边,他不介意等!

    “时间问题?逐野狂冥你听好了,我的心不会属于你,更不会爱上你,哪怕过上一万年,就算死,也不会!”她大笑一声,转而清冷的面容变得凶拧。

    逐野狂冥嘴角笑了,若是别人如此对他说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上去扭断她的脖子,但是话从她嘴中说出来,他只是一声冷笑。

    “难道狂王妃的位置还比不上一个花魁妓 女的身份。”冷笑着,他直直的盯着她的反应。

    “狂王妃的身份太过高贵,所以我没有福气消受。”她不为所动,再高的身份她都不在乎。

    “欲情故纵?”他猎豹一般的眼睛露出寒光。

    他都默许王妃的位置给她,难道她就没看出他的诚意?

    这样的话语,听在蓝雅的耳朵里,突然很想笑,欲情故纵?他也太会给自己面子了!

    “没有。”她很干脆的回答。

    如此干脆的回答,让逐野狂冥的脸色变得阴沉:“那你的意思是宁愿当妓 女都不愿意当本王的王妃?”

    “是。”她挺直脊梁,被他占有的数次,如今的她和妓 女有何分别。

    为了活命,身体一次一次被他强占,多少屈辱,多事疼痛,她恨他,无时无刻都在幻想着有一天鞥亲手杀了他!

    做他的王妃,休想!

    逐野狂冥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如此愤怒,宁愿当妓 女都不愿意做他的王妃,好,好!

    “沐清颜你喜欢做妓 女,本王就满足你。”他暴怒,上前便撕扯着那红色的衣服,眼神都能喷出火焰。

    蓝雅见此脚步退后,想要跑,却被他抓住了红色的纱衣。

    “你不是妓 女吗,还跑什么,本王买你一生。”红色的眼睛,泛出野兽的光芒。

    3子章节~~~

    [23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