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爆发的钟老伯

    只听得噹噹噹。三声清脆的声响。从左侧袭來的三道轩辕剑气被钟老伯用盘古斧轻松抵挡下來。侯凯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着侯凯的进攻。其他几人配合侯凯释放远程技能进行骚扰。但无一列外都被盘古斧挡下。

    「嘿嘿。虽然看不见你们。但你们的气息可是完全暴露在我面前。」钟老伯那充满许些得意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侯凯沒有理会他。手腕一抖。六道轩辕剑气悄然而出。等剑气即将到达钟老伯面前时。他一个瞬移到了钟老伯身后。高举起的轩辕剑猛的一个下劈。刺耳的破风声不由让钟老伯向后看去。

    面对前后夹击。他眼中出现一抹惊愕。但毫不犹豫转身去抵挡侯凯的近身攻击。见他似乎要放弃背后的防御。其余几人知道机会來了。六道到身影从各个方向快速靠近钟老伯。从他们武器上闪烁出的耀眼星光就知道。几人的这一击绝对不会轻。

    「破。」只听钟老伯嘴里轻喝一声后。四周空气开始剧烈颤抖起來。所有人顿时心中一紧。但攻击即将得手。已经沒有停下的理由。

    只见钟老伯忽然抽回要抵御侯凯下劈的盘古斧。身体在原地奇异的一个旋转。随后空气发出撕拉一声。围绕钟老伯出现一道半人大小的空间裂缝。

    看着空间裂缝内的无数光团。侯凯心中大叫不好。他沒想到钟老伯竟然会选择两败俱伤的做法。所有人立即停下前冲的趋势。改成向外逃去。可在如此近距离下。又怎么能逃离出空间裂缝那变态般的吸扯之力呢。

    情急之下。侯凯猛一咬牙。下劈之势改成下刺。将轩辕剑狠狠插入沙滩中。希望能靠着个支点撑到空间裂缝结束。

    笼罩四周的的白色雾气不断被吸入其中。虽然凭感知他可以捕捉到众人的行动。但侯凯的瞬移却在这情况下变的麻烦起來。

    而始作俑者的钟老伯。作为最靠近空间裂缝的他。竟然丝毫不受吸力的影响。看着围攻过來的几人拼命抵挡吸力的模样。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但沒持续几秒。钟老伯的笑容忽然僵硬住。随后文曲的声音传了过來「快动手。他现在中了我的幻术。」文曲的这一声让侯凯精神大振。但空间裂缝的吸力沒有减弱。侯凯无法伸手去抢夺盘古斧。

    但这并沒有难住侯凯。钟老伯脚下的沙土开始缠斗。随后一道淡金色身影从沙滩中钻出。两只白皙的双手一把抓住盘古斧把柄。这道淡金色的身影正是利用土遁术埋伏已久的凯爷。随着双手同时发力。轻松的将盘古斧从中幻术的钟老伯手里抢出。

    侯凯见盘古斧到手。心中不由大喜。同时。手上一抖。一道金色长鞭缠绕在凯爷腰际。将他拉住。让其不被吸入空间裂缝中。一旦盘古斧被吸入进了空间裂缝中。恐怕侯凯就真的要哭了。

    这种半人大小的空间裂缝只在空中持续了近二十秒的功夫便变开始闭合。随之产生的吸扯之力也开始逐渐降低。侯凯拉着凯爷一步步的靠近自己。心中是无比紧张。

    但就在这紧要关头。钟老伯双眼中闪过一抹金芒。呆滞的眼神立即恢复了正常。回过神。便看到凯爷正拿着盘古斧向侯凯靠去。

    在惊愕的同时。钟老伯抬手对着凯爷。体表浮现出赤金色光芒。随着他五指虚空一抓。一股甚至比空间裂缝还要强数倍的吸扯之力出现。就在眼前盘古斧。被突然出现的吸力给拉扯回去。侯凯虽然拼命抵抗。但他的力量却丝毫不是这股吸力的对手。

    这股超越了空间裂缝的强大的吸力是怎么來的。侯凯脑中不由升起疑问。但现在却容不得他思考这个问題。

    随着他猛的一喝。侯凯拔起插在沙滩中的轩辕剑就是数道剑砍去。沒有盘古斧。向要抵挡轩辕剑气可沒那么容易。

    在挥出剑气后。侯凯紧接着一个瞬移來到凯爷身边。一只手握住盘古斧。与此同时。钟老伯的一只手也抓住了盘古斧的把柄。

    看到这只手。侯凯心中暗道不好。只见钟老伯手臂青筋暴起。在众女的惊讶声中。钟老伯连人一起挥出一斧。巨大的银色半月竟然是向着远处的文曲斩去。钟老伯明白。那幻术才是目前最棘手的。所以必须第一时间清除掉。不然只会重蹈覆辙。

    文曲除了强大的幻术外就沒有一点儿战斗力。面对急速而來的银色半月。他根本无法闪躲或是抵御。在这危机时刻。一道黑影先一步到达文曲面前。将他保护其中。随后众人才看清黑影的面目是一块散发着耀眼星光巨大厚实的盾牌。

    当银色月牙撞击在盾牌上发出闷响后。银色半月便悄然消失。而保护文曲的盾牌也被一份为二。

    「哦。竟然挡下了盘古斧的攻击。」钟老伯显得相当惊讶。他的目光不由转向另外一边的巨门。刚才的盾牌正是由他扔出的。

    文曲此时嘴唇微动。钟老伯见状立即爆喝一声。将死不放手的侯凯和凯爷给硬生生的甩开。脚下轻点。身体化作一串残影快速向文曲靠去。绝对不能在让他的幻术施展出來。。。

    钟老伯此刻所展现出的速度奇快无比。等侯凯稳住身形却已经无法敢去救援了。

    这时。六道身影快速聚集到文曲身前。「巨门你负责保护文曲。其他人都给我上。」在破军的指挥下。一行五人双手同时向前一拍。五道星光相汇顿时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光柱向钟老伯轰去。

    撕拉一声。钟老伯只是轻轻挥动盘古斧。便轻易将这威力不小的光柱给分成两半。圣器的威力尽显出來。如此犀利的破开对手的攻击。侯凯自问也能做到。但绝对沒有钟老伯做的这般潇洒。

    见攻击被如此轻易破开。几人同时一愣。随即很快恢复过來。「用六合防御大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