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050. 对不起,让你等我这么久。】

    被放在一个孤立无援的环境里,眼前的男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并且对她痴恋已久……

    牧棉惊慌的往后躲。

    陈少江猛地将她扑倒在沙发上。

    牧棉后脑装在沙发的实木把手上,只觉得脑子一疼一蒙,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晕眩。

    身上压着令她作呕的男人,一身浑浊的酒气!

    他还喝了酒?!

    牧棉伸手去推他。甚至不顾形象的去抓他的头发往后扯,可这疼似乎激怒了他。

    陈少江将她的双手绑在沙发把手上,粗鲁的动作弄疼了她。

    “陈少江。你这样的行为让我不齿!”牧棉手里挣扎的动作不停,可根本没有他力气大!她恼怒的喊他。

    陈少江似乎有一瞬间被撼动。

    下一秒钟,他躲过了牧棉伺机撞上来的膝盖。

    浑浊的酒气喷在脸上。牧棉几欲作呕。

    “棉棉,真的做我的妻子!”他起身而上。

    “嘭!”利落的枪声。

    陈少江刹那间瞳孔放大,子弹穿脑而过。献血从额头的大洞喷涌而出。

    他不置信的转了转眼球,低头看了一眼牧棉。手指落在她的脸颊上,用最后的力气摩挲了一下……

    “棉……”气息卡在喉咙之间,他嘴边涌出很多血沫。

    轰然倒地,掀倒了玻璃茶几。碴子碎了一地。

    牧棉脸上被溅到了温热的血。

    还未及尖叫。耳膜里充满了直升机的桨叶飞速旋转的声音。

    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一架直升机悬在空中。黑衣男子立在直升机内。衣角翻飞,猎猎作响。神情冰冷愤怒,如同神子之怒。

    百阳……

    牧棉终于哭了出来。泪水顺了眼角流入头发之中。

    他一脚踏在窗棱上,轻身跃入。

    身后接连进来几个黑衣保镖,迅速进入各个房间清场。

    Clear。

    Clear。

    Clear。

    “这里有发现。”紧接着,秦双与秦沫被带了出来,丢在了地上。

    秦沫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萎靡瘫软在地上。像是死人一般,只有一双还在挣扎的眼睛能看出一丝生气来。秦双第一时间就看见了被一枪爆头的陈少江,她哭叫着要扑过去,被黑衣保镖一脚踹在地上。

    她边哭边挣扎。

    一时间场面非常混乱。

    可对于牧棉来讲,时间像是停滞下来,她看着宋百阳一步一步走向她。眼神里翻涌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和记忆。

    她被人压在身下……

    自己将她救了出来……

    她这样望着自己的眼神,带着一点讶异和信赖。

    头疼欲裂,可他隐忍着,未让人看出分毫不妥。

    各种烦乱细碎的线索像是被一刀切断,刹那间落在地上。所有不安与迷惘落在实处。

    一次一次宿命般的回环往复。

    青色的灯光照在惨白的墙面上。他意识昏沉。浑身麻木无觉,抬起手来,迷迷糊糊的视线中看到的是一段绷带。透着血。

    头昏沉,连天花板都在转动。

    耳朵里轰隆隆的声音是一个谄媚的男声——

    朱珠小姐可以放心,他醒来以后就会忘了该忘记的事情。连那个照顾了他二十多年的老管家都不会记得。那个老东西可真烦人。

    中年男人不苟言笑的脸,在扒住车门不远撒手的时候终于露出仇恨心痛的表情。满脸是血。最后被越开越快的车拉的脱力。滚落下危险的车道山涧。

    立在她身前,他猛地抬头。

    炸掉泛滥的泪意,他心疼如雪。将她珍惜的抱在怀里,声音落在耳畔,也像落雪般轻柔:“棉棉。我带你回家。”

    那么坚定的声音,熟悉的温厚包容。

    敏感的察觉到不同,牧棉猛地抬头来,同时落下来的,是一串泪水。

    他吻了吻她的眼睛:“对不起,让你等我这么久。”

    “呜……百阳……”她纤细的胳膊环上他的脖子,紧紧抱住。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真正的失而复得。

    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男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离不弃。即使分开多年,被洗掉记忆,依旧能够凭借着残留的细微气味、巧合的细节,溯流而上,找到她!

    不需要说的更多了。

    中间的五年似乎不曾存在。他们拥抱着彼此。力量像要嵌进对方的骨血里。

    没有人注意,对面的高层一道白色的反光晃过。

    一个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男人放下手里的狙击枪,转过头来。

    对面沙发上坐着一个神态紧张的老人:“棉棉她没事吧?”

    原本华丽的公寓,因为常年不拉开的窗帘,而透着几分阴冷,男人神情倨傲的靠在窗子边上,笑容讽刺:“不要演了几天祖孙情深就入戏了。”

    “你……”安振邦的声音带着虚弱。从他的角度看去,男人高大的身影隐没在厚重的窗帘后面,阳光打进来,丝毫不能沾在他的身上。

    他看起来十分高,每一个关节都蓄积了力量。他是最精锐的武器。

    可这柄武器,现在对准了自己:“我知道因为那件事情……你受了很多苦……”

    “哼……”男人的冷哼让他停住了话语。

    “不要企图反抗我。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场大餐。”男人冰冷的脚步声响起。开门。关上,然后慢慢消失掉。

    安振邦颓废的瘫软在沙发上。

    不一会儿,电话响起。男人的声音沙哑:“你的棉棉刚刚被绑架,你不应该去看看么?”

    阴魂不散的魔鬼。

    安振邦挂掉电话往外走去。

    “别哭了。”无奈的声音响在头顶。

    “呜呜呜……”

    “棉棉,别哭了。”

    豪车内,牧棉缩在宋百阳身上抽泣。

    抽抽搭搭。曲腿。把他的袖口揪在膝头抹眼泪。

    “呜呜……”

    大手带着怜惜,帮她擦眼泪。

    前面是罗素开车,他看了一眼后视镜,与宋百阳的目光对视。宋百阳微笑,对他点头示意。

    “沙影。谢谢你。”

    罗素忍不住红了眼眶。

    “呜呜……诶……嗝……诶诶……嗝……”像是收到了惊吓,牧棉突然抬起头来,打起了哭嗝。一双水亮亮的杏眸瞪住前面的人,不敢置信的指过去。

    他……他……他是沙影?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