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049. 送老板娘去相亲的路上被人劫了!】

    牧棉无措的上前把晴天抱起来。抬头看去,正看见二楼窗帘一动,晃过一个人影。

    不用说也知道是霖。

    “妈妈带你回家。”牧棉叫光诺跟上,带着晴天走向停车处。

    突如其来的变化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一辆宝蓝色的哈雷呼啸而来。牧棉在被拉扯上车的瞬间将晴天和光诺推到了草坪上。

    “啊!”

    “妈咪!”

    两声尖利的叫声把罗素吓了出来。

    “妈的!又抢我老板娘!”将嘴里的烟往地上一丢,将电话拿起来就拨。

    “快点都给老子过来!送老板娘去相亲的路上被人劫了!”

    晴天跟光诺被吓傻了。还知道手牵手立在原地不乱跑。

    本来藏身不愿出现的霖闪身出来,直接从二楼窗台上一越而下。

    将晴天和光诺塞进车后座,自己坐上了副驾驶。看着罗素露齿一笑,带着点调皮的意味,可分明邪恶又放肆。有某种花的妖娆。

    这个少年似乎不曾老过。

    “塑脸素不错。是贝林家的药?”

    罗素似乎吓了一跳,可意识到这是霖,又觉得释然。他发动油门,双手放在车把上,笑容十分真实:“你是第一个认出我的,连风蓝都以为我死了。”说着话,声音竟然开始嘶哑,似乎十分痛苦,“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忘了我是谁。你那个药其实是管用的……哈哈……”

    这个男人痛苦这样真实,可是霖似乎丝毫不为所动,他放松身体,斜靠在车窗上:“沙影,好久不见。”

    罗素,应该说是沙影。此刻似乎已经完全脱掉了“严谨秘书”的外衣,回归成了痞子沙影。他一双利目有神的看着前方:“不管是哪个没长眼的混蛋,敢抢我老板娘,他死定了!”

    另一边,哈雷车轰鸣着急速向前。

    牧棉被迫伏在车前。十分困难的姿势。风呼啸而过,车速太快。她连呼吸都困难。

    而且她十分理智的知道自己不能随便挣扎。否则车毁人亡她也要跟着完蛋。

    这边本来就靠近郊区了。

    不到半个小时,牧棉就被带到了城郊附近的一个公寓区。

    如果她看了新闻,就会知道这个公寓的照片伴随着陈家巨大的丑闻被放在社会版头条,并且所有娱乐杂志都不遗余力的渲染这场豪门丑闻。

    “陈……陈少江?”被丢进了公寓中间的沙发,才发现是陈少江。他们从后面的货运电梯上来的。并没有狗仔尾随。这一片的公寓住了很多钱权阶级,狗仔们也不敢太嚣张。

    陈少江此刻早就没有了贵公子的优雅与英俊。胡子没刮,头发乱糟糟的。牧棉简直要认不出他了。

    陈少江一身落魄,咣的一声踢开了客厅中间的茶几。

    卧室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十分瘦,带着柔弱的气质。她一双水眸柔柔的看着陈少江,似乎情深意重:“姐夫,你回来了……”

    陈少江抬头看她一眼,神情冰冷阴鸷。

    是秦双……

    牧棉认出了她。

    陈少江走过去,将陈双推开,牧棉站起身来看去。卧室里,一个身影被绑在床上,四肢都打开。很瘦,头发很长。大概是女人。头发盖住了脸,不知道是谁。

    似乎是感应到了她的目光。那人猛地抬头看过来。

    一双眼睛满是愤恨。似乎要将她拆吃下去的愤恨。

    是秦沫……

    啪!

    她被陈少江狠狠的抽了一个耳光:“不许这么看着我的棉棉……”

    牧棉这才感觉到陈少江似乎有点神志不清。

    她悄悄挪动脚步要后退。

    就听见秦双的声音悠悠响起。她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拎了一把匕首:“不要试图逃跑,我姐夫不让你走。你要是乱跑我就杀了你。”强调十分温柔,可牧棉听得一身冷汗。她知道她是认真的。

    紧接着,她听到啪啪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

    陈少江高抬手,用力抽着秦沫的耳光。

    “我让你骗我。”

    “让我给别的男人养孩子。”

    “骗我离开棉棉。”

    “骗我妈。”

    “带记者来查我。”

    “毁了我陈家。”

    一句一句的愤恨,将所有罪过都丢给了眼前满脸血污,生息微弱的女人。

    牧棉心生不忍。

    可她刚往前迈了一步,还未出口,就被秦双手中的利刃喝止,她的声音十分低柔,但又潮又冷,像毒蛇斯斯的吐着信子:“不要动。不要阻止他。他终于知道那个贱人的真面目了。呵……呵呵……”

    一群疯子,他们全都疯了!

    “疯子!”这么想的,牧棉也这么说出了口。

    “哈……我是疯了,我爱了姐夫这么久,我早就疯了……”秦双不怒反笑,反而让人更加恐惧。

    牧棉开始觉得焦虑。她在罗素面前被接走。百阳可以很快来救她。可是晴天跟光诺吓坏了!光诺刚刚经历过被绑架的事情,这个时候又被自己吓到了。

    而且,陈少江看她的表情让她觉得——老鹰在看一块死肉。丝毫没有感情,但是志在必得。她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想,可是她不愿意那么想一个故人。

    屋里的声音渐渐弱了。大概是打累了。陈少江塌着肩膀走了出来,他声音沙哑低沉,对着秦双说:“去看看她,别让她死了。”

    秦双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他伸手将她拉进怀里,就是一个粗暴的吻。牧棉侧过头去。

    “好。姐夫。我会看好她的。”

    秦双进了卧室,反手带上了门。

    陈少江稳稳走过来。

    牧棉嘴唇发干,心里一阵紧张。她握住自己的手,稳住呼吸,不让声音发颤:“她是你的妻子。”

    陈少江的脚步止住了,这句话似乎十分灼痛他。

    等到了牧棉的眼光,他深情的说:“我的妻子应该是你。”

    牧棉坐在沙发上,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后退。

    现在的情形就像是跟一只野兽对峙,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扑倒,拆吃入伏。很多事情可能比死更可怕。

    “可我不是。我们很多年前已经分手了……”她的声音十分平和,似乎是觉得他忘了,只是很温和的提醒他。试图让他明白过来。

    陈少江一笑,一直温和英俊的脸,忽然变得邪恶起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