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撞人

    求鲜花!求礼物!求红包!

    对于那些事后风波李天宇当然不知道,而他此时正躺床上呼呼大睡呢,下午的课程都没有去上,因为那些女生的热情程度,实在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这一觉天宇睡的很嗨,醒来后发现都快3点了,下床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向楼下看看,一见楼下已经没有人了,心里送了一口气,叹道:人怕出名猪怕壮,真是一点也不假!

    放学还要2个小时,但自己暂时又不能去教室,哎!出去逛逛吧,上课没劲,不去又闲的蛋疼。。。。

    下楼后,天宇左右看了看,缩头缩脑的一副贼样,但没有办法,今天他还真陪吓坏了,一路躲躲闪闪,用了10来分钟才走到爱车前,还没等打开车门上车,就听见一句“看李天宇在那里”,使他身体一抖,急忙打开车门上车,布加迪一溜烟似的,逃离校园。

    “重大新闻啊,原来这辆神秘的布加迪威龙是李天宇的座驾,艾玛,我突然发现,我对李天宇的爱意是那样浓烈,他是那样的让我着迷,即有高大帅气的外表、又年少多金,跟我刚好般配,所以我决定了,非李天宇不嫁。。”一位长得和芙蓉姐姐有的一拼的花痴女,看着天宇消失的方向,和身边的同伴说道。

    花痴女见同伴迟迟没有回答自己,回头想问问她为什么不回答自己,结果回头一看,见同伴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这把她吓了一跳,惊曰:我怎么不知,你什么时候有这毛病的!!

    由于没有目的,所有天宇开着车瞎转,车速不快,便于欣赏路边景色,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王府井商业大街。

    正当这时,车前突然冲出一个小女孩,天宇急忙刹车,幸好车速一点都不快,但李天宇仍然惊出一身冷汗,心有余孽。

    可当天宇通过车挡风玻璃向前一看,那位冲出来的小女孩仍然倒在了地上,身上还有血迹,看上去受伤不轻的样子,见此天宇迷惑了,自己明明没有撞到人啊,那这小女子怎会。。。。

    没时间细想,天宇打开车门,下设后快步走到小女孩身边,抱起她焦急的问道:“小妹妹,你到底哪里受伤了,快点跟哥哥说说?”

    小女孩看样子很虚弱,眼睛没有任何色彩,天宇可以从她眼中看出迷茫、无助、害怕,天宇奇怪了,一个只有5 6岁大的孩子,眼神为什么会这么丰富。

    “妮妮!妮妮你是怎么了,是谁把你撞成这么,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有看好你。。”

    正当天宇要抱起小女孩送医院时,一位30多岁的妇女冲出来,抢过小女孩抱在怀中,开始痛哭流涕,大声责怪是自己的不是云云!

    她这一哭不要紧,大街上本来行人就多,国人爱看热闹的毛病发挥的淋淋尽致,纷纷走过来围着李天宇就开始指责,唾沫星子喷的天宇满脸都是,但天宇无言反训,只能默默承受着。

    哭了一会后,妇女抱着小女孩来到天宇身前,哽咽的指责道:“你这人不长眼睛啊,开车不看路啊,看把我家妮妮撞成这样,你说怎么办吧?”

    见妇女如此一说,天宇急忙表态道:“这位大姐,是我的不对,我保证会负责你女儿的所以医药费,营养费,一切费用我全出,现在咱们还是先送孩子去医院吧?”

    “你还是先说陪多少钱吧,医院我们自己回去,就不劳你费心了。”妇女见李天宇要送她们去医院,有点焦急,所以她还为等天宇话落,就急促的抢白道。

    这时周围看热闹的一位男人出声帮腔道:“是啊,小伙子,一看你也是有钱人,你就给她们母女一笔钱,让她们自己去医院,她们也放心,你也省事,两全其美多好”。

    见有人带头后,周围的人群也打开了话匣子,说啥的都有,但最多的还是让妇女先把孩子送医院,毕竟孩子还小,不能耽误了治疗。

    “这位大姐,我兜中没有现金,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赖账。”本来天宇也是想给钱了事,但身上去确实没有现金,总不能刷卡吧。。。。。

    “不行,你必须先给钱,没看到钱我不放心,你要是跑了我找谁去,我可怜的孩子。”说完妇女又开始掉起了眼泪。

    天宇也被气的不轻,这算什么事,女儿都被撞成这样了,不先送医院,却在这耽误时间向自己要钱,而自己身上又没有现金,哪有这样的母。。。。突然,天宇脑中灵光一现,对啊!自己怎么才想到,自己明明没有撞到人。。。嗯,错不了了。

    心中有了计较后,天宇试探道:“大姐,要不你看这样看吧,既然你怕我逃跑,那好,我这就打电话叫警察,让他们全程跟着我,这样你就放心了吧?”

    一听李天宇要叫警察,妇女脸色变了变后,随即开始了发泼道:“你什么意思?我知道你们有钱人和警察都有关系,你们是一伙的,你叫警察就是想赖债,呜呜,我不活了。。。。”

    同时,刚才第一位说话的男子声音再一次响起:“对!有钱人就了不起啊,有钱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叫警察来威胁人么?我是看不下去了,今天你要是不给钱,我们是不会让你走的,大家说不是啊!”

    周围人群被男子一挑唆,纷纷响应号召,又一轮次的开始指责李天宇。

    “小伙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撞人在先,赔钱是天经地义的事,这到哪儿都有理,就是你的不对,人家母女担心不无道理,你还是给钱吧!”一位60多岁的奶奶,对着天宇温色的劝道。

    一听有人为她说话,妇女哭的更凶了,声音还逐渐加大,大有一副你不给钱,我就一直哭下去的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