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聚会风波 (3)

    事发突然,见高全被打的满脸鲜血,一些胆小的女生吓得紧缩身体,三五个人抱在一起,退倒一边角落中,不敢再见这血腥场面。

    当然,杨紫涵也被吓到了,头一下子扎到天宇怀中,也不敢在继续看了。虽然他知道李天宇身手不凡,但她却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冲动,早该想到他是位不安生的住,连军训教官都敢打,别说是高全了,现在可怎么办,哎!早知道就不带他来了。

    高全经过短暂晕眩,慢慢从状态中恢复过来,抬起手指着李天宇,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他实在没想到,李天宇真的敢他的。

    “你竟然敢打我,好,正好新帐旧账一起算”,说完颤颤巍巍的在衣服兜中摸索着手机,看样子要搬救兵了,

    “你怎么滴,你还是天王老子不成、打不得骂不得么?我都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要骂我,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可不曾想你却把我说的话当作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这次打的你满脸桃花开,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你长长记性,你要是再敢对我出言不逊,辱骂我父母,我就把你双腿打断,说道做到,不信你就试试看”

    李天宇虽然一脸平静,语气也不疾不徐,但就是因为这样,才给人一种无形压力,让人有种不敢违背他意愿的感觉,一旦违背,将会遭到他雷霆打击。

    “喂,刑队么?我是高全啊,嗯!小弟在天宇大酒店被人打了,我也不知他为什么敢在这闹事,嗯!好,我等你”。

    刚才李天宇说的话,他基本没有听进去多少,现在的他已被怒火蒙蔽了眼睛,发誓一定要弄他个半死,让人知道,得罪他的人没有好下场,李天宇就是一个榜样。

    此时高全满脸鲜血,显的异常异常狰狞、扭曲。

    挂断电话后,高全接过跟班小弟手中的餐巾纸,自己捂住了受伤的头部,用野兽般的眼神看着李天宇,大嘴一咧,露出那和面部极不匹配的白牙,显得更加恐怖。

    “小子,连我都敢打,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全少也是你能打、也配打的!这次要不让你脱几层皮,我名字就倒过来念”。

    “呦!现在才发现,你这人不仅自恋,还很白痴!即使你龙袍穿在身,我也照样揍你满地找牙”。

    说完李天宇搂着杨紫涵重新做到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眯起眼睛继续说道:“我就在这里坐着等你,看你到底能弄出什么幺蛾子,但别让我等时间太久,我很忙,每秒钟几十万上下,到时怕你陪不起”。

    见李天宇这种举动,包房中众人包括高全在内,都纷纷不理解,他们都在想,李天宇是无知还是无谓,现在不跑,那不明显等着吃亏么!但看李天宇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众人又迷惑:难到这位土掉渣的土包子,在首都有什么列害背景?

    高全搬地救兵来的很快,十几分钟后,包房中就出现了他们的身影,只见5名警察依次走进包房,带头的是一位30来岁,长得膀大腰圆,肩上挂着两毛二警衔的二级警督。

    邢刚已经包房,就看见满脸鲜血,面部异常狰狞的高全,忙走两步上前道:“艾玛呀!全少你怎么被人打成这幅模样,下手这么狠,这该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呢”?

    邢刚缓了缓,没等高全说话,他转身扫视一下包房中众人,声音凌厉的喊道:“是谁?是谁把全少打成这样的,快点站出来,自己站出来,别等一会我把你揪出来,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由于李天宇是坐着,还被别人挡住半个身子,所以邢刚没有看到他,他要是看到李天宇,不知他还有没有勇气说出这番话,因为他认识李天宇。

    轻轻扒开前边挡住自己的一个男生,李天宇感叹不已,国人这种爱看热闹的毛病太严重了,都这什么时候了,还往前凑,也不怕溅一身血。。。。

    “是我打的,怎么又问题么”?

    李天宇对警察本就没有一点好感,但j林齐胜除外,因为齐胜是军人专业,身上有股军人的正义感,没有地方上警察那些,嚣张跋扈的坏毛病。

    见有人承认,邢刚顺着声音一看,不敢置信,随后摇了摇头,瞪起那双大眼睛,认真的再一次看向李天宇,两秒钟后,邢刚接受了这个事实,是那位爷!

    m逼的,自己怎么这么点背,怎么遇到这位爷了!他妈的,这都怪高全那小犊子,要不是他叫自己来,自己怎么可能。。。但现在一切都晚了,只求这位爷不要大开杀戒,阿门!

    见事以成了事实,已经无可避免了,邢刚只好硬着头皮,三步并成两步,快速的来到李天宇面前,一脸献媚的表情道:“李先生,您怎么在这?高全是您打的?打的好,为人民除害了”。。。。。。

    嘘!此时包房中众人全部石化,包括李天宇和高全,同学们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事态会转变这样快。高全也愣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平时和自己称兄道弟的邢刚,今天是怎么了,难到这就是传说中的脑袋被驴踢了、进水了、被门夹了!

    而李天宇却是对这位超级不要脸的警察,恶心的不行,警察做到他这种程度也算是极限了,这种人才只适合回家种地,在警察队伍中混,实在是屈才了。

    但现在还是先解决问题才是主要的,于是李天宇问道:“怎么,你认识我”?

    见李天宇一问,邢刚头点的像拨浪鼓一样,很怕李天宇看不见:“嗯嗯,上次因为萧强的事,有幸匆匆见过李先生一面,只是李先生没有见过我而已,当时因地位的关系,我只能站在最后边”。

    “奥,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的呢!那你说,现在这事如何解决”?

    “这很好解决呀,您打高全,那完全是出于为民除害,没有一点责任,您看这样可以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