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二章 尹泽是伯爵

    在英国这个庄园里住了也有几天,田涩雨才知道,这是尹泽的家。里面华丽的设计,都差点让她一度认为那是镶金的,整个几天下来,她只感到两个字,那就是奢侈啊,简直就是贵族才能住的地方。

    她每天都爱往玫瑰庄园里跑,站在花架下,沐浴着花瓣的清香,一眼扫过去,满簇满簇的玫瑰花摇曳着芬芳。喜欢早晨起来,看床边的粉色纱缦浮动,喜欢清晨滴着水的露珠,无声的滋润着玫瑰的花骨朵,喜欢英国的空气,没有那些烦人的回忆,她可以渐渐的tian诋伤口,直到或许有一天,所有的人都把她忘记。而她,可以忘了孩子,忘了,千俊魇。

    而更让田涩雨震惊到无以复加的是,她当初看到的那个小偷,痞子,牛郎,那个拥有一连串身份的人,居然还是个伯——爵,司徒家的下一任继承人,尹泽是他的化名,他的真名其实是——司徒昊泽。

    伯爵,那可是贵族中的贵族啊,田涩雨现在想到,只觉得一阵搞笑,当初怎么会认为这样的人,仅仅是个牛郎呢?

    晚餐在餐厅里举行,一排十几米的长桌,桌边的位子,永远不会超过四个。

    厨娘把晚餐都端了上来,一排菲佣恭敬的站立在两侧,即使是过了这么久,田涩雨还是不习惯有人在身边侍候的感觉,很怪异,都能让她的饭差点吃不进去。

    司徒老爷子满面清风的从旋转楼梯上下来,柱着个拐杖,腰身却还是很健朗。

    田涩雨忙推开座椅,上前去扶住了老爷子,“伯父,您慢着点。”

    “哈哈哈。。。”老爷子欣慰的拍着田涩雨的手背,转向司徒昊泽道:“小子,你这找的媳妇,不错啊。”

    “父亲,瞧您说的,”司徒昊泽面色微红,但是心里却有丝窃喜。看来父亲还是很喜欢小雨的,他的心,终是可以落下了,真担心父亲不会同意呢?

    田涩雨扶着老爷子坐下,脸颊也不自禁的红了,微恼道:“伯父,我跟泽没什么的,您别瞎想了。”

    “有啥?”老爷子的身音很是洪亮,也知道女孩子面子薄,便又笑咪咪的对司徒昊泽说道:“昊泽啊,你这臭小子,人家都住我们家这么久了,想好啥没有,你不想我可是想了啊,啥时候结婚造个孩子出来哇!!!”

    “噗!!!”田涩雨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汤硬生生的喷了出来。这老爷子说话,也太过火了吧!!还记得她刚来这里的时候,老爷子看她的目光简直就是跟媳妇一样,让她着实汗颜了一把。

    “诶呀,小雨,你也别激动,我知道都是我们家昊泽不好,都没给你一个名分,这拖久了不是个好事哇。昊泽,”司徒老爷子又忙着根司徒昊泽说道:“你可要抓紧了啊,我看这孩子就不错,你要是不下手为强,小心某一天你媳妇跟人跑了。”

    田涩雨一脸黑线,她的人还在这呢,这老爷子,怎么都不知道收敛点。

    而司徒昊泽的心里则是苦笑,要是小雨真愿意嫁给自己,他怎么着,都不用等到今天。

    司徒老爷子又当着她的面,毫无老者风范的跟司徒昊泽讨论着追女孩子的事,田涩雨面色囧了囧,终究还是推开座椅着急的丢下一句,“我吃饱了,”便上了楼。

    站在复古式的阳台上,微风打乱了她的发丝,田涩雨遥望着月亮。在这个异国的国度,只有看到月亮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是贴近那个中国的。那边的他,该是和于若纤在一起吧,没有了她,他该是幸福的吧!!

    她的心一阵缩紧,怎么——又想到了那个男人了呢?田涩雨,不准你想他,他那种男人,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从今以后,你该把他从你的记忆里删去才是。

    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司徒老爷子爽朗的笑声,田涩雨皱了下眉,在心里哀叹了很久。

    一直以来,其实她都知道尹泽对她的感情,她不是木头,她也有察觉,特别是司徒昊泽那天对她表白了之后,但是,她的心里还有千俊魇,怎么可以接受昊泽呢,这是欺骗。

    可是,她没名没份的住在这里,也是会被说闲话的。是不是时候,让自己离开了。

    跟于若纤坦白完后,千俊魇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明白了自己喜欢的人是田涩雨后,千俊魇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要把她找回来,以田涩雨的心,只要他恳求她,承认错误,就不信心软的田涩雨会不答应,千俊魇的心里,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办公室外的走廊上传来“铛铛铛”的脚步声,还没等千俊魇回过神来,佟依北已经大力的一脚把门踹开,门在边上恍铛了几许。

    佟依北一手扯着xily的领子,一手指着千俊魇,就把xily推推嚷嚷的推了进去,“你自己和你伟大的千少说!!!”

    xily苦着个脸,脖子害怕的缩了缩,但是接到佟依北危险的眼神时,脚步立刻又争气的向前迈了几步,“千。。千少。。。。”

    “xily,我正找你呢!!”千俊魇恍若对眼前的一幕视而不见,“你知道小雨去哪里了吗?她走的时候,有没有留信给你们,或者是,她有没有什么家人,不对,我问糊涂了,应该是,她有没有去找她的母亲?”

    佟依北抱臂,警惕的眼神来回的扫过千俊魇的脸,才不屑的吐出一句,“姓千的,你想干吗,你是不是又想找小雨麻烦,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不是,我找小雨真的是,”千俊魇正欲为自己辩解,佟依北不耐烦的瞪了xily一眼,双眼冒火道:“xily,你怎么还不说,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今天给我辞职,要么我们一拍两散,你自己看着办吧!!”

    “5555.。。”xily帅哥看了自己的老板,又看了眼佟依北,心里不住的在哀嚎,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辞职???为什么要辞职???”千俊魇条件反射的问道。

    佟依北懒得理他,把脑袋偏向一边,“xily,”很快千俊魇又放下了这个话题,“现在不是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你知道小雨在哪里吗,她走的时候,有没有留信给你们。”

    看着千俊魇期待的眼神,xily只是把头摇的像拨lang鼓。“没有,她没有找她的母亲,甚至连小北都没有说。”

    千俊魇的心被重击了,一下子连呼吸都困难了,勉强的支撑住身子,千俊魇半响才说,“xily,如果有她的消息,告诉我,我想亲口对她说一句,对不起。”

    “鬼才稀罕你的对不起,”佟依北吐了口唾沫,满是鄙疑,“怎么,现在发现你家里的那位不干净了,就想起我们小雨了吗,千俊魇,你问你自己还有良心吗?”

    “对,是我伤害了小雨,”千俊魇俊目神伤,眸里,都是悲切,“xily,你帮我去调查下小雨是不是还在国内,若不是,你去调出出境资料,不论天涯海角,都要找到她。”

    佟依北已经懒的说话了,却听到千俊魇的声音含着某种坚定的力量,“想对她说对不起,还有,我已经喜欢上了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