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章 离开我,你休想

    又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夜晚到来,晚餐的时候,千俊魇还是没有回来,田涩雨早早的用完了晚餐就往二楼奔去。强迫自己睡觉,睡着了就不必看见他了,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甘脆坐起来打开了房间里的数字电视,画面一一的跳过,她却是没有心里留意在那上面。早上于若纤半带着威胁的话语还在她耳边回响,那不温不火的口气,还真的是像她就是女主人一样。

    窗外的夜,闪过黑夜特有的深邃光芒,田涩雨抱紧了自己,这样的夜,宁静的让人害怕。

    电视上刚好放到用餐画面,田涩雨为了让自己不再想入非非,于是专注的盯着电视画面。这时候,胃里又是一阵排山倒海的翻滚,喉咙涌过恶心的感觉,下一秒,她已是忍不住,直接跳下床赤着脚就往厕所奔去。

    又是吐了个天昏地暗,直到她的眼前出现了好多的星星。胃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田涩雨差点站不住脚,手脚酸软的发凉。她的心里却升起不好的感觉,她的月事已经有一个月多没来了吧,难道不会是——,田涩雨扶住额头,默默的算着时间,越算越吃惊,心里涌出了一阵不好的预感。如果她真的有了,那该怎么办???

    房间门把手的轻转声惊醒了田涩雨,她的注意力被吸引了去,立马快步走出浴室门,才刚刚跨出门口,那个男人的视线已经笔直的射了过来。

    晚上的天越来越凉了,田涩雨打着赤脚站在地板上,脚指头忍不住的开始巻缩。

    千俊魇一边扯着领口的领带,钮扣在不经意间拨开了几颗,露出结实白皙的肌肤,随手扔在沙发椅上,他的脚步已经向田涩雨迫来,深邃的黑眸锁定了她躲闪着的眼,“说,你昨天去了哪里,昨天晚上又在哪里?”

    田涩雨的心忽的一下,还是不卑不亢的迎视着他隐隐泛着怒气的眼,坚定了走了过去,“我去了哪里,好像不关你的事吧,合约上没有说可以限制我的自由吧!”她本来想躺倒床上去的,刚才吐了那么多,她真的好累。

    千俊魇的手掌毫无防备的伸来,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女人,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千俊魇,”田涩雨的唇角勾出一抹冷笑,他的心突然就颤动了,扯住她手腕的手无意识的松了些许。“千俊魇,”田涩雨又呼了他的名字一遍,“三个月的期限已经到了,明天过后,我就会离开,绝对不会再碍到你的眼,所以,给我点自尊心,让我也能够骄傲的离开。”

    他的眉心突的一跳,黑眸紧紧的眯起来,扯住她手腕的手不觉又用了些力,“你想离开!!!”

    在他深邃的眸光里,出现了一丝恐慌,田涩雨宁愿相信,那只是她的错觉。“对,”田涩雨想甩开他的大掌,无奈他的力气太大,她怎么努力都甩不开,不禁气急道:“你都能让你的前女友住进来了,不是在提醒我我可以走了吗?”

    “你在吃醋??”他的唇角似笑非笑,盯着她红润的两额,心情顿时大好,“田涩雨,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吃醋?”

    “谁在吃醋!!”田涩雨不禁急的脸部绯红,怎么都甩不开他的手,她软下口气,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呜咽,“千俊魇,放了我。。。”

    “女人,你。。。。”

    “我累了,真的很累,如果是合约关系,明天我们就到期了,如果是感情游戏,对不起,我玩不起。所以,我真的累了,你放了我,让我走。”

    千俊魇的眸光变冷,扯过田涩雨的手腕,拉至他的怀里,他的黑眸漾满怒意,“田涩雨,你再敢说离开试试?”他的手掌更加的用力,几乎能将她纤细的手腕捏碎。

    田涩雨的表情出现痛苦之色,然后,望着他的面容笑了,笑的那样的美,那样的触目惊心。

    千俊魇不悦的皱眉,“你笑什么?”

    田涩雨直视着他的眼,停住了唇边夸张的笑容,“千俊魇,你不是想知道我昨天晚上去了哪么,跟谁在一起,做了什么?你不是想知道么?”她的手指缓缓的滑过他的鼻眼,停在那张妖娆的唇上,慢慢刮过。

    他的瞳孔出现一阵紧缩,揽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贴近自己,“说,你昨天晚上在哪,跟谁在一起。”

    “你真的想知道,”田涩雨又是一声笑,然后她的唇在千俊魇惊愕的目光中吻上了他的唇瓣,她凉薄的话语从唇齿间轻轻逸出来,“我昨天晚上,当然是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也是像现在这样,吻着那个男人的唇,”她的手滑入他的衣衫内,温润的手指有着一种魔力,让千俊魇僵硬住了身体,“然后,也是像这样,手就放在了这个地方。”

    “田涩雨,你这个jian女人,”千俊魇一把推开了她的身子,“啪——”清脆的巴掌声回旋在房间内。

    水晶灯的光芒耀眼而刺目,差点晃花了田涩雨的眼,却晃不掉她脸上的巴掌印。她不在乎的轻笑,手掌捂住了被打的半边脸,依然笑的云淡风轻,“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么,你可以有那么多的女人,我为什么不能有男人;你可以有你的前女友,我为什么不能有一个爱我的男人。”

    “田-涩-雨,“千俊魇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咯吱咯吱”的响,手背上的青筋暴出,显然已经气到了极点,他恨恨的从齿缝间咬出一句话。“田涩雨,你果真是一个放。荡的女人。”

    “但是——”他上前几步,掐住了她的脖子,眸光里跳动着‘劈哩啪啦’的火花。

    一下子呼吸困难,田涩雨双手挥舞着,不断的拍打着他紧固住的大掌。他冷咪着邪魅的眼,一字一句的像要刻进她的心里,“田涩雨,你记住,想要离开我,你休想。我碰过的女人,除非是死了。”他阴冷的口气让田涩雨的身子一颤,心像陷进了一个无底洞。

    他的薄唇邪笑着抵进她的脸,唇毫不怜惜的吻在了她的唇瓣上,没有缠绵,突然田涩雨感到吃痛,千俊魇的唇转换为牙齿,狠狠的咬在了她的唇瓣上,然后一路向下,又是一口咬在了她的锁骨处。

    他的手松开了她的脖颈,田涩雨不紧倒抽了一口冷气,千俊魇嫌恶的拿出手帕擦了擦嘴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真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