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章 那段过去

    一路走出大厅,田涩雨跌跌撞撞的跟在千俊魇的身后,他走的太快,她好像总是没能跟上他。

    千俊魇的面容清冷,心里却异常的浮躁。于若纤最后的那句话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不去。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她那样伤了他之后,还对她抱着那一点点的希望。若纤,为什么,你要回来,为什么,当我们终于走上两条不同的道路的时候,你却再次回到了我的身边。该死的是,我明明说要忘了你,却还是对你念念不忘。

    他打开车门,自己先坐了进去,田涩雨呆愣在车门边,他不耐烦的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睨着她道:“怎么还不上车??”

    田涩雨呆呆的“哦”了一声后,打开了车门,规规距距的坐在副驾驶座上。她能感觉的到,千俊魇对她的态度不一样了。如果是以前,田涩雨的眸子暗淡了下来,如果是以前,千俊魇一定会给她开车门的。

    千俊魇发动车子,从两车中穿插而过,直奔夜色的轨迹。和着黑暗的夜,路边的霓虹绽出华丽若诗的光芒,田涩雨凝视着千俊魇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低头朝自己的脚望去。水晶鞋的耀眼光芒在车内闪闪。灰姑娘的,梦,不是说好在十二点后才会醒吗,可是现在,还没有到十二点,就要醒了吗??

    千俊魇的眉紧蹙,手指暗暗用力,方向盘在夜色下打出一个轨迹,直向环城山庄的别墅。

    下了车门,他笔直的身影已经走上了台阶,田涩雨关上门,拖着曳地的晚礼服,一步一步的跨上了去。

    上楼,走进房间,田涩雨率先走进浴室,脱掉那身华丽的礼服。水声“哗哗”的响起,千俊魇却走到阳台上,凝望了夜色半响,抽出一根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平复烦躁不安的心情。终于,他还是把烟夹在了两指中,一手懒懒的插在口袋里,斜睨着夜色,眸子里晦涩难懂的情绪一闪而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水声停止,千俊魇手指中的烟也顺着夜色滑出一道轨迹。

    田涩雨擦着湿透了的发,穿着宽大的浴袍走了出来,微笑的看着他,“俊魇,我洗好了,你去吧!!”

    “不了,小雨,你先睡吧”田涩雨正在错愕间,千俊魇已经把她按倒在了床上。田涩雨的小脸一片绯红,乖乖的躺了下去。

    千俊魇温暖的声音磁性迷人,却是帮她捻好了被角,“小雨,我公司里还有事,你先睡吧!”

    “可是都这么晚了,不可以明天吗?”田涩雨小声的哀求道,“我好怕,千俊魇,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乖,小雨,”他本能的捊了垺她额际的发,“乖乖睡觉,我先回公司了。”

    “千俊魇,”田涩雨起身抱住了他的腰,她好怕,这样子陌生的他,她真的好怕,他会离开她,就连刚才那些亲密的动作,田涩雨都能猜出来,那只是出自一种习惯。“不要走好不好,我求你,不要走,俊魇,留下来好不好??”她仰起小脸看着他,千俊魇触到她脸上的泪痕时只是心疼,替他抹去那些泪痕,然后掰开她揽在他腰间的手,再没有回头,他大步跨出了房门口。

    田涩雨僵硬着身姿慢慢慢慢的躺下来,把脸侧到一边,为什么天还是这么暖,她的心,好凉,她的幸福,就快要不见了吗??

    索性不去想,田涩雨安慰自己,也许千俊魇明天就会变好了呢?迷迷糊糊的,终于还是睡着了。

    书房,千俊魇的背靠在真皮沙发椅上,狭长的黑眸流露出伤痛,那双总是若有若无挑逗的眼第一次失去了光彩。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打开了抽屉最下面一个锁着的衣柜,笨重的开锁,从里面拿出一个相册。

    照片的第一张赫然是于若纤微微倾城的笑魇,白色的丝质短袖,直直的长发,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痕迹;翻开第二页,于若纤正甜蜜的靠在千俊魇的肩膀上,而千俊魇的笑容,暖的如春风;第三页,千俊魇的额头抵着于若纤的额,正微微倾向那张红唇,画面很暧昧,看起来却很和谐;第四页,是于若纤第一次上台表演,清纯若扶柳的气质赢得了那年观众的心,第五页,第六页。。。。均是于若纤第一次得奖,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住了他。。。

    手中的相册无意识的脱落手中,滑在了桌上,他同样靠身在了沙发椅上,用手扶着额。

    这本相册,他保管了五年,从他们认识的两年,到后来离开的三年,整整五年,对常人来说如流水的时间,他却用了一生的时间,去爱,去保护,努力给她最好的,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她,到后来,他学会恨,学着忘记,把田涩雨当做她的替身。

    初识,他已经是千氏的总裁,只不过那时的星点娱乐还只是刚起步的分公司,那时,他在公司门口碰上了前来应征艺人的于若纤,那一撞,当他第一眼看到她,心里升起了年少的悸动。

    后来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于若纤,喜欢上她在镜头前从容淡定的笑容,喜欢她转身时微笑的侧脸,他一直都觉得,只有她,才能配的上他。为了她,他努力的工作,努力的发展星点娱乐,后来,公司一点点的壮大,于若纤也慢慢的喜欢上了千俊魇。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星点娱乐在发展必竟还只是个刚起步没多久的公司,于若纤的野心也不在满足在c市,某一天,当她提出要离开他去国外发展时,他们之间终于有了两年来的一次争吵。最后,于若纤还是走了,只剩他,让思念一点点侵食着内心。

    他一直都在期待,她不会离开他很久,可是,这一去就是三年,在这三年中,他开始不在期待,开始学会恨她,开始慢慢不相信女人。。。

    若纤,当年的你那么狠心的离开我,为了你所谓的事业离开我,现在,因为功成名就,所以,你开始需要我了吗??千俊魇自嘲的笑,笑声嘶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