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章 味道还不错

    “开......开什么玩笑,你脑子是不是哪有问题。”他那危险的眼神,让田涩雨不禁变的结结巴巴,连话也讲不清楚。

    尹泽修长的指尖轻轻划过田涩雨的脸颊,引起她身体的一阵轻颤,他微笑,“你的身体似乎很敏感。”然后,冰凉的指尖就落在了她的唇上,“这里,有人碰过吗?”

    田涩雨羞愤难当的举起右手,正欲挥上他的脸颊,尹泽却轻而易举的制住了她的手,英俊迷人的脸在田涩雨面前缓缓放大。

    田涩雨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唇上一暖,他冰凉的双唇覆上了她的唇瓣,田涩雨就着那个被按住手的姿势,眼睁睁的看着这家伙非礼自己。

    一吻结束,尹泽低眸望着她红润的唇瓣,勾起唇角,“味道还不错。”

    “你这个混蛋,小偷,种猪,发情的种猪,”田涩雨口不择言的破口大骂,直接一脚飞了过去,尹泽跳开三步远,不客气的笑,“谢谢你对本人的夸奖,那将是鄙人的最高荣誉。”

    “你卑鄙,”

    “卑鄙。。。呵。。。”尹泽作回忆状,“不知道是谁说再看见我的话决不认识本人的,”可是,他眸光一转,“难道说,不是你一直都在勾引我的。”

    “我哪有在勾引你,你这只牛郎,我是哪根筋不对了,也不会去勾引你。”

    “牛郎,”尹泽微勾薄唇,扯出淡淡的笑容,略微思索后,他从休闲长裤的口袋里掏出一块蓝色的手帕,然后慢慢擦拭着唇,像要把他们的那个吻彻底擦掉。

    田涩雨看着他的动作,气得胸腔都快爆炸,“死牛郎,你给我....去死......quot;。

    “小雨小雨,你在哪儿啊?”王戏渔的呼喊声从门外传来,田涩雨大呼一声糟糕,她出来那么久,都忘记时间了,都是这个死种猪。

    于是田涩雨忙不迟的跑出音乐室,却没发现身后的尹泽看着她的背影露出幽深的目光。小雨,呵呵。

    诶,田涩雨垂头丧气的再次感叹千俊魇这个校长的权威性,就刚才来说吧,她还以为女老师会狠狠批评她一顿,可是呢?

    跌破眼镜的是那女老师出乎其料的问了她有没有出什么事情,最后从她的头发关心到了脚趾,到最后,居然跟她说让她今天先回去。

    出了晴岛的大门,风似乎特别的轻,柔柔的吹在脸上,似呼天气也不那么热了呢?田涩雨不知不觉的想到,现在好像过了七月了呢?

    司机还没有来接她,田涩雨一个人就无聊的延着路边走着一字步。

    两排高高的梧桐,落下的影子扫过她的全身,高高的天空下,她的身影瘦小而坚强。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串出来一条狗,田涩雨吓了一跳,待看清了眼前的事物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白色的毛脏兮兮的,早就看不出原来的毛色,长长的毛遮掩了眼睛。

    是一只狮子狗,而且是一只瘦小的狮子狗。

    田涩雨也顾不得它脏,就伸手把它抱了起来,抚慰在怀中。它似乎不怕田涩雨,乖顺的依在她的怀里,低垂的毛看不出眼瞳。

    田涩雨小心的扶摸着小狗,一边自言自语,”你也是被人抛弃的吗?我也是呢,你一定很久很久没有吃东西了吧,你想家吗?想你的爸爸妈妈吗?我也想了,怎么办?”田涩雨鼻子一抽,难以刻制的蹲在了地上,“为什么,她们都要抛弃我们,我们真的那么让人讨厌吗?讨厌到,以至于能这样就抛弃我们了。”小狗在她的怀中,也发出轻轻的呜咽声,想从田涩雨紧制住的怀里跳出来。

    一抽一抽的肩膀显示了她现在正在哭,千俊魇手指抵着太阳穴靠在车窗上,看着这小女人的肩膀由轻微的抽动到剧烈的耸动。按了几下喇叭后,田涩雨还没有反应。

    他不由的低咒了声,打开车门,迈出笔直的长腿。阳光肆无忌弹的跳跃在他的脸上,折射出那张妖孽的脸庞。

    田涩雨感觉到一道身影压下来,遮住了头顶的阳光,转身,千俊魇高大的身影就进入了她的眼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