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章 不小心撞见的意外

    因为某男的一句暧昧翩翩的话,田涩雨硬是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去学校。

    然后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连哄带骗的安慰了刚和她成为同桌的王戏渔。

    窗外的阳光甚好,田涩雨托着下巴不时偷偷的看向王戏渔。心想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呢?原来昨天她和尹泽的亲近,她却误会成了她们两有什么关系。然后,一早上来的时候,就扳着个脸不理她。

    今天上的是舞蹈课,舞蹈教室在偏楼的一角,田涩雨不满的憋了憋唇,快步的跟上红衣军团的步伐。因为今天上的是舞蹈课,所以舞衣必须是红色的。然后呢,一走起来就有飘然的感觉,好像那种高雅的艺术,芭蕾,不同的是这是红色的。

    亮堂的舞蹈教室,阳光晒落了一地的明亮,从这个高度,仿拂可以透视这个世界。

    田涩雨抱膝坐在角落,看着她们不时弯腰,曲身,抬腿,然后动人的排开一字腿。她根王戏渔是第二组,所以现在还轮不到她们。

    那超短的裙子根本遮不住里面的风情,田涩雨眸光暴瞪的看着她们的动作。天啊,这可是都暴光了啊,完了完了,她可不要啊。

    “一,二,三,四,”舞蹈老师有序的声线数着节拍。

    “不行不行,你这个样子是不能通过学院的考察的。“美丽的女老师严肃的纠正一个女孩子的动作,欲把她的腿抬起来。

    女孩子羞涩着脸,怎么都不肯有下一步动作,女老师火了,厉声斥责道:“你是想怎么样,不要告诉我,来这边你还想要装纯洁,你是学着怎么当一个情妇,是学着怎么勾引人,不是去当演员,让你演死尸。”

    平头的一句话,诈得所有人都是晕晕呼呼的,有人是不屑的,有人同情,有人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的。

    田涩雨侧目,望着那女孩子的脸从红变成惨白。她的心里暗暗叹息,但是她明白自己是不能帮助她的,就像这个女老师所说,她们都是来学着怎么当一个情妇的,而不是为了那该死的尊严。

    王戏渔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只是握紧了她的手,坚定的话语在她的耳边,弥散,“在晴岛,是没有尊严的,尊严本来就是应该丢进大海的。”

    田涩雨静静的望回她,发现她的眸子清亮清亮的,竟没有一丝世俗,但是吐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符合世俗。

    “亚颀,你过来,”女老师朝一个女孩子点名道。

    女孩子不紧不慢的走来,脸上是不符年龄的成熟。

    “现在,我要你吻她,表情要很深情。”女老师随意道,丝毫不觉得这是一个怎么样无理的要求。

    叫亚颀的女孩子连话都没多说,只是淡淡道了个“是,”,便捧起那女孩子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她吻的很专注,就如同面前的人真的是她现在的爱人一样。

    然后,亚颀放开她,还意犹未尽的tian了tian唇瓣,似乎在无声的传递这滋味有多美好。

    女孩子紧握着手心,脸色很难看。

    美艳的女老师满意的一笑,“亚颀,你做的很好,不出一个月,你就可以毕业了。”

    亚颀清纯的脸上俱是受宠若惊,忙不迟的向女老师点头哈腰,“谢谢老师的栽陪,亚颀一定不会忘记。”

    一干红衣女听到这个消息后,嫉恨的眼神毫无例外的朝亚颀射来。

    “怎么,你还想告诉我,你这还是初吻吗?”似乎觉得还没打击够,女老师再次狠狠的往女孩子的伤口上洒盐。

    够了,真是够了,田涩雨在一片惊愕的目光中突然站起,“老师,我想去洗手间。”

    女老师回过头看到是这个校长交代的学生,态度立马就不一样了,“好的,涩雨小姐,您请便,洗手间左拐直走就到。”

    田涩雨看都没看那个狗腿子女老师一眼,径自走出舞蹈教室。是不是该说,她托了那个妖男的福呢?

    去洗手间,要经过一个音乐教室,田涩雨听到了一阵幽扬的钢琴声,仿拂是人间最极致的天籁,那指间流淌的动听乐声,让田涩雨忍不住驻足闭上了眼眸。

    阳光下,清泉溪流,小河叮咚流过岸畔,河水清清,鸟声愉悦,岸畔的佳人,赤足回望,羞了一池的碧波。那只有高山流水才有的意境啊,竟也能用一双人类的手,调出这么华丽的乐章吗?不禁想到那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含苞待放的水莲。”

    乐声勿然停止,田涩雨不满的皱眉,轻轻打开一条门缝,把头探了进去。

    田涩雨霎时羞红了脸。

    宽敞的音乐室,一架雕纹的金色钢琴,那玉致的黑白键身上,一个男人正压在一个女孩子的身上,两具身体紧密的贴在一起,男人的手不安分的从女孩子的的衣领穿入,另一只手则是握住女孩子的腰贴向他的腹部。引来女孩更加放lang的喘气声。

    这么香艳的画面在前,田涩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怎么有人会在这种地方,做那种事情。

    突然,男人埋在女孩脖颈上的脸突然回过头来,看向门的方向,正沉迷在男人挑情手段中女孩不解的看向他,也顺着门而看。

    原来是他,田涩雨不禁感到这学校这么大,怎么哪都能看到他。

    看到门外早就站了一个人,女孩子囧迫的从钢琴上站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就飞快的从田涩雨的身边跑过。

    尹泽不急不缓的走到田涩雨面前,痞痞的笑,在田涩雨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拉过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关上房门。

    他高大的身形围住她,两手放在墙的两侧,把田涩雨圈在了中间。

    “你想干什么,发情的猪。”田涩雨先发制人道。

    尹泽的眼瞳滑过幽深的光芒,突然邪邪一笑,“你把我的猎物吓跑了,那么,就由你来代替她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