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中途被丢包

    红色的玛莎拉蒂在公路上飞驰着,后视镜里的田涩雨,一张小脸上满是悲伤,第一次千俊魇感到自己特别ji-po,“你家在哪里?”

    田涩雨仰起小脸,公路旁的梧桐划过视线,“你只要送我到前面路口就成。”

    “不行,我送你回去,”千俊魇坚持。

    田涩雨半带着忧伤的眸子望向他,“谢谢你的好意,我可以自己回去。”

    “你听我的,我送你回去。”千俊魇猛打方向盘,越过一个转弯口。

    “喂,”田涩雨气愤的插起腰,“我.....”。

    “千俊魇,我可以允许你喊我的名字,”

    “好吧,千俊魇,我跟你非亲非故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还有我要去哪儿与你有什么关系。”“你是谁啊,管那么多。”田涩雨小声嘀咕。

    “吱——”千俊魇猛的踩住刹车,阴郁的脸色让田涩雨感觉寒气直冒。

    “我是谁?的确,我不是你的谁,干吗管你,”千俊魇口气生硬道。如果换成是其它女人,早就高兴坏了,偏偏这个女人,这么不领情。

    “你给我下车,现在,马上。”千俊魇手指着车门,俊美的脸庞此刻像是结了万年寒冰。

    什么呀,这个男人,脑残了吧,一会让她上车,一会又让她下车的。田涩雨在心里不满道。气呼呼的下车摔上车门,眼睁睁的看着红色的跑车消失在视线中。

    翻出口袋掏了掏,你不送我,我不会打的吗?咦?钱包呢?田涩雨在手提包里东翻翻西找找,突然一拍脑门,想起钱包似乎还静静的躺在某人的床头上。

    “啊?????”田涩雨发出一声尖叫,震得梧桐树的叶子都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我要怎么回去拉!天要亡我!!!!”

    结果我们的田涩雨小姐只能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长裙飘飘的走在满是树叶阴影的走道上。

    “该死的,天杀的,该死的自称千俊魇的臭男人,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我就吧你扒皮抽筋,哈哈,额?好像还是把他卖了做鸭好,貌似那小子长得挺帅的。”田涩雨一个人傻乎呼的又气又骂人的走在走道上。从后面人看来,那就是一神经病。

    一出租车司机停下来,从车窗探出脑袋,圆圆的脸上长着颗痣,“小姐,请问你要打车吗?”

    田涩雨两眼一翻,“我没钱,”说完,顾自走着,不去鸟后面那个司机大叔。

    那大叔色眯眯的眼光扫描过田涩雨玲珑有致的身躯,“没关系,我不收你钱。”

    田涩雨狐疑的顿下脚步,从头到脚打量这个让她倒胃口的男人,心想怎么会这么好的事?谁想那个司机大叔神神秘秘的凑过头来,压低声音道:“小妞,你陪我一夜,我就免费给你坐车,怎么样?”

    铛铛铛....田涩雨的瞳孔静止了三秒,手中的包包拽得紧紧的,险险丢到司机的头上。

    “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田涩雨一脸媚丽的笑容,瞳眸中闪着不为人知的光芒。那色司机看得眼冲血,屁颠儿地打开车门下了车,就要往田涩雨身上挤。

    田涩雨穿着高跟,足足高出司机大叔一个头。

    大叔一脸馋眼,“美人,你说,是要现在谈吗?”

    恶....田涩雨在心里吐了不下一万次,还美人,您是看了哪部古装剧啊,还以为自己是皇帝了。

    “我说大叔啊,”田涩雨笑魇如花,灿烂的笑容让大叔一阵心痒难耐。

    “美人,表叫偶大叔哦,叫偶哥哥啦,你看哥哥这么年轻,怎么是大叔呢?”司机再现他圆圆的脸庞,自以为英俊的说。

    田涩雨又是一阵恶心加呕吐,嘴角抽触的看着那一头花白的头发。

    “大叔,你靠过来点,这样我们才好商量不是?”田涩雨抛去一个媚眼,那大叔立马就差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诶。。。”那司机恭手作小家碧玉状,真的把耳贴了上去。

    田涩雨眸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毫不迟疑的把足有七公分的高跟踩了上去,膝盖一顶那大叔的腹部。

    那大叔顿时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一手指着田涩雨,一手不知是该放在腹部还是脚部。“你...你...你,”个没完。

    接着田涩雨发挥她英明神勇的女强人气质,一甩包包,一脚跨进出租车,猛踩油门,扬长而去。只留下司机大叔痛彻心扉的呐喊声。“我的车。。。车。”紧接着,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然而事实是,田涩雨踩完人后,不顾穿着高跟,挥发她高中长跑的成绩,从某冒烟的大叔眼下迅速消失。话说吧,田涩雨长这么大,还没考出驾驶证。意思就是,她——不会开车。

    ————————看过文的留个脚印啊,让蝶知道你们来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