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6.第1596章 坐井观天,隔岸观火【10】

    太子和耶律恩送来的,告诉他们善稚要对他们不利,而皇帝和耶律斌乐见其成,皇帝更是下令让他二人不许离开上京半步。又告诉她,绵州只怕已经被围得铁桶一样了,苍蝇都飞不进去,飞不出来。密信上说,如果没有把握,完全可以将绵州城让给善稚,然后善稚的条件,他们来满足。

    沈明珠看完了只是冷冷一笑,这群金人还真是有趣,都说他们头脑简单,可在她看来,这一处处的宫心计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既然耶律飞雄想看热闹,那她就让他看个够,只是到最后看热闹的也成了热闹的一部分,可不要怪她将棋局铺得太大哦。

    她抬手理了理自己的鬓发,“王爷毕竟有经验,打头阵,这第二仗可要让给我才行。”

    走了两步的萧闲回头看她,满眼宠溺的目光,“好,不过那时候我要做你的护卫。”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明珠嘟了嘟嘴,有你在身边,哪里还有我施展的余地。

    善稚没有下令攻城,因为他觉得不值得,以他的本领和人手,脱口唾沫也能将那三百来人淹死,哪里还需要那么麻烦。

    只要每天叫阵,一战就能杀他们一半人。

    然后再来一战,可以杀更多的人。

    他们就那么三百人,难不成还敢跟他们正面对抗进行阵地战?

    笑话。

    他们肯定是要来偷袭的,所以他让人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都要加强巡逻,不许有任何的疏忽。

    城外,乌木带领了五百人来叫阵。

    他觉得自己带领五百人,和萧闲的三百人,也不算是太欺负他们。

    乌木看着萧闲一行百人从城门策马而出,不禁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丝森冷的弧度。

    这个萧闲还真是天真,真的以为自己要和他单打独斗呢?

    太天真了!

    乌木挥了挥手,示意士兵们准备好。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他要利用叫阵的方式,给对方一个单打独斗的姿态,然后诱骗他们下来。

    只要他们下来,那就是大混战开始,自己的人一拥而上,将那些随行士兵杀光,就剩下个萧闲就算是逃走也无所谓。

    那么几个人,他们要守城也根本守不住的。

    如果他们再敢出来第二次,那自己就将他们的人全部宰杀,所有人不会让他们一下子毙命,而是要留一口气,然后将他们一个个地拖在马后,在城下来回地飞奔,让萧闲和沈明珠看看,也让那些汉人们看看,这就是跟着使臣和他们作对的下场!

    乌木想得很好,他眯着眼睛,看着萧闲一马当先冲过来,立刻大吼道:“绊马索!”

    若是千骑冲过来,绊马索用处不大,但是就这么百来个人,那可是太好对付了。

    绊马索一绊,后面的士兵上前一刀一个,直接将他们宰杀,干脆利索。

    剩下那几个人,随便就能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乌木想得很美,看着萧闲越来越近,他突然就激动起来,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