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超级聚宝瓶

第一四五章:骤然遇袭

    ()于小冬一出林家大门,便感觉被一股危险的气息锁定了,左右看了一眼,方向盘向左一打,悍马车七颠八扭的冲过了一片绿化带撞上了一条防护林的大树之上停了下来,于小冬一个打滚蹿进防风林,一闪身没入树林不见了身影。

    就在于小冬跳车的一刹那,一声巨响划过夜空,让于小冬心中也是一悸。

    “雪特!”远处一幢豪宅平顶上的狙击手骂了一句,虽然一枪把悍马车给掀飞了,可是那小子去毫发未损的藏身进了防风林里面。

    开镜观察了对面黑漆漆的防风林一会儿,狙击手便速度把阻击枪拆卸成零件装进盒子,拎着盒子速度消失在屋顶。

    jing车的jing报声老远就呜呜响着,杀手再牛,还是不愿意直面jing察的。

    “控制现场,有可疑的人和目击者都给我带回去。”丁然跳下jing车,让jing员散开干活去,刚才听到一声巨响,朗朗乾坤天子脚下竟然传来重型狙击枪的声音,这xing质太恶劣了,那怕是自己带来jing察都死绝了,这案子也必须得立马查下去。

    “跟交jing确认下这辆车的车主是谁。”丁然看着侧翻在草坪上的悍马车,重狙的威力就是牛叉,整个车头都被轰的稀巴烂,这车被一枪干成了一堆废铁。车里没人,不知道是够机jing逃了,还是够到霉被带走了。车里没有血迹,有可能是逃掉了。

    “报告队长,车主于小冬,南城效区于家庄人,这是他的身份资料和证件照片。”没一会儿,信息jing把一个本本递给丁然过目,那个头像亮瞎了丁然的大眼睛。

    “哈哈,竟然是这个家伙的,有点意思。”丁然看着于小冬的头像狠狠的盯了好几秒钟,原来是这家伙,这次要是落到了我手里,那怕是受害者都要你吐出来这几百万的车怎么来的,倒腾古董可是要坐牢的哦。

    随后赶来的一波jing察正忙着现场取证,搜索狙击手,各司其职。

    丁然看了眼前面的豪宅,推开铁栅栏走了进去。

    突然间蹿出两条大狼狗扑了上来,丁然没想到jing察上门,还有恶狗挡道,拨出手枪一勾保险砰砰两枪,干脆利索的干的两条恶犬脑浆并裂横尸当场。

    于小冬一闪身进入防风林,便利用夜se的掩护飞快的离开现场,在黑暗中换了身行头,跳上一条小路,左手一挥一辆摩托便靠在身边,跨上摩托把头盔一戴,摩托车便风驰电掣般的蹿行在马路上。

    “小冬你这是闹那样呢,我们明天还要开门做生意呢。”于小冬回到家里,把父母叫了起来,叫他们收拾收拾东西,先出去住一段时间再说。

    “生意上惹到别人了,那家伙请了人要报复,先避避风头再说。”

    “那小妹怎么办?她在学校也不安全呀?”

    “小妹已经打车过来了,等一下在高速路口汇合。”于小冬打门一锁,在上面贴了张出门旅游,暂停营业的告示,开着皮卡直奔高速路口。在路口接上小妹,直接把车开到了新农庄的农家院。

    “哈哈,小子你惹出大事来了?”一进院门,大爷还在葡萄架下纳凉呢。

    “也不是多大的事,我能够解决。大爷,我家人的安全,就交给您老人家了,回头我再给你弄两瓶猴儿酒回来孝敬你老人家。”于小冬这次是准备大干一场,不过家人的安全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两瓶大少了,最少五瓶。”

    “成交!我先去拿两瓶做定金,别外三瓶回头带过来。”有大爷开了口,别说狙击手,就是蚊子都难以飞进新农场。

    于小冬从车里拎了两瓶猴儿酒和一对盒子进来,交给了老爷子。

    “这盒子里是什么东西?”大爷到没跟于小冬客气什么,有付出就有回报嘛。

    “两支何首乌,都有百年龄以上的。这个算是利息,我就象看看这玩意儿能不能让大爷和nainai的白发变黑发。”

    “行了,少扯蛋了,你家人交给我就行了。对了,门口应该来jing察了,你跟他们走一趟,只要你没干犯法的事情,他们不会怎么样你的。”于小冬和家人告别之后,一出院子,果然有jing察已经静静的候在那里。

    “韩叔,我家人的安全,麻烦你了。”于小冬见是韩东陪着已前见过美女jing察,这jing察的效率还是蛮高的嘛。

    “放心,没有什么事情,就跟丁jing察走一趟。”韩东最怕的是麻烦,但是最爱干的就是解决麻烦。

    这小朋友到是牛人一个,连贾家那败家子都敢惹,不知道有什么后招化解贾家的怒火。

    “丁jing官,走之前我有几句话跟农场的负责人说,麻烦让让,你挡住我的路了。”于小冬不知道这次得进去喝几天茶,但是有备无患,有些事情得交待一下柳云。

    “哼!”丁然哼了一声,没理于小冬的无理取闹。两边几米宽的路,这家伙的屁股就是大象屁股也过的去。

    不过这个叫**的家伙,是连局长也惹不起的家伙,这口气先忍着,回去再说。

    于小冬进了柳云的院子一会儿,便出来跟着丁然上了jing车,两个荷枪实弹的jing察一左一右坐着,标准的解押犯人的架势。

    几个小时的路程过去,于小冬又一次被请进jing察局喝茶。

    “姓名?”茶se玻璃后面局长正看着,丁然也只好按程序来办事。

    “这是我的身份证。”于小冬掏出自份证给身边的jing察,让他递过去。明明是受害人,却弄个单间摆出一付审问犯人的架势,这些jing察的屁股已经歪了,于小冬也没有必要给什么好脸se给她们。

    “于小冬,这辆悍马车是你的?”丁然一摆头,旁边的jing察拿着本本给于小冬看了几张悍马车的残骇的照片。

    “这车是我的。”于小冬看的一阵心痛,这车才开几个月呀,就这么给废了。

    “是你的就好,能给我们解释一下这车为什么变成这样子么?”

    “你们jing察都是脑残的么?这车明显是被狙击枪干成这样子的,你们的痕迹专家会检验不出来,还是你得了健忘症,不记得专家给出结果了。还有,我只是个受害人,你现在是在录口供,还是在审门犯罪嫌疑人?”于小冬冲玻璃墙扬扬手铐,别以为躲在后面就以为看不到你们了。

    “在京城出现重型狙击枪开枪事件,无论是罪犯还是受害者,都将可以视为防障国家安全罪予以逮捕审讯。现在你不是什么受害人,而是以防障国家安全罪名请来jing局喝茶的嫌疑人。所以,请你主动配合我们的审讯工作,不然的法,这一次我们就是暴力执法,你就是冤死了也是白死了。”丁然早就受够了这小子了,还用法律来呛jing察,叫你小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丁这是闹那样?”局长在玻璃墙后面拍了下额头,暴力女jing遇上了无赖,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叫老张把小丁换出来,别一激动两个人干起来了,被人家给踹飞了就丢人丢大发了。”局长已经看过了整件事情的报告,于小冬这个受害人在林家遭到贾家大少的偷袭,反而被这家伙一腿踹飞倒底不起。

    然后又想用匕首行凶,又被眼前这男子把整个手掌捏成粉碎xing骨折,所以怀恨在心,想要干掉这家伙。

    这是所有的口供和内线递上来的报告得出的结论,但是局长却透过表面发现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细节决定成败,贾大少的那个电话是打给保镖的,狙击手却早就埋伏好了。

    从狙击手撤离的现场来看,最少埋伏了三个小时,而不是接到电话后匆匆就位。

    这是个大疑点,必须要弄清楚这狙击手是不是贾大少请的人,才能够顺藤摸瓜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已经隐藏起来了的狙击手。

    贾大少那边小小的jing局是无能为力的,只能让更高层的那些家伙伤脑筋了,现在jing察局能做的,只能够是在于小冬这小人物身上找找突破口。

    唉,马拉隔壁的小人物,叫**叔的人叫小人物才有鬼了呢。

    这是神仙打架,祸及池鱼了,难道劳资又要降级到派出所戴罪立功去了不成,我这破局长上上下下的我容易嘛我。

    “丁然,局长叫你过去,这里交给我来。”老jing察总是以一副和颜悦se的面孔出现在大家面前,到是个唱红脸的绝佳人选。

    “哼!”丁然冲于小冬瞪了一眼,要不是知道这家伙太危险了,非踹上几脚消消气不可。

    “于小冬,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小丁刚才吓唬你呢,但是我们确实是需要你的配合。北城出现狙击枪枪击的恶xing事件,已经是可以上升到国家安全高度的恶xing事件。枪手还没有抓捕归案,不但对你是一个隐患,也是北城的一颗定时炸弹。所以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了解清楚才行。”

    “不就是争风吃醋干了一架吗?还上升到了国家安全高度上去了。这帽子扣的,问,好问好答。”于小冬没想到这事情是想往复杂化上搞了。

    “枪手的事情,根据线索判断,跟贾强没有什么关系,这枪手最少早三小时前就埋伏在林家对面的一幢楼房的平顶上,你和贾强的冲突属于突发xing事件,我们推断,枪手跟贾强没多大关系,所以,请你仔细的回想一回,除了贾强之外,还得罪过什么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