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超级聚宝瓶

第一四四章:妞,给爷笑一个。

    ()林家现在有危机,但是来给林西庆生的有身份有身家的人还是不少。

    虽然没有什么绝世奇珍,但是也都是些价值不菲的礼物,手表钻戒、珠宝首饰不一而足。

    每打开一个礼物盒,总会引起一陈惊叹或者品头论足。

    “这个礼品盒是贾少的,不知道贾少有什么惊喜给我们的寿星公。”司仪到是挺会看名字下菜的,凡是不熟的都是一言带过,凡是有印象的都会多说几个字,象现在这样子一脸期待等待谜底揭晓还是头一回。

    “哦,卖嘎的,红宝石戒指,贾少是想寿星公求婚吗?”于小冬看了眼司仪,又看了眼得意洋洋的贾强,琢磨着林西真顶的住压力,能够再等一年半吗?

    今天的生ri晚会,看的出来是林西妥协的结果,于小冬都不敢往深处想了。

    “最后我们来看看这位朋友的礼物,多少年了,应该还是有初中的时候,见到过男生送过这种礼物盒,那时候觉得挺有时尚感的。”司仪的意思是个智商六十以上的人都懂,听到这话,现场一阵轰然大笑。

    “不好意思,让我不认识你一会儿好了。”小白一拍额头,就知道会有人拿那土鳖礼物盒说事,但愿是金玉其中才好呀。

    “哧,这个玻璃还是水晶马挺有形的嘛,初中的时候我也收到过一件。”司伙把开盒子,看到是一匹光闪闪的小马,便顺手拿出来举起来给大家看了一眼。

    “我劝你还是放下来的好,摔坏了你卖肉卖一辈子都赔不起这匹翡翠马。玻璃种翡翠,不是水晶,也不是玻璃。”林西冷冷的盯着司仪,内心却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汹涌着,那家伙也来了吗?

    还是用这种低调的华丽进入自己的视线,这家伙,呆会有你好看的。

    “玻…玻璃种翡翠!”口齿伶俐的司仪突然间就口吃了起来。做为一个穿行于高档场所的高级交际花,实在是太明白玻璃种翡翠的价值了,自己手里握着的可是一匹价值几千万甚至可以溢价到上亿华币的礼品,竟然被自己当成玻璃和水晶来调侃,自己这不是做死的节奏吗?

    “给我,今天我选这匹小马做为幸运礼物,谁叫我也是一匹小马呢。先给大家讲个小故事,这匹小马,是我在缅甸公盘亲手解出来的,这匹小马,是力压六千人夺得千万大奖赛满分冠军的一匹小马,这匹小马为他的主人赢回了一个超级黑马的称号,也赢回了几千万的奖金和翡翠奖品。这匹小马,港香开价两亿,主人不卖,说是要送给他的媳妇儿,以后做为压箱底的传家宝。今天这匹小马能在我手里,我感到很幸福。有一个男人愿意面对人间蒸发的压力,出现在这里,敢把这匹小马送给我。他的勇气,值得我心甘情愿的陪他跳一支舞。于小冬你这个混蛋,还不给老娘滚出来!我说了我等你两年的,你要这么早跳出来送死,那老娘就陪你疯一回又如何!”

    林西站在那里,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于小冬或许很草根,但是他却是真实的。

    他用他的坚持,一步步的走进了林西的心里。林西刚开始并没有把于小冬这个追求者当一回事。

    追自己的人多了去了,不是知难而退,就是人间蒸发,象于小冬这样子明知山有虎,还偏上虎山行,半年后还活的好好的,还真是头一个。

    当然,光有胆量毅力和能力肯定还是不够的,能不停的和林西擦出一些莫名的火花来才是林西看中的。林西不期待什么浪漫的爱情,但是最起码两个人在一起要相互了解,时时能迸发出一些火花才对?

    “我勒个去,你丫的就是今年那赌王之王呀?回头再找你算帐。赶紧上呀,你孙子不会是在这个时候怂了?”小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于小冬,没看出这家伙长了三头六臂来,也没看出这家伙有怯场的新思,面无表情是想掩饰什么情绪呢?

    “我在营造现场气氛,第一次见女孩的家长,得强势一点才行,可不能让他们觉得我好欺负,转头就把女儿卖掉了。”于小冬冲小白笑了一个,傻了,哥们的所做所为是你这小白能看的明白的吗?

    于小冬没让大家等多久,扯着个嘴角还笑出了一个酒窝从角落里面走了出来。

    林西都为自己造了老半天的势了,自己要是不给这妞面子,回头恐怕会死的很难看哈。

    “你真的要把这匹小马送给我吗?”林西依旧笑着流眼泪的问走上前来的于小冬,对两个人世界以外的所有人都不在意了。

    “心甘情愿的,只有你最适合拥有这匹小马。”于小冬站在林西前面,这妞这些天瘦了点,得增肥了。

    “我只收礼物,可没答应你什么哦。”林西用手摸了把泪,淡妆让她的脸花的象只小花猫一样可爱。

    “我可是野蛮人一个,谁敢收我的聘礼,谁就是我媳妇儿。”

    “我就敢了,我就收了!想要娶我可以啊,打败了所有的对手,我就是你的了,我只要最强壮的那只禽兽。”

    “禽兽?”

    “你难道会禽兽不如吗?”

    “怎么可能,我要成为兽王之王!我要打败的对手,包括你父母吗?”

    “我父母只能够感化,不能踩在脚下,不然跟你没完。”

    “尽量,就是怕会有误伤呀。”

    “是必须不是尽量。”

    “好,我尽量必须。”

    “你那来那么大的自信,几个月不见,有男人味了。”

    “洗澡后才过来的,这都闻的出来吗?”

    “去死!”

    贾强见林西和于小冬两个人在玩深情对白,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怒火中烧的他顺手就cao起了一张椅子,红着眼喘着粗气快步到了于小冬身后扬起板凳就往那板寸头砸了过去。

    玛德,敢当众调戏咱内定的女人,活的不耐烦了是?

    本来还想出门了再解决这小子的,现在看来还是动手迟了,应该刚才就把这狗屎给人间蒸发掉的。

    “小心!”

    “砰!”

    事情来的太快太突然,林西刚出把提醒于小冬,贾强的硬木椅子已经快砸到于小冬寸头上了。

    砰的一声,于小冬没事,贾强去象死狗一样趴在五米之外去了。

    “放心,就他这样的怂包,秒秒钟搞定的事情。稍等一下,我过去和他进行一些深入的交流。”于小冬一脚蝎子摆尾撩飞了贾强,现在用冷兵器近身偷袭于小冬,这不是做死的节奏吗?

    “怎么,装死很好玩吗?”于小冬走到贾强身边蹲了下来,这家伙什么意思,自己随便撩了一脚而已,死不了人的。

    “你给劳资去死!”贾强见那小子果然过来准备打脸,强忍着肋部的巨痛,闪电般的抽出压在伸下的右手往于小冬剌了过去,他手上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这把匕首,已经虐过好多敢追林西的家伙,今天就用这匕首了结前面这个不知死活的蠢货。

    “杀人是不对的,你难道不知道杀人是犯法的吗?”于小于随手捏住贾强的右手,就这力量这速度,也就杀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了。

    “劳资有钱有势,劳资就是王法。放手,你要是不想死无全尸,最好是现在立马抹脖子自尽了,免的脏了我的手。”贾强的右手挣一下,肋部就一阵巨痛传来。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这家伙必须死,而且是全家死光光的那种。

    “你看看你现在象什么东西?力不能杀人,满嘴坑的都是爹,有什么样子的家教,就会教出什么样的子弟来。有你这种子弟,你的家族也快要完蛋了。只要你家那老爷子一挂,轰,大厦就要轰然倒塌了哦。应该不出一年,我很乐流看到大街上见到一条落水狗的。”于小冬用力一握,一阵令人牙酸的骨裂声从他手里面传来,贾强突然就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

    十指连心,他已经明白自己的右手完全废掉了,不但手指头碎成了渣渣,连手掌也已经粉碎xing骨折了。

    “混蛋!今天要是不杀了你个王八蛋,劳资势不为人。”贾强痛的浑身打颤,左手抖擞着掏出手机来,准备要打电话出去。

    “那我就等着后天大家叫你畜牲。话说,没有人打110报jing吗,这个家伙持刀杀人、还预谋杀人,你们就没有一个报jing的?”于小冬哧笑的看着那些目瞪口呆的宾客,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真遇上点大事,都先把头缩起来再说。

    “小冬,你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林西见宾客们见事情不对头,生怕祸及池鱼,纷纷的连招呼都不打一个转身就走,还真是够势利的。

    “嗯,我先出去一下,还会回来的,总不能把主战场决在你家里。妞,给爷笑一个,等爷回来就请八抬大轿抬妞回去做压寨夫人。”

    于小冬见贾强被两个壮汉护了出去,搂过林西吻了一下,便转身离去,留给林家一个烂摊子,这个未来女婿第一次上门,看样子是彻底演砸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