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超级聚宝瓶

第一二三章:坚持

    ()“嘿,你怎么回事,不是叫你看中了那块要给我过目的吗?这块原石我都已经给你说的够详细的了,你还敢赌。”林西终于收工罢手,看到于小冬抱着刚才自己不看好的那块大原石走过来,不由的十分的恼火。

    这家伙太不象话了,把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

    “直觉告诉我该赌上一把,再说也不是很贵,这么大一块原石才一百多万,非常值得赌一下。”于小冬放下石头拍拍手,自己做了决定的事情,任谁说什么也没用的。

    “一百万不是钱呀?你有几个一百万值得挥霍的?”林西瞪着于小冬,想要用眼神告诉这家伙,你这是在瞎胡闹。

    “我朋友炒股,会动用三成到五成的帐户金额进行博弈,底线是动用七成!现在我只是动用一成左右的资金来赌一把,就是输了,也伤不了根本的。万一赢了呢?你都说过有可能出高绿的。”

    于小冬的赌石理念和策略和林西的完全是两码事情,林西认为不行的,于小冬在确认了这块原石里边在劳么子的纯净的翡翠,便觉得十分的有必要的赌上一把。

    纯净的翡翠,于小冬还真想看看是长什么样子的。

    “我很认真的劝你别赌这一块,你要真想赌,我帮你挑两块。”看的出来,林西是真的有在乎于小冬这个男人了,也许,她不想于小冬在赌石这个事情上一意孤行,最后越陷越深,无法自拔,那么于小冬就废了。

    一个没有自制力不盲目自大的男人,真不是林西要找的那个男人。

    “怎么,对这块原石有争议?”李老爷子见这小两口貌似为了一块原石在拌嘴赌气,便嗒着烟杆准备过来和稀泥。“小子,你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这块原石非常值得一赌,那怕是风险xing很高,但是它确实有一丝赌涨的机会。”于小冬总不能说这原石里边有纯净的翡翠,我就是想看看纯净的翡翠长什么样子的。

    “小西,我觉得你该给这小子一次机会,想信自己的男人,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是你要试着鼓起勇气去信任一次,也许会给你意外的惊喜。”李老爷子转过头看着于小冬说道:“做男人一定要有担当,但是这次你赌错了,以后你就得用加倍的努力才能够重新赢的小西的信任,到时候你的地位堪忧啊,你确定要赌这一把吗?”

    “我要是不赌这一把,我都能看不起自己,称重,华币现金支付没有问题?”于小冬这一次为自己而赌,林西的看法对自己有影响,但是还不至于能够干扰到自己做决定。

    男人嘛,自己的决定自己负责好了,做错了知错能改就好,但是你不去做,你怎么知道结果?

    于其事后纠结,不如做了再说。

    和林西之间有一些小予盾,于小冬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呀。

    “嘿,那小子,何不就在这里解开这块原石,解涨了我们高价把翡翠买下来的了。”一听这口音,就知道这来凑热闹不怕事大的家伙是广省或者港市的华国南方人士。

    “林西,要是不赶时间,那就解了,我也想看看赌对了没有。”于小冬本来就想早点知道结果,能在这里解石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想解就解,我休息一下去。”林西见于小冬不顾自己的反对硬是从编织袋里掏出了一百几十万买下了这块原石,这么不给她面子,说不生气那绝对不可能的。

    “解,李爷,你们这有解石的师傅么?”于小冬见林西也没有说走就走,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先把这块原石解开再说。

    “大石,过来帮忙解石。”李老爷子冲房子里一声喊,一个壮汉便应声而出。

    “怎么解?”李大石是李老爷子的小儿子,在家里帮忙干些粗活,偶尔客串一把免费的解石师傅。

    于小冬在石头上比划了一下,用油粉在黄沙皮的石头中间划了一条黑线,对石头说道:“就在这中间来个一刀两断。”

    “等一下,这不是瞎胡闹嘛,把笔给我,照你这条线下去,就是有翡翠也非让你给解垮了不可。”林西坐在一边喝茶养神,听到于小冬要在那块石头中间来那么一刀,实在是忍不住娇喝一声,让石头哥稍等一下。

    “在这里下刀把,要是没有出翡翠,每次往里三寸来一刀,直到切到翡翠了叫我一下,我先小眯一下去。”林西在一头的靠边进来五寸,最可能出绿的的地方划了条黑线,然后把笔丢给于小冬,便又回到给客人休息用的躺椅上,这回是真的在闭目养神了。

    锯式解石机吱吱的响着,于小冬等的有点小急燥,掏出包烟来,轻弹了一下,便跳出几支烟来,把烟伸给身边那几个看热闹的家伙问道:“抽一支?”

    “不了,抽烟对身体不好的了。小伙子,北方人?”那个带头起哄的家伙明显就是这伙人的头儿,说不抽烟,几个人就都不抽烟。

    “都城来的,你们几位是南方人?”

    “我们系来自港城的了,小兄弟要系解涨了,一定要卖给我们的哦,我们会出高价买下来的了”这下子的口音是更重了,还好这些年听了不小港曲儿和港派小品,对于这个口音,于小冬还是能够接受,听的懂就好,标准普通话那是为播音员准备的。

    “于老板,没有解出翡翠来。”二十几分钟第一刀结束,大石给出了个不好的结果,第一刀解垮了。

    “没事,继续。”于小冬蹲下来看了几眼两片白花花的切割面,这一刀下来,这块原石最少切垮掉了八成,现在就是卖二十万也不一定有人接手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了,小于别灰心这一块切垮了,不能够代表什么的了。”那带头港佬拍拍于小冬的肩膀,这家伙不知道是在安慰于小冬还是在嘲笑于小冬。

    于小冬耸耸肩说道:“这才第一刀,切垮不算垮,这么大块原石,切个十刀八刀都没有问题,只要一刀切涨了,那就是涨了。结果最重要,过程无所谓了。”

    于小冬说这话的时候,林西轻咬了下嘴唇,眼睛却并没有睁开来。

    自动锯床那合金锯条和原石间的磨擦声继续的吱吱的响着,这一次于小冬亲自上阵用水笼头冲洗切割面,还是两片白花花的石头。

    “于老板,这原石还真说不定有戏,你看,这地方开始出白棉了,一般翡翠的外面都会包裹一层白棉,再切一刀,说不定就要切涨了。”大石见于小冬的脸se有那么点不好看,赶紧的给于小冬鼓劲。这要是上百万的原石真切垮了,对这一批新进的原石的销路绝对是一个打击,这块原石必须得继续切下去,直到切涨了才符合大家的利益。

    当然,要是切成切糕片还是垮了,那就无话可说了,现在不是还有大把的机会切涨嘛。

    “再切一刀,多切进去两寸。”于小冬随手划了条线,三寸三寸的切大小家子气了,要是再切一刀还是切垮了,自己的心劲儿倒不会没有了,恐怕大家的耐心都要耗光了。

    林西轻叹了一下,想要起身,又想起李老爷子的话来,还是忍了。

    “于老板,这次还你来清洗切面。”李大石关了机器把切开的石片掰开,上面糊着一层石浆,要冲洗干净了才看的清切割面的具体清况。

    “行,我来。”于小冬接过水笼头开了水,用手指头压着水管增加水压,没一会儿就把夹在虎钳上的切割面给冲洗干净了。

    “兄弟,真有你的了,切涨了!哈哈,这一刀硬是要得了,多切一分就切裂翡翠了,少切一寸肯定又是切不出翡翠来。”那个广佬看到一抹绿意在切面闪过,赶紧挤到于小冬身边,查探起来。

    这一看之后,忍不住就对于小冬竖起了大拇哥,这一刀切的真的是太妙了,不服都不行。

    “小西,一起过去看看,这小家伙给我来了个开门红呢,明天我把均价给提上去。”李老爷子在一边喝着茶,听到那边传来切涨了的消息,也是为于小冬高兴。

    “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是要过去看看,不能让他再胡来了。”林西见李老爷子给自己已经搭好了梯子,也就顺着下来了。

    不管怎么说,于小冬一再不顾自己反正,在这块原石上表现的很是强硬,现在已经证明这家伙的坚持,肯定在他的理由的。

    这家伙赌石的基本常识确实是烂的一塌糊涂,但是两次出手,都在自己不看好的情况下赌涨了。

    也许,他说的那种感觉,有些很是特别也说不定。

    “林西过来帮忙估个价,这翡翠看着还不错的样子,潘老板想要现在买下来。”于小冬搓搓手,刚才用强光手电照了下那条带子一样的翡翠,绿汪汪的辉的眼都要花了。

    “你准备现在出手还是继续解下去?”林西用强光手电和放大镜仔细的查看了一遍,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价位。

    这家伙是走狗尿运了,种好水头足还是阳绿玻璃种到冰种之间的翡翠,有这一块,自己那一堆全解出来都不一定赚的有他多了。

    “只要价格合适,那就卖了呗。”于小冬谨记严镜说的一句话:自己吃肉,别忘记给后来人喝口汤。

    赚到了自己的那份钱,就让别人去赚后面的那份钱,同时把风险也转嫁给了别人。

    股市要守纪律,于小冬觉得赌石也得有自己的原则才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