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超级聚宝瓶

第一零四章:坑

    “小于,你怎么看这两件瓷器?”老唐看于小冬看的直揉额头,不由的皱了下眉头。

    这两件瓷器除了有一件看不明白,另外一件自己已经确定百分百是开门到代老物事的,可是看于小冬那个表情,貌似两件都不看好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是看出了一点什么,还是故意这样子演的。

    “我看这个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去喝下午茶好了。”于小冬没有评价这两件瓷器,但是这一句话的意思很明白,这一桌子的东西都不值的拥有,纯粹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你什么意思?没有眼光就不要瞎说。”金毛见于小冬那样子一说,不由的急了,这家伙开口就把一桌子的老物事给否决,这不是在给自己添堵吗?

    “真的要我说出一点难听的话来不成?你们要是真想卖老物事的话,麻烦拿出一定点诚意来好不好?”于小冬瞪了一样这个金毛,浪费了两次探测术,竟然探测到一件高仿,一件倒是有点意思,可是那件有点意思的真的是太缺德了,要不是自己有探测术,还真的不知道原来还可以这样子来做假瓷器。

    “我们怎么就没有诚意了,这位先生你说,这两件瓷器那一件不是jing品真的jing品,明青花啊,最少一件也能够值个几百万?”金毛见和于小冬说不通,便想要从老唐那边打破突破口。

    “我就是看不清楚,所以才叫小于看看的啊,还是听听小于是怎么说的,我也挺好奇他为什么叫我回去喝下午茶。”老唐见于小冬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的对自己的眼光也有那么点怀疑了。

    虽然有一件瓷器看起来是真品无疑,可是也说不定自己打眼了呢?

    于小冬出口就是要大家走人,金毛一着急,于小冬又要这些人拿出诚意来,这里面有故事啊。

    “小哥,你要是不说出个三二一来,就别怪我喷你一脸口水了。眼睛瞎了还来装什么内行,你不嫌丢人吗?”显然,金毛看着这生意是要告吹了,这明显是要狗急跳墙的节奏啊。

    “我眼睛瞎了?你要是这样子说,那你可真的别后悔。要是现在让我们走的话,你们的脸面上还是过得去的。”于小冬见金毛还出口喷人,这个火气不由的就上来了。

    “你说啊,要是说不出个让大家心服口服的理由来,你今天还就过不去了,信不信我抽你大耳刮子。”

    于小冬笑了,这个孙子想要被人打脸,那就成全他好了,于小冬指着那块玉佩说道:“这是一块做假的古玉,要是你说不是的话,我用打火机烧一下给大家看看结果?”

    “你,我说的是这两件瓷器,没有说这块玉佩。”金毛见于小冬真的拿出一个打火机来,心就虚了。

    真的是郁闷了,那么多老手都会栽在这种玉佩上面的,这个小子怎么就看出了做假的手法呢?

    于小冬笑了,没想到随口一蒙还真的蒙中,这些家伙还真的就是一伙子坑蒙拐骗的家伙。

    于小冬提起一个瓷器小花瓶,用力往地上一摔,砰的一声之后,瓷器摔成了好多片。

    “你敢摔烂这个花瓶,你知道这个瓶子值多少钱吗?最少五百万啊,你准备赔钱。”金毛看似气急败坏的样子,不过怎么就有一种掩饰不住欣喜的味道在里面呢。

    “五百万?我看五十块还差不多。你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华国制造这四个大字你明白他们的意思么?要是不明白的话,还请你再去回炉再造一下,从小学在上一遍学,到了初中你应该会明白华国制造的意思的。”于小冬懒得理会这个金毛的叫嚣,蹲下去在碎片里面拣出两片瓷器碎片拼起来凑到金毛的眼睛前面,让他看看这四个字,华国制造,难道明朝了就有了华国的称呼了?

    “还有这个破玩意儿,不摔个稀巴烂不知道你们又要去骗那个去了。”于小冬二话不说有提起另外一件瓷器来,准备也把他摔一个稀巴烂。

    “小于,等一下等一下,不要这么冒失,这一件又有什么问题?”老唐就见于小冬还不依不饶了,不由的急了,这一件自己看着可是真品啊,小于这要是真的把真品给摔了的话,那损失可就大了。

    “小子,你要是敢摔这个明青花瓷器瓶子,你就等着赔大钱。”金毛被于小冬连续的打了两次脸,这都已经恼羞成怒了。

    “是吗?明青花没错,可惜的是只有一半不到的明青花,还有一半的是现代工艺品,我就摔了,你又敢怎么样了。”于小冬随手一放,那个明青花的花瓶,啪的一下子掉在地上,然后就那么断成了三节。

    老唐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瓶子肯定是做假的,上中下三段啊,两截是真的没错,可是中间的竟然是后来烧上去的,这要是买回去了的,不但损失了一大笔钱,要是以后让朋友看出来自己打眼了,那面子就丢大发了。

    于小冬捡起底部和瓶口两部分冲金毛说道:“开个价,这个屋子里面,也就是这两块明青花的残片值一点小钱了,你们打算用什么价钱买给我。”

    老唐看到这里,找就明白自己这是被带进了一个大坑里面了,要不是这一次带上了于小冬来看热闹,没准还真的是要被哪一件瓷器可坑死了。

    自己的估价可是不少于三百万的样子的,要是对方拿捏的火候到位,就是四百万自己也会出的。

    想到这里,老唐的眼睛狠狠的瞪向耗子,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是一个坑爹货,害自己白把他当朋友了。

    “无话可说了吗?”于小冬掂了掂手里的残瓶,其实留着以后把玩把玩还是没蛮有意思的,可以时时提醒一下自己古董有风险,入行需谨慎。

    “说个毛啊,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别让老子看到你?”金毛气急败坏的想要过来抢于小冬手里的两截瓷器,这两截瓷器带回去再接一接,还是能够骗到不识货的半吊子的。

    “啪!”于小冬把右手的瓷器交到左手,右手一巴掌抽过去,那个金毛立马被于小冬扇的扑倒地上去了,金毛双手下意识的往地上一撑,没想到右手撑到了一尖利的瓷器碎片,痛的他忍不住嚎叫起来。

    “既然来都来了,当然不能够空手走人了。你们这些破烂我是看不上眼的,不过这个破房子修一修还能够凑合着于丹仓库用用,不管你们是租来的还是你们自己的,半个小时之类,我要跟房主对话,我今天摆明了就是要吃定你们了,要不然你们一个也跑不掉。”于小冬有意无意的就走到了门口,很是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开的气势。

    “不管我们事啊,我们只是被他顾来演戏的。”那个老头子把手往身边的中年人一指,倒是把事情撇的干干净净。

    “老人家,不管怎么说,你们和他们设局来骗人,还是有错的?你们可以先继续坐着这里就好,等事情解决了,我也不会为难老人家的,尊老爱幼我还是懂的,只是以后还请两位老人家也要爱惜一下自己的名节,不是每个人都象我怎么善良的。”于小冬对于老人家,当然不会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一个人活在世上,要是没有了底线的话,恐怕会活的很不容易。

    “耗子,这个事情明显你是一个关键xing人物,说,谁是这房子的主人?”于小冬扬了扬手上的破瓷器瓶子,似乎在瞄准耗子的脑袋,貌似耗子有一个回答的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往耗子的脑袋上砸去。

    “他们就是,不关我事情啊,我只是撸客,我也不知道原来这些家伙是坑爹货啊。”耗子不管怎么样,先把自己的撇清楚再说。

    “房契拿出来,开一个价,放心,在五环外买一套房子的钱我还是出的起的。”五环外的一套房子也不少了,最少也要好几百万呢。

    “不可能,五千万,甭想买这套房子。”那个金毛突然跳了起来冲于小冬叫嚷到,难道这个家伙还真的是这对中年夫妇的儿子?

    于小冬瞪了金毛一眼说道:“别跟我说几千万,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栋反正根本不能够住人,三百万,卖就房契那出来过户,不要的话,恐怕这栋房子一辈子都卖不出去。”

    “三百万也太少了一点,五百万,五百万我们就把房子卖给你了。”那个中年男人想了一会,牙一咬,卖就卖了,这个破房子又不能够住人,想要卖出去,实在是名声在外,根本就没有人敢买的,砸在手里也有好几年了干脆卖掉算了,要不然这个家伙一发飙把大家送进去的话,那就可能是一个家破人亡的结局了。

    当然,这个家伙现在敢占自己便宜,以后肯定是要加倍的吐出来的。

    “四百万,要不然你们看着办。”于小冬手上的现金不多了,也就是能够拿出这么多了。

    “行,房子可以给你,但是这个事情就此打住,就当没有发现过,要是你们有谁走漏了风声,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没有问题,你们为这房子里面不干净的东西很伤脑筋?我也劝你们一句,不要把上面坏心思打到我们身上,有些人可不是你们那个惹的起的。”于小冬的话刚刚说完屋子里面莫名其妙的就刮起了一股子怪风,凉飕飕的好不渗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