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超级聚宝瓶

第一零三章:淘老宅子

    “就是这里了。”耗子往一栋老房子一指,地头到了。

    于小冬把车停在一边的空地上面,下了车,在门外打量了一下这栋老宅子。

    看的出来,不管现在这两扇大门如何的破败,门前那一对威武的石狮子还是表明了这个老宅子也曾经风光过的。

    只是历史的车轮太过于强大,这栋老宅子疏于修缮,看起啦已经破败的不行了。

    “这一家经济上出了一点问题,孙子想要买一套房子做新房,可是家里出不起这个钱啊,现在随便在四环之内买一套房子,那个不得好几百万啊,除非是卖掉这套祖屋,才可能买的起新房子,可是两个老人打死他们也不会让后人卖这一套祖屋的,除非是两个老人家都过世了,那就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了。没有办法,孙子纠缠不清,逼的家里人没有办法了,老爷子只好拿出一些私藏的老物事出来,准备卖掉给孙子买房子,让这个家伙搬出去住,省的老是在家里瞎折腾。”一般的撸客,都很是会讲故事,于小冬根本就把这个耗子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要是你信他的话,你就输了。

    在东城,想要买一套房子,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说几件老物事就那个值一套房子的钱,难道随便拿几个老物事出来就能够值老鼻子钱不成?

    “几位,来了啊,快请进来,快请进来。”于小冬他们刚刚进了院子,一个金毛**青年就登场了,不用说,这家伙就是那个想要买房子的孙子。<,这几位是来看老物事的,都已经准备好了么?”耗子看见这个金毛小跑出来,也不废话,直接要这个金毛带大家去看老物事,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都已经准备好了,绝对的老物事,都是我祖爷爷当大官的时候留下来的藏品。你们看看这个老宅子就知道了,不要看现在破破烂烂的样子,但是就这面积,就这结构,我祖爷爷可是一个真正的二品大员的。”金毛显然对于祖上的光辉还是很清楚的,就是不知道这个孙子是不是在演戏,要是不是演戏的话,十足的败家子一个,要是他祖爷爷有灵的话,看到这孙子要变卖大宅子买火柴盒一样的新楼房,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这些就是我们这一次准备要出手的老物事了,几位看看,这些可是保存了好几代的传家之宝的,就少也是明朝以前的老物事。有看上眼的就出个价,只要合适尽管拿走就好。”金毛完全无视了坐在一边的两个老人家吹胡子瞪眼睛的表情,自顾自的给于小冬他们介绍大厅的桌子上摆放的五件物事。

    还有一对中年人站在两个老人家身边,很是尴尬的样子,看样子是老人的儿子媳妇,又是这个金毛的老爸老妈,夹在中间实在是不好做人。

    不过于小冬怎么就有一种演戏演全套的感觉呢?

    也许是于小冬这些天在观赏街混的久了,听到了太多古董坑爹的故事,这会儿只要是一听到老物事,貌似就条件反she的认为这就是一个坑,这一伙子想要坑爹了,不过这些家伙演戏的天份还是蛮高的。

    “我先看看。”老唐倒是专业,口袋里面还带了放大镜和强光手电。

    老唐对桌子上的两件瓷器明显更加的感兴趣,其余的三件老物事有一个木头做的盒子,一个铜质佛像,还有一块玉。

    老唐对那三件物事也就是马马虎虎的看了一会,便不再理会,对于两件瓷器可就上心了,老唐那个认真的样子,可是让金毛喜上眉梢啊。

    “冬子,那块玉不错的样子,你给我看看呗,要是不错,我们买下来把。”糖糖这个傻妞也太傻了一点,这话也是能够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的吗?

    要是真的看上了这块玉,那不是摆明了阵仗让人开宰吗?

    “我看看在说。”于小冬也就是一个半吊子水平,看糖糖貌似很是有点小崇拜的看着自己,没有办法,还是硬着头皮把这块玉佩拿起来左看右看。

    以于小冬半吊子的眼光看来,这块玉佩确实不错。

    有荧光,有还有一层厚重的包浆的感觉,这块生肖玉佩的雕工也貌似毫无破绽,哦不,应该是很是完美才对。

    整体给于小冬的感觉,这是一块古玉。

    可是于小冬故事听多了之后,对于古董这个玩意儿,都是带着有se眼镜去看的,所以他越看月觉得这块玉佩是一个现代作古的假货,可是要说假在什么地方,就凭于小冬这还没有入门的半吊子水平,那是万万说不出假在什么地方来的。

    “怎么样,我看着是一块古玉。”糖糖妞这样子一说,于小冬心里面大叹真的是不应该带这个傻妞过来了,就是老唐都忍不住瞪了糖糖妞一眼。

    说好了过来看热闹可以,但是要只看不说的,就凭糖糖妞这么两句话,就是真的想要拿走一样两样老物事的话,等一下怎么压价?

    “不好说,有点看不清楚,我看咱们还是看看这个个佛像。”于小冬可不傻,直接放下那块玉佩,模棱两可的说了怎么一句话,只要是玩这一行的,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好说,拿不准那都是场面话,其实意思就是这个东西有可能不是真品,反正已经留了面子给卖家,没有公开说这个是假货,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于小冬之所以敢怎么说,不是因为他用了探测术探测过这个玉佩是假货,而是这个玉佩让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玉佩看起来是一块古玉,但是给于小冬的感觉这个块玉就是作假的。

    “小哥,你可不能够这样子说啊,这块玉佩可真的是先辈留下来的老物事啊。”金毛见于小冬竟然这样子评价那块玉佩,马上不干了。

    “那你要我怎么说?先辈留下来的东西,就不行我看不准吗?”于小冬瞪了金毛一眼,不管这个家伙是不是在演戏,竟然他要扮演一个逼家里卖老宅子老物事的混帐东西,爷们还就真的有理由大声的跟你说话了。

    “小哥别介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这一块玉佩真的是老玉,据说是元明时候一直流传下来的。”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啊,我又没有说它不是老玉,只是有点看不准而已,我还是看看这个铜像,貌似还不错的样子。”于小冬不想纠结在一块自己都感觉不对的玉上面,倒是这个观音铜像有点意思。

    老妈比较信佛,弄一个观音佛像回去,倒是挺合老妈的胃口的,当然,一个铜像,最多花个千儿八百的,要是太高了,自己就没有兴趣了。

    “小哥,这个佛像不错,据说是皇宫里面流出来的,还是喜太后用过的呢。”金毛这个故事编的太假了一点?

    “不就是一个铜像吗?能用几斤铜来打造?加上手工费也就是几百块的样子?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相信这个铜像是喜太后用过的?我看起来像是智商着急的人吗?”于小冬瞪了金毛一眼,nainai滴,还真的想要把爷们当肥羊宰不成?

    “小哥别误会,我真没有那个意思,这不是还有几件吗,你继续好好的看看,相信不会让小哥失望的。”金毛见于小冬突然有炸毛的倾向,马上就陪上了笑脸。

    不管怎么样,于小冬可是潜在的肥羊,在还没有宰到手的时候,还是要注意控制情绪,不要露出屠夫的嘴脸来的。

    真正的大肥羊是在看瓷器的那个,这个两个小的恐怕就是来凑也热闹的货se。

    打草惊蛇可不好。

    “小于,一起看看这个两个瓷器怎么样?”老唐看了半天,还是拿不定主意,所以想要让于小冬看看,给他提供一些意见。

    于小冬本来还想看看那个老盒子,见老唐让自己看看瓷器,也不好推辞,谁叫上次自己装逼装大发呢,让老唐以为哥们真的有两手什么的。

    “行,我看看。”于小冬也不客气,先看看再说看老唐对这两件瓷器很是上心的样子,于小冬知道今天五次探测术最少要用掉两次了。

    于小冬使用探测术的底线就是,最少要留一次探测术不使用,要是全部使用完了所有的探测术,那么自己的jing神力就会几乎消耗一空,只要jing神力消耗完了,总会有一种头痛yu裂,痛不yu生的感觉,所以不是十分的有必要,于小冬总是会留一次探测术不使用。

    在使用探测术之前,于小冬还是习惯xing的要仔细的看一遍使用探测术的对象,非把使用探测术的对象的表现研究的非常的彻底,于小冬才会使用探测术,然后前后得出的结果一对比,看看自己的判断力到底是一个什么水平。

    貌似,于小冬都无法直视自己的眼光啊,真的是跟瞎子差不多,就没有一次靠谱的判断啊。

    自己的眼光确实很有问题的说,可是探测术除非探测不出来,探测出来的结果都是非常的准确的。

    ps:求票求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