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超级聚宝瓶

第二一章:好机油,一被子!

    “哈哈,老大,小四,我可想死你们了!”于小冬和严镜正说话间,从门口进来一个,猥琐到了极致的大胖子!

    就见他那笑眯了的眼到处突突,尽住大厅里面的大闺女小少妇身上瞄去,一见到了美女就狂冒jing光,左边嘴角貌似还挂着一丝亮晶晶的东西……

    “冬子,我怎么感到有一种一失足成千古恨,交友不慎的感觉了呢?”

    “咳咳,我根本就不认识这家伙,我们还是去看看嫂子她们弄好了没有。”于小冬见猥琐胖子一脸贱笑,左顾右盼,一步几回头的往这边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的换个位置,先和老二这鸟人撇清了关系再说。

    泥煤,这家伙就是一个坑爹货,有此损友真的是人生最大的不幸有没有。

    “此话深合我意,走,上楼看看去。”严镜一见那死胖子,便立马起身掉头就走,于小冬也不甘落后,站成来理也不理那一看就不是个好鸟的猥琐胖子。

    “咦,老大、老四,你们往那里跑。”朱二多只是回头多看一旗袍小妹纸的高开叉的大腿根子几眼,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刚刚还坐在一边有说有笑的两个好基友,这一眨眼就瞬移到旋转木梯上去了。

    “嘿嘿,哥们儿,你们两个也太不把我当兄弟了点,这样子嫌弃我,真的是让我有种很受伤的感觉呀。”朱二多见两个家伙那么没有义气,见自己就躲,也不看美腿什么的了,颤着一身肥肉小跑着追上了于小冬和严镜,搭着两个的肩膀就开始吐槽。

    “你丫滚远点,别跟别人说认识我。”于小冬这话,真的是实打实的真心话的。

    “冬子你又抢我台词!”严镜也表示完全赞同于小冬所说的。

    “切,好基友,一被子,想甩开我,门都没有。我说小四儿,你上次录的那美女jing花,可是够火爆的呀,下次有机会,给我介绍介绍呗。”朱二多才不在乎这两家伙说什么呢,好机油可是可以用一辈子的,小小的磨擦什么的,在机油面前那都是浮云啊有没有?

    “没问题,到时候我把你送进去,我跟她说那视频就是你发的。”

    “切,这有什么,只要长了一张吹破天的嘴,就不没有泡不到的水妹纸。那美女jing花先放一边边去,你这嫩可爱的小萝莉怎么回事?难道小四你竟然比我还没有节cao,准备要进行萝莉养成计划了吗?”朱二多可是对于小冬家再熟悉不过了,一家四口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可是也明显不是老大的娃,所以由此可推,这粉嫩嫩的娃娃就是于小冬的。

    “我妹妹。”于小冬多一字都懒得跟这贱货解释。

    “干妹妹?”果然,朱二多就凭这张破嘴,能待见他的恐怕没有几个的说。

    “妹妹就是妹妹,要是再从你这猪嘴里听到半个干字,信不信我抽你丫的?”于小冬瞪了朱胖子一眼,这丫的什么时候能够有点正常人的思维呢?脑瓜子里面成天想的都是嘛玩意儿啊。

    “凶个屁啊凶,上次要不是我,你丫的还不知道出来没有出来呢。”朱二多才不理会于小冬的恶言恶语,照样左拥右抱的拥着两个兄弟往楼上去。

    “咳咳,老二呆会上去后老实点,别见到美女就象是苍蝇见到了屎一样那样子扑上去。要是敢丢了兄弟们的脸,到时候可不要怪哥们儿辣手摧猪啊。”严镜之所以要这样子提前打招呼,实在是老婆的闺蜜有几个不但长的象水嫩嫩的花儿一样,还有几个都是有那么点来头的。

    自己身边来贺喜的人,不让人省心的家伙,也就是猪头这贱人了。

    “摧花?菊花咩?我错了我错了,知错能改,老大放我一马先。”耳朵被老大滴溜着,好汉绝对不吃眼前亏,君子还不立于危墙呢,何况是咱这毫无节cao可言的小猪头呢,避祸趋福那就是咱的天xing啊有没有。

    “今天你就是装,也得把纯给我装出来,要不然,我严镜以后就没有你这个兄弟懂没懂?”严镜狠狠的一扭朱二朵的肥耳,这家伙就是贱格,不敲打敲打,根本就没个正形。

    “懂了懂了,今天是老大你的大喜的ri子,我绝不捣乱就是。只是,装纯?这难度了忒高了一点?我怕我那影帝级别的演技也不够用的啊。”朱二多这家伙插诨打科的本事,真的是无敌了。

    “嫂子好,恭喜贺喜,一点小小意思。”还好的是,猪头今天的红包,貌似还是够厚够厚道的。

    “来就来,还那么客气干嘛,你是?”胡蝶今天确实开心,大喜ri子,老公的朋友倒是一个个都是大方的主。

    “我是老大的大学死铁朱二多。大嫂,你身边的这位美女是?”宁愿相信写手不灌水,也不能相信朱二朵这张破嘴。

    这话果然说的没错,朱二朵这厮一上二楼,眯眯眼就是一通狂扫,便立马锁定了目标,这便是大嫂身边的那个伴娘水妹纸。

    “泥煤的猪头,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有友如此,丢人都要丢到太平洋去了。”外人大多,实在是不宜对那死猪头下狠招呀,严镜也只能在一边碎碎念了。

    “噗嗤……猪耳朵?哈哈……这个是我闺蜜,林西,这次特意请她来给我当伴娘的,漂亮?”胡蝶和林西听到猪耳朵这个名字,实在是都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

    不过来者是客,何况又是老公的好朋友,又是大红包的,又是笑脸迎人的,虽然这贱笑挺惹人嫌的,但是还是忍忍就好、忍忍就好。。

    “乃乃的,交友不慎害死人呀,早知道有今天,大学的时候就该把这渣渣给人道毁灭了才对的啊。”严镜见朱二朵象一苍蝇一样在林西身前身后大献殷勤,很是有到洗手间去吐血三升的感觉,丢人,这个人都快丢到姥姥家去了。

    “老大,真的需要把那渣渣给人道主义了吗?让我来。”说话间,摄影室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堂堂,英气逼人的青年男子。

    “老三怎么也到这边来了?你们到是一个个神通广大的,连我们在那拍婚纱照都能够查到,难道都是元芳转世的吗?”

    “随便打听下就知道了,叙旧稍等,等我先灭了猪头那妖孽再说。”帅哥说完便龙行虎步,上前扯着没有防备的朱二朵就往这边走了过来。

    “这家伙,倒是yu发的杀伐果断了。”于小冬就知道这老三一来,必然会和老二擦出基情的火花来的。

    “哎哟喂,老三你个木头,轻一点轻一点。你就是热血上头,想要英雄救美,也不能踩在兄弟的尸体成全你那高伟正帅的光辉形象啊。”朱二多一时失察,太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林西那半露在伴娘装外面,雪白雪白有如凝脂般的酥胸上,一下子就中了帅哥的扭猪耳朵手,这个面子可就丢大发了哈。

    “要不是看在兄弟多年的份上,今天非把你人间蒸发了不可。今天可是老大的大喜之ri,少在这里给老大惹麻烦。今天给我老实点,不准离开我两米之外!”

    “你这小三儿也太霸道了一点!难道你上洗手间洗澡我也要跟进去,小三你这是准备和我搞基吗?”沙三弟一松开朱二多的耳朵,这个家伙立马就生龙活虎,jing神焕发的很呢。

    “搞个屁,给我老实点,拳头硬才是硬道理,懂没懂。”沙宝一握拳头在朱二多眼前晃了几下,纯暴力不解释。

    “老沙,你不是说在执行任务,没时间过来参加老大婚礼吗?”早几天电话的时候,沙宝这家伙还说不一定来的了,到时候帮他准备好红包。这一转眼这家伙就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甭废话,我是偷溜过来的,红包给我,下次休假的时候还给你。”沙老三把手往于小冬前面一伸,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早给你准备好了,记得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句俗语呀。”于小冬示意这家伙过来掏口袋,自己抱着小明丫头干什么都不方便。

    “老四,女儿都这么大了?真是的,弄的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这见面礼都没准备好啊。”沙宝刚从于小冬口袋里掏出红包,顺手便递给了老大严镜。

    “这是我妹妹,见面礼就免了,记得下次还我红包钱就好了。”

    “过了小三手的钱他什么时候还过了?老四你真的是太过于纯洁天真了。”朱老二这会儿还在揉耳朵,可见他对老三这丫的残念有多深了。

    “找揍了是,我只是记xing不好,只要记得的难道还会赖皮不成?”

    “那你还记得欠了我们三多少钱和方便面了么?”

    “这个,貌似,真不记得了。”

    “这不就得了!你丫出了这个门,一转身准忘了欠老四一个红包的事情,你敢说不会吗?”

    “这个,没准还真的会。”沙宝那么一想再想,只记得肯定是欠了哥几位不少钱和更多的方便面,即于欠了多少,这都猴年马月的事情了,谁还记得了那么多呀。

    “就知道你会赖皮,我家里可是有帐单的哦,到时候跟你算总帐。”朱二朵对于沙老三真的有很深的残念有没有?

    几兄弟两年后重聚,吹牛打屁,一行人拍完照之后,便有车队来接新娘新郎,中午大摆宴席,热闹非凡。

    “老大,吃饱喝足了,这就告辞。”沙宝这次是真有任务,能够抽空过来吃个饭,上面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去去,哥哥我就不留你这个大忙人。”严镜大着舌头挥挥手,今天是彻底喝高了,刚开始敬酒还喝的是白开水,可是一和这几个酒肉兄弟对上就挂惨了。

    “我送送老三去,顺便出去花鸟虫鱼市场看看,能不能淘到点宝贝。”于小冬见这酒也已经喝了,旧也已经叙的差不多了,也是该动身走了了。

    “去去,今天晚上留这里,我已经给你们订好宾馆了。”

    “今天就不给老大你添乱了,下次过来一定到老大家蹭饭去。”于小冬看今天宾客太多,老大确实没时间招呼哥几个,便和老三一起辞了老大,往外走去。

    “等等我,你们这两个没义气的渣渣。”于小冬和沙宝刚才出的大酒店的大门,朱二朵便边跑边穿外套追了出来。

    ps:新书不容易啊,兄弟姐妹顺手收藏一下,有免费的推荐票来上两张。老贾感激不尽。

    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