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超级聚宝瓶

第二十章:偶遇大美妞

    “咯咯,三毛,别闹。哥哥,苏市好玩吗?”小明咯咯笑着把三毛拨拉到一边去,转头问了句正在开车的于小冬。

    “苏市挺好玩的,到了那里我带明明去好玩的地方玩去。”

    “眼镜哥哥会不会象老张叔叔和糖糖阿姨那么坏,老喜欢掐明明的小脸蛋?”小孩子最讨厌大人掐她们的小脸蛋了,没有之一,明明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应该,不会?”于小冬也不敢确认,严镜那厮要是看到了象瓷娃娃一样的小明,会不会忍不住就把魔手伸向了小明的脸蛋。

    反正自己要不是小明严正声明了好几次,自己也肯定会忍不住就要摸摸这小丫头片子的脸蛋的。

    “哥哥,那里有个大姐姐在招手。”

    “女人是老虎,咱们不理她,反正会有人会帮她的。”不是于小冬冷血,实在是这个世界做好事,也是要看情况看场合的。

    “哥…哥…”

    “好,我投降。”

    小明妞一发嗲,于小冬立马招架不住。这丫头要是回去在几位领导面前不经意的透露点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受委屈了,自己的耳根子准没得清静。

    “美女,要是去苏市,那就上车,不是就算了,不顺路。”于小冬放下车窗冲路边的那拦车的女人一看,不由的一愣,这不会就是上次在公交车上看到的那个大美女吗?自己还想着要把这妞给人妻了了,还以为么有机会见面了,没想到和这个美女还是有那么一点缘分的啊。

    “谢谢,我就是去苏市的,麻烦朋友能不能开快点,我赶时间。”林西回头交待了还在修车的司机,便毫不客气的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地冻路滑,安全第一。”于小冬见这个美女并没有认出自己这个改变了发型的路人甲,也就不怎么好意思去瞎搭讪这个美女,这会儿正假装一本正经的开着皮卡。

    “老哥真没意思,我到后面跟姐姐玩去。”小明妞见这个美女姐姐一上车,老哥便把脸一板,话也不说一句,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难道不应该让这姐姐上车才对?气场很是沉闷,小女孩的心思可是非常的繁感的呢。

    “拜托了,麻烦朋友能不能快点,真的很赶时间的。”林西心不在焉的和小明敷衍了几句,看了看表,不由的又催于小冬快点。

    “小姐,每次出门,最好多预留点时间,不要出点什么意外,就在一边抓鸡了。你要是嫌我开的慢,可以下车重新拦车。”于小冬一激动,貌似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哈。

    “请不要用小姐那种尊称称呼我,谢谢。”林西要不是怕在外面等车挨冻,早就摔门而下了。

    天虽然已经放晴,可是这路面还是有一层冻冰,汽车行驶在上面要非常的小心谨慎,于小冬开着皮卡晃晃悠悠的进了苏市,已经快到中午时分了。

    “麻烦你能送我到贸易广场么?”进了苏市半天也没见有辆出租路过,林西不得不求助于小冬把她送到目的地去。

    “我不识路,你来指路。”于小冬头一次来苏市,对苏市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别说是贸易广场,就是菜市场也不一定找的到一个的啊。

    “苏市我熟,我来开这一段好了。”

    “也行,你来。把小明抱过来。”外面冷的很,于小冬也没有下车,靠边停车后,只是从左到右换了个座位,回头接过林西递过来已经在打着小呼的小明。

    也许只有一秒钟不到的时间,于小冬碰到了美女那柔若无骨的右手,于小冬只是感觉到一阵柔柔的冰凉,林西脸上却莫名的爬上了一抹的红晕。

    这臭男人,竟然也是那么的不老实。

    林西忍着寒风下车上车,坐在驾驶坐上把门一关,只见她熟练的挂档松刹踩油门,皮卡车便象是一个水中的游鱼,在路上一路狂放的奔跑起来。

    “我说姐们,慢点慢点,安全第一,安全等一呀。”

    “放心,不闯红灯和超速什么的,这路就是闭着眼睛跑,也不可能让你交违章罚款的。”

    都说认真的女人很迷人,可是于小冬怎么感觉这认真开车的美女很凶悍很二很无脑呢?

    “罚款事小,我们的小命都捏在你手里呢,美女,为了祖国的未来的小花朵着想,速度慢点,天寒路滑,安全第一。”要不是那个死四眼田鸡说的地方也是贸易广场,要不是自己不识路图省事,那是打死自己也不能让这小妞开这个车呀。

    “相信我,没错的。”林西这话说完,一出限速四十的拍照灯后,油门一轰,那速度立马攀升了一大节。

    “疯女人,赶紧停车滚蛋,你不要命了我们还要命呢。”于小冬这是真的生气了。你自己玩儿小命谁稀得理你呀,可是这车上还有两个人玩不起这危险游戏的。

    “想要命就别乱叫,开车不能分心的不知道吗?”一个红绿灯下,美女瞪了于小冬一眼,这是嫌于小冬太鸹噪了啊。

    尼玛,这女人是个疯子!于小冬给这个女人打上了这么一个标签。

    “吱!”于小冬一下子被甩在了边门之上,这疯女人竟然用自己的破皮卡在冻路上玩了个漂移!

    “我到了,谢谢你的车!”这美女也没有留下名字,也没留下名片,把门一开,便张开手尖叫着冲向了某个影楼前的婚纱新娘。

    “小西……”

    “蝴蝶……”

    晕乎乎的于小冬还是一个没有忍住往那边看去,不由的眼睛瞪的比牛卵子都还大。

    “小西怎么开部破皮卡来呀,快点进去快点进去,就等你这个伴娘了。”

    “别提了,路上车坏了,然后就上了这辆破车…”

    于小冬停好车,把小明裹紧,抱着熟睡的小明下了车,三个灰球儿在于小冬身前身后瞎蹦个不停。

    “老大!”于小冬在那喊了一声,把正在门外吸烟的某只四眼田鸡给吓的手一抖,烟都给掉地上去了。

    “我去,你这小子神出鬼没有没有?我都没有说我在这里,你怎么……咦…女儿都这么大了,你这家伙隐藏的够深的呀。”

    麻杆似的四眼田鸡哥严镜一听到于小冬的声音,正准备来个熊抱,没想到这狗曰的兄弟怀中有人了。

    “去你丫的,我妹妹小明。我看老大你心事重重的样子,莫不是嫂子太过凶残了?”

    “兄弟,一言难尽啊,女人是老虎,千万别随便去摸老虎屁股……”

    “咳咳…眼镜,你说什么呢?”严镜这槽还没有吐完,便被身后传来的虎啸给吓的咽了回去。

    “没说什么没说什么,我同学到了,正在叙旧正在叙旧,在聊他家里的母老虎呢。”这眼镜哥空口说白话,那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于小冬跟本就没有对象,这家伙张口就给于小冬贴了个已成家人士的标鉴上去。果然,兄弟就是拿来救急拿来卖的呀。

    于小冬张口还想着要辩解几句,看到老大的眼睛都快扯的抽筋了,也就只好默认下来。交友不慎,罪过罪过。

    “大哥、嫂子,恭喜贺喜,一点随礼,不要嫌少。”老大结婚,红包是不能少的。

    “你不会就是,刚才小西说的那个变……咳咳…光头。”婚纱娘捏了了红包的厚度,这眉眼的笑颜一下子实诚了不少,只是貌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眼于小冬的光头和他怀里熟睡的小明,脑瓜子里一下就显现出了小西刚才描述的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呆瓜。

    “这个,貌似在路上是带了个顺路拦车的。”于小冬还以为那女孩子下车后在苏市不会有交集了,没想到造物弄人,两个人竟然都是来参加一次婚礼的。

    “啊,你进来干什么?”林西见于小冬抱着小明进来,这家伙不会是那么小气巴拉,想问自己要车费。

    “就进来凑个热闹,顺便混个午饭吃。美女放心,我是不会问你收汽油费的。”于小冬朝对面的美女挑挑眉头,这美女美则美也,就是经常会有点小迷糊呀。

    “小西,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这个是我老公的大学死党于小冬,也是来参加我们婚礼的。”新娘子胡蝶扯了把林西,这死妮子,什么都好,就是脑瓜子经常迷糊脱线,连最基本的查颜观se都不懂,这人际关系什么的是一塌糊涂,也就自己能够受的了她总喜欢直来直去的xing子。

    “原来是这样子呀,蝴蝶,帮我去挑一件伴娘装,现在可不早了。”林西脸上很是不自然了那么一两秒钟,马上转移话题,拉着新娘子去挑伴娘装去了。

    “我说冬子,你丫的这是发达了哈,包个红包也能包那么厚实,看把我家的黄脸婆给乐的。”严镜和于小冬是真的有段时间没见面了,虽然也经常电视视频搞基一番,可是不像现在这样子面对面搞基来的爽快有没有。

    “放长线钓大鱼,今天我包厚实点,下次我结婚的时候老大你还不得双倍奉还?到时候就算是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的厉害,反正肯定不会吃亏就是。”于小冬和严镜做在一边的凳子,都是开心不以。

    “你丫的,原来是在算计你家老大。不过,你小子上次来电话叫我圆场子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买彩票中大奖了?”

    “还真是中奖了,不过不是大奖,就几十万。”于小冬说瞎话一向都不带眨眼睛的。

    “从你小子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你在撒谎,不管你这钱是怎么来的了,手上有了钱,还是干点实业。钱生钱的游戏,找对了路子还是很简单的。”

    “本来是想要过来跟老大混股市的,可是想想自己对数字确实根本就不来电,就只好做罢了。所以准备自己弄个小店,混口饭吃就好。”

    “股票一般的人不在股市中摸爬打滚个几年,总结出一套属于自己的东西,纯菜鸟就是手上的现金再多,也纯粹就是进去送菜的。所以对于你们这种业余玩家,投点小钱玩玩票还行,要真想把炒股当职业,真心不建议你小子进场的。扯远了扯远了,一扯到股票就刹不住车了。那哈,你小子开的是什么的店?”严镜就是靠炒股吃饭的,越是认识到股市的本质,就越是怕脑子进水了的朋友一头扎进股市。

    也许朋友可以在自己这里得到一些帮助,可是很多东西要靠自己的领悟力,最重要的是每个人的心xing都不一样。

    炒股最需要的是戒贪戒燥,可是有几个人在面对巨大的利益还能够保护绝对的冷静呢?就是自己也不能呀,还好自己给自己制定了一套切实可行的规则,自己的执行力又够强,以稳取胜,这些年也算是小有成绩了。

    “早就被你这家伙吓破胆了,还敢进场炒股我就是被门给夹了,所以准备开个店卖宠物和风水鱼。这次过来喝老大的婚酒,顺便也来苏市淘一淘,进点货回去充实下货架。”苏市做为江南著名水乡,不但园林是一绝,那个花鸟虫鱼市场规模也是挺大的。

    “宠物和风水鱼?这玩意儿难道有搞头?”严镜除了研究财经消息和各种花边新闻,从里边寻找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外,对于怎么做生意,什么生意能够赚小钱钱,那绝对是两眼一抹黑的。

    “赚不赚钱要开张营业了才知道,混口饭吃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要是经营的好的话,跟老大你玩股票的捞钱速度应该不相上下。”

    “吆吆吆!你小子这是找到了一个金矿,还是在忽悠我呀。开个店买点宠物风水鱼就能够跟我在股市瞎折腾比?未免太理想化了一点?”

    “空口无凭,说了老大也不信,等明年这个时候,咱们自然是可以见个分晓的。”有宝瓶在手,那怕五十天才有一滴甘露,一年也有六七滴的甘露,就算是有失败的概率,弄出几只小三极别蝈蝈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是?只要找准了卖家,一年几百万是小意思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