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超级聚宝瓶

第二章:沈冰大美妞

    “老姜,今天怎么个情况?”今天这个形象实在是太丢人了,于小冬用帽子遮住脸偷偷摸摸的溜进了办公室,鬼鬼祟祟的溜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向身后的张非打探起今天那雷公吹的是那门子的风。

    “虾米?于小冬?娃哈哈……你这造型,这是刚从非洲妹开的小发廊出来?还是准备去应聘贺岁片的群众演员?这个、这个,实在是太有喜感了。过来一点过来一点,让我仔细的瞧瞧你这是赶的哪门子的chao流!”张非这家伙比于小冬大不了两岁,平时和于小冬挺合的来的,只是这个家伙非同寻常的显老,二十多一点的小年轻,满脸的沟沟壑壑,老的跟四五十的大叔似的,所以才得了老姜这么一个绰号。

    老姜之所以笑的这么嗨皮,那也是有原因的好不好,于小冬这会儿头上的帽子里面不停往下掉黑灰渣渣,脸上貌似刚刚化过包青天乌漆麻黑妆,身上的衣服也弄到脏不垃圾的,这个形象和平时每天都打扮的人模狗样的形象可是大大不同啊,为了不被憋出内伤来,老姜这才选择毫无顾忌哇哈哈的爆笑了再说。

    “笑个屁,问你话呢,今天月会迟到,雷公发飙没?”这份工作虽然不咋的,但是现在好工作难找,有个能混口饭吃的工作混着,比在家里混吃等死的境界可是高了好多个层次有没有。

    “娃哈哈,就你这丑过黄波、雷似傻根的造型,看了真的不笑都不行了。不过,兄弟你就自求多福,业绩吊车尾不说,月会还敢无故缺席,你说雷公会有什么反应?”

    “那家伙脸se什么时候好看来了?”于小冬也不以为意,吊车尾的业绩不是一直都是挂名在自己名下的吗,迟到早退对于咱们这种跑业务的业务员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于小冬,雷老板叫你来了便去一趟他的办公室……啊…噗……哈哈……你这脸,怎么回事?”一个身材修长,一身黑se办公室职业套装,满脸阳光灿烂笑容,气质美的都让人不敢直视的大美女,看到了于小冬那熟悉的背影,便顺便过来传了个话。

    不过当于小冬一转过头来,那包公再世的黑炭头,白的耀眼闪着异样光芒的大白眼,一下子把这美女给雷的里焦外嫩,这一个没忍住,噗的一声后便在俏脸上绽放开了一笑百媚生的灿烂笑靥。

    “沈冰早上好啊,这个,还真的是说来话长……”于小冬向对面的美女挑了一个眉眼,不过这个表情,又是惹的沈冰吃吃一阵笑。

    “嘻嘻…那就慢慢说,我今天有的是时间!”女孩子这八卦之火向来是不可以常理度之的,这个不关乎美丑。

    “事情是这么一回事的……”这边的动静,早就被办公室的同事们给看在眼里,这听于小冬要开包家讲坛,呼啦啦都速度的来围观一下包青天。

    这些家伙,就没有一个是好鸟,都是给闲的啊有没有。

    “话说,那瘦皮猴一招遮天手抓向长得跟妖jing一样美女的翘臀,正准备上演一出妖jing打架的好戏……”

    “咳咳……于小冬,到办公室来一趟。”

    于小冬的故事刚刚讲到某个沸点,几声干咳声传来,身边的八卦众们瞬间便做鸟兽散,只剩下于小冬摆出一个挤臀龙爪手的姿势,目标正是林西转身后职业套裙下紧紧包裹着的小翘臀有没有。

    “雷总,叫小的进来,有事要交待小的去办?”于小冬赔着笑脸站在豪华办公桌前装熊,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窝在大老板椅上的雷公脸还是自己的衣食父母。都快过年了,还是装一回孙子,想混个年终奖我容易嘛我。

    “有,出去打包一下私人物品,到财物去把工资结了,你,就可以走人了。”那个雷总,头都没抬起来看一眼,只是挥挥手象挥苍蝇一样叫于小冬立马消失在自己眼前。

    “什么?雷总,我一定是听错了?”于小冬一愣,心里已经把雷公脸家上下**女xing都问候了一个遍了。

    不就是迟到了一会,没有参加这次的月会,至于就这样子把自己给开了?这不是不让自己过个安稳年了吗?这可是马上就要发年终奖,就这样子把自己给开了?

    “没有听错,你这种垃圾,留着也是浪费公司的资源,再重申一遍,你被开了,出门左转,顺手关门,不送!”雷公冷着脸看都不看于小冬一眼,实在是太尿xing了一点。

    “炒我鱿鱼?你这是以权谋私,打击报复!就你这家伙的德xing,就是开了我,你这癞蛤蟆也别想吃到天鹅肉。”于小冬那里还不知道这个雷公打的什么主意,沈冰假假的也是属于自己名义上的女朋友,眼前这个癞蛤蟆想要吃天鹅肉,要是不把自己个弄走的话,还真的是不怎么好下手。

    “咳咳!谁是癞蛤蟆,回去照照镜子就会明白了。咱是文明人,打打杀杀的也就是野蛮人喜欢干的事情。我,有钱人,想要辗压一只蝼蚁,还不是怎么爽怎么来?”听到于小冬那么说,雷公脸才抬起头了,没想到一下子被于小冬的包公造型给雷的差点笑了出来,这个家伙倒是自制力超强,憋笑了几秒钟后就能够把脸一板,一本正经的蔑视起于小冬来。

    “工资奖金发了,爷们还真不伺候你这家伙了。”于小冬也不废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那怕是去搬砖杀猪抄水表,咱堂堂大学生的金字招牌,想要混口饭吃那里不是混呢。

    “你丫的也就是这么一点出息,要是我的话,立马摔门走人,还要什么钱?就你这德行,拿什么来给沈冰幸福?”

    “我自己赚的钱我不要我傻啊?当然,也就你这猪头以为幸福就等于钱,给一个人幸福,并不是有钱就有幸福的,你这雷公脸,钱还少了吗?老婆还不是照样到处给你派绿帽子?”

    “你!很好,敢跟我说这个!很好,你给我等着。”雷公脸听于小冬说起戴绿帽子这茬,脸都给气绿了。

    老婆喜欢偷人的事情,自己当然知道,可是别人敢当面对自己说这个,那绝对是不可以的。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怕你不成?要是母老虎知道花园小区b栋1618号,不知道你会作何感想?”

    “够了,给我滚出去,最好是不要落在我手里,要不然有你这个穷鳖好看的。”

    “狠话谁不会放?别以为穷鳖就好踩。”于小冬把门摔的砰的一声巨响,本来心里面也憋着一肚子火呢。不过回头一想,在那里干不死干啊,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怕养不起自己不成?

    “老包,怎么回事?和雷公吵架也不不至于走人?现在这么清闲zi you的工作可是不怎么好找了。”看于小冬一出来就找了个小纸箱装东西,背后的老姜童鞋赶紧上来安抚于小冬这好兄弟、好机油。

    “这一次被那大绿帽逮着了机会,今天算是栽了。但是哥们也终于解脱了,好基友,你以后继续的在这公司里练忍者神功哈。”于小冬这回是真的想开了,也就那么一回事了,现在走人,刚刚好回家过一个安逸年,等过完了年在做打算。

    “我去,害我白浪费了那么的感情细胞,你丫的根本就没个屁事。你这一走,沈冰就交给哥们接手,反正咱不能够便宜了雷公那丫的是?”老张那厮现在那一脸的贱笑的表情,那真的是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了,于小冬看了都差点没忍住一掌扇趴下这丫的,然后在这贱脸上再踩上个三五七八脚才解气有没有。

    “嗨、嗨,老姜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不能便宜了谁呢?”这脆生生的声音主人,一听就是沈冰的。

    “你们两口子聊,烟瘾上了,吸烟去。”老张使出传说中的烟遁**,一溜烟的便遁走了。

    “你是因为我被解雇的?”

    “不愧是我于小冬的女人,真是冰雪聪明。”

    “去,我们是假装的,谁是你的女人了,脸皮是越来越皮实了。”

    “皮实点才有大美妞泡嘞,我这一走,雷公少不得要打你的主意。要不干脆把这工作辞了,咱们假戏真做,一起在外面弄个夫妻档,一起奋斗一起裸婚,这主意不错?”于小冬嬉皮笑脸的样子,迎来了沈冰的一个大白眼儿。

    “你就是个天生蠢才!本姑娘天生丽质,冰雪聪明,少了一个包青天,一招手自然有大把的包青天前赴后继,雷公那厮想占我便宜,哼哼,看某只包公不揍出那雷公的翔来!”

    “淑女…淑女…”于小冬看这还没有说上几句话,沈冰的那俏美女的形象就给破坏殆尽,实在是为这个大美妞不值啊。

    “淑女能吃吗?多少钱一只?”

    “败给你个小妖jing了,看你也不象是需要呵护的主,俺闪了,保重。”跟沈冰混熟了后,于小冬动不动就要被这美的冒泡的女孩纸雷出翔来,以后终于不用天天面对这个雷人的俏妞了。

    “今天晚上我请客,算是散伙饭,多谢你这一年多来的照顾。”沈冰这话说的到是一本正经的。

    “这算是ri久生情,被咱这活雷锋给感动了?干脆的,无以为报的话,以身相许得了,我是不会嫌弃你不够淑女的。”

    “吃翔去!想本姑娘天生丽质,聪慧过人,半岁能言、一岁三步成诗、五岁高中毕业,七岁脱口便出妙笔生花之文章,九岁海龟回国报效祖国……天才如我,怎么就找上你这头猪假扮我男朋友了呢。”沈冰很美,属于俏美女的那种美,可是于小冬怎么感觉有一千万只草泥马神兽在自己眼前奔腾而过有没有。

    “女侠,饶了小的,求别跟咱的隔夜饭有仇呀!”

    “再让我讲一遍?看在你这么崇拜我的份上,我就勉强的再来一遍好了。”

    “你要是再来一遍,我就死给你看信不信!”

    “不信!想要我不再来一遍的话,答应我几个条件就行。要不你现在就死给我看一下,两个选项,随便挑选。”

    “女侠请讲,我还不想死。”

    “这才乖啦,第一,以后本天生丽质姑娘有事呼你,要随叫随到。”

    “办不到!”

    “嗯……再说一遍?”

    “办的到!”于小冬在心里加了两字:才怪。

    “二,没有本姑娘的允许,不准找第三者。”

    “办不到!”

    “你是我男朋友呢,你还真想脚踏两三只船不成?”

    “你让我嘴一个我就当你真的是我女朋友了。”

    “去死!想占我便宜,没门。一句话,行不行?”

    “行……才怪。”当然,才怪什么的,会说出口才怪。

    “三,最后一个,今天我请客,你掏钱。”

    “为毛你请客,还要我来掏钱呢?”于小冬服了这妹纸已经不是三两天了。

    “挖咔咔,因为你马上就有好多小钱钱领了,而我没有。”

    “你不是下午就有工资领了吗?这条件不成立。”于小冬和沈冰这不是在打情骂俏,一定不是。

    “请客?好兄弟,好姐妹,好基友,算我一份算我一份。”老姜别的没听清楚,这一出来,倒是捞到请客两字。

    “请客没问题,我请客,你买单。”于小冬和沈冰这句话得说多少次,才能够做到这么心有灵犀的异口同声?

    “就知道你们这对金夫银妇的是这个德xing,今天哥哥我就大方一把,晚上我请客,老地方烧烤摊拼啤去,算是给包大人践行。”老张同学,这是因为兔死狐悲的伤心过度还是什么?钛合金公鸡也允许别人拔他身上的钛合金毛了?

    “说好了,场子我请,买单你们这对小夫妻上,我可是要对的起你们给我取的钛合金公鸡的称号的,可不是浪得虚名啊。”

    “……”

    钛合金公鸡这话立马招来了貌似黑白双煞的四条中指。

    “淑女点!”于小冬瞪了沈冰一眼苦口婆心劝道。

    “你个流氓,学什么不好,学本天生丽质的姑娘的招牌动作干什么?”沈冰当然是立马反瞪回去,比眼睛的,谁怕谁嘛!

    “金夫银妇”张非这是有感而发有没有。

    ps:新书不容易,要是看的顺眼的,顺手收藏推荐个。

    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