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97章 大手笔

    第497章 大手笔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售价虽然公布了,但是孙泽生出于种种考虑,始终都没有把太空飞船对外出售过。对于来自非华夏的订单请求,孙泽生都让荣晶莹以订单太多,工期太紧张,排不开为名,全部推掉了。

    换言之,目前拥有希望级别的太空飞船的,除了孙泽生自己的公司控制的几艘之外,其他的几艘全都在华夏的境内。其中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各有一艘,琼州省的文曲市卫星发射场有一艘。

    这也就是说太空飞船名义上是对外出售的,但实际上,新星空公司一直在暗中执行着对外禁售的政策。

    所谓对外解禁,就是要解除这种暗中执行的政策,真正地开始对外出售。

    很快,在孙泽生的默许,荣晶莹的授意下,新星空公司的官网上出现了大篇幅的广告,除了那句挑逗人神经的广告语——有钱你就来之外,广告中更实惠的内容有两条,一条是买十送一活动,另外一条就是优先订购奔月级太空飞船的权力。

    买十送一就是全价购买十艘希望级别的太空飞船,就可以免费获得一艘同级别的飞船。无论是全价购买的,还是受赠的,其类型都不受限制。

    优先订购的权力,跟买十送一不挂钩。它只是明确地规定不管是谁全价购买了希望级别的太空飞船,那么就有权力优先选购奔月级太空飞船。当然前提是新星空公司把奔月级太空飞船研制成功并对外公开出售之后。

    因为新星空公司的特殊性,新星空公司根本无需去大众媒体刊登广告,只需要在官网上刊登一下,马上就在全世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甚至有太空迷们,截取了新星空公司官网的截图,将其发送到了公众网络上,进而引起了更加巨大的轰动。

    目前全世界都在如火如荼地搞太空产业。都争着抢着往太空中发射太空飞船,但是这种事不是说说就能够办到的。目前有能力发生太空飞船的国家就那么几个,而且还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就像韩国发射火箭,那可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先后发射多次,连一枚火箭都没有发射成功,更遑论搞太空飞船了。

    不容否认地是像韩国这样有着雄厚经济实力,又对太空有着勃勃雄心的国家绝对不是少数。不过高达一百亿美元的售价,还是让韩国等国家觉得有些吃不消。

    吃不消归吃不消。还是有不少国家和组织向新星空公司表示了采购希望级别的太空飞船的浓厚兴趣。

    孙泽生的做法在国际上引起的是巨大的轰动,在国内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以前,不管新星空公司生产的太空飞船卖的多贵,至少他没有对外出售过一架太空飞船,太空飞船的生产和销售可以说还是控制在华夏政|府的手中的。但是这次新星空公司对外发布广告,无疑是宣告华夏政|府对新星空公司的控制力已经降到了最弱的地步。

    不少人公开抨击孙泽生,说孙泽生这是要挟、胁迫中|央|政|府,这种自以为有点本事,就蹬鼻子上脸。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中的轻狂行为,绝对不能够允许,更不能放纵,要对孙泽生进行严厉的打击和制裁。

    这些人利用各种渠道。向外散播着消息,发动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意图将孙泽生掀翻在地。他们这样做,倒是有一多半的原因是出于私心。孙泽生的公司盈利能力之强,谁不眼红呀?

    只是以前限于种种原因,没人能够动的了孙泽生。这次不同,孙泽生是公开把高精尖的、可以威胁到国家安全的产品对外出售,这简直就是天赐的良机。此时不趁机扳倒孙泽生,以后再想找到类似的机会,就难了。

    不过这些人上蹿下跳,迎合的政坛大佬却少之又少,这里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孙泽生是国内知名的企业家,一旦对孙泽生采取措施,国内外的舆论十有八|九会对中|央|政|府极为不利。

    另外一方面,一号首长和孙泽生关系特殊,现在抨击一下孙泽生,给他施加舆论压力,还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一旦对孙泽生采取实际措施,谁能够保证一号首长就一定会袖手旁观?就算是一号首长为了避嫌,置之不理,但是一号首长为了维护他的尊严,为了自己的女儿,有很大的可能采取报复性措施。对于身处最高位,掌握着党政军大权的一号首长来言,他要是将矛头对准谁,谁也受不了。

    第三,研制太空飞船的公司虽然是新星空公司的子公司,但是其注册地、生产基地等不是放在刚果(金),就是放在南苏丹,而且太空飞船的生产和对外销售都已经取得了当地政|府的同意。严格来讲,孙泽生对外销售太空飞船,理由充足,合理合法,华夏凭什么干涉?

    一旦伸手,一顶干涉他国内政的大帽子肯定会让人扣在头上,到时候,华夏政|府坚持了几十年的基本国策就要动摇,这样的损失,谁承担得起责任?

    第四,孙泽生自从成立公司以来,虽然产品售价高,有搞垄断经营的嫌疑。但是按照市场规律而言,孙泽生提供的产品和服务,都是高新技术,里面的知识产权含量高,知识产权价值几何,这是谁也说不清楚的问题。何况,孙泽生的产品在市场上基本上都没有竞争对手,效果有那么好,价格贵点,也是理所应当。

    第五,从孙泽生本人的角度来讲,孙泽生一没有偷税漏税,二没有权钱交易,三没有违法犯法,四没有对抗政|府,除了男女作风上可能有点问题外,其他方面,几乎挑不出毛病来,怎么去查他?难道给孙泽生搞一个重婚罪?这将会置一号首长的颜面于何处?

    况且,男女作风是个可大可小的问题,真要是有人敢揪着孙泽生这个问题不放,那大家就都跟着倒霉,谁也不想落好。毕竟,在官场上,又能找出几个没有背叛自己另一半的圣人来?

    一时间,国内的舆论对孙泽生相当的不利,但是有关部门却是迟迟没有采取行动,最多就是质监局、工商局去孙泽生的公司转转,国税地税等去查查帐,其他就再也没有什么实际行动了。

    孙泽生也懒得理会这些苍蝇,他甚至都懒得去发表声明,为自己辩护。不过他却是应美国、欧洲几家全球知名媒体的邀请,接受了他们的一次专访。

    专访前,孙泽生就明确说明,除了国内掀起的讨伐他的风波以及他的私人生活之外,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谈。

    孙泽生很少接受媒体的专访,这几家媒体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都答应了孙泽生的要求。不过在专访的时候,还是有记者试图搞突然袭击,询问孙泽生对当今华夏国内局势的看法,问孙泽生有没有侨居到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念头?

    孙泽生对这些问题,一概用“不便回答”来解释,至于如何不便,就让这些善于捕风捉影的记者们去猜测了。

    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媒体很快就将这次的专访过程放了出来。这次的专访主要以新星空公司为主,但是最吸引某些人眼球的,还是孙泽生那“不便回答”这四个字的深层含义。

    有人将之解读为孙泽生受到了政治迫害,或者是遭受到了华夏政|府的软禁,也有人将之解读为孙泽生已经对华夏失望透顶,有意移民到国外去。

    美国国|务|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还专门对此事进行了严重地关注。

    对孙泽生接受采访这件事,最着急上火,上蹿下跳的,是华夏的几家国家级媒体。他们同样也对孙泽生发出了采访的邀请,但是至今都没有收到孙泽生方面的同意采访的同意。

    这段时间,针对孙泽生的舆论压力,这几家国家级媒体都出力不少,有不少质疑声就是通过他们对外发布的。孙泽生没有找他们算账就不错了,怎么有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接受他们的采访。

    孙泽生这次接受访问,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向外推销太空飞船。一艘一百亿美元,这么昂贵的玩具,已经值得他亲自出面,对外推销了。

    孙泽生本以为第一个向他下订单的会是韩国之类的对太空有着勃勃野心的国家,但是孙泽生没有想到新星空公司接到的第一个订单不是来自韩国,而是来自一个富得流油的国度——沙特阿拉伯。

    沙特阿拉伯王室成员,副首相穆格林亲王专门跑到华夏来,拜访了一趟孙泽生,然后跑到冀南市,跟荣晶莹签署了一份合同。

    沙特的这次手笔极大,直接订购了十艘希望级别的太空飞船,同时,穆格林亲王还代表沙特王室,沙特政|府和新星空公司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在里面约定,如果奔月级太空飞船对外出售,沙特一定是新星空公司的第一个客户。(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