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94章 心在哪里

    第494章 心在哪里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挂什么旗?

    这个问题说是问题?这好像又不成为问题。太空旅馆是孙泽生发起成立的,所有的建设费用,也是孙泽生自掏腰包,说的严重一点,太空旅馆项目跟其他组织和个人,都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挂什么旗,这完全是孙泽生权限之内的事情,其他人操心纯粹是闲扯淡。

    这个问题要说不严重?似乎又不能这样说。任何问题都怕上纲上线,孙泽生是地地道道的华夏人,新星空公司的注册地又在华夏,太空旅馆项目是新星空公司主持开发的,如果不悬挂华夏的旗帜,很有可能会有人逮住机会,大做文章。

    孙泽生这些年企业发展迅速,赚了不少钱,拉拢了很多政界和商界的朋友,但是得罪的人要比拉拢的人更多。

    比方说他和关智勤签署攻守同盟协议,以在关智勤辖区内增加投资,扶持关智勤成为新一代接班人的举动。不管这个同盟协议是否泄露了出去,关智勤的政坛对手都会把他们俩的互动看在眼中,记在心中。

    先不说关智勤现在还说不上是地位稳固,就算是关智勤地位稳固了,也不代表着他在中|央政|治|局中,可以一言九鼎。在现阶段,他只是一个“太|子”的角色,上面还有天子,还有一些权势比他还要大的重臣。

    何况,就算是关智勤将来成了一号首长,这个一号首长能不能掌控大局,在中|央|政|治|局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也都不是百分之百就一定能成的事情。

    为了削弱关智勤手中的权势,从关智勤手中夺取更多的权力,对他形成更强的制衡,关智勤的竞争对手很有可能会将孙泽生选择为突破口。将小问题扩大化。无限地上纲上线,掀起对孙泽生不利的舆论,进而打击关智勤。

    在比如说,那些因为孙泽生的崛起,而自己的企业经营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的人,他们通过正常的途径,奈何不了孙泽生,却又怀恨在内,就很有可能用抹黑孙泽生的方法,来对付孙泽生。

    一个人一旦被抹黑。那就不可能再变白了,最多恢复成灰色。

    就算是退一万步讲,提出这个问题的,不是孙泽生得罪的人,而是一个普通人,孙泽生也不敢掉以轻心。

    既然有人提出了这个问题,就会有极大的可能会有人推波助澜,利用民众中的极端民族主义,来对太空旅馆项目形成不利的舆论氛围。甚至有可能发展到攻击孙泽生名誉的程度。

    孙泽生没有在第一时间站出来表态,他还要静观两天事态的发展和变化。

    坦白讲,孙泽生一开始并没有想着要去悬挂华夏的国旗。这并不表示他不爱国,而是纯粹从商业的角度来考量。

    太空旅馆项目是个面向全世界的项目。在前期,这又不是一个什么人都能够玩得起的游乐项目,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吸引游客,就必须要尽可能地减少政治原因对它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

    这时候。悬挂华夏的国旗,就有些值得讨论的地方。毕竟,不是谁都喜欢华夏的。

    另外一方面。孙泽生想把孙氏太空协会和新星空公司做大,成为以后地球人进军太空的领头羊,成为太空产业的最大既得利益者,也得淡化政治带来的不利影响。

    就像是联合国,可以吸引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能够加入,反过来,无论是美国还是华夏,都无法吸引全世界的人才,更无法获得全世界的认同。

    孙泽生更希望地是能够把孙氏太空协会建设成为一个超越了国家和政治力量的存在,真正地将其“国际化”,并不是一个为了所谓的“华夏的利益”服务的组织。

    只有这样,孙泽生才能够保证他的利益最大化,同时不让国内的政治成为他发展公司的羁绊。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当人类社会进入到星际时代的时候,一些在小小的一个地球上制定的很多规则都有进行调整的必要。很多时候,公司可以走到国家的前面,就像是现在,很多跨国公司所拥有的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力,比很多中小国家还要多得多,就是这个道理。

    孙泽生没有政治方面的野心,但是他同样不是受政治力量的羁绊。如果可以选择,他还是倾向于悬挂孙氏太空协会的旗帜和新星空公司的旗帜。

    事情的发展朝着孙泽生担忧的方向发展,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马上成了最吸引人眼球的话题之一,有不少被鼓动起来的民众在孙氏太空协会的官网上留言,要求必须悬挂“华夏”的国旗,如果不悬挂,那就是“卖国贼”、“白眼狼”。

    与此同时,还有大量的人留言,呼吁抵制孙泽生主导的太空旅馆的项目,因为这是一座“华夏人”建设的,不欢迎非华夏人的地方。

    留言板上说什么话的人都有,负责运营官网的技术人员直接向孙泽生进行了汇报,请示孙泽生是否将官网的留言板关闭,或者有针对性地将上面的留言删除或者屏蔽。

    孙泽生并没有让技术人员关闭留言板,也没有去删除或者屏蔽什么人,他只是让他手下的水军,去网上和那些人辩论,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技术手段。

    太空旅馆项目在初期肯定会有一些问题,接待能力有限,先通过这种方式给太空旅游项目降降温,也不错。他只需要做好太空旅馆的服务,让体验者感觉到物有所值,不愁以后找不到客户。

    不过孙泽生没有采取技术手段,不代表他不会反击。他利用天机星3000迅速地锁定了在互联网上叫嚣的最厉害的一些人的ip地址。他们有专业的水军,有黑客,甚至就连一些国外的情报机构也来凑热闹,但是大部分还是一些被人煽动起来的普通民众。

    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孙泽生很干脆甩给他们一些病毒,让它们的电脑高速运转,瞬间烧毁。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些教训。对那些普通的民众,就不能这样对待了。

    孙泽生让荣晶莹召开了一个关于太空旅馆项目的说明会,向全世界潜在的太空游客进行详细的说明。

    就在说明会举办的时候,孙泽生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总装备部的部长娄雨辰上将打来的。

    娄雨辰一开口就询问孙泽生一个问题,太空旅馆建成之后,孙泽生究竟打算悬挂什么旗帜?

    这是头一次有华夏军政两界的高层向他提出这个问题。娄雨辰可是军中屈指可数的大佬,除了是总装备部部长之外,同时还是中|央|军|委委员,他的问话基本上就可以代表中|央|军|委的态度了。

    孙泽生没有想到问题来的这么快,他笑了笑,用了一首歌的名字,回答娄雨辰的问题,“娄部长,任何时候,都请你不要怀疑我的华夏心。”

    娄雨辰没有想到孙泽生会这样回答,他本以为孙泽生会给出一个肯定或者否定的答案,而不是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他判断不出来孙泽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决定。

    娄雨辰又接连追问了孙泽生两次,孙泽生每一次都是同样的回答,他只强调“华夏心”,却始终不肯松口说会悬挂华夏的国旗。

    孙泽生现在不能把话说死,他需要留一个口子,将来无论他是否悬挂华夏的国旗,他都可以掌握主动。

    荣晶莹主持召开的新闻说明会,在相当程度上化解了那些不明真相的普通民众的质疑声,但是那些不愿意相信荣晶莹解释的人依旧固执地坚持着他们的看法,对此,没有人能够改变。

    孙泽生只是让荣晶莹加快太空旅馆项目的建设进度,随时准备着把希望号货运飞船发射升空。与此同时,孙泽生发出了建造天蓬号武装宇宙飞船的命令。

    天蓬号武装飞船的生产许可证不是从国内获得的,而是孙泽生让凌飞鹭买通了刚果(金)的政府要员,从刚果(金)获得的生产许可证,天蓬号武装飞船的制造和希望级别、奔月级别的宇宙飞船都将放在刚果(金)或者南苏丹进行制造。

    如果这些宇宙飞船放到国内,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够获得相关部门的批准。孙泽生不愿意费那个时间,去和国内有关部门去周旋,还是在刚果(金)直接用钱卖许可证,比较快。

    天蓬号武装飞船的制造也是相当的快,短短半年之后,两艘天蓬级别的武装飞船就制造完成,它们和五架希望级别的货运飞船一起构成了组建太空旅馆的运输大队。

    经过这半年时间的准备,太空旅馆项目所需的所有零部件基本上都已经在地面上生产完成,只等着飞往太空,进行最后的组装。

    荣晶莹邀请了诸多世界级别的媒体,前往刚果(金)进行观礼。在记者们的注视下,太空旅馆项目正式进入到了建设的阶段。(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