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87章 光化学制氢

    不好意思,这几天卡壳卡的厉害,更新也不能稳定,我正在努力调整中,向大家致歉。

    除了对外的能源谈判之外,目前华夏在多个方面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这些压力一例外都和能源有关系。

    环境越变越恶劣,pm2。5屡屡爆表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能源价格上涨,成为动物价上涨的主要手之一。工农业要发展,对能源的需求也是越来越多。

    这一些,最终都要成为一号首长需要去关注的问题。眼下,这个问题已经不仅仅是经济上的问题来,还有进一步演化为动摇人民党执政权的重要课题,一号首长必须要加以重视,并且想办法解决。

    孙泽生多少也有些理解一号首长的难处,就像他,手下的员工包括中外员工在内,已经有数万人之多,要管理好他们,为他们提供让他们满意的岗位,满意的薪酬,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相比之下,一号首长要让全国十几亿老百姓满意,其困难程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一号首长介绍完情况之后,就看着孙泽生,既不催促孙泽生,也不开口说话,搞得孙泽生有些赧然。

    孙泽生情知自己不拿出来一些干货,估计很难会让老丈人满意。他决定还是给一号首长一点希望,免得他在靳媛媛以后的职业生涯中,做一些“阻挠”。

    孙泽生轻咳了一声,然后向一号首长讲述起了一项他在当初在一号首长面前,替靳媛媛争取权益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能源解决方案。

    这种方案。其实在现如今,也有很多人在进行相关的研究,只是因为技术条件的限制,该研究还法深入。

    光化学制氢,这种技术就是利用太阳光。通过特殊的手段,将水分离成氢气和氧气。

    孙泽生所提出的方案是光化学制氧诸多手段中的一种,他利用特殊的物质做为光敏催化剂,在特定的条件下,先把水分解为氢离子和氢氧粒子,然后再以此为基础。制成氢气和氧气。

    这项研究,很多人都在搞,成功的例子也有不少,但是他们一例外存在着很多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就出在光敏催化剂上,要么是制作成本高。要么是性能不稳定,要么就是效率太低,总之是各种各样的问题,层出不穷。

    孙泽生掌握着不少成本低廉,效率颇高而又性能稳定的光敏催化剂的配方和化学方程式,只要他投入这方面的生产,完全可以以比较低的成本。大量获得氢气和氧气。

    说得兴起,孙泽生向一号首长描绘起了一副极其优美的图画。光化学制氧肯定需要大量的水资源,孙泽生打算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海水还进行这项工程,他打算把海水淡化处理厂和光化学制氧结合在一起,不但不会消耗有限的淡水资源,反而还能够为提供更多的淡水资源。

    想一想,如果以后每辆汽车都是添加液氢、液氧为燃料,它们燃烧之后,排放出来的是淡水。淡水落在地上,疑会增加水的蒸发量。空气含水量增加,疑会让降水的可能性增加,说不定还会缓解各地降水不足的状况。

    一号首长耐着性子听孙泽生说完,他挥了挥手。跟孙泽生讲,技术问题,他不懂,他只希望孙泽生能够尽快把工厂搞起来,他要看实际的效果。

    一号首长给了孙泽生一年半的时间,如果一年半之后,孙泽生拿不出来成果,他就要让总装备部调整靳媛媛的工作岗位了。

    孙泽生郁闷比,靳媛媛不光光是自己的妻子,还是一号首长的亲生女儿,怎么靳媛媛就成了一号首长“威胁”他的杀手锏了?

    孙泽生很奈,却也只能在一号首长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一年半的时间,他一定会把光化学制氢的工厂捡起来,为缓解国家的能源短缺,做出应有的贡献。

    从中|南|海出来,孙泽生马上开始做出安排。要制造一个上规模的光化学制氢的工厂,需要做很多的准备,这些都需要他来操心。

    回到未来之光园区,还没等孙泽生松一口气,徐云津就兴高采烈地来找他。

    徐云津一连串告诉他三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宝龙公司已经得到了证监会的批准,获准在沪市股市场上市。上市方案,总股本二十亿股,每股的上市价为二十元。也就是说单单论上市价,宝龙公司的市值就达到了四百亿华夏币之多。

    第二个好消息,由徐云津拍摄的新一部电影取得了开门红,公开上映三天,总票房就超过了一个亿。据市场人士分析,这部电影的票房保守估计就会有十个亿之多,势必会成为华夏历史上最卖座的影片之一。

    第三个好消息,则让孙泽生有些懵。徐云津告诉他,她怀孕了,孙泽生要当爸爸了。[

    顿时,孙泽生脸上出现了一种不知该笑,还是该发愁的表情来。

    今天,夫人刚刚跟他耳提面授,说要让他和靳媛媛抓紧时间,没想到徐云津就抢先一步珠胎暗结,有了他的骨肉。

    孙泽生募然明白过来,为什么靳媛媛会显得那么失落,估计是她已经观察到徐云津可能怀孕了。作为女性,在这方面一向是比男人敏感的。

    孙泽生跟徐云津说了很多暖心的话,让徐云津好好保胎,一定要给他生一个健康的宝宝。

    徐云津连连点头,她跟孙泽生讲,她不打算在国内呆着了,而是准备去一趟瑞士。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走了之后,一直到生下孩子,她都不会回来了。一方面,她要给孩子一个最好的保胎和生育的环境,另外一方面,徐云津也有要避开靳媛媛的意思,毕竟是她抢了靳媛媛的风头,抢先怀上了孙泽生的孩子。这要是搁在古代,是会威胁到正房夫人诞下的子嗣的继承权的。

    孙泽生皱了一下眉头,他其实更愿意让徐云津呆在国内。徐云津把一切都给了他,还怀上了他的孩子,却只能躲到国外去,他于心不安。

    徐云津摸了摸还没有变化的小腹,还是坚持要去到瑞士去。她要把最好的都给自己的孩子,哪怕是给和自己的爱人分离几个月时间,她也愿意忍受。

    见徐云津坚持,孙泽生只能满足徐云津的要求。他不遗憾地表示他可能法去瑞士陪伴他,就连过去看看他,估计都很困难,他由衷地向徐云津母子道歉。

    徐云津知道孙泽生一旦离开华夏的地面,就很有可能面临绑架、暗杀等各种威胁到他生命的可能性。不能去瑞士陪她,乃是预料中的事情。不过预料到归预料到,徐云津还是觉得有些失落,她强行忍住,没有表示出来。

    孙泽生暗中自责,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他不能轻易以身涉险,不是他怕死,也不是他贪生,而是他有太多的人需要照顾,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他不能只考虑徐云津母子,还要为靳媛媛、宋嘉依、荣晶莹、张立,还有他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他们考虑。

    当然,这并不是说瑞士就一定去不成,前提是他必须有完全的准备。如果能够确保万一失,孙泽生不是不能走出国门的。

    送走了徐云津,孙泽生呆坐着傻笑了一阵,随后抖擞起精神来,继续工作。

    孙泽生首先给手下的科研团队布置了任务,然后闭门三日,绘制了光化学制氢的整座工厂的完整设计图纸出来。

    绘制出来之后,孙泽生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光化学制氢一个必须要克服的问题,就是工厂用地的问题。

    要建设起来一个能够满足一个市,乃至一个省用氢的光化学制氢工厂,需要的土地面积至少也有几平方公里。

    而沿海地区,几乎都是寸土寸金,很难寻找到大片的还没有开发的土地。如此一来,就需要把工厂往内迁徙,但是这样一来,取水又成了问题。

    从经济成本来考虑的话,孙泽生更愿意把光化学制氢的工厂建设在滨海的地区,最好是还能够有足够停泊万吨甚至是十万吨级的油轮,这样一来,等到光化学制氢工厂建成之后,他就可以通过油轮,将液氢、液氧输送到全国乃至全世界其他的地区。

    只是能够停泊如此大油轮的地区,一般都是繁华之地,要寻找几平方公里的土地,让他搞工厂,实在是太难了。

    想了想,孙泽生决定不派人到外地去考察,他决定让人主动送上门来。他把消息放到了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上,很快,就开始有人打电话,询问消息。

    让孙泽生没有想到是第一个过来拜访孙泽生,专门探讨此事的竟然是以色列人。曾经跟孙泽生有过数面之缘的以色列驻华大使馆的经济参赞大卫?尼莫,陪同着驻华大使,联袂过来拜访孙泽生。

    一上来,以色列大使就提出愿意和孙泽生合作来搞这个项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