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79章 危机

    第479章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见孙泽生和周天宇谈论起来了新市长,江南和李开放自知自己还没有对新市长品头论足的资格,连忙起身告辞。

    无论是孙泽生,还是周天宇,都没有拦他们,周天宇只是强调以后工作上面遇到了什么问题,记得要及时向他请示汇报之后,就任由他们离开了。

    江南和李开放走后,两人如何叙旧,不去理他们。在饭店中,孙泽生和周天宇的交谈还在继续。

    周天宇如今是彻底把孙泽生当成了自己人,再加上就他们两个人,于是他说起话来,一点顾忌都没有,有什么说什么。

    周天宇先跟孙泽生说了一下新市长的基本情况,然后开始向孙泽生分析最近的形势变化。

    周天宇说冀州省本来就是全国最重要的省份之一,这里是京津两地的门户,自古以来,就是京师直隶重地,非同小可。最近几年,冀州省又因为孙泽生的原因,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在全国的经济版图中所占的比例,正在逐年提升,尤其是冀南市,更是在最近几年,成为了经济重镇。

    短短几年的时间,孙泽生在冀南市的投资就多达三四百亿之多,乍看起来,这些投资额不算多,但是每一项投资所带来的深远影响,都是长远而又深刻的。

    如果说最开始的美想电器,虎符机械加工厂、磐石安保等,还可以看做普通的投资的话,后面的农业种植基地和新星空公司,对冀南市的意义就是非同小可了。尤其是后者,新星空公司控股的新太空公司,这可是全国第一家太空旅游公司,一旦建成。冀南市在全国的地位必将发生深刻的变化。

    这些变化带来的不仅仅是好处,还有一些没有人能够把握住的“坏处”。以前,那些真正的有背景的太|子|党,或者有靠山的政治明星还不会太把冀南市的一二把手的位置放在眼中,但是现在,这已经成了很多人必争的目标,连带着冀州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这两个职务,也成了高层惨烈厮杀的对象。

    按照惯例来讲,郭友伟调走之后,周天宇应该是上升一格。将市委书记和市长两个职务兼于一身,等过上一段时间,短则几个月,长则一两年,然后,他再把市长的职务交出去,另由省委委任。但是这一次,省里面打破惯例,把周天宇上调为市委书记之后。直接派了一个人过来,接任市长。

    随着冀南市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以后的麻烦肯定还会更多。周天宇坦率地告诉孙泽生,只怕日后不但有人盯上冀州省和冀南市可能带来的政治利益。还会盯上这里的经济效益。周天宇让孙泽生早作准备,早日提防。

    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已经高枕无忧了。这世上从来不缺乏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的人。孙泽生名下的企业能够创造的利润实在是太过庞大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不能排除有人官商勾结,将目标对准孙泽生。

    孙泽生频频点头,他对周天宇的话相当认同。他如果以为在国内。没有人敢动它,那就真是犯了“右|倾幼稚病”了。他只是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虽然说他运气好,获得了靳媛媛的青睐,做了所谓的“驸马爷”。但是有一点不能否认,他的利益和靳家的利益不是完全一致的。

    往小了说,他的老丈人或许会为了某种政治利益的需要,要和他的党内竞争派系达成妥协,那么就有可能会牺牲他的利益。当然,在目前的条件下,完全的“出卖”,可能性不大,但是让他“割让”或者“舍弃”某些东西的可能性始终是存在的。

    往大了说,靳父只是当代的国内一号人物,在他的前面,还有几位退下来的一号首长,还有很多位还健在的前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些人在政治上,天然压靳父一头,靳父为了自己以后的退休生活也好,为了展示他敬重党内元老的胸怀也罢,是不可能在他们的面前,摆一号首长的架子的,他就算是用一号首长的权势,去压对方,也未必能够压得住。

    更遑论,靳父不可能是华夏最后一任一号首长,等到他退休下来之后,他的政治影响力会迅速缩减,到时候,又会是什么景象,可就不好说了。

    孙泽生现在只能说是相对安全,一般人不会想法子对付他,但是不能完全排除有人会铤而走险,为了巨大的利益,将矛头对准他。

    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历史遗留下来的教训也不少,孙泽生不会玩什么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把戏,他还是需要时刻保持警惕心。

    和周天宇见了这一面之后,孙泽生开始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冀南市的新市长潘海晨。

    靳媛媛在知道孙泽生要对潘海晨进行了解之后,便利用她的渠道,给孙泽生弄来了一大堆的资料。

    看过这些资料,孙泽生对潘海晨有了深刻的了解。潘海晨所在的潘家是一个红|色家族,爷爷曾经是老红军,建国的时候,曾经出任过中|央|委员,改革开放之后,更是出任过封疆大吏,管辖一方。

    另外,和潘家联姻的,还有几个大家族,他们就像是织网的蜘蛛一样,编织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其中有一个节点,跟某前任一号首长的一位忠实拥趸,还有着很深的关系。

    潘海晨这次出任冀南市的市长,很有可能就是那位人老心不老的前一号首长下的一招妙棋。

    孙泽生皱了一下眉头,说实话,他对政治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为了能够不再像上一世一样,遭受灭顶之灾,他只能强迫自己,去深入地了解官场,在官场中,建立他的人脉和势力。他不关心谁来做冀南市的市长。只要能够保证他的合法利益不受损,他无所谓。

    眼下,潘海晨没有流露出来任何对他名下企业的野心,孙泽生也不好去评判什么,但是该有的警惕,还是不能放松的。

    转眼,到了孙泽生和靳媛媛大婚的日子。

    孙泽生放下心事,带着灿烂的笑脸,准备迎娶靳媛媛。

    按照孙泽生家里四位老人的意思,迎接亲的过程是不能够省略掉的。靳媛媛把大本营扎在了孙泽生原来的姥姥家。让孙泽生从他家开车过去,到姥姥家迎亲。

    过去之后,宋嘉依、荣晶莹和徐云津、张立堵在门口,不让他进去。他们尽情地折腾着孙泽生,直到把孙泽生折腾的筋疲力尽之后,才打开门,让孙泽生进屋,抱新娘。

    当孙泽生抱起靳媛媛,走下楼梯的时候。荣晶莹靠在墙上,泪流满面。徐云津和张立也是眼圈发红,她们都知道她们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享受这份众人瞩目下的祝福了。

    宋嘉依特意留在了最后,代替孙泽生安慰荣晶莹、徐云津和张立。其实她的心里也有些不太好受。但是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就只能接受。

    到了宾馆,众目睽睽之下,孙泽生和靳媛媛互相交换戒指。拜堂成亲,跪父母,在证婚人的见证下。宣誓。

    至此,孙泽生和靳媛媛完成了所有的程序,两人不单单是法定意义上的夫妻,也是亲朋好友眼中的夫妻了。

    孙泽生名下的所有公司的负责人,基本上全巢出动,特地赶到冀南市,进行观礼。见孙泽生礼成,众人一阵欢呼。

    之后,孙泽生和靳媛媛下台,给过来的亲朋好友敬酒。倒是没有人敢难为孙泽生和靳媛媛,赚了几桌后,孙泽生连一杯白酒都还没有喝完。

    很快,两人转到了下一桌,这一桌坐着的基本上都是冀南市的领导。为首的就是周天宇,另外,李开放、江南也都在这一桌。

    众人在周天宇的带领下,一起祝福孙泽生和靳媛媛,酒杯还没有放下,就有人跑了过来,俯在孙泽生耳边,小声对孙泽生说,潘海晨过来了。

    孙泽生皱了一下眉头,今天是他和靳媛媛大喜的日子,潘海晨过来,他欢迎,但是潘海晨选在这个点过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周天宇的脸上不太好看,他让孙泽生和靳媛媛继续去接受亲朋好友们的祝福,他则站起身来,径直朝着大门口走去。

    截住了潘海晨,周天宇跟潘海晨说了几句话之后,潘海晨径直越过周天宇,朝着孙泽生和靳媛媛走了过来。

    潘海晨倒是显得很客气,他先向孙泽生、靳媛媛表示了祝福之后,然后拿出来一副字画,这是一个横幅,上面写着四个字——佳偶天成。字只能说是尚好,但是这幅字的落款却非同一般,正是那位隐约跟潘海晨有点关系的前一号首长所书写。

    孙泽生不知道潘海晨带过来这样一副画,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潘海晨送来的又是如此应景的一份礼物,他还是很礼貌地请潘海晨就坐。

    潘海晨坐在了周天宇的旁边,潘海晨低下头来,小声跟周天宇说了两句话,周天宇勃然色变。

    江南和李开放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沉默着。李开放借口上洗手间,跑到一边,拿着手机,给孙泽生发了一条短信。

    正在挨桌接受祝福的孙泽生收到了短信,他却没有太过在意。谁知道潘海晨和周天宇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能够周天宇变色的事情,一定不会是小事。

    宾客们逐渐散去,周天宇匆匆跟孙泽生告别,就离去了。反倒是潘海晨留在了最后,还满面春风地跟孙泽生送了不少的祝福话。

    等到孙泽生走后,一直坐在另外一桌的铁兆明走了过来。这位冀南市军分区的司令员,跟孙泽生说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冀州省的新一任省委书记已经确定了下来,叫做郑毅卓,只等着郎齐军办理了退休手续之后,郑毅卓就要走马上任了。

    孙泽生对郑毅卓是什么人,一无所知。铁兆明拍了拍孙泽生的肩膀,跟孙泽生说了一个内幕消息,这个郑毅卓曾经是前一号首长的秘书,百分之百的嫡系。换句话来讲。这位人老心不老的前一号首长已经把触角伸到了冀州省。

    这对孙泽生来讲,究竟是福还是祸,还是一件很不好说的事情。

    孙泽生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靳媛媛得知情况后,就给她的妈妈打电话,询问情况。夫人也不是太清楚这里面的内情,她答应替靳媛媛询问一下情况,就怕靳父不肯说。

    忐忑地等了几天,孙泽生和靳媛媛都没有等到消息。倒是等来了郎齐军退休,郑毅卓正式出任冀州省省委书记的消息。

    大概是为了安抚孙泽生。或者说是为了表示对孙泽生的重视,郑毅卓第一次走出省会调研,就是到冀南市,还特地到孙泽生名下的农业种植基地和新星空公司看了看。

    郑毅卓表现的很正常,是一个普通的省委书记该做的姿态,该说的话,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但是孙泽生就是觉得不放心。

    果不其然,等到郑毅卓离开冀南市之后,冀南市市|委、市政|府召开学习郑毅卓讲话精神的专门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潘海晨在事先没有跟周天宇通报的情况下,突然抛出了一个议题,就是如何对冀南市的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问题。

    另外。潘海晨还提出为了保证国有资产的安全,有必要派遣专门的人员,对国有资产进行监管,同时对和国有股份进行合作的企业。也要加强监管,监督。

    冀南市国资|委在冀南市境内还是有不少投资的,对国有资产加强监管。也符合有关部门的精神,但是偏偏在这个敏感时机提出来,问题就很值得深思了。

    潘海晨话音还没有落,郑毅卓就在省委召开了扩大会议,同样提出了对国有资产加强监管的议题,另外潘海晨还强调,为了保证国有资产的安全,有必要对国有资产入股的企业,行事一票否决权,凡是不利已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事情,国有资产的代理人都要用于行事一票否决权,坚决杜绝国有资产贬值和流失的情况发生。

    在整个冀州省,国有资产和孙泽生的合作的很深,像梦幻新城、还有新太空公司,国有股份的背景实在是太深了。如果国有股份的代理人要行事一票否决权,那么孙泽生的新太空公司还有梦幻新城就要失去他的控制,控制权就要易主,这是孙泽生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事情。

    但是孙泽生要是反对,却又找不到大义的名分来支持他。毕竟华夏的情况特殊,中|央的政策历来是偏向国有股份的,这些年,国进民退的例子更是屡见不鲜。孙泽生这里再遭遇一次,也没什么稀罕的。

    孙泽生并没有马上站出来反对,他在等,看看郑毅卓和潘海晨是不是要向他的公司下手。

    一票否决权是个很严重的事情,这里面牵涉的不仅仅是梦幻新城、新太空公司的控股权的问题,还有未来的政治走向,商业环境的变化,更严重地讲还牵涉到赤|裸|裸的经济利益。

    国有资产的代理人完全可以行使一票否决权,强行让利益偏向于某些公司、某些人,不偏向某些公司、某些人。一次两次,孙泽生还能够忍受,要是次数多了,孙泽生在新太空公司和梦幻新城上的利润,就有可能被人分割光。

    这还仅仅是冀州省一省的问题,要是扩大到全国,问题只会更加严重。就像是特区市,要是特区市也搞出这么一手,孙泽生在特区市投入的巨资马上会血本无归。

    孙泽生还在静观其变,如果冀南市把梦幻新城、新太空公司省略过去,那么潘海晨不管搞什么政策,他都可以装作没有看见,如果潘海晨非要充当急先锋,他也不会客气。

    然后,孙泽生想装看不见的心思,注定不会成功。就在郑毅卓做出指示之后的一个月,冀南市国资|委通知孙泽生,要往新太空公司派驻代表,紧随其后,大城山市国资|委和卧牛城国资|委也表态要派代表,另外,还有所谓的一票否决权。

    孙泽生面临着他组建新太空公司以来,最大的一次考验。

    靳媛媛义愤不已,她一再向孙泽生表示,要向爸爸告状,要让爸爸替自己的老公撑腰,这都欺负到自己老公的头上了,真以为自己的老爸是一尊不会发脾气的泥菩萨呀?

    孙泽生却阻止了靳媛媛向靳父求援的举动,这样做,可能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人动他的企业,但是时间一长,郑毅卓在全省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的时候,肯定还会把矛头对准他。到时候,他还是跑不掉。再说了,这次请靳父出手,说不定会给靳父多了一个日后干涉他公司的理由。这是孙泽生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如果是靳媛媛出手帮他,孙泽生倒是无所谓,这是自己的媳妇,老婆,靳父出手,性质可就不一样了。这里面的区分,孙泽生还是掂量的清楚的。

    感谢“晨¥寒”投出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