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66章 收购

    第466章收购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黄董事长,你能不能跟我详细说一下冀南银行的股权构成。”孙泽生说道,“我知道冀南银行是市属银行,第一大股东是冀南市国资|委。除此之外,冀南银行还有其他的股东吗?他们所持有的股权如何?我如果要收购冀南银行的话,这些股东是否有可能会不愿意把股权卖给我?”

    黄银华说道:“孙总,你要是想收购冀南银行的话,包括我在内的银行内部员工都不成问题,最大的阻挠可能来自于银行内部的股东。

    别看冀南银行只是一家市属银行,但是它可一点都不简单。首先说冀南银行的资产,去年一年的净利润超过了七个亿,核心资产超过了三十五个亿,总资产超过了六百个亿,存款余额将近四百亿。在国内的中小银行当中,也是为数不多的佼佼者。[

    当然,跟五大国有银行相比,冀南银行还差的很远。孙总要是想收购冀南银行的话,资金方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股东了。排名前十位的股东,涉及到了方方面面,其中,财政股大概占银行总股本的两成,国有企业法人股占总股本不到百分之十,另外民营企业法人股要占总股本的六成多,另外还有不到一成是自然人股。”

    孙泽生一挑眉毛,“民营企业法人股竟然占了这么高的比例?”

    黄银华点了点头,“这些民营企业法人股都持有在冀南市知名的民营企业的手中,他们每一次都是冀南市商界的风云人物,在冀南市乃至整个冀州省都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十几年前,冀南银行还不叫现在的名字,当时进行改制的时候,这些民营企业就已经顺势入股冀南银行了。他们入股冀南银行,不一定是为了赚取冀南银行的利润,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的企业融资的时候,能够方便一点。”

    孙泽生皱了一下眉头,他发现想收购冀南银行的难度,要比他想象中的难了许多。“财政股和国有企业法人股的情况如何?”

    黄银华说道:“财政股主要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市国资|委通过旗下企业冀南市建设投资公司,持有冀南银行百分之九点九八的股权。这也是冀南银行的第一大股东。第二部分是丛北区财政局通过旗下企业丛北区建设投资公司,持有冀南银行百分之九点五八的股权,是为冀南银行的第三大股东。

    这两部分股权从冀南银行改制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动过,比改制的时候,也就是个降低了几个千分点而已。

    至于国有企业法人股的变化就比较明显了。像原来的国有企业冀中矿业集团曾经在冀南银行持有将近百分之九点多的股权,现在持股比例已经下降到了不足百分之六,几乎每年,冀中矿业集团都要减持一点。”

    孙泽生点了点头,“看样子,财政股和国有企业法人股是最好收购的了。黄董事长,最近一段日子要麻烦你,帮我探一下几大股东的口风,我先和郭书记、周市长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让市国资|委和区财政局把他们持有股权卖给我。”

    黄银华连忙说道:“孙总,你把工作交给我,尽管放心,我一定全力配合你的这次收购。”

    孙泽生笑着点了点头,“对了,铁司令,黄董事长,我还一直没有问过你们的家庭情况。你们的公子、小姐都在什么地方上班呀?”

    铁兆明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孙总,让你惦记了。我儿子在当兵,目前是个上尉连长,从他入伍到现在,都五年了,至今都没有动静。”

    别看铁兆明是冀南市军分区的司令,听起来很威风,但他只不过是个大校而已,部队里面军衔比它高的,一抓一大把。他的影响力基本上就局限在冀南市。他儿子军校毕业后,没有分配到冀南市,而是分配到了大西北某个荒人烟的戈壁滩,一呆就是五年。别说升官了,就连回家探一下亲,都很困难。

    铁兆明求了很多人,始终未能给他的儿子换一个好点的环境。

    “铁司令,你把令公子的姓名,所在部队的番号等信息写给我,我回头帮你看看。”孙泽生淡淡地说道。

    “好,那就麻烦孙总你了。”铁兆明大喜过望,忙道。

    孙泽生又看向黄银华,后者忙道:“我有两个孩子,大的是个儿子,在市财政局工作,小的还在上大学,是个姑娘,学的是文秘专业。”

    “市财政局,那可是个好地方,我回头跟郭书记、周市长他们打个招呼,该重要的还是要重要的。至于令媛,不知道她有哪方面的意向?要是想到政府部门工作,我可以帮她跟人打招呼,省里面,市里面都可以,就连中|央部委也不是没有可能。她要想是想到企业工作的话,让她来找我,我亲自给她安排工作。”孙泽生淡淡地说道。

    黄银华募然等到了眼睛,当初为了把儿子弄到市财政局,他就费了好大的劲儿,如果不是他在冀南市有些根基,他儿子根本就别想得到这么好的工作。至于到省里面,乃至到中|央部委去工作,更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就算是想找门路都找不到。

    “孙总,我女儿真的有可能到中|央部委去工作吗?”黄银华一脸的难以置信。[

    孙泽生笑了笑,“你女儿要真的是有这方面的意愿,而且在校期间的学习成绩还过得去,我想问题应该是不大吧。国资|委、公安部、商务部、卫生部、国家安|全|部等等,我都认识人,想托他们安排一个人去工作,很容易。”

    孙泽生这倒不是乱说话,国|务|院各个部门中,他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国资|委,公安部的部长付冬生是荣晶莹的亲姑父,商务部的部长白涌泉感念他对其次子白家舜的救命之恩,卫生部和国家安|全|部跟他都有过合作,另外,军方的总装备部、总后勤部跟他也有联系。

    铁兆明用力地拍了拍自己表弟的肩膀,“黄银华,你这次可是发达了。不但自己以后能够跟着孙总干,就连你子女的工作都有了好的着落。”

    黄银华笑的合不拢嘴,“这都是托孙总的福。孙总,没啥可说的,我一定会把你交代的事情办好。”

    和铁兆明、黄银华吃饭完之后,孙泽生又给周天宇打了个电话,先把他打算收购冀南银行的事情跟周天宇说了说。

    周天宇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他是真没有想到孙泽生竟然把手伸向了冀南银行,打算收购这家对冀南市政府来讲非常重要的金融企业。

    如果可以的话,周天宇并不像让孙泽生把冀南银行收购走,毕竟冀南银行要是跟了孙泽生的姓,以后市政|府再想从冀南银行调集资金的话,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这对他来讲,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话又说回来,要是回绝了孙泽生的要求,两人原本融洽的关系就有可能出现裂痕。

    周天宇正在想法设法让孙泽生加大对冀南市的投资,如果两人之间的关系趋冷,对吸引孙泽生加大投资肯定是不利的,这还是其一,其二,对他个人的影响才是既深远而又巨大的。

    他如果想在仕途上持续高升,就需要像孙泽生这样的企业家给他抬轿子,往他的治下不断地投资,助他增加政绩。倘若两人不再像现在这么融洽,那么等到将来,他一旦调离冀南市,孙泽生很有可能就不再理他,他再想坐享孙泽生投资带来的好处,那就没戏了。

    利害得失的盘算,周天宇很快就完成了。他笑道:“小孙,原则上,我同意让你收购冀南银行。财政股这一块,你不要担心,我来做市国资|委和丛北区财政局的工作。另外,国有企业法人股这一块儿,我也可以帮你做做工作。你只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民营企业法人股上就行了。”

    “那就谢谢周叔叔了。”孙泽生说道。

    孙泽生对收购冀南银行的事情,还是很重视的,他跟周天宇通完话之后,就给燕京那边打了电话,让门德尔松带着他的团队,过来冀南市这边,主持收购冀南银行的事务。

    老板见召,门德尔松不敢怠慢,连忙乘坐最近的高铁,在当天就赶到了冀南市,入住在了冀南宾馆。

    宋嘉依这边,也按照孙泽生的意思,通过黄银华,和冀南银行排名前十的民营企业法人股的股东代表取得了联系,并邀请他们一起到冀南宾馆聚餐。

    聚餐的时间安排到了第二天,孙泽生并没有去,而是由宋嘉依和门德尔松作为他的代表,先后这些冀南市的知名企业家进行聚餐,探探他们的口风。

    然而这次聚餐的结果并不例外,民营企业法人股的股东们一例外,没有一个肯把他们所持有的冀南银行的股权给卖掉的,哪怕门德尔松把溢价开到了百分之百,也就是说以股权价值的两倍收购,可他们还是没有一个肯售卖的。

    国有法人股那边,也遇到了问题,冀中矿业集团同样不同意出售手中的股权。财政股中,丛北区财政局也不是很愿意出售他们手中的股权。市国资|委那块儿倒是比较顺利,市长周天宇同意,市委书记郭友伟不阻拦,其他几个市委常委也都没意见,市国资|委同意以溢价百分之六十的价格,把他们持有的股权卖给孙泽生。

    孙泽生决定谅那些不愿意出售股权的股东们几天,他利用这几天的空闲,和几个自然人股东进行接触,希望收购他们手中的股权,然而同样的不顺利,一例外,没有人愿意出售。

    市国资|委和孙泽生很快就把合同签了。以不到六亿元的代价,孙泽生成为了冀南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可是他在冀南银行中形单影薄,想行对冀南银行的整改方案,都不可得。

    孙泽生很是懊恼,向宋嘉依抱怨,还不如不费这个劲儿,在最初的时候,就甩开冀南银行,独资成立一家专属于他的银行。

    宋嘉依默默地听完孙泽生的抱怨,然后柔声劝道:“老公,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了解一下冀南银行的股东们为什么不愿意出售他们的股权。如果找到了他们的原因,我们就可以对症下药了。”

    孙泽生点了点头,他本想派门德尔松去了解情况,转念一想,否决掉了门德尔松,改派黄银华去。[

    黄银华没有让孙泽生失望,当天就给孙泽生打电话,汇报调查的结果。那些不愿意出售股权的股东们之所以惜售,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能够沾上孙泽生的光,跟着孙泽生发财。

    孙泽生这些年的发展,这些企业家都是看在了眼中,记在了心中。他们暗中都在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和孙泽生搭上线,只是至今没有人如愿罢了。

    这次孙泽生看上了冀南银行,这些企业家都觉得孙泽生不会做亏本的生意,既然冀南银行让孙泽生盯上了,那么冀南银行的大发展肯定是没跑的,搭上这么一艘大船,想不发财也难。这时候,想把他们赶下船,他们当然不干了。

    听完汇报,孙泽生哭笑不得,自己名头到了,带来的不仅仅有好处,同样也会坏处,最起码收购的成本要翻着番儿地往上涨。就像这次的收购,如果换成是其他的银行或者别的什么企业收购,不管是谁持股,估计都不会排斥将之卖个好价钱。但是换成是他来收购,就会多这么多的事情。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好事多磨?

    孙泽生决定还是再努力一把,他这次亲自出面,又把郭友伟、周天宇一起请来,然后宴请冀南银行民营企业法人股的股东们。

    在筵席上,孙泽生许了不少好处,他甚至把收购价提升到了溢价百分之一百一十的程度,就连郭友伟和周天宇也帮着孙泽生说了不少好话,但是那些公司的老板们愣是没有一个松口的。

    宴会不欢而散。

    孙泽生有些闷闷不乐,他在考虑是不是重新组建一个新的银行。这时候,门德尔松过来求见。

    “老板,我听说你亲自出马,那些企业的老板们也都没有给你面子?”门德尔松问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我和郭书记、周市长都出动了,那些家伙愣是油盐不浸。门德尔松,我问你,是成立一家全新的银行,难度大,还是收购一家现成的银行,难度大?”

    门德尔松忙道:“老板,睿智如你,又怎么可能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你这是考我。在我看来,收购冀南银行,相对来讲,难度还是要小许多。咱们要是成立新的银行,需要打通多个环节进行审批,审批过了之后,还要扩大在民众中的影响力,培训员工,招募管理层,事情需要做的,实在是太多了。收购冀南银行的话,就可以省掉很多环节,而且冀南银行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别的不说,至少在冀南市普通市民和企业中,还是有一定认知度的。”

    “你说的是不错,但是我们拿不到冀南银行的控股权,问题就大了。”孙泽生说道。

    门德尔松说道:“老板,你已经入股了冀南银行,并且成为了冀南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按照公司法的规定,你就有权力任命公司的董事长了。”

    “我光要个董事长的职位,有什么用?”孙泽生不满的说道。“我这里又不缺这个玩意儿。”

    门德尔松忙道:“老板,你如果想要控股权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我们可以采用增发股的方式,强化你手中的股权比例。我已经研究过冀南银行其他股东的资料,他们基本上都是盈利状况良好的企业,但是他们一例外都没有充足的现金流,我统计了一下,就算是他们全都加起来,也很难凑够五十个亿出来。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的短板,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老板,可以往冀南银行增资,扩大冀南银行股本的数量,然后让其他的股东们认购,这样的话,就可以打算所有股东在冀南银行的持股比例。在这样前提下,老板别说是想拿到冀南银行的控股权了,就算是想拿到绝对控股权,也不是问题。”

    孙泽生闻言,脸上愁容顿时烟消云散,“门德尔松,你这个主意不错,赶快替我拟定一个方案出来。”

    门德尔松取出个文件夹来,“老板,我已经把方案设计好了。”

    有了门德尔松拟定的方案,后面的事情发展要顺利许多,对孙泽生要对冀南银行增资扩股的举动,其他的股东们根本力阻止,也没有能力认购太多,经过一番操作之后,冀南银行的股本扩大了两倍。孙泽生一共往冀南银行注资七十个亿,算上收购冀南市国资|委的那不到六个亿,最后孙泽生一共花了不到七十六个亿,就拿到了冀南银行将近百分之七十的股权。r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