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59章 老外的佩服

    第459章老外的佩服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荣晶莹的意思,不但孙泽生听得出来,宋嘉依、武汉阳等人也都听得出来。宋嘉依她们倒还是没有什么,武汉阳却生出一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来。

    这时候,孙泽生又说道:“我重申一下,在座的都是自己人。在生意上,都是我孙泽生信得过的伙伴,我们理应精诚团结,互相扶持,互相支持,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能互相拆台。还有,各位该得到的利益,我一定会按时足额支付,不会以任何名义克扣。我同时还希望以后能够创造更多的机会,让大家拥有更多持股的机会。”[

    孙泽生这话就是专门对武汉阳讲的了,武汉阳心中刚刚升起的小小的不快,马上烟消云散。他想起了应聘到孙泽生的麾下之后,发生的一切。他在美国留学然后工作多年,始终法得到重用,可是到了孙泽生这里后,不但得到了重用,而且还担任未来之光公司这样一家年利润近百亿公司的掌门人,而且他还还和孙泽生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这样的信赖,这样的心胸,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这次,孙泽生郑重其事地在他最信任的几个女人面前表态,更是让武汉阳感动,颇有一种千里马遇到了伯乐的感觉。

    宋嘉依说道:“小生,小晶刚才也是好心,并没有可以针对谁的意思。我提议咱们还是继续商议未来之光海外子公司的事情吧。”

    有了方向。指定起方案来,就要迅速多了。武汉阳是哈佛大学的mb。荣晶莹是燕京大学的商科生,孙泽生前世更是坐拥过百亿的资产,宋嘉依、张立等这几年也都得到了不小的锻炼,他们合起来,想谋划出来一个对他们有利,乔治史密斯有能够接受的方案来,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大概花了一个小时,一个粗略的合作框架协议就新鲜出炉了。再次征询宋嘉依他们有意见后,孙泽生决定拿着这个协议去见乔治史密斯。

    乔治史密斯正在孙泽生陪着冯月英包饺子,他挽着袖子,汗毛密布的手和小臂上都是面粉,他还不时地说着他做生意的时候,遇到的各种趣事,逗得冯月英前仰后合。

    见孙泽生领着宋嘉依、荣晶莹还有武汉阳一块儿过来。乔治史密斯连忙打起了招呼,“你们可真是有口福了。我和冯妈妈一起包的是牛肉馅的饺子,皮薄肉多,香喷喷,待会儿让你们把自己的舌头都咬掉。对了,冯妈妈。是这么说的吗?”

    冯月英笑着纠正道:“是皮薄馅多。”

    孙泽生翻了翻白眼,“史密斯先生,你比妈就小了差不多十岁而已,你喊我妈冯妈妈,不觉得肉麻吗?”

    乔治史密斯不客气地说道:“亲爱的孙。我一直是把你当兄弟的。我的妈妈就是你的妈妈,你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妈。这有错吗?”

    孙泽生懒得跟乔治史密斯理论,他对乔治史密斯招了招手,“不跟你争这个了。史密斯先生,走吧,到我的房间去,咱们谈一下生意上的事情。”

    “咱们谈生意,谁来帮冯妈妈包饺子呀?”乔治史密斯问道。

    宋嘉依和荣晶莹一起挽起了袖子,“交给我们吧。”

    乔治史密斯连忙站了起来,他先洗了洗手,然后跟着孙泽生、武汉阳一起到了孙泽生的卧室。

    三人坐下后,武汉阳说道:“史密斯先生,你不止一次提到要和我们合作,在海外组建子公司。我们经过商议后,并且取得老板的批准之后,特地向你提出一种合作的方案。我现在先简单地向你介绍一下方案。”

    乔治史密斯神色凝重地听着,当他得知这套方案的具体内容后,皱起了眉头,“亲爱的孙,难道我们非要采用这种方式吗?我个人觉得农业种植基地的药草,说不定可以广到当地种植,到时候,我们可以就近取材,节约成本,这样赚的利润更多。”

    孙泽生耸了耸肩膀,“史密斯先生,你的提议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们提出的方案,更加有利于我们对产品的质量进行严苛的控制,防止出现质量下滑的可能性。另外,这也是出于技术保密的需要,把药草大规模广到国外去种植,大家就都知道这几种药草能够调制出来美丽如歌牌青春霜系列化妆品了,以后大家就都开始仿制了,我们就失去了天然垄断性。”

    乔治史密斯又不是傻子,孙泽生说的漂亮,实际上还是想少分一些利益给他。不过让他找出更多的理由来反驳孙泽生,他还真的找不出来。类似于可口可乐公司提供原液,然后出口到全世界各地的灌装厂,进行稀释灌装的做法,在数的合资厂中存在。这绝对不是孙泽生的首创,也不会在孙泽生这里终止。

    这种通行的做法,对于母公司来讲,好处多多,坏处却很少,可是对于合资厂的合作伙伴来讲,能够得到的好处却很少。[

    那些梦想通过这种方法,达到所谓的市场换技术的目标,几乎就没有实现的可能,最多也就是跟着对方赚点辛苦钱罢了。

    “亲爱的孙,我想问一个问题,如果采用你们所指定的方案,咱们展开合作的话,未来之光公司把化妆品的膏体出口的话,打算买一个什么样的价格?还有你们对产品在当地的售价是如何考量的?”乔治史密斯只好转而求其次,询问一些更加实际的问题。

    孙泽生说道:“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美丽如歌牌青春霜系列化妆品都打算走高端的路线。星光系列化妆品针对的群体有限,所走路线跟国内也是一样。我们不会让同样的产品,在国外卖的比国内便宜,最多就是两者的价格持平。至于膏体出口的价格,我们打算采用成本控制核算的方法,使得海外的子公司支出的成本,有五成左右是采购的成本。”

    乔治史密斯低下头,飞快地计算着,他需要算一下跟孙泽生的合作。究竟能不能给他带来利润。他不一定通过和孙泽生的合作,赚到大钱,但是怎么着也不能亏本呀。

    算了一会儿,乔治史密斯发现这样做,还是有钱赚的,如果在东南亚市场的销售能够像在华夏国内这么火爆的话,利润也是相当可观的。

    乔治史密斯点了点头。“这种方案也未尝不能接受。不过我还有几个问题,在海外子公司中,我能够持多大的股权比例?还有,你们以后在海外开设的子公司,我是不是都能参股,还是只允许我入股东南亚公司一家?”

    孙泽生说道:“我们在海外子公司中肯定要占据控股地位。而且至少也是过半数控股,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会绝对控股。除此之外,其他的股权由那个股东来控制,都可以商量。至于你可以在那家子公司入股?史密斯先生。我可以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未来之光公司的所有海外子公司。你都可以入股。当然,前提是你要出一个合适的价格。”

    乔治史密斯打了个响指,“如果你真的同意开放未来之光公司的所有海外子公司让我入股的话,我当然是欢迎至极了。只有价格方面,保证能够让你满意。当然,亲爱的孙,你也得让我有钱赚,亏本的生意,我是不做的。”

    随后,孙泽生、武汉阳就和乔治史密斯商量了起来。乔治史密斯对东南亚市场的熟悉程度要远远地超过了孙泽生和武汉阳。

    他们经过商议之后,决定把设在东南亚的子公司的总部放在泰国的曼谷,投资总额不低于五千万美元。至于由谁来出任该公司的负责人,乔治史密斯建议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公开的招聘,选择有东南亚背景的职业经理人,到泰国开疆拓土。

    乔治史密斯的这些建议,孙泽生一一同意,不管谁做东南亚子公司的掌门人,对孙泽生来讲,都没有什么区别。他这边只要坚持不让东南亚那边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始终控制着原材料的环节,同时制定一个现代化的企业制度并且在实践中严格执行,就不用担心东南亚那边出问题。

    不过在对股权进行详谈的时候,乔治史密斯和孙泽生开始出现了分歧。对于未来之光公司要对海外的子公司控股的行为,乔治史密斯虽然奈,却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谈判的主动权不在他的手中,可是对于孙泽生非要给白家舜打电话,询问白家舜是否要入股的举动,乔治史密斯表示非常的不理解。

    “亲爱的孙,我真是搞不明白,你们华夏人做生意,为什么非要和官场上的人扯上关系呢?难道就因为白家舜是贵国商务部部长的儿子,我们就要分他一杯羹吗?”乔治史密斯不满地表达着他的情绪。

    武汉阳说道:“史密斯先生,在华夏,论做什么事情,关系网都十分的重要,我们老板这也是在编织他的关系网。”

    乔治史密斯耸了耸肩,他在华夏做生意的日子也不短了,对此也是深有体会。如果孙泽生是在国内做生意,拉上白家舜,他可以理解,但是他不明白孙泽生都要走出国门了,为什么还要拉上白家舜呢?

    这个问题,别说乔治史密斯不明白,就连武汉阳也不是很懂,不过后者习惯了遵从孙泽生的决定,虽然不理解,却也不会提出反对的意见。

    孙泽生之所以一定要拉上白家舜,除了县官不如现管的原因之外,也有为未来铺路的打算,毕竟靳父不可能一直呆在一号首长的位置上,早晚也是要退休,等到靳父退休之后,孙泽生就只能依靠自己了。未雨绸缪,提前布局,编织一个关系网出来,对他来讲。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毕竟权贵如靳父,在华夏也不能一手遮天。他还需要跟党内的其他派系进行妥协,他还需要给他的追随者一些好处。只有这样,他的施政理念才能够得到贯彻执行,一点好处都不跟分给别人,都要牢牢地攥在手中,最后只能沦落为孤家寡人。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就像人养狗一样,总是让狗出于饥饿的状态。让狗饿得两眼昏花,那么就连狗这种号称是人类最忠诚的伙伴的动物,也会急了眼,反噬主人。何况是人。

    孙泽生要编织他的关系网,那么就要分割一部分利益出来,一点好处都不肯拿,就想把他的关系网编制好。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这些话,孙泽生只会做,却是不会跟乔治史密斯、武汉阳等人明言的。

    孙泽生给白家舜打了个电话,白家舜得知孙泽生主动询问他是否还要入股东南亚的子公司,多少有些意外。[

    愣了半天,白家舜说的第一句话。“孙总,你真是够朋友,我白家舜没有交错你这个朋友。至于入股东南亚子公司的事情,还是算了吧,我手头最近有点紧。没那么多钱,等以后有了机会。我们再合作吧。”

    白家舜不愿意入股,孙泽生也不会去勉强白家舜,于是他开始和乔治史密斯商讨具体的股权分配,当然,他们商量只是一个原则,最后如何分配,还要看公司进入泰国之后的实际情况。为了打开泰国乃至整个东南亚的市场,是不是有必要吸纳当地的企业入股,这也是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的。

    等到他们商量后,饺子也煮好了,在餐桌上,乔治史密斯端着热气腾腾的饺子,盘算着以后美好的日子。

    乔治史密斯自从和孙泽生相识之后,通过代理孙泽生旗下的产品和专利,着实转了不少钱。就像宝龙公司生产的全自动生产线,每一套,一进一出,他都能赚个上千万华夏币。还有替孙泽生代理专利,他也赚了不少。

    不过这些要么是一次性买卖,要么就是周期比较长,不是细水长流的生意,更重要的是乔治史密斯早就发现他代理的产品,几乎都不是孙泽生旗下最赚钱的生意。

    就像未来之光公司,他早就想染指了,只可惜孙泽生一直不肯给他机会。类似的还有清水水务,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还有没有建成的新太空公司。

    一想到新太空公司,乔治史密斯就有些眼热,相比起其他人,他要非常的看好未来的太空旅游市场。只可惜,他虽然有钱,但是在美国却不是怎么能够排得上号的人,而且他也没有这方面的技术,想自组一个类似的公司,也没有那个能力。

    在美国,涉足太空产业的私人公司不是没有,但都是美国国防部、美国航天局严格筛选出来的,就那么两三个,他想入股,人家都不一定看得上眼。

    而在美国之外,还没有私人公司进入该领域的消息,唯一有的就是华夏这里了。

    “亲爱的孙,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兄弟,你让我帮你代理的商品,我每次都是不遗余力,帮你卖了个好价钱,对不?”乔治史密斯操着流利的京片子,说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

    乔治史密斯又道:“这次,咱们又达成了合作的协议,一起开拓东南亚市场。这说明咱们俩的关系又进了一步。跟你讲,我还是有点不满意,我想让咱们俩的关系更进一步。”

    孙泽生用筷子夹着饺子,蘸了点醋,一口咬掉半个,“你说吧,史密斯先生,你又看上我那块儿生意了?”

    孙泽生对和乔治史密斯合作并不排斥,他以后要进入美国市场,乔治史密斯是美国人,又在美国有一定的根基,和他合作,以后等他要进入美国市场,所要遭受的来自美国的政治阻力相对就要少许多。

    乔治史密斯用筷子指了指天,“亲爱的孙,你的新太空公司还缺资金吗?当初,你的新太空公司招投标的时候,为什么就不给我打个招呼呢?你也知道,我又不是没钱。”

    孙泽生一听就知道乔治史密斯在打什么主意,他说道:“史密斯先生,首先纠正你的一个错误,新太空公司不是我的。严格来讲,我在新太空公司持有的股权也才四分之一左右。”

    “我懂,但是不可否认,你选择了一个巧妙地方式,用最小的成本,实现了控制新太空公司这个庞然大物的目的。亲爱的孙,你玩资本控制这一手,非常的老道,就连我都觉得很佩服。”乔治史密斯半真半假地恭维道。

    乔治史密斯说的是孙泽生和大城山市国资|委、冀南市国资|委和卧牛城国资|委合作组建新星空联合投资公司,然后用该公司对新太空公司进行控股之后,然后再把新太空公司出来,进行股权公开招募的事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