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55章 不要浪费

    第455章不要浪费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邓竹君担心汪连胜把他和孙泽生之间的关系闹僵,连忙打圆场说道:“孙总,你就不要卖关子了。特区市是咱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做什么事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难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不可否认,特区市为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这种贡献还在持续之中。我本人是非常支持连胜同志的工作的。当然,连胜同志,我也希望你能够静下心来,好好地跟孙总谈谈。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把特区市建设的更好。”

    汪连胜其实也不想把他和孙泽生的关系闹僵,特区市的一把手,一向是处在全国改革开放的风口浪尖之上,能够出任这样一个职位,汪连胜平时的时候,没有少做一些准备。对孙泽生这个已经在全世界享有一定知名度的年轻企业家,他曾经不止一次对孙泽生进行过私底下的调查。[

    在调查中,汪连胜发现孙泽生基本上没有什么政治野心,对钱的兴趣远远大过对权力的兴趣。这样一个人,跟他是没有直接的利害冲突的。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够和孙泽生处好关系,当然,前提是孙泽生不能够做出威胁到他切身利益的事情来。

    比方说现在,如果孙泽生打算用特区市近段日子来,集中爆发的环境污染的问题,来要挟他,他即便是不跟孙泽生翻脸,也会将孙泽生列入不受欢迎的名单。别看孙泽生“攀上”了靳父这个高枝,但是即便是靳父想撤换掉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况且孙泽生又只是一个在政坛上基本上没有什么根基的青年。

    “孙总,如果你是来帮着我们特区市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我们特区市上上下下一千五百万市民都非常的欢迎你。如果你只是发现问题,我们的市民也会感谢你。”汪连胜说话说了半截,大家都是聪明人,他就算是不把话说完,相信孙泽生也清楚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孙泽生笑了笑,“汪书记。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希望特区市能够把市政供水系统和污染治理的工作打包,一起交给我来进行市场化的运作。说的清楚一点,特区市的污染治理工作,我不需要南粤省和特区市给我提供一分钱的补贴,我会用市政供水积累下来的利润。来作为环境污染治理的费用。污染的产生是因为特区市一千五百万的市民的工作和生活造成的,治理环境污染,人人有义务出资。而饮水是谁都逃不了的事情,正好通过这种方式来收取治污费用,谁也逃不了。”

    汪连胜皱起了眉头,“你打算要市政供水,不知道你是要那一块?”

    孙泽生说道:“当然是全部了。换言之。我希望全资收购特区市的自来水公司,以后,特区市各种方面的用水,不管是居民用水,工业用水,商业用水还是农业用水等等,都由我们来提供。”

    “孙总,你的胃口倒是不小。你知不知道特区市市|委、市政|府为了保证居民的各方面用水。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做了多少工作吗?你知道每年特区市政|府要为自来水公司补贴多少钱吗?你知道我们每年需要从外地调集多少的淡水资源吗?你要接受全市的市政供水,是不是也要接收这些呀?”汪连胜问道。

    孙泽生淡淡地一笑,“汪书记,如果你是担心这些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如果你肯把市政供水交给我,我承诺三年之内。自来水公司出来的水不涨价,三年之后,如果需要涨价,可以召开市民听证会。如果说市民听证会觉得需要加,那就加,如果不需要,那就不加。另外,特区市给自来水公司的补贴,我们也可以一分钱不要。我们只有一个请求,能够把自来水公司继续做为一个公益性的单位看待,原来自来水公司享有什么样的政策,还能继续保持,当然,补贴就不用了。”

    “不要补贴,不涨价,还要处理全市的环境污染问题,这样做,你们还有钱赚吗?”汪连胜一头雾水,孙泽生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跑到特区市来当活雷锋了?还是觉得他汪连胜的政治前景光明,特地来给他投资来了?

    “汪书记要是不信,咱们可以签合同。我愿意拿出来一个亿的资金作为抵押,如果我违背了合同,押金可以没收,要是我做到了,特区市三年之后把钱退给我,并且给予我适当的补偿。”孙泽生主动说道。

    这下别说是汪连胜了,就连邓竹君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虽然说一个亿对孙泽生来讲,肯定不算什么,但是一个亿绝对不能算是一个小数目,即便是放在每年全市生产总值破万亿的特区市来讲,也不是可以随便地忽视一个亿的。

    难道孙泽生真的有信心?

    “孙总,这样吧,我不能够马上给你答复。我需要召集全市的市委常委,还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召开专题研讨会,还要请专家学者进行相关的学术论证,如果你提出的方案具有可操作性,那么我们再和你联系。另外,如果孙总方便的话,可以到我们的专题研讨会上做一些项目的介绍,这样或许有助于给大家答疑解惑。”汪连胜说道。

    孙泽生想了想,说道:“我估计很难抽出时间来,去给特区市的常委会议做专题报告,不如这样,我会让我旗下的清水水务的董事长郑坤明来给各位做专题介绍。”

    “好。”汪连胜这次倒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孙泽生又在特区市逗留了两天的时间,汪连胜安排了专人对孙泽生进行陪同,并且应孙泽生的要求,为孙泽生安排了一些地方进行参观,这让孙泽生对特区市的现状有了一个更加清醒的认识。

    就在孙泽生打算飞回燕京的时候,美国人乔治史密斯给他打电话,得知他在特区市之后,乔治史密斯很高兴,说他也在特区市。要过来见孙泽生。

    孙泽生把自己住的地方告诉乔治史密斯,大概一个小时后,乔治史密斯就找上了门。

    “亲爱的孙,咱们是不是可以动手了?”乔治史密斯一见孙泽生,就是两眼放光。[

    “动手?动什么手?”孙泽生一头雾水地问道。

    乔治史密斯露出一丝带着讨好的笑容,“亲爱的孙,你不是这么健忘吧?你不是答应过我。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会和我一起合作在华夏之外开未来之光公司的海外子公司吗?我可是不止一次到冀南市的农业种植基地参观过,我听邹家顺先生说,今年农业种植基地肯定是个丰收年,亩产破两千斤,肯定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么多的原材料。未来之光公司肯定用不完,多余出来的部分,完全可以制作成药膏,然后出口到国外,在当地进行分包装,然后在当地销售。”

    孙泽生摇了摇头,“史密斯先生。你是不是太着急了?你不是说要帮着我搞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f认证吗?没有f认证,我怎么进入美国市场、欧洲市场呀?”

    乔治史密斯讪讪一笑,“这不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那帮子老顽固一点都不肯变通,非要等到规定年线之后,才肯颁发f认证。不过没有f认证,也没有关系呀,贵国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卫生部不是给未来之光公司的产品颁发了生产许可证和国药准字号了?有了这些,我们完全可以先进入一些要求没有那么严格的海外市场。我甚至可以想一些办法。把一部分产品走私到美国国内去,先偷偷地卖,说不定还能偷卖个高价出来。”

    孙泽生瞪大了眼睛,看着乔治史密斯,“你不是一直宣称你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吗?”

    乔治史密斯嘿嘿一笑,“利润,这都是利润害得。亲爱的孙。你就说我的提议是否合适吧?你可一定要好好地考虑一下我的提议,你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搞出来了农业种植基地,那里生长出来的药草。每一株比金子都珍贵,可别浪费掉了。”

    孙泽生皱了皱眉头,“你的这个提议,有点太仓促了,我不好直接给你答复,这样吧,我要回燕京了。你跟着我一块去去吧。到时候,你先跟武汉阳谈谈。如果武汉阳觉得你的建议可行,我在对整个项目进行系统的梳理,如果没有问题,那就干。”

    乔治史密斯一拍巴掌,“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亲爱的孙,咱们俩可真不愧是同吃一个妈妈包的饺子的交情。”

    孙泽生翻了个白眼,“你在我们家就吃过一顿我妈包的饺子,不要总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事。你烦不烦呀?”

    跟邓竹君、汪连胜分别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孙泽生和乔治史密斯就同乘一架飞机,返回到燕京。

    乔治史密斯去找武汉阳,详细商议在海外设立未来之光海外子公司的可能性。孙泽生则直接返回未来之光园区,回到他的别墅,孙泽生打开了视频会议系统,联络远在非洲的凌飞鹭。

    凌飞鹭喜笑颜开地向孙泽生汇报着新太空公司股东、总装备部的代表们在南苏丹的二号卫星发射场的表现。

    新太空公司的股东们全都到太空中转了一圈,一个个都被刺激的不得了,有些人吓得手脚酥软,有的则是惊叫连连,连喊过瘾。不过不管他们是那种反应,对将氦气球投入到太空旅游之中,他们是没有一个人反对的。对新星空公司的盈利前景,他们也有了一定的期待,但是他们也不是没有疑虑。

    太空旅游严格来讲,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俄罗斯宇航局最先在太空旅游上做文章,并且已经先后送了好几个亿万富豪进入太空,甚至还把亿万富豪往国际空间站里面送。

    另外,还有一些特制的飞机,也在从事太空旅游的项目,这种飞机可以把人送到大气层上面,或者是做一些特殊的飞行轨迹,可以让人短暂地体会到失重的状态。

    除此之外,利用氦气球送游客进入太空,这个方案并不是孙泽生的首创。美国人同样走在了前面。

    这个项目能不能赚钱,在全球是否有竞争者,能不能保证利润,这些问题都撇开不谈,有一个问题是不容忽视的,新太空公司花费两百六七十亿华夏币这么大的代价,又是搞太空旅游。又是搞梦幻城。

    这样一个项目,能够支撑得起来一个庞大的梦幻城吗?

    孙泽生听了凌飞鹭转述的股东们的话后,并没有给予回答,而是让凌飞鹭继续说总装备部的代表们在二号卫星发射场是什么反应。

    凌飞鹭换上了一张笑脸,“老板,这次咱们可真是赚大发了?总装备部已经确定采购包括人驾驶武装直升机等数十种的装备。采购总金额最少也有二十亿华夏币了。果然,做军火生意是最赚钱的。要不是老板你吩咐,不能把一些过于敏感的装备拿出来,否则的话,让他们看到,他们的采购金额还能够翻上个一两倍。”

    “egret,你记住。我们并不指望着这些东西赚钱,明白吗?你们在非洲的首要任务是要守护好一号、二号卫星发射场的安全。不要让任何人窃取走卫星发射场的机密,不要让我们的人的生命财产的安全受到威胁。”孙泽生说道。

    凌飞鹭连忙敛去脸上的笑容,“我知道了,老板。”[

    孙泽生说道:“你替我跟库伦打个招呼,让他按照原定计划行事。还有,护送新太空公司的股东、总装备部的代表去一号卫星发射场的时候,你亲自带队。护送他们,确保中途不发生任何意外。最近,刚果(金)那边好像不太太平。”

    孙泽生刚刚和凌飞鹭举行完视频会议,还没有来得及休息,他的电话就响了,一看电话号码,孙泽生连忙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然后才按下了接听键。“夫人好,我是孙泽生。”

    电话那头传来靳媛媛的母亲柔和的声音,“小孙。以后不要叫我夫人了。你已经和媛媛领了结婚证,你们俩已经是法定的夫妻了,以后也要跟着媛媛叫我妈妈了。”

    “那好,我就僭越了,以后就叫你妈妈了。”孙泽生从善如流。

    靳母说道:“我听媛媛说你一直想跟我见一面,谈谈媛媛进修之后的工作安排。我很想跟你见上一面,但是我的工作很忙,很难抽出时间来见你。正好我现在有时间,咱们就在电话里面说吧,好不好?”

    孙泽生能说“不好”吗?他笑了笑,说道:“妈妈,其实我是这样想的,媛媛各方面都很优秀,优秀的人才就要放到最适合让她发光发热的地方,而不是人为地将其放在一个不适合她的地方。就像是一颗螺母,如果螺丝不配套,强行拧上去,也不会起任何的作用,相反还有可能带来安全隐患。”

    靳母问道:“是不是媛媛跟你说过什么了?”

    “不错,媛媛说首长想让她去某个军代局当军代表,妈妈,这不是把媛媛放在不合适的地方吗?我个人觉得首长没有必要为了避嫌,而特意地委屈媛媛。古人有云,举贤不避亲,首长高风亮节,我钦佩。但是希望用这种方法,来引导社会的风气,或者表示自己的清白,根本没有必要。人都是利己的,首长这样做,或许能够感召一部分人,但是这种感召的力量是有时间局限性的,等到时效一过去,人们心中的私欲就会死灰复燃,到时候,媛媛只是做她的军代表,其他人还是要为自己的儿女谋私利。难道首长还有第二个孩子,让他做标杆吗?”孙泽生说道。

    “你这孩子,我跟媛媛的爸爸只有媛媛一个孩子,那里还有第二个孩子呀?”靳母哑然失笑道。

    “妈妈,既然只有一个孩子,那就更应该好好地疼爱媛媛呀。如果媛媛不堪造就,也就算了。既然媛媛自己有本事,就没有必要屈着她呀。我想首长也希望有人能够继承他的事业吧?媛媛如果只是做个军代表,又该如何继承首长的事业呢?”孙泽生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靳母说道:“不是还有你吗?”

    孙泽生忙道:“我的兴趣在经商,对仕途没有什么想法。媛媛比我更加适合继承首长的事业。妈妈,我说句不好听的话,首长一个人高风亮节,没有什么用,你看看开国一辈的那些老革命家,有多少后辈子孙活跃在政界和军界呀。老革命家们都这样做,首长为什么要委屈媛媛呢?”

    靳母笑了笑,“你这孩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呀。好吧,我会把你的想法转告给媛媛的爸爸的。小孙,你既然敢为媛媛仗义执言,那么你就要做好在媛媛的爸爸陈述你的理由的思想准备,等我电话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