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48章 三言两语推股价

    第448章 三言两语推股价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新太空的股东招募大会就在冀南宾馆举行,这里几个大小不一的会议厅,最大的一个可以容纳三百人,挤一挤的话,容纳三百五十人应该没有问题。

    当然,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企业进入到其中,新太空的筹备会也对进入会议厅的人进行了限制,规定每个单位可以进入会场的人以两个为好,最多不能超过三个。这样的话,会场中基本上可以让一百二十到一百七十家单位进入。

    孙泽生、靳媛媛、宋嘉依等早早地就来到了冀南宾馆,和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林泽池、郭友伟等人,不过林泽池他们并不打算出现在会场之中,他们都在会场外面的休息室坐着,时刻准备着了解股东招募的最新情况。

    孙泽生、大城山市国资|委的主任、冀南市国资|委主任和卧牛城国资|委主任做为新太空公司的发起股东代表,一起坐在了最前面一拍。

    为了能够让这次的股东招募大会募集到更多的资金,孙泽生不惜重金,专门从燕京请来了最有名的拍卖师,并且专门花了半天的时间,跟他进行沟通,确保他能够准确地把握住股权的价值,不至于低估,从而让新太空公司蒙受不必要的损失。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上午九点,在步步高的音乐声中,新太空公司股东招募大会正式开始。

    主持人由新太空公司的总经理臧永晨主持,说起来臧永晨出任这一职位还有一段插曲。孙泽生收购了新星空公司之后,以之为基础,和三个地级市的国资|委合作组建了新星空联合投资公司,并以其发起成立新太空公司。

    为了筹备新太空公司,孙泽生直接从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抽调人手过来。臧永晨得知此事后,主动找到孙泽生,要求负责这件事。

    以前臧永晨总想着攒够了资本之后,能够东山再起,他时时刻刻都想着离开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哪怕是孙泽生从一开始聘请他,就委任他为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都无法让他改变自己的想法。

    也正是因为如此,孙泽生对待臧永晨的态度,始终都是重视而不重用。分配给他的工作,也都是一些没有太多实权的事情。

    不过人的思想总是会改变的,就算是臧永晨也不例外。孙泽生创造的商业奇迹,一次又一次地超出臧永晨的预期,特别是当孙泽生在非洲筹建一号、二号卫星发射场,并且组建了保安团、雇佣军之后,臧永晨开始考虑他在孙泽生手下一直做下去的可能性,只是那时候,臧永晨还没有下定决心。

    直到孙泽生和靳媛媛订婚。臧永晨旁敲侧击,了解到靳媛媛的背景之后,臧永晨募然意识到跟孙泽生联姻的靳媛媛是个什么样存在之后,他才最终下定了决心。

    臧永晨不是没有反省过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输掉自己一手创建起来的宝龙公司。除了他中了华天一的毒计之外,跟华天一在辽京市黑白两道有很深的根基,也有很大的关系。无论是玩黑道,玩白道。他都都不是华天一的对手,所以华天一根本不用担心他会赖账,哪怕他把公司输给华天一的过程是违法的。也扭转不了他的被动局面。

    在华夏经商,尤其是规模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在官面上没有强大的盟友甚至是靠山,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孙泽生和靳媛媛联姻,在商界,能够撼动孙泽生的,几乎没有,在和商界紧密关联的政界,除非是有人想粉身碎骨,否则的话,很难选择去对付孙泽生。

    不知不觉间,孙泽生已经成长为一颗需要臧永晨去仰视的参天大树。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臧永晨彻底动了一直留下来的心思,当然,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孙泽生这里的舞台够大,甚至比他把宝龙公司带到最鼎盛时期的时候,还要大数倍,他臧永晨满腹经纶,这里无疑是一个让他可以尽情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

    于是,臧永晨就主动打电话,向孙泽生自荐。孙泽生让臧永晨从燕京赶过来,跟他谈了一次,确定了臧永晨的心意之后,便毫不犹豫地委任臧永晨为即将成立的新太空公司的总经理。

    新太空公司和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没有任何的隶属关系,可要是深究起来的话,前者的总经理在级别上,是比不上后者的副总经理的。但是两者的实权区别,却是后者远远地比不上前者,何况,新太空公司绝对是开创了国内的先例,能够出任新太空公司的总经理,也把臧永晨的雄心壮志给激发了出来。

    臧永晨曾经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即便是今天到场的很多人士背后耸立的都是一个个商界的巨无霸,但是他面对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很坦然,很自信,很轻松。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臧永晨身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手拿着话筒,侃侃而谈,他花了很短的时间,简短地介绍了一下新太空公司招募股东的背景,按照孙泽生的意思,新太空公司缺钱这个半公开的秘密,让他直接捅了出来。其实,臧永晨就算是不说,与会的人也都猜得出来,臧永晨说出来,反倒是显示出了诚意。

    不过这次来参加股东招募大会的人可不是来听臧永晨讲述背景的,他们是来赚钱的,说得好听一点,是来入股的。

    臧永晨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把前面的话压缩到了不能压缩的程度,然后话锋一转,开始说起今天雇佣军的规则来。

    说是股东招募,不如说是股权拍卖。孙泽生和其他三个股东商议后,决定把新太空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权拿出来,进行拍卖,每千分之五的股权算是一份。

    其中。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为限定为国有资本进行拍卖,百分之十限定为非国有资本拍卖,剩下的百分之十五,为无限之对象拍卖。

    同时,这次拍卖还规定了起拍价和最低成交价,起拍价一律为八千万华夏币,最低成交价为一个亿,如果达不到一个亿,则拍卖结果无效。

    臧永晨宣布完规则之后,现场一片嗡嗡声。谁都没有想到千分之五的股权就是一份,这样一来,虽然拍卖的次数增加了一倍,但是更多的人有了竞争的机会。

    拍卖师走上了台,宣布拍卖正式开始。一开始的拍卖是在国有资本中进行,让孙泽生没有想到的在场的央企还有地方上的国有企业的代表,似乎是商量好了一样,个个都是不温不火地加着价,每次加价到了一个亿之后。就开始变得特别慢。

    最开始的几份,最高的出价不过是一亿一千万,最低干脆就是一个亿。

    任凭拍卖师在台上声嘶力竭地鼓吹着购买到股权之后,可能获得的好处。就是没人失去理智,还是非常平静地出价。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限定国有资本拍卖的那部分股权已经只剩下一半儿了,坐在孙泽生身边的赵水晶等人不时地低声问着孙泽生。希望孙泽生能够拿出一个主意来。新太空公司能够募集到的股本越多,开发起来,也是畅快。冀南市国资|委等获得的利益也就越多,也就难怪赵水晶他们着急了。

    孙泽生不动声色,他给台上的拍卖师比划了一个事先约定好的手势,拍卖师看到后,暂停了拍卖,他说了一声“先休息五分钟”之后,从台上走了下来,跑到了孙泽生身边,孙泽生附在他耳边,叮嘱了几句。

    五分钟很快就过去,拍卖师重新上台,说道:“刚才受孙总的委托,要向大家通报一件事情,新太空公司已经确定要成立一个房地产公司,专门负责发射场已经周边梦幻城的开发,同时,在大城山市和卧牛城,也将会在以后几年,各自建立一个智能城市。

    梦幻城将会向全球公开发售,预期可以带来的收益超过了百亿,换言之,就算是新太空公司的旅游项目不赚钱,光梦幻城的开发,也足够赚回来本钱了。

    另外,因为梦幻城的面积有限,所能引进的商业项目也是有限的,这方面,将会优先向新太空公司的股东们倾斜,当然,同样是相同的原因,不是每一个股东都有在梦幻城搞商业开发的权力,谁的股权多,谁的商业项目就越有获得批准的可能性。

    各位,想一想,将来,全世界的游客都要涌过来,他们离开地球到太空遨游之前,看到的是你们的商业广告,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也是你们的项目,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呀?

    我可以肯定在可预期的未来,这里将会成为一个比美国纽约时代广场还要更富有影响力的地方。这是一个展示企业形象绝佳的舞台,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呀。”

    拍卖师的话很有效果,经过他这么一鼓动,后面的拍卖变得热烈了起来,最高的时候,每一份股权拍卖价差一点点就到两个亿了。

    轮到非国有资本专场拍卖的时候,竞争变得更加的激烈,拍卖价一度突破了两个亿,不过超过两个亿之后,增幅明显变低了。

    两轮拍卖结束之后,股权已经卖出去百分之三十五,还剩下最后百分之十五的股权。这时候,已经筹集到了一百零几亿的华夏币,加上新太空公司原有的六十个亿,资金缺口还是有点大。

    孙泽生再次让拍卖师中止了拍卖,他转过头,询问靳媛媛,“媛媛,跟你商量个事,我想把咱们来的结婚仪式增加点商业色彩,你能同意吗?”

    靳媛媛说道:“你只要不把咱们俩的结婚仪式搞得跟电影大腕里面,商业味弄到让人受不了,就行。”

    孙泽生点了点头,他把拍卖师叫了过来,低声叮嘱了几句。

    拍卖会走上了台,“各位,刚才受孙总的委托,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孙总已经和靳媛媛小姐领了结婚证。他们预计要在今年年底之前,举行婚礼。孙总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要和他的合作伙伴分享他的喜悦,不过限于婚礼现场的场地不足的原因,他不可能让每个合作伙伴都去,他决定从他在新太空公司的合作伙伴中选出十个来,到他们的婚礼现场去观礼,还请大家多多捧场呀。”

    拍卖师的话就像是一枚炸弹一样,彻底引爆了现场的气氛,那些知道靳媛媛底细的两眼放光。不知道的也是连忙向明白人打听,等到清楚是什么情况之后,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谁不想出现在孙泽生和靳媛媛的婚礼上呀,以前只是缺少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贸然前去祝贺,却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所以也没有人敢往这上面想,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孙泽生公开承诺给他们一个机会。只要不是傻子,都想着要抓住。

    当然,他们不是冲着孙泽生的面子,而是冲着靳媛媛去的。他们都幻想着要是两人举行婚礼那天,首长或者夫人去了,那就真是妙不可言了。

    “下面开始最后一轮拍卖,这一轮一共有三十份股权进行拍卖。不限定资本的类型,下面拍第一份,请出价。”

    拍卖师话音刚落。马上就有人举起了牌子,“我出三个亿。”

    这是拍卖会开始以来,前所未有的高价。

    “三亿很多吗?我出三亿五千万。”马上就有人跟进,并且一下子就把价格抬高了五千万。

    “我出四个亿。”

    ……

    这一轮拍卖,从一开始就呈现出了白热化的状态,这会儿最后悔的莫过于第一轮默默唧唧出价的央企和地方国企的代表们,早知道孙泽生会从新太空公司合作伙伴们中间选择出席婚礼的代表,他们就把价抬得足够高了。

    反正花的也是公家的钱,出席婚礼的时候,却是自己去,见到首长或者夫人的也是自己,影响到个人前途的也是自己。这账应该怎么算,自然是一清二楚。

    连续几番抬价之后,第三轮第一次拍卖总算是尘埃落定,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以整整五个亿为代价,拍下这千分之五的股份。

    随后的竞价基本上就在几个最有实力的央企和民营企业之间展开,每一份拍卖的价格都不低,最低的也超过了四个亿,最高的甚至达到了六个多亿,平均下来,每一份股权的拍卖价都在四亿八千万左右。

    算下来,单单最后一轮拍卖,就筹集到了一百五十亿多一点的股本。

    等到拍卖会结束后,孙泽生拉着靳媛媛的手,走到了拍卖台上,“感谢大家的支持。今天的拍卖会全过程,我全程参与,我会和媛媛拟定好名单,尽快把请柬送过去的。”

    靳媛媛说道:“夫唱妇随,我就不多说了,我就说一句话,感谢大家对我老公事业的支持。”

    说起来,靳媛媛也是让孙泽生给带“坏”了,靳媛媛以前是多么大公无私的一个人,她的父亲和母亲一直教育她要做一个俯仰无愧于天地的人,搁在以前,不管是谁,想让她为其商业利益站台,那根本就是没门的事情,可是自从认识孙泽生之后,她不知为孙泽生破例了多少次,如今,更是直接为了孙泽生的商业利益,而亲自出面“拉票”了。

    当然,这也不能说靳媛媛又做错,毕竟孙泽生是她的丈夫,世上又有几个女人能够无视丈夫的需求,而无动于衷?何况,孙泽生做的事情,又是对整个国家都是有好处的,她更加没有理由推辞了。

    股东招募大会顺利结束,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全部卖了出去,一共筹措股本两百六十亿左右,足够新太空公司拆迁,征地和建设等的费用了。

    孙泽生让天机星3000进行了周密的计算后,又和郭友伟、周天宇商量之后,决定把拆迁的范围进一步扩大,这样的话,梦幻城的面积可以更大,对冀南市gdp的推动也更大,新太空公司获得商业利益自然也会更大。

    孙泽生专门和冀南市国资|委,大城山市国资|委和卧牛城国资|委联合举办了一个招待会,招待新太空公司所有的股东。

    林泽池、郭友伟和阎曙武等人都是频频干杯,他们实在是太兴奋了,他们事先根本没有想到新太空的股权可以卖到这么多钱,这等于他们市的国资|委所持有的股权在短短的数天时间内,就增值了一两倍之多,就凭这一个,他们也可以在自己的履历表上留下光彩的一笔了。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郭友伟和周天宇两个人,一方面,新太空公司这次募集到的两百六十亿的股本,还有原有的六十个亿,将会全部投入到支漳河南岸的发射场和梦幻城的开发中。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要知道冀南市一年的gdp才三千亿多些,这还是最近几年的成绩,前几年,还不到三千亿呢。

    感谢“晨¥寒、开心的陶爸爸”投出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