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42章 你没权力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就在全世界都在如火如荼地讨论着太空公司的商业前景,美国媒体和其他各国媒体正在打嘴皮子官司的时候,孙泽生却一反常态,不但没有让非洲的两个卫星发射场频繁发射航天器,反而还暂时停止了所有的发射。

    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要求和卫星发射场进行合作的请求,孙泽生指示卫星发射场的负责人一概拒绝。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孙泽生不打算让卫星发射场和任何组织、个人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当然,这并不是说孙泽生不打算利用卫星发射场赚钱,只是赚钱的时间要往后迟,赚钱的方式也需要好好的斟酌一番。

    孙泽生之所以如此指示,一方面是因为人手不够的缘故,新文化培训中心举办的培训班,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提供合格的毕业生。而单靠对外招募的话,很难满足卫星发射场的需要。

    另外一方面,孙泽生要再次对卫星发射场进行必要的调整。[

    孙泽生首先对位于非洲的两个卫星发射场进行了命名,其中位于刚果(金)的卫星发射场为一号发射场,位于南苏丹的卫星发射场为二号发射场。

    其次,孙泽生把滞留在非洲,以宫九卿为首的技术人员进行了分流。他在征询了宫九卿等人的意见之后,决定把宫九卿调回到国内,熊志力和张力夫等一大批技术人员则被长期派驻非洲,其中张力夫为驻非洲的技术总监兼一号基地的总工程师,熊志力为副总监兼二号基地的总工程师。

    张力夫和熊志力走马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系统xng地强化两个卫星发射场的防御系统。

    有孙泽生提供的图纸,张力夫和熊志力这两位技术专家带领着他们的团队,逐步地把图纸变成了成品,随之大量先进的武器装备出现在了卫星发射场的外围。

    在国内,进过长达一个月时间的考虑和相互的协调,郎齐军决定接受郭友伟、周天宇的提议,向国|务院申请进行相关条文的解释。

    郎齐军这样做,也是有s心的,包括他在内,冀州省多位省部级、副省部级大员都希望和他们关系亲密的人,能够在这次开发太空的新经济浪潮中,得到相应的利益。只有让更多的入股者出现,才能够混水mo鱼。如果一家公司的股东只有两个,非此即彼,想渗透其中,难度形之中就会增大许多。

    不过郎齐军没有想到他竟然不是第一个要求国|务|院进行相关条文释疑的省委书记,在他之前,甘州省已经抢先向国|务|院提出了申请。在郎齐军之后,又接连有数个省向国|务|院提出了相应的申请。

    不久之后,国|务|院正式对前不久发出的条例,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其中对参与成立太空公司的国有资本以及非国有非外国资本,在公司中,如何分配股权,给出了明确的说明。

    国有资本允许是多个国有资本联合构成,国有资本所占总股权不能低于百分之五十。非国有的资本也可以由多个出资人组成,理论上,不建议非本国的资本参与组建太空公司,除非是外国资本以技术入股并且承诺进行技术转让。

    国务|院的解释一下子扫除了孙泽生心中最大的一个障碍,在郭友伟再次给他打电话,邀请他组建太空公司的时候,这次孙泽生松了。,同意前往冀南市协商相关事宜。

    就在孙泽生准备前往冀南市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消息,靳媛媛要回国了。屈指算来,靳媛媛从接受任务,再到前往非洲执行维和任务,前后持续的时间差不多刚好一年。按照他们之间的约定,等到靳媛媛回国之后,两人就要大婚了。

    孙泽生问了问靳媛媛什么时候回国,一打听,竟然刚好在孙泽生约定好和冀州省的诸多市委书记、市长见面那天。

    孙泽生顿时头疼不已,靳媛媛是他的未婚妻,从非洲回来,他论如何也应该到机场去接。但是冀州省数位副省部级、二十余位厅级干部齐聚冀南市,就等着他一个人,他要是甩下他们不管,好像也说不通。

    好在,此事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经宋嘉依的提醒,孙泽生决定那天,他去机场接机,宋嘉依带着诸多公司的高层,前往冀南市,先行和冀州省的官员们进行接触。

    为了让宋嘉依他们能够更好地应付谈判,孙泽生利用剩下的几天时间,对宋嘉依他们进行了突击的培训。宋嘉依为了更好的掌握相应的专业知识,即便是孙泽生在她柔软的jo躯上驰骋的时候,都忘不了询问几个问题。

    转眼间到了靳媛媛归国的时间,孙泽生赶到了首都机场。他站在出站口,凝望着如流的人群。

    等了一会儿后,一队身着橄榄绿军装、拉着行李箱的军人从机场里面走了出来。孙泽生在他们lu面的一瞬间,就从中找到了靳媛媛。

    “媛媛……”孙泽生挥着手,喊道。

    靳媛媛周围几个军人笑着调侃起来。[

    当这队军人从出站口中出来后,呼啦一声,把孙泽生和靳媛媛团团围在了中间。这些军人一例外都是女军官,军衔最低的都是少尉,最高的是一个大校。

    大校是个fu女,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孙泽生“你就是孙泽生吧?我们家媛媛可没有少提起你。听说你是媛媛的未婚夫,可是你看起来也不想呀。有你这样空着手来接机的吗?怎么连一束hu都不买呀?同志们,你们说,我们能让孙泽生把媛媛接走吗?”

    女军官们jo声道:“不行。”

    靳媛媛含笑看着她的同事“为难”自己的未婚夫,丝毫没有出面要帮着孙泽生解围的意思。她虽然不在乎孙泽生是否送hu给她,但是孙泽生如果是带着hu来的,她意会更高兴。

    孙泽生还真是没有想过要给靳媛媛送一束hu,不过他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他顺手掏了一沓子礼券出来,给每位女军官发了一张“媛媛在非洲,承meng大家照顾,我没什么好表示的。大家拿着这张礼券,可以去未来之光公司设在燕京的一百家专卖店,随意领取一套化妆品。”

    女军官们一片惊呼声,未来之光公司的产品最贵的都已经破万了,孙泽生说的又是可以随意领取,岂不是说她们每个人都可以领一套,这手笔实在是大的可以。

    女大校却是顺手把礼券收了起来,然后说道:“不要以为贿赂了我们,我们就能够被你。你要是不能做出让媛媛满意的举动来,我们是不会让媛媛跟着你走的。”

    孙泽生做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举动,他从兜里面掏出个信封来,然后从里面倒了一些东西出来,有孙泽生的身份证,一寸免冠照片,另外还有九块钱。“媛媛,我们去领结婚证去。你看,我把东西都准备好了。还有领证的九块钱,不用找零的。”

    靳媛媛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纵身扑到了孙泽生的怀中“老公,这是我回国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其实,靳媛媛虽然已经是孙泽生定了亲,但是靳媛媛内心深处不是没有担心,如果孙泽生不娶她,她也奈何不了孙泽生。她真没想到孙泽生会用这种方法,来迎接她。

    女军官们拍起了巴掌。

    孙泽生的户口已经落在了燕京,从户籍的角度来讲,他已经是燕京人了。靳媛媛的户口也早就调到了燕京,两人想领结婚证,非常的简单。

    从民政局中出来,孙泽生和靳媛媛手中都多了一个红本本,两人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了。不过还没有等他们俩浪漫一会儿,孙泽生就接到了宋嘉依打来的电话,在冀南市的谈判,很不顺利,宋嘉依hol不住场子了。

    靳媛媛见孙泽生有些不高兴,连忙询问是怎么回事。

    孙泽生把情况一说,靳媛媛二话不说,就让孙泽生赶紧赶到冀南市去。她因为还要去单位报到,法陪着孙泽生一起回冀南市,不过她表示等安顿好之后,如果孙泽生还没有回来,她就去冀南市陪着孙泽生。

    孙泽生抱了抱靳媛媛,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告别了靳媛媛,乘车赶往燕京西站,然后换成高铁,用最短的时间,赶回冀南市。

    在路上,孙泽生跟宋嘉依再次打电话,询问详细情况。

    等他了解了情况之后,孙泽生骂了一声国骂。

    事情其实很简单,因为国务|院的解释出来之后,冀州省有几个地级市的国资|委的负责人,要求孙泽生遵循国务|院的解释,把相应的技术拿出来,分享或者转让给合作的伙伴。

    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不是内资,而是外资,必须要遵守相应的规定。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港资企业,虽然孙泽生一天都没有去过香港,但是他当初贪图三资企业带来的好处,同时也是为了便与他对企业进行掌控,选择了收购一家空壳的香港公司。

    在过去的两年,凭借港资企业的外壳,孙泽生确实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别的不说,减免税方面的优惠就不少。[

    可是这一次,国|务|院的解释中,特别指出非本国的资本必须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参与太空公司的组建。香港虽然是华夏的一部分,但是港资素来不被视为内资的,而是作为外资使用和管理的。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的企业xng质恰恰犯了这一条。

    这对孙泽生来讲,绝对是节外生枝了。

    孙泽生赶到冀南市的时候,天马上就要黑了。孙泽生连饭都顾不得吃上一口,就把宋嘉依等人叫到了一起,询问详细的情况。

    宋嘉依把整个谈判的过程进行了录像,她直接把录像放给孙泽生看。

    通过录像,孙泽生发现和己方进行谈判的所谓国有资本的代表,分成了两部分。以冀南市为首,只想早点和孙泽生达成合作协议,而以张|口市为首等几个冀州省北部的地级市则希望孙泽生能够转让技术,这些地级市的数量基本上和支持孙泽生的相当,不过省国资|委的态度则是相当的暧昧,这其实也是一种表态了,如果不是他们的纵容,张|口市等市国资|委也闹不起来。

    “老板,我建议在谈判的时候,甩开张|口市等几个闹得凶的城市,我们现在又不缺钱,没有必要为了区区几十个亿,就让这么多的反对者来给我们添堵。”武汉阳说道。

    “是呀,老板,我们决不能纵容这种思潮的泛滥。”公司的几个高层纷纷附和道。

    孙泽生挥了挥手“张|口市不是在给我们添堵,而是他们占了理,我们如果驱逐他们,在道理上是站不住脚的。”

    宋嘉依问道:“小生,难道你打算把技术分享给他们吗?不管是分享也好,转让也罢,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国人最擅长的就是重复建设,窝里斗,恶xng竞争。一旦张|口市他们掌握了相应的技术,他们肯定会忍不住另起锅灶搞太空公司的,到时候,我们就需要承受极大的竞争压力了。”

    孙泽生笑了笑“别的地方,我管不了。但是在冀州省的范围内,能够活下来的就只能是我们的太空公司。”

    “可是一旦把技术转让出去,我们就很难控制了。”武汉阳不担忧地说道。

    武汉阳在总公司没有股份,不过他却是总公司的副总经理之一,同时也对孙泽生非常的忠诚,在考虑未来之光公司之外的问题的时候,习惯从孙泽生的角度出发。

    孙泽生笑道:“我们让技术转让不出去就是了。宋姐,你马上着手以我的名义,在冀南市随便收购一个小公司。明天,我们就以这个小公司的名义,去和冀州省省市两级国资|委的头头脑脑们碰碰面。”

    “好。”宋嘉依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有钱好办事,宋嘉依这里有冀南市所有行政部门负责人的电话,她先让助手和冀南市工商局的局长取得联系,请他务必安排一些手下值班。然后,又请他找了一家就在他们下榻宾馆附近的小公司,查清楚这个小公司的家庭住址之后,宋嘉依马上安排人去和对方进行接触。

    仅仅hu了五十万,对方就同意把勉强支撑的公司的所有股权转让给了孙泽生。

    随后,孙泽生又和对方一起赶到了市工商局,完成了企业变更的部分手续。

    这家企业的名字倒是不错,叫做新时空装饰。孙泽生在进行企业变更手续的时候,保留了新时空三个字,把装饰两个字给删掉了。

    第二天,孙泽生带着宋嘉依、武汉阳等人赶到了冀南宾馆,见到了前来参加组建太空公司的诸多官员们。

    和昨天略有不同的是,今天出现的官员们要比昨天少了差不多一半,各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市长什么的,不可能一直滞留在冀南市,他们的辖区内都是事情成堆,离开一两天还好说,长了,事情积压的多了,回去处理起来,格外的麻烦。他们已经陆续返回了,留在冀南宾馆的,一般都是一位副市长外加本市国资|委的主任。省里面留下来的是一位副省长外加省国资|委的主任、副主任以及一干干事。

    孙泽生的出现并没有让张|口市等地级市的国资|委有所醒悟,在他们看来,孙泽生出现,本身就代表着他们的要求戳着了孙泽生的软肋,要不然孙泽生不可能连夜赶过去。

    和昨天一样,张|口市国资|委的主任再次提出孙泽生要转让他拥有的技术。和昨天有所不同的是附和张|口市要求的地级市竟然比昨天多了一个。

    如此一来,支持或者保持中立的地级市,只剩下四个了。而要求孙泽生进行技术转让或者分享的地级市,则达到了七个之多。形势乍看起来,对孙泽生相当不利。

    孙泽生耐心地等所有的地级市国资|委的负责人发完了言,然后说道:“各位领导到冀南市出差,不知道来回的差旅费有人给报销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可以把来回车票留下来,我个人掏腰包,来给你们报销。”

    张|口市国资|委主任邢万通脸se一变“孙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如果大家真心想和我合作的,可以继续留下来谈,如果不想留的,我不强留,现在就可以走。”孙泽生淡淡地说道。

    邢万通说道:“孙总,我们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技术转让是国|务|院明确规定的。我们只是根据国务|院的政令办事而已。”

    孙泽生点了点头“不错,邢主任,你的要求一点错都没有。但是我提请你注意一点,有权利要求我进行技术转让的,只有我的合作伙伴,而截止到目前为止,张|口市国资|委还不是我的合作伙伴,所以,你没权力说这话。”

    感谢“bule┽天影”投出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