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39章 有好处

    第439章 有好处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最后条款还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的供油问题,不过和孙泽生要求的有很大的区别,三桶油只肯承诺每年给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提供一百五十万吨的油料,再多的话,就不肯给了。

    三桶油在国内的成品油生产能力,有一千多万吨,给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一百五十万吨,大概相当于将其中的十分之一给了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量不算多,但是对于习惯了垄断国内成品油市场的三桶油来讲,能够把这么大的份额给了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已经是做出了不小的让步。

    此外,发改委原则上同意在未来时机成熟的时候,允许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到国外投资,直接在国外生产和销售新燃料、三号燃料。至于出去的时机,发改委承诺为三桶油什么时候出去了,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也有了出去的权利。

    最后条款的达成,有很多条款远远地低于孙泽生的期望值,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面对着新燃料、三桶油巨大的市场潜力,三桶油不得不放低了身段,在他们长期霸占和盘踞的市场蛋糕中,切了不算小的一块儿给了孙泽生。

    这对孙泽生来讲,可以说是个不小的胜利了。换言之,孙泽生一直渴望能够成为国内的第四桶油,他已经成功地迈出了一大步。

    当然,孙泽生很清楚一点发改委和三桶油肯让步,除了市场和技术的因素外,他和靳媛媛即将联姻,应该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至于他在国外组建雇佣军,是不是也是一个原因,孙泽生还不能够肯定。不过不管是不是,孙泽生以后都要加强雇佣军的建设。

    这段时间,对孙泽生、宋嘉依、三桶油还有发改委、国资|委等来讲,是一件关系到他们未来经济收益多少的大事件,但是对广大的非国有企业来讲,引发中央文件引发的太空热依然在持续不断的发酵之中。

    在和孙泽生进行谈判的时候,三桶油不止一次提到希望和孙泽生共同组建太空公司,一起开发太空资源。无一例外,孙泽生都找借口推脱掉了。

    孙泽生知道,如果和三桶油合作。那么他就可以和三桶油以及隐藏在三桶油背后的既得利益集团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双方以后可能会抱团发展,成为同盟,从这一点来讲,和三桶油结盟,是有好处的。

    但是和三桶油结盟,并不符合孙泽生的利益。

    一方面,三桶油已经定型,背后有什么样的既得利益集团是既定事实。他们在三桶油乃至国内的政坛、商圈中都有自己的利益代言人,势力更是根深蒂固,孙泽生和他们结盟,在整个结盟的组织之中。只能是从属地位,很难占据主导地位。孙泽生不喜欢听命于人,参与到一个注定他无法主导的组织中,任人摆布。他宁肯不加入。

    另外一方面,石油、煤炭、天然气这些以古生物化石沉淀形成的化石能源,毕竟只是一次性能源。储量是有限的,在未来的几十年,肯定是要开采完的,到时候,三桶油没有了原油、天然气等资源,就没有什么底气了,跟这样很有可能没落的企业结盟,不是什么好事。

    孙泽生以后还计划在新燃料、三号燃料之后,不断地推出新的能源解决方案,一旦结盟,势必要和三桶油分享,这并不利于孙泽生利益最大化,也不利于他掌控他推出的新能源。

    总而言之,和三桶油合作组建太空公司,构成事实上的联盟,对孙泽生来讲,弊大于利。况且,孙泽生还在观望国内的市场以及政治风向,在他看来,现在远远不是在国内建设太空公司的好时机。

    当然,不在国内建设太空公司,不代表着孙泽生不会提前做准备,一方面,他继续加大力量,建设位于刚果(金)和南苏丹的两个卫星发射场,另外一方面,孙泽生开始推进太空公司有关人才的培训工作。

    培训工作由张立的新文化培训中心承担,大规模的培训牵涉到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培训费谁来出。

    想把一个普通人培训成为合格的卫星发射场的员工,或者是太空公司的员工,所需的花费是非常大的,单独地承担一两个,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当培养的数量成千上万的时候,就是一个极其沉重的负担。

    张立在和沈月兰商议后,草拟了一个方案,然后报送给了宋嘉依和孙泽生。

    在方案中,张立提议对参训人员进行分类,一种是自费生,这种学生需要自己承担所有的培训花费,等到培训结束后,可以自主择业。第二种是委培生,在参加培训之前,需要和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并且约定好违约赔偿责任,有的甚至还需要有抵押物或者担保人进行担保。这类学生毕业之后,需要按照培训合同,到卫星发射场或者其他的隶属于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的公司工作,工作年限不低于合同约定。

    第三种是合同生。这类学生同样是需要和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合同,等到毕业后,同样需要到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工作,并以工作期间的薪酬做为培训的费用。等到合同期结束后,可以自主择业。

    合同生一般合同期限比较短,委培生相对要长一些,毕竟前者参加工作之后,得到的劳动报酬要少一些。

    对张立划分学生种类的行为,孙泽生没有表示反对,很快,宋嘉依就批准,准其付诸实施。随即,新文化培训中心对外发布了招生信息,招生范围直接面对全球,自费生的培训费更是根据培训时长的不同,从最低五十万华夏币一直到五百万华夏币。收费之高,让人瞠目结舌。

    华夏的航天局有自己的一套人才培养体系,这套体系却不对民众开放,只有特定的人可以参加。而新文化培训中心则是什么人都可以参加,只需要有高中文化,身体健康,又能够拿出足够的培训费,就ok。

    新文化培训中心招生简章公布出来后,马上就吸引到了很多人报名参加,不能到航天局参加培训。到新文化培训中心这里过过瘾,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新文化培训中心的母公司已经在非洲搞了两个卫星发射场,这说明他们还是有两下子的。

    当然,昂贵的培训费不是谁都能掏得起的,很多人希望能够成为委培生或者合同生。不过想成为这两种学生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需要经过多项的考核,内容涵盖了身体素质,受教育程度。心理健康等上千项指标,只要有地方不合格,就很难成为委培生和合格生。

    即便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还是有来自全世界的两千余人参加了新文化培训中心的第一期培训,其中有超过一半,是自费生,也就是说即便是按照最低的收费标准。举办这一期培训,新文化培训中心就可以入账五六千万华夏币。

    培训班开班的时候,孙泽生特地赶到新文化培训中心给张立捧场。在开班仪式结束后。冯月英提出要回家照顾父母还有公婆,不想继续留在燕京了。

    孙泽生没有违拗母亲的意愿,同意了母亲的要求。张立已经锻炼了出来,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自己也没有必要非要把母亲放在她身边照顾她。

    孙泽生把妈妈冯月英送回到了冀南市的老家,然后顺便去农业种植基地看了看。

    农业种植基地一片欣欣向荣之色,七万多亩的耕地上全都被郁郁葱葱的农作物覆盖着,这些全都是未来之光公司生产化妆品所需的原料。

    邹家顺陪在孙泽生身边,兴奋不已地说道:“老板,根据我们的测算,我们的亩产可以达到两千斤以上,也就是说我们今年的总产量会超过七万五千吨,完全可以满足未来之光公司的原料需求,即便是未来之光公司再增产一倍,原料供给也能跟得上。”

    孙泽生频频点头,同时他告诫邹家顺,对整个农业种植基地的监控以及原料的检验一定要跟得上,一定要实现所有药草的无害、绿色和健康,不能埋下任何安全隐患。

    随后孙泽生又到了农业种植基地的一角,这块土地一共一百多亩,不在农业种植基地南北两个分基地之中,而是另外一块独立的土地。按照孙泽生的意思,这里被命名为三号基地。

    邹家顺一走近三号基地就变得非常的恭敬,表情甚至有些敬畏。

    农业种植基地的南北两个基地的安保力度是非常大的,但是相比起三号基地的安保力度,就显得有些小儿科了。

    三号基地建了内外两道围墙,在外围墙之外,还拉了铁丝网。两道围墙上都修建有瞭望楼,由磐石安保培训出来的精英驻守,在两道围墙之前,除了有专业人员携带警犬巡逻之外,还安装有大量的探测设备,防止任何人潜入内围墙之内。除此之外,天空之中,更是有蛋式飞行器、无人机、直升飞机等定时巡逻。

    知道的说这里是种植基地,不知道还以为这是政|府建设起来的专门关押重刑犯的监狱。

    三号基地内除了办公区和人员活动区之外,其他的地方修建有数十个玻璃大棚,除了大棚之外,最醒目的就是几台大型的中央空调了。大量的冷风通过这些中央空调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各个玻璃大棚里面。

    孙泽生随意地走进其中一个大棚,看着地面上冒出来的一个个细芽,孙泽生满意地点了点头。难得地开口夸奖了起来,“邹家顺,你做的不错。”

    邹家顺忙道:“老板,这都是你给出的方法好。如果不是你告诉我们怎么做,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应该这样人工培养冬虫夏草呀。”

    孙泽生笑着说道:“冬虫夏草的价值,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我们第一次人工培训,能否成功,关系重大。你记住,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还有。对员工的保密培训更好跟上。不但要跟他们签订保密协议,同时,还要避免出现任何一个员工掌握冬虫夏草人工培训全过程的情况发生。”

    邹家顺神色凝重,他不敢把孙泽生的叮嘱当成耳边风,他很清楚人工培训冬虫夏草这项工程的经济价值究竟有多么的巨大,说起牵涉到数以万亿计的产值,可能都不会有一丁点的夸张。如果这项工程所牵涉到的核心技术从他的手中泄露出去了,他邹家顺就算是把自己剁碎了包成包子卖掉,也赔不起孙泽生的经济损失,他的职业生涯也就到头了。

    孙泽生继续说道:“不要太过担心。只要严格按照我给你的保密方法执行,人工培训冬虫夏草的技术泄密的可能性就会非常的小。但是你也不能掉以轻心,制度设置的再完美,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执行制度的话,也是白搭。”

    邹家顺点了点头,“老板,你放心,你把农业种植基地交给我,让我来管理。还把人工培育冬虫夏草的三号基地放到我手中,这是对我莫大的信任,我要是不把事情办好,我都不是人。如果在我的手中出现了难以挽回的损失。我到时候,就从市里面的世贸大厦的楼顶上跳下来,向你谢罪。”

    孙泽生看了邹家顺一眼,“如果真的出了问题。你跳楼向我谢罪也没有用。最主要的是你要防微杜渐,不能搞出事情来。否则,我饶不了你。”

    “是。老板。”邹家顺忙道。

    孙泽生心中倒是没有太把冬虫夏草人工培育可能泄密的事情当成一回事。三号基地的安保的力度是相当大的,除了明面上可以看到的防卫措施外,所有在三号基地工作的员工还需要定期接受测谎仪的检测,另外,人工培育的过程中可能遭遇的病虫害的诊治方法,喷洒农药的浓度和量,还有施肥的种类和量等等,这些都是电脑控制的,就连邹家顺都不知道。

    就算是真的有人从三号基地叛逃,想自己或者和其他人合伙搞冬虫夏草的人工培育,也只能是个妄想。

    孙泽生之所以要搞这么严格的安保措施,主要也是担心有能人从中看出一点蛛丝马迹来,一旦让竞争对手学了去,可以少走很多的弯路。

    从三号基地中出来,孙泽生拍了拍邹家顺的肩膀,“家顺,农业种植基地只是我们事业的一个起点,我们以后还要搞更多的农产品出来,我会将会成为全国乃是全世界高端农业种植的代表。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够成为这个船队的指挥官,把这块产业做好。”

    邹家顺有些激动,“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不辜负你信任。”

    还没等孙泽生从冀南市返回京城,闻讯赶来的郭友伟和周天宇就把孙泽生堵在了农业种植基地里面。冀南市的一二把手好说歹说,把孙泽生请到了市委大院。

    郭友伟提出来的理由是邀请孙泽生给冀南市的主要领导干部进行一次普及经济学的讲座。孙泽生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不过他却没有怯场,他以自己在冀南市的产业为例子,详细地陈述了他对冀南市发展的思路。

    郭友伟和周天宇原本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把孙泽生推到全市的党政军干部面前,让孙泽生以后在冀南市进行投资的时候,可以在各个部门拥有绿色通道。他们没想到孙泽生竟然利用这次讲座,讲起了冀南市的发展之路。

    郭友伟和周天宇听了一会儿后,觉得孙泽生说的很有道理,两人忍不住打开了笔记本,拿着笔,飞快地记录着孙泽生讲座中提到的一些亮点,直觉告诉他们,如果能够把这些亮点付诸实施的话,冀南市的经济必定会是大发展,他们的政绩必定会变的非常耀眼,在仕途上大踏步前进就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

    讲座持续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孙泽生在众人的惋惜声中,结束了他的讲座。孙泽生倒是没有什么意犹未尽的感觉,他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去指点冀南市以后该如何的发展,如果不是冀南市是他的家乡,他只会是笼统地说一下对国内国外经济形势的看法,绝对不会具体地去指点。

    另外,他这次肯进行这次讲座,也有希望冀南市可以发展的更好,基础建设可以随之做的更好,让交通变得更加的便利,这对他在冀南市的投资也是有相当好处的。

    讲座结束后,郭友伟和周天宇又带着市|委、市政|府的几位主要领导邀请孙泽生一起吃顿便饭。

    在饭桌上,郭友伟不出意料,又提出了希望孙泽生能够和冀南市共同组建太空公司的事情。(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