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35章 貌似地道

    第435章 貌似地道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赵弘图有些无奈,他早就知道孙泽生是个并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人,孙泽生说要一百亿欧元才肯把手中的股权卖掉,那就不会是九十九亿欧元卖掉。可是根据他的估算,美想电器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根本就不值这么多钱。

    “孙总,你不再考虑一下你的报价吗?”赵弘图明知道无用,但还是问了一句。

    孙泽生摆了摆手,“不考虑了。首先,我现在不缺钱,把股权卖便宜了,对我没有什么好处。其次,我拥有的这部分股权即便是卖不掉,留在我手中,我每年还可以拿到分红,对我来讲没有什么损失。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拥有的股权只有增值的份儿,没有贬值的可能。当然,我也不是不能重新考虑一下报价,但是我再报价,不是往下降,只会往上赠。”

    赵弘图苦笑,“孙总,微软收购诺基亚的手机业务,也才花了72亿美元而已。你只是卖掉美想电器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就要价一百亿欧元,又有几个人肯做这笔生意呀?”

    孙泽生笑道:“没有人愿意跟我交易,也没有什么,反正我不急。赵董,就麻烦你了。”

    “好,孙总,我会尽可能地帮你往外散播一下消息的。”赵弘图重新站了起来,“关于我刚才提议的一起合作组建太空公司的事情,如果你改主意了,随时请和我联系。”

    在赵弘图之后,连想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欧阳飞翔也来找孙泽生,他的提议和赵弘图一样,也是希望孙泽生能够和连想投资有限公司一起组成联盟,再和国有资本组成合资的太空公司。

    也不怪赵弘图、欧阳飞翔先后来找孙泽生,这段时间。刚果(金)卫星发射场剿灭来犯海盗的事情,已经通过国外媒体的报道,传遍了全世界。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在太空领域拥有非凡技术的事情,也广为人知,如此一来,瞄上孙泽生的也就多了。

    紧随在欧阳飞翔之后,国资|委的副主任盛清华也来找孙泽生,他也是来找孙泽生合作组建太空公司的事情的。

    孙泽生和国资|委的第一个合作项目——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如今发展的很不错,新燃料和三号燃料的生产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两者的销售十分的火爆。

    这成为了盛清华任职国资|委副主任的履历中,一个非常抢眼的亮点,不少人都说盛清华升职为省部级干部指日可待了。

    以前,盛清华想见孙泽生,都是给孙泽生打个电话,让孙泽生到国资|委去见他,现在,他可不敢再端这个架子,一方面孙泽生的身份今非昔比。另外一方面,这次是他求孙泽生办事,而不是孙泽生求他。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盛清华直奔主题。“孙总,中|央的文件,你应该也看到了。国|务|院允许非外国资本进入国内的航天和太空领域,这是我国在经济领域进一步深化改革的英明抉择。我是全力拥护的。人类的未来在太空,我们华夏的未来同样也在太空,做为一个炎黄子孙。在如此大的浪潮来临之际,我真是想做一个时代的弄潮儿呀。”

    孙泽生含笑看着盛清华,“盛主任,有志者事竟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为时代的弄潮儿的。”

    盛清华还等着孙泽生说下去,可是他等了一会儿,却发现孙泽生把话说完了,丝毫没有主动邀请国资|委和他一起组建太空公司的打算。

    国资|委可是华夏所有中|央|企业的幕后大老板,不知有多少民营资本想和国资|委合作,都没有门路。其实别说是和国资|委合作了,就算是和央|企合作,对绝大部分民营资本来讲,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在华夏,央|企有其天然的傲慢,能够入得了央|企法眼的资本,国内的民营资本少之又少。他们看上眼的都是外国资本或者港澳台的资本,即便是有国内的民营资本被央|企看上了,那这种民营资本在国内同行业中,常常是顶尖的。

    这次,在盛清华看来,孙泽生应该对他的到来表示非常热烈的欢迎才是,只要是他开了一个头,孙泽生就应该顺着他的话头涛涛不绝地往下讲,把一整套的和国资|委合资组建太空公司的方案亮出来,双方再简单地协商一下,然后就可以签协议了,到时候,他盛清华又促进了一个具有蓬勃生机的、国家资本入股的新公司的诞生,他的履历表上又可以增添辉煌的一笔了。

    可是,孙泽生一点都不懂得配合,他都开头了,孙泽生怎么不跟进呢?

    盛清华又接连用言语暗示了孙泽生几次,孙泽生愣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不接盛清华的话茬儿。

    孙泽生想的很清楚,他在国内组建太空公司的愿望并不迫切,没有必要在形势还不明朗的时候,就趟这趟浑水。再说,他在国外已经有了两个卫星发射场,没有必要非得在现阶段,就在国内新建一个新的卫星发射场。孙泽生还有一点考虑,就是国资|委并不是最好的合作对象,国资|委的产业实在是太多了,多一个太空公司不多,少一个太空公司不少,不足以引起国资|委足够的重视。

    见孙泽生一直不上道,无奈之下,盛清华说道:“孙总,贵公司和我们国资|委曾经有过一次非常成功的合作,不知你是否愿意开展我们的第二次合作,一起组建太空公司。这次,国资|委愿意出资一百亿华夏币,你来出技术,共同开发太空。我相信这必将又是一次成功的合作。”

    孙泽生没有急着给盛清华泼冷水,而是问道:“国资|委出钱,我的公司出技术,不知道公司的股权比例是如何分配的?”

    盛清华毫不犹豫地就说道:“国资|委七成,你三成。”

    “国|务|院的文件不是说国有资本的股权为五成吗?”孙泽生问道。

    盛清华说道:“国|务|院制定的条例是国有资本的股权比重不能少于百分之五十,没有说不能大于百分之五十。况且,这次国资|委出资一百亿,是最低注册资本的两倍。孙总,这次组建太空公司,不用你出一分钱,你就可以拥有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这已经是相当大的比重了。”

    孙泽生笑着摇了摇头,“抱歉,盛主任,我对你的提议不太满意。我只能持有三成的股权。这对我来讲,是不可接受的。”

    “你想要多少?百分之五十吗?”盛清华追问道。

    孙泽生笑了笑,“咱们不谈这个了。盛主任,你不觉得仓促之间就决定成立太空公司,是不是太过紧迫了?没有充分的调查取证,未必是好事。我建议还是再等等,好不好?”

    没有从孙泽生这里得到肯定的答复,盛清华有些悻悻地离开了未来之光园区。

    这之后,冀州省的省委书记特使。还有冀南市的市委书记郭友伟、市长周天宇等人又分别到孙泽生这里游说,希望孙泽生能够回到家乡,和家乡一起组建太空公司。

    孙泽生对和冀州省国资|委或者冀南市的国资|委一起合作组建太空公司,倒是没有和国|务|院国资|委合作组建太空公司那么排斥。两地的国资|委管辖的资产毕竟有限。一旦孙泽生和他们合作组建太空公司,在他们所管辖的资产中,会是出类拔萃的一个,受到特别的关照。乃是顺理成章之事。

    不过孙泽生没有急着给出答复,他还是打算再等等,再看看。开发太空是一件耗时很长的事业。早几年,晚几年,对他来讲,无所谓。何况,他已经着手在做这件事,他并没有耽搁时间。

    就在孙泽生疲于应付一波又一波的访客,拒绝着他们提出的合作组建太空公司的提议的时候,一场不小的风波卷向了他。

    一直向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供油的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突然宣布因为要满足国内的柴油供应,旗下的炼油厂需要进行生产计划方面的调整,暂停向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供油。

    这件事先是由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反应到了宋嘉依那里,宋嘉依又将此事告诉了孙泽生,后者也没有在意,只是让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和华夏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华夏海洋石油集团公司进行接触,寻求从这两家公司购进油料。

    孙泽生提供给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的技术,是将成品油进行二次加工之后,制成新燃料或者三号燃料。想让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正常的运转起来,就需要大量的油料,在国内,能够提供大量油料的,就只有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华夏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华夏海洋石油集团公司这三桶油了。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都是三桶油的大客户,理应受到优待才是。但是让孙泽生没有想到是当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遵照他的指示和华夏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华夏海洋石油集团公司进行接触的时候,这两桶油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口径出奇地一致——没油。

    孙泽生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可是就算是有问题,他也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他只能催促手下加紧时间和三桶油进行联络和沟通,希望三桶油能够继续向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供油。

    然而数日过去,眼看着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的存货越来越少,再等几天,前段时间储备下来的油料就好耗干了,三桶油仍然没有一丝要像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恢复供油的迹象。

    孙泽生想了很多的法子,还专门去了一次国资|委,拜见盛清华。

    盛清华倒是很客气,同意帮着孙泽生问问情况。

    隔日,孙泽生接到了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的董事长马世友打来的电话,这是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宣布停止向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供油之后,第一次主动给孙泽生联系。

    “孙总,不好意思,你也知道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乃是国有企业。要配合中|央的政策,尽一下国有企业的责任和义务,不能只顾着赚钱。我们这样做,可能会对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有些影响,但还是希望你能够理解。”马世友一开口,就是一段漂亮话。

    孙泽生腹诽不已,马世友的脸皮可真是够厚的,竟然有脸在他的面前讲“责任”和“义务”。别的不说,最近几年,国内频频上演柴油荒。导致柴油荒的一个重大原因不是因为三桶油的炼油能力满足不了国内市场的需要,而是国内的柴油价格和国外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三桶油把提炼出来的柴油直接出口到了国外,去赚取高额的差价,而不是按照发改委制定的价格卖给国内的柴油用户。

    当然,这些话,孙泽生不会跟马世友讲,国资|委和发改委对国内的柴油荒都视而不见,他才不会吃了萝卜闲操心去指责马世友。

    “马董。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的油料储备马上就要耗干净了,我们衷心地希望你们能够恢复油料供应。当然,为了弥补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的损失,我们愿意在价格上。进一步向贵公司让利,每吨多给一百块,怎么样?”孙泽生也懒得跟马世友理论,直接用钱说话。

    马世友呵呵一笑。“孙总,谈钱多伤感情呀。我不是不想向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恢复供油,而是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那你说怎么样。才能恢复向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供油?”孙泽生问道。

    马世友说道:“我要是说出了条件,就怕孙总会不高兴。”

    “你说,我保证不会生气的。”孙泽生淡淡地说道。

    “那好,我就说了。这个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是个吃油的大户,而我们提炼出来的油料提供给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还有多一道工序,这未免会造成资源上的浪费,我提议咱们是不是多出来的这道工序给抹掉呀?”马世友说道。

    孙泽生眯了一下眼睛,“你说的清楚一点。”

    马世友咳嗽了一声,“我们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想收购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

    “收购?出价多少?”孙泽生问道。

    马世友说道:“我们主要是收购宋嘉依董事长手中持有的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的股权,我们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愿意出价四百亿华夏币或者等价的美元、欧元。”

    “只有这个条件吗?”孙泽生继续问道。

    “另外,我们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希望和孙总你一起合作组建太空公司,我们不会让孙总你吃亏,我们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愿意出资两百亿华夏币,孙总你出技术,我们双方组建的合资公司中,孙总你占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权,我们占据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马世友不慌不忙地说道。

    “马董,是不是我不答应这两个条件,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就不会恢复向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供油?”孙泽生反问道。

    “孙总,话不能这样说。我们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的炼油能力十分的紧张,顾得上这头,顾不上那头,总是要有个统筹安排的顺序的,还请你理解。”马世友一句威胁的话都没有说,但是威胁之意就潜藏在这些话里面。

    坦白地讲,马世友开出的条件不算过分,银河第一燃料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也就是一百亿,虽然说公司业务发展迅猛,但是一年的盈利也是有数的,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出四百亿收购宋嘉依的股权,出价不算低。

    但是从长远来看,以这样一个价格把股权卖给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宋嘉依和孙泽生是不划算的。

    至于孙泽生和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合作组建太空公司,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占据百分之五十一,这在商业合作中,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的出价还是很地道的,很多专利所有人或者技术所有人与人合作,对方出钱,最后占据的股权常常是比专利所有人还要多得多。

    先不说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地道不地道,就算是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做的不过分,很地道,孙泽生也不喜欢这样被人逼着合作的方式。

    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先是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又以貌似地道的条件,来跟他谈合作,收购他的公司,这里面的算盘是不言而喻的。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之所以报出这么“地道”的条件,十有八|九是顾忌他和靳媛媛即将完婚,不想触怒靳媛媛的爸爸。

    反过来讲,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之所以敢朝着孙泽生的公司下手,背后肯定也有人支持,而且支持人的分量不一定比靳媛媛的爸爸差,只是不想撕破脸拼个你死我活罢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