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24章 不diao他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老公,我觉得你可能真的是多心了。媛媛姐出身比我还要好很多,她从小到大,身边不缺乏各种各样讨好她的人,她也认识数可以称之为精英的人,但是这些人一例外,都或者会对她的身份比较敬畏,或者是对她唯唯诺诺,没有一个会像你这样特别的。或许这就是你吸引她的原因。”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荣晶莹和靳媛媛身上有很多的共『性』,两人都是出身于顶尖家族的千金大小姐,曾经发生在荣晶莹身上的事情,也有很大的可能会在靳媛媛身上发生。

    宋嘉依说道:“小生,不管媛媛贪图什么,她都已经打算做你的妻子了,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媛媛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曾经帮过我们很多忙,而且她本『性』不贪,身上也没有什么大小姐的骄纵之气,她的家族背景又是这么好,你们俩实在是金玉良缘。”[

    张立也道:“老公,媛媛姐人很好的,当初我在金龙ktv差点被人侮辱,你过去救我,后来如果不是媛媛姐派人过去,我们俩或许都脱不了身。还有宋姐被困在辽京市,你能够及时救出宋姐,媛媛姐也是出了大力气的。这样一个人,就算是坏,也不会坏到那里去。我和宋姐一样,也觉得你和媛媛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徐云津见三女都表了态,她不说话,似乎不行。她想了想,说道:“你们都说的是靳媛媛的好处,我就说她点坏处吧。她的父亲来头那么大,华夏出其右者,她的家族也不是那么的单纯,我听说在国内外也有一些商业项目。身家不菲。老公你想让靳媛媛做你的正妻,大老婆,我不反对,但是我希望老公能够有一定的警觉之心,可不能给人作嫁衣裳。靳媛媛会不会贪图老公的公司,我不敢肯定,但是对她背后的家族不能不有所提防。这一点,看看小晶和我的遭遇,就知道了。”

    孙泽生点了点头,“云津的话说到我心坎儿里面去了。人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我们不去害人,却要做好被人害的万全准备。如果我最后真的会和靳媛媛成亲,我会真心待她,但是我同时也要保护好你们几个。你们和靳媛媛一样,任何一个受到伤害,我都会心疼的。”

    还没等孙泽生从靳媛媛要和他做朋友这件事中缓过劲儿来,第二天一大早,未来之光园区就来了一辆不起眼的金杯中巴车。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男子,他很客气地请未来之光园区的门卫进行通报,说要见孙泽生。

    孙泽生已经不是谁随便都能见到的人了,门卫本来不想进去通报。夹克男却交给了他一个信封,信封封着口,夹克男让门卫将信转交给孙泽生,还说孙泽生一旦看到信。一定会出来见他的。

    门卫不知道夹克男是不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他让夹克男稍候,然后拿着夹克男的信先去了检测室。

    这间检测室乃是未来之光公司保卫科设在门卫这里的一道非常重要的关卡。所有进入未来之光公司的包裹、信件、行囊等物,都要在这里进行害检测,如果有毒,放『射』『性』物质,爆炸物是绝对不能够进入园区的,另外像什么汽油、硫酸等可能造成隐患的危险品,则秉承谁使用谁登记领取的原则。

    经过检测,那封信并没有夹带任何危险品。门卫拿着信,前往办公楼。

    办公楼这里还有一道关卡,园区在这里专门安排了一位女秘书,负责确定来访的客人在没有提前预约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去见孙泽生或者宋嘉依。

    秘书见了信之后,也不敢确定是否可以将其放进去,便马上拿着信前往孙泽生的别墅。

    孙泽生拿到信后,把其拆开,从里面掏了一张照片出来,那是一张合影,照片上只有三个人,看样子应该是一家三口,靳媛媛站在中间,一男一女两位中年『妇』女站在靳媛媛的两边。

    孙泽生马上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朝着别墅外面走去。负责孙泽生安全的钱少华、李英明等人连忙跟上,同时,未来之光园区的警戒级别提升到了黄『色』等级。

    孙泽生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未来之光园区的门口,他手里面拿着那封信,“请问这是谁带来了?”

    夹克男走了过来,“孙总,信是夫人让我拿来的。夫人想见见你。”

    “夫人在哪里?我马上过去见她。”孙泽生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

    夹克男指了指金杯中巴车,“请孙总跟我来。”

    孙泽生上了车,钱少华和李英明想跟着上去的时候,夹克男伸手挡住了他们,“夫人没有请你们去,你们就不要跟着去了。”

    已经把一只脚放到车上的孙泽生扭转头,对钱少华、李英明他们说道:“你们留下,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中巴车上空『荡』『荡』的,除了那个来接孙泽生的夹克男之外,就只有司机了。司机穿着军装,肩上扛着的是列兵的军衔,一脸的稚气,直视前方,从头到尾,都没有扭过头来,往后面看一眼。[

    中巴车载着孙泽生七拐八拐,最后停在了一个小巷子里面。孙泽生一下车,就看到一座茶楼矗立在他的眼前,这是一座中式建筑的茶楼,门口甚至还用一根竹竿挑着一面幡儿,上面写着一个斗大的“茶”字,寒风吹来,幡儿随风一阵『乱』晃,发出噗噗的响声,就像是孙泽生的心一样。

    孙泽生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茶楼。

    夹克男带着孙泽生到了一个雅间,敲了敲雅间的门,还没等夹克男把手放下去,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夹克男侧身退到一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孙总,夫人请你进去。”

    孙泽生冲着夹克男点头示意,然后抬头走了进去。

    雅间里面的面积不小。布置的也很雅致,在雅间的尽头竖着一面屏风,上面绣着八仙过海的像,屏风前摆放着一面古筝,一个女子坐在古筝后面,一只手放在琴弦上,零散的铮铮声从她的指尖冒出来。

    孙泽生走过去,站在古筝前面,恭敬地对这个面目和靳媛媛十分相似的女子弯了一下腰,“夫人。我是孙泽生,听说你找我?”

    女子抬起了头,扫了孙泽生一眼,她的目光柔和温良,却又带着不少的审视,不过却没有给孙泽生带来很多的压力。这是一个心底良善的女人。

    “我听说一曲成名的张立的那首歌是你作词作曲的,我还听说王颖大红大紫的那几首歌,也跟你有很大的关系。你应该对音律很了解了。会筝吗?”女子开口问道。

    孙泽生尴尬地一笑,“会一点点。”

    女子站了起来。“那好,你来一下吧。”

    孙泽生没想到他和女子的第一次见面会是这样一个开头,他有些拘谨地朝着女子笑了笑,然后坐在了被女子用体温暖热的杌子上。

    孙泽生对古筝的了解很少。在一年半以前,他为了卖歌,特别系统地学习了一些乐理常识,其中就有对古筝的了解。但是他从来没有『摸』过古筝。

    不过这倒是难不住孙泽生,他马上让天机星3000给他当老师,告诉他该如何奏。

    当孙泽生拨动了第一根琴弦的时候。女子微不可查地皱起了眉头,音乐造诣极深的她马上就知道孙泽生错了。不过女子没有说出来,只是保持着平静的表情。

    有天机星3000的指导,孙泽生想不进步快点都没有办法,在连续拨错了几个音之后,孙泽生找到了感觉,利用古筝把一首古曲完整地奏了出来。

    他的是凤求凰,刚开始的时候,他的每一个音是对的,不过到了后来,他的每个音都准确比,但是有一点,他的音符是一个一个蹦出来的,缺少连贯『性』,这也怨不得他,他对古筝毕竟不太熟悉,更确切地讲,他对乐器都不太熟悉。

    女子的眼睛亮了起来,等到孙泽生完筝,赞许地点了点头,“你是个诚实的孩子,你对古筝确实只是了解一点点,不过你在古筝上的天赋似乎很高,你要是能够打小就练习的话,现在应该是一位小有名气的音乐家了。”

    “夫人你夸奖了。”孙泽生连忙站了起来,恭声道。

    女子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孙泽生好几圈,孙泽生也不敢吭声,生怕触怒了自己这位未来的丈母娘。

    “媛媛昨天跟你见了面,你们俩似乎要建立恋爱关系了,是不是?”女子问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是的,夫人。”[

    “你应该知道媛媛的身份了,我想听听你对你们俩关系前景的看法。”女子再次追问道。

    孙泽生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不过他突然发现自己在路上准备的那些说辞,如果在这会儿说出来,可能会有蔑视面前女子智慧的嫌疑。

    沉『吟』了一下,孙泽生还是决定摒弃路上琢磨出来的说辞,他说道:“夫人,我跟媛媛确定恋爱关系,不是突兀的,我们俩在前年国庆节前就认识了,后来,我跟媛媛有很多的交往,以前我对媛媛有很多的误解,甚至是畏惧,当然,我不是畏惧她这个人,而是对她职业的神秘『性』不知而引发的,随着接触的次数多了,我发现媛媛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本来,我也没有往那个方面想,却又赶上我们校长非要给我介绍对象,介绍来介绍去,就介绍到了媛媛。媛媛对我也有好感,所以我们俩都打算试一试,交往一下。”

    女子点了点头,“继续说。”

    孙泽生接着说道:“对我们俩的未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当然希望我们俩能够由朋友变成恋人,再有恋人变成夫妻了。我也不会说太多的漂亮话,我只能跟夫人讲,我会真心真意地对待媛媛的,绝对不会让媛媛受一丁点的委屈。”

    女人再次点了点头,“我能够从你的话中感受到你的真诚,可是我还是有一个问题,你身边那么多的女孩子。都很漂亮,也很优秀,她们对你的意义也非同一般,你打算如何处理?”

    孙泽生暗中咧了咧嘴,他就知道这一关始终是绕不过去的。他尴尬地笑了笑,“夫人,我跟媛媛讲,我会对她负责的。这句话,一直到我死,都会有效。”

    “负责。怎么负责?和多个女孩子保持暧昧关系,就是对你和媛媛之间的关系负责吗?”女子单刀直入地问道。

    孙泽生闭了闭眼睛,“夫人,我意地辩解什么,解释什么。我只想说一句话,我会对媛媛负责的。”

    女子的目光陡然变得极为犀利,孙泽生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只护犊的母狼盯上一样,似乎自己只要有一丁点的异动,就会让女子把他撕成碎片。

    孙泽生坦然地看着女子。既没有躲避,也没有掩饰。

    女子哼了一声,转身朝着雅间外面走去,当她走到雅间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我知道你的妈妈在燕京。明天我有时间,还在这里,你带你妈妈过来。我们见一面,商量一下你们俩订婚的事情。”

    没等孙泽生反应过来,女子已经一阵风地走了。

    孙泽生有些『摸』不着头脑。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是靳媛媛打来的。“孙泽生,我妈妈是不是让你去见她了?”

    “是。媛媛,你妈|的消息实在是太灵通了。好像没有什么能够瞒得住她的。”孙泽生不感叹地说道。

    “我妈消息可能不灵通吗?我妈没有把你怎么样吧?”靳媛媛问道。

    “那倒是没有,只是我被你妈吓了一跳,你妈说让我明天带我妈过来和她见面,商量我们俩订婚的事情。”孙泽生说道。

    “啊!?”靳媛媛尖叫了一声。

    “喂,媛媛……”孙泽生冲着手机喊了半天,手机那边一直是沉默的状态,片刻之后,通话直接挂断了。等到孙泽生再拨过去的时候,扬声器里面传出来的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

    孙泽生摇了摇头,放弃了继续给靳媛媛打电话的念头。他从茶楼走出来,打了一辆出租车,去见妈妈冯月英。

    冯月英得知明天就要和靳媛媛的妈妈商量孙泽生和靳媛媛的婚事,又惊又讶,“儿子,这是不是太快了?”

    孙泽生直到现在都还搞不清楚靳媛媛的妈妈,为什么在明知道他跟宋嘉依、荣晶莹和徐云津、张立有暧昧的关系的情况下,还主动提出让他和靳媛媛订婚,他当然没有办法回答冯月英的问题。

    “妈,你就别管快不快了,反正是早晚的事情。还有,我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靳媛媛的妈妈可不是普通人,她是夫人。”孙泽生说道。

    冯月英愕然地长大了嘴巴,“不是吧?她竟然是夫人,那靳媛媛岂不是他的女儿?”

    看着冯月英用手指了指天,孙泽生点了点头。

    冯月英连忙用手托住了额头,身子一软,差点从椅子上出溜到地上,孙泽生连忙扶住她,“妈,你怎么了?”

    冯月英重新坐好,“我怎么了?还不是被你个小兔崽子给吓得。你说你找谁家的姑娘不好,怎么找到了夫人的女儿了?他们家成分那么高,咱们家可高攀不起呀。”

    孙泽生忙道:“妈,有什么高攀不起的?咱们家不比任何家差。你明天可得提振起来精神,不能让夫人看扁了咱们。你不要忘了,你儿子我是天下独一二的。就算是美国总统来了,咱们都不o他。”

    “对,就算是美国总统来了,咱们也不那个他。”冯月英让孙泽生一说,也想了起来,自己的宝贝儿子怎么说也是国内同龄人中的第一富了,就算是放在全世界,个人财富能够超过自己的儿子的,也没有多少个。

    “儿子,你说,咱们要不要把你爸爸叫来?”冯月英问道。

    孙泽生摇了摇头,“我爸不是又出差了吗?真要是赶,也赶不过来。何况,夫人只是让你去,没有让我爸去,让我爸过来,也不太合适。”

    冯月英点了点头。

    孙泽生想的是不错,不过第二天,当他带着妈妈冯月英赶到昨天那个茶楼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刚好停在茶楼门口,父亲孙文斌从车上走了下来,他远远地就叫孙泽生和冯月英。

    “老婆,儿子,是你们把我叫来的?”孙文斌茫然不知地问道。

    “爸,你怎么来了?”孙泽生问道。

    孙文斌说道:“我接到电话,说你们出事了,让我赶快到这里来。我买了飞机票,就赶了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咱们的宝贝儿子今天要和人订婚了,订婚的地方就在这里。”冯月英说道。

    还没等孙文斌询问更多,孙泽生昨天见过的那个夹克男从茶楼中走了出来,“孙先生,孙夫人,孙总,夫人和小姐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们了。”

    感谢“小小小不了”投出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