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20章 业绩彪悍

    第420章业绩彪悍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蒋国鹏果然没有吹牛,他给孙泽生安排的第一个相亲对象来头不小,她的大伯是某民主党派的主席。

    孙泽生按照约定好的时间,赶到约定好的地点,跟对方见了一面。此女的年纪比宋嘉依还要大一些,都已经三十岁了,足足比孙泽生大了将近十岁,孙泽生还没有发表意见,对方就表示姐弟恋,她可以接受,但是双方差了这么多,她感觉已经不是姐弟恋,而是“母|子恋”了。[

    于是,孙泽生第一次相亲出师未捷身先死,别说发展下去了,就连见第二次面的机会都没有。

    蒋国鹏马上就给孙泽生安排了第二次相亲,这次女方年龄和孙泽生相若,是国防科技大学的一位在校生,父亲是燕京军区的副司令。

    双方一见面,女方就流露出高人一等的神态来,颐指气使,似乎自己是个大小姐,孙泽生只不过是她身边一个家丁似得。

    这次的相亲,自然是不欢而散。不过蒋国鹏事后说女方似乎挺愿意的,只是平常的时候养成的大小姐脾气不是那么好改正的,如果孙泽生愿意的话,女方还愿意再交往一段时间。

    对女方的橄榄枝,孙泽生毫不犹豫地婉拒掉了,开玩笑,他可不想请这么一尊菩萨放到自己身边。他虽然没有什么大男子主义倾向,但是却不喜欢有人总是在他的身边指手画脚。

    蒋国鹏仅仅让孙泽生休息了一天,随后又安排了第三次相亲。

    这次女方还是要比孙泽生大一点,不过大的没有那么夸张,只是两岁稍微多一点。她目前在燕京大学读研究生,父亲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南粤省的省委书记。

    在这次相亲前,蒋国鹏说的很清楚。女方的父亲是政治明星,是下一任或者下下任一号首长有力竞争者。他这次是费了很大的力气,转了很多弯,才联系上女方,让女方答应跟孙泽生见面的。蒋国鹏让孙泽生一定要把握住机会,这是一次让孙泽生获得强力盟友的最佳机会。

    孙泽生对这次见面也抱了很大的希望,但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见面之后,女方说她不奢望爱情,所以她不排斥和孙泽生jehu。甚至将来走上婚姻的殿堂。但是她有两个条件,第一,为了她父亲的政治前途,孙泽生必须从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辞去所有的职务,并且要保证以后不会和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有任何的利益瓜葛,第二,如果孙泽生娶了她,那么就必须尊重她,不许有外遇。不许找小三。

    孙泽生马上摇头,开玩笑,他希望通过这种联姻的方式,寻找政治上的盟友。是为了让他可以安心把他的公司搞的更大,更好,可不是为了为了某人的政治前途,放弃他的事业。更何况。还不让他有婚外情,那宋姐怎么办?荣荣怎么办?徐云津和张立呢?

    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到。

    第三次相亲的失败,让蒋国鹏气的只跺脚,蒋校长拍着桌子,说孙泽生是扶不上墙的阿斗,白白让他浪费了那么大的一个人情。

    孙泽生能做的就是耸耸肩,表现他的遗憾。

    他本以为蒋国鹏会就此打退堂鼓,没想到蒋国鹏却是越战越勇,在随后的一个星期里,密集地给孙泽生安排了十个姑娘。

    这些女子一例外都是高官的嫡女或者亲戚,最差的级别都是副部级,她们的年龄也是有大有小,大的都三十好几了,小的甚至还在上高中。

    孙泽生在相亲场上疲于奔命,可是每一个相亲对象都有这样那样让他不mny的地方。

    在一连和二十几个女生见过面之后,孙泽生有些受不了了,他在又一次相亲失败之后,打电话给蒋国鹏,“校长,你饶了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感觉我这段日子就像是一块猪肉yyng,让数的客人挑肥拣瘦,我都快崩溃了。”

    “你崩溃?我还崩溃呢?小孙,你是不是太挑了一点?我都差不多把我知道的全国副部级以上的、有适龄未婚的朋友都骚扰了一遍,她们当中随便一个,都有数人争着抢着要娶回家呀。你可倒好,一个也没有相中的。古代的皇怠妃子,也没你这么苛刻吧?”蒋国鹏抱怨道。[

    “校长,娶媳妇这种事要讲究缘分,我总不能为了联姻而联姻吧?要不就算了?等以后逮着机会再说?”孙泽生有些泄气地说道。

    “小孙,你可不能打退堂鼓,我再发动一下关系,再给你介绍几个。我还不信了,全国这么多的省长、副省长,部长副部长,还有那么多的将军,还找不出来一个让你看上眼的。”蒋国鹏说道。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元旦,在这之前,孙泽生又接连和数十位女性见了面。到了后来,蒋国鹏大概是用尽了手中的资源,安排和孙泽生见面的女子开始出现非未婚女性。

    什么闪婚闪离的,离婚妈妈,寡妇等等,都冒了出来。不过这些女性跟以前安排跟孙泽生见面的yyng,家庭背景没有一个简单的。

    再后来,蒋国鹏安排和孙泽生见面的女性中开始出现外国人的面孔,某国驻华大使的女儿,某国副总理在京留学的女儿等等,都在孙泽生的面前一一的亮相。

    孙泽生都快麻木了,他把相亲当成了一种例行的公事,早已经淡了通过这种方式,寻求政治上盟友的心思。

    每次相亲,孙泽生看似都很随和,但是实际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孙泽生对相亲对象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首先,女方的父母或者近亲在现阶段,必须是有一定级别,并且掌握着实权的高官。其次。女方的父母或者近亲在可预期的未来,还有极大的上升空间,不能是原地踏步或者马上要转退二线。

    能够满足这两条,就已经很难了。全国副部级以上的官员好几千人,但是有女儿的,差不多只有一半。这一半儿中,还要提出年龄不合适的,已经结婚的,身体有缺陷的,性格不好的。三下五除二,就剩不了多少。

    何况,孙泽生还要女方的家长还要有上升空间,还要手握实权,这样一来,他找来结婚的女子就上升到了大熊猫的程度。

    可是这还不算完,孙泽生还希望女方能够接受他有外遇,能够容许宋嘉依、荣晶莹、徐云津和张立的存在。

    天底下,有几个女人能够不嫉妒。尤其是对方还是高官的女儿,她不给男方带绿帽子就不错了,还想让她容忍第三者、第四者甚至第五、第六者的存在,这又怎么可能?

    野生大熊猫虽然稀少。但是野外还能看得到,野生的华南虎却是几乎绝迹了。孙泽生要找的女子比野生华南虎还要珍稀数倍。

    当然,孙泽生要求这么苛刻,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他随便找个女人做他的妻子,一旦他的公司出事,女方未必能够用得上力气。那样的话。孙泽生撇开宋嘉依、荣晶莹等人另娶,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眼看着元旦就要到了,孙泽生跟蒋国鹏打电话,“校长,你看能不能给我放放假,从现在开始到春节假期结束,就不要给安排相亲了?”

    蒋国鹏自然听出了孙泽生的敷衍之意,一开始相亲的时候,孙泽生还是热情高涨,对女方充满期待的,但是现在,则视相亲为一件苦差事。

    “小孙,这样吧,我也知道你累了。我再给你安排最后一次相亲,你要是不愿意,我就不管了。”蒋国鹏说道。

    孙泽生想了想,“好,就最后一次。”

    挂断电话,孙泽生看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宋嘉依,“走吧,宋姐,我们该去开会了。”

    在旧的一年即将过去的时候,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召开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中层干部以上的会议。能够出席这次会议的,至少也是某子公司的副总经理级别。

    会议在未来之光园区办公楼的大会议室举行。来自总公司和子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全都奉命过来,一缺席。

    孙泽生和宋嘉依并排坐在主席位上,在他们俩的两侧坐着荣晶莹、徐云津、张立、武汉阳、臧永晨林卫国、何方毅、宋佳杰、库伦、郑坤明、邹家顺等人。

    宋嘉依说道:“在半个月之前,总公司就下发了开会的通知。这次会议的主旨就是一个,要让在座各位对公司有个总体上的了解。首先,从的左手边开始,请每个子公司的负责人向小生还有同事报告一下各个子公司的财务状况。”[

    荣晶莹坐在宋嘉依左手边第一个位置上,从职务上来讲,荣晶莹不仅仅是木鹞精工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同时也是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这次上次孙泽生对总公司的管理层进行扩编的时候确定下来的。

    荣晶莹神色平淡,说道:“截止到十一月底,木鹞精工累计接到军方的订单,超过了十亿,来自警方的订单,累积下来,也超过了五亿。”

    很多情况,荣晶莹都没有详说。木鹞精工的产品以蛋式飞行器为主,另外还有电击手雷、光线扭曲仪、超清监视仪等产品,其中蛋式飞行器是木鹞精工利润的最大来源。这款产品,军方的需求很大,先后下了好几个大单子,货款累计达到了十二亿多元,警方是蛋式飞行器的第二大客户群,不过因为蛋式飞行器的售价并不便宜,所以每个警局采购的都不是很大,不过零零散散加起来,也超过了五个亿。

    荣晶莹接着说道:“另外,来自民间的订单,累计金额为二十三亿多元。另外,我们正在向有关部门进行申请,希望能够批准我们向海外出口我们的产品。如果批文能够下来,我相信我们的销售额还能够翻上几番。”

    木鹞精工差不多是下半年才完成了所有的建设,正式开工生产,能够在这么段的时间里,取得这么高的销售额,除了木鹞精工的产品确实性能优越,市场上独一二之外。也跟荣晶莹付出了不少辛苦的劳动有很大的关系。

    孙泽生带头鼓起了掌,众人一起跟着鼓掌。

    荣晶莹之后,是醒神公司的何方毅。

    何方毅了鼻梁上的眼睛,“说来惭愧,我们醒神公司的业绩不能跟荣董相提并论。截止到十一月底,我们累计销售额为一亿五千万,实现税前利润大概是八千万。我打算在明年,把这八千万都投入到各大媒体,进行宣传,争取在明年一年。让公司的业绩翻上两番。另外,我们正打算在国外开设分厂,目前考察团已经在欧洲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考察过了,大概春节之前,我们就能够确定第一家海外子公司会设在什么地方。”

    臧永晨插话道:“何董,不要光想着去美欧等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其实最有钱的还不是这些地方,是中东的那些石油富豪们。我建议你把第一家子公司设在那里。”

    “我们也考虑过在中东地区设厂,不过那里淡水资源紧缺。把醒神饮料放到哪里,好像不太好吧?”何方毅说道。

    臧永晨指了指郑坤明,“有郑总领导的清水水务在,你还怕缺少淡水吗?你可以从清水水务订一套海水淡化设备。然后直接用淡化之后的水,制造你的醒神饮料,多余的淡水,你还可以制造成矿泉水、矿物质水、纯净水之类的东西就地出式。”

    何方毅一拍脑门。“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看来回去,我还得好好地让市场部的那帮子兔崽子好好地动动脑子。”

    孙泽生轻轻地叩击了一下桌子。“何方毅,以后做事,要多动动脑子,不要光顾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要学会从更大的层面去考虑问题。还有,其他人都yyng,你们都是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的一员,要时刻记得维护总公司和兄弟公司的利益,不要自顾着扫自己的门前雪。”

    众人一起应是。

    宋嘉依指了指坐在何方毅下手的林卫国,“林总,该你了。”

    林卫国连忙挺了挺腰杆,说道:“宝龙公司的业务正在稳步上升之中,截止到十一月底,我们一共实现了销售收入三十八亿多元。其中,全自动化妆品生产线,我们一共卖出去三套,两套销往美国,一套销往国内。另外,百吨级污水处理设备,我们一共卖出去一百五十多套,销售额超过了一个亿。目前,我们正在加大对百吨级污水处理设备的宣传力度,这将会是我们的拳头产品之一。另外,对原有的产品,我们正在组织厂里面的技术人员,对其进行技术升级,强化它们的技术含量。相信经过技术提升之后,它们的竞争力会提升许多。明年会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

    林卫国的下首坐着磐石安保的宋佳杰。

    宋佳杰清了清嗓子,“截止到十一月底,磐石安保的账面余额是亏损状态,亏损额超过了五千万。不过去年一年,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太多,撇开这方面投资的话,我们实现了营业收入超三千万。另外我们累计训练出了五百多名合格的安保人员,并且开始向外承担私人安保业务,另外,我们还接了两个系统外大型公司的安保业务。”

    宋佳杰说完,坐在宋嘉依左手边的子公司的负责人就都发完言了,宋嘉依看向了坐在她右手边的子公司的负责人。

    坐在宋嘉依右手边的第一个人是徐云津。

    徐云津说道:“可能大家通过新闻报道都已经知道了,我在星光传媒拍摄的第一部电影,上映之后,票房超过了两个亿,达到了两亿三千万四百多万元,按照国内票房分成的惯例,星光传媒能够分成六千多万,就这一部分,我们就收回了成本还略有富裕。另外,电影的网络版权和电视台播放权都已经卖出去了,两者相加,超过了两千万。

    另外,已经有国外的机构和星光传媒进行接茬,希望购买电影的国外放映权,这部分的收益估计也不会低于两千万。总之,我拍的第一部电影,取得了不小的成功。

    不过目前,星光传媒中最赚钱的还是星光特效工作室。截止到十一月底,星光特效已经接了上百个特效案子,平均每个收费都在百万以上,累计收益超过了一亿五千万,这里面,基本上都是纯利润了。”

    星光传媒看似赚的钱不多,但是星光传媒在影视圈中,绝对是刚刚起步,能够在第一年度就能够有这么好的收益,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张立坐在徐云津的下首,她说道:“新文化培训中心没有多少流动资金了,原来赚的那些钱全都用在多媒体教室改造上了。目前,我们已经拥有多媒体教室五十七间,我们能够同时容纳两千五百多名同学同时进行多媒体教学。”(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