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10章 没好感

    第410章没好感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同样的提前还贷过程,在茂新佳华银行也重复了一遍。不过和在茂新银行不同,已经得到了消息的茂新佳华银行的董事长马志坤亲自守在本行总部大楼的门口,等着孙泽生过来。

    孙泽生刚刚下车,马志坤就疾步上前,一方面向孙泽生表示欢迎,一方面表示他已经派人到法院撤诉去了,孙泽生不用提前还贷,只需要在约定好的时间,按时还贷就行了。[

    不过这次,孙泽生是铁了心要了解他和荣家的牵连,不管马志坤是真心也好,是假意也罢,他都要把他跟荣家的牵涉切断。

    最后,马志坤的热情没有能够阻挡孙泽生做出同样的决定。孙泽生旗下所有的公司,凡是在茂新银行有对公账户的,一概注销。那些在茂新佳华银行办理的工资卡什么的,也都核销,准备换一家银行。

    马志坤全程陪着办理了所有的手续,又亲自把孙泽生送到了总部大楼的外面。送走孙泽生之后,马志坤回到办公室,关上门,把桌子上的文件,一股脑全都扫到了地上。

    荣家害我!

    马志坤跌坐在老板椅上,扶着额头,心中闪过一丝明悟。

    坐在回去的车上,孙泽生显得很轻松,总算是把茂新银行和茂新佳华银行给摆平了,以后就不用惦记着这两家银行的二十亿贷款了。

    至于冀南银行的三十一亿贷款,倒是不用特别的担心。不说冀南银行的董事长黄银华已经向他做出了保证,就算是黄银华迫于压力,要求他提前还贷,他也有了应对的办法。

    孙泽生已经做好了随时向乔治史密斯借钱的准备,这个美国佬好像很有钱的样子,不找他借借钱渡过难关,都浪费了他的这份富有。大不了,多给他一点利息就是。

    宋嘉依和孙泽生并肩坐在汽车的后座上,“老公,要不要给靳媛媛打个电话?跟她说一声。”

    孙泽生点了点头,他拨通了靳媛媛的电话,没等他开口,靳媛媛就说道:“孙泽生,你不要太着急。我已经有了门路,再给我几天时间,我应该可以给你找到钱。”

    孙泽生有些感动。靳媛媛和他非亲非故,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帮他,每次帮他,似乎都没有要求过什么。能够有这样一个红颜知己,实乃是人生之大幸。

    “媛媛,谢谢你了。我已经把茂新银行和茂新佳华银行的贷款换上了。”孙泽生说道。

    “换上了?这么快?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靳媛媛连忙问道。

    孙泽生解释道:“我跟乔治史密斯达成了一个专利授权代理的协议,史密斯先生给了我六亿五千万美元做为保证金。我就用这笔钱提前还贷了?”

    “什么专利授权的代理?”靳媛媛紧张地追问道。

    “未来之光公司那边有一套全自动化妆品生产线,就是这套全自动化妆品生产线涉及到的专利。”孙泽生笑着说道。

    靳媛媛长舒了一口气。但是她紧跟着就说道:“全自动化妆品生产线上的一些专利,其实很不适合授权给外人。美国的工业实力很强,超过我们很多,他们得到这些专利。可以让他们的工业实力上升一大截,另外,他们的消化能力和创新能力也是极强的,在全球鲜对手。我担心他们以你提供专利为基础,研究出更多的东西来,到时候。他们就可以把他们研究出来的东西,申请新的专利,封堵住你的前进道路。还有,如果美国人将这些专利用到军事上,这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大的wexe。”

    孙泽生耸了耸肩,“如果是这样,我只能说遗憾了。不过即便是再来一次,我也会这样做的。茂新银行和茂新佳华银行已经把我给告了,法院的传票都送到了我手中,我要生存,不想让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所以,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做。还有,美国人能够做的事情,咱们华夏人也能够做呀。我的专利又不排斥自己人。所有人都可以使用,只要出特许权使用费,就行了。”

    靳媛媛叹了口气,“我明白。荣家这次做事确实很不地道,他们操之过急,也太过于急功近利了。其实,如果他们能够认识清楚你对荣晶莹的情感,他们可以获得将会更多。”[

    孙泽生摸了摸鼻子,“媛媛,咱们能不能不说这些。总之呢,我以后不会再和荣家在生意上有任何的来往,宝龙公司的股权,我以后也会想办法把荣家的股份清理出去的,如果清理不出去,我就另起锅灶。”

    靳媛媛说道:“另起锅灶,必然会形成重复建设,资源的大量浪费。这样吧,我再去跟荣家谈谈,看看是否能够让荣家让出他们在宝龙公司的股权?”

    孙泽生问道:“你不是要去刚果金,参加联合国维和部队吗?”

    靳媛媛叹道:“你这里闹成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够放心地过去?我已经请了几天假,晚去两天,不会有什么关系的。”

    “麻烦你了,媛媛。”孙泽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挂断电话,孙泽生握着手机出了一会儿神。

    宋嘉依轻声问道:“老公,怎么了?”

    “哦,没事。媛媛说她会尝试着劝说荣家把他们掌握的宝龙公司的股权让出来。”孙泽生淡淡地说道。

    “真的吗?”宋嘉依眼睛一亮,她和孙泽生yyng,也不想再和荣家成为生意上的伙伴。

    孙泽生点了点头,“荣家即便是肯退股,估计要价也不会便宜,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

    宋嘉依嗯了一声,然后她又问道:“这次好几家公司要从茂新银行和茂新佳华银行销户,他们必须要开设新的对公账户,开户行放在哪家银行呀?”

    孙泽生想了想,“我看可以开一次招投标,不管是国内的银行。还是国外的银行,不管是国有的,还是股份制的,外资的,都可以让他们来参加招投标,谁出的条件最好,咱们就选用谁的。”

    宋嘉依连连点头,“这个办法好。”

    孙泽生沉吟了一会儿,“不过将对公账户设在其他银行中,终究是有些被动。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有必要开设一家自己的银行。那样的话,就不用担心我们的资金和账户的安全了。”

    宋嘉依说道:“这个想法是很好,可是开银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最起码所需要的资金就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还要让它生存下去,就更难了,如今的银行遍地都是,这一块儿的竞争应该是非常jle的。”

    孙泽生点了点头,“这事。我们确实需要从长计议。”

    转眼又过去几天,眼看着就是国庆节了。经过靳媛媛的多次奔走,荣家终于松口,同意把他们掌握的宝龙公司的股权转让给孙泽生。但是他们提出的条件非常的苛刻,孙泽生要拿出来整整三十个亿,他们才会把股权转让给孙泽生。

    这样的条件,让孙泽生根本就不可能答应。

    在臧永晨的手中。宝龙公司曾经创造出了一个现在还没有逾越过去的的巅峰,如果是在巅峰时期,宝龙公司卖给七八十亿。应该没有问题。但是现在,宝龙公司的有形资产,形资产加在一起,可能都到不了六十个亿。

    当时孙泽生花四十五个亿,把宝龙公司买下来,价钱就有些虚高。他那时候,是急的得到这样的公司,再加上宝龙公司涉黑,后来国资|委又插手,他想让价钱降下来,都不可能了。

    如今,经过多半年时间的发展,宝龙公司恢复了元气,一点点地发展起来,固定资产和形资产双双增加,总价值也就慢慢涨了上来,可是即便是这样,也最多就是五十多个亿,说不定连五十亿都没有。

    荣家一下子就要三十个亿,就是想让孙泽生溢价百分之一两百,甚至是三百,来收购他们手中的股权。[

    孙泽生集资收购宝龙公司的时候,荣家出资七个亿,后来又花了一亿八千万从白家舜手中买走了他的股权,荣家累计也就花了不到九个亿。要是三十个亿把他们掌握的股权卖掉,绝对是赚翻了。

    孙泽生很干脆地拒绝了荣家的报价。

    靳媛媛跟荣家沟通了不少次,但是荣家死活不肯后退半步。靳媛媛也没有了办法,部队已经催了她好多次,让她马上赶赴刚果金,她不能限期地滞留在国内。

    奈之下,靳媛媛在尽了最后一次努力,还是未能说服荣家之后,向孙泽生说了一声抱歉之后,然后坐飞机,飞往了非洲。

    荣家掌握着宝龙公司不到百分之十三点八的股权,是宝龙公司的第三大股东,动摇不了宝龙公司的大局,但是孙泽生怎么看怎么觉得腻歪。如果是他还没有跟荣家闹翻的时候,也就算了,现在他论如何也不愿意自己辛苦一番,让荣家捎带着捞走好处。

    就在孙泽生琢磨着要不要把荣家的股权清理出宝龙公司,如何清理的时候,两件事促使孙泽生下定了最终的决心。

    这两件事跟两个人有很大的关系。

    第一件事,是周天宇给他打来了电话。

    “小孙,我最近承受到了一定的压力,但是咱们俩的叔侄情意还在,只要你还认我这个叔叔,只要我还在冀南市市长的任上,我就会保证你的产业在冀南市不会受损。”

    周天宇在电话里面没有多说,但是他的话透露出了很多的信息。

    孙泽生很想问问是省委书记郎齐军给他施加压力了,还是荣家给他施加压力了?不过考虑到周天宇未必会说,孙泽生还是打算了这个念头。

    另外一件事,孔天顺过来拜访他。

    “老弟,我刚刚收到消息,公安部联合工商总局、卫生部等多个部委,要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一次专项整治活动,要对食品安全问题进行专项的检查。付冬生部长在进行工作部署的时候,似乎是意有所指。他说要对那些非国有的,市场影响大的企业进行特别的、严格的检查,借以保证人民群众的安全。这次的检查不仅仅涉及到食品饮料行业。日化行业也是重点检查的对象。”

    孙泽生冷哼一声,“付部长这是要充当荣家的急先锋呀。”

    孔天顺对孙泽生和荣家的决裂,有所耳闻,“老弟,你跟荣家真的没有和好如初的可能了吗?你们原来不是挺好的吗?”

    孙泽生淡淡地说道:“孔大哥,荣家如果是想跟我合作,大家一起赚钱,我没意见,天下的钱是赚不完的,我也不能让全世界的钱都落进我的腰包。可是荣家不是要跟我一起赚钱。而是要让我没钱赚,要以几乎不出任何代价的方式,来侵占我的股权,我可能让步吗?”

    孔天顺讪讪一笑,在孙泽生和荣家的冲突中,他不方便表态。

    孙泽生也不难为孔天顺。要知道孔天顺和他老子孔长瑞都是公安系统的人,尤其是孔长瑞,更是燕京市公安局的局长,付冬生是孔长瑞的顶头上司。而付冬生又是荣家的女婿,孔长瑞根本不可能公开的顶撞荣家。

    孔天顺能够提前给他通风报信,让他提前做好准备,就很不错了。

    孙泽生说道:“孔大哥。你不用担心过多,我孙泽生什么样的风浪都经历过,荣家只是一个坎儿而已,很容易就过去了。”

    孔天顺点了点头。“你有信心,就最好。老弟,我爸爸其实很欣赏你。我也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兄弟。不管你跟荣家的结果如何,我希望我们的兄弟之情能够一直的持续下去。”

    送走孔天顺,孙泽生蹙起了眉头,他考虑了良久,绝对反击荣家。当然,如何反击,是有讲究的。

    孙泽生先把孔天顺给他通风报信的内容,告诉了宋嘉依,让宋嘉依有针对性地做出部署。

    其实不用孙泽生特别的吩咐,未来之光公司和醒神饮料这两家公司出问题的可能性也很小。孙泽生从创立公司的时候,就对安全问题格外的注意。工厂的卫生标准都是使用的最严格的,有的比欧洲或者美国的标准还要高,更不要说针对国标了。

    这样做,成本是高,但是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旗下各个子公司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利润极其丰厚的产品,即便是成本高一点,也能够支撑的起来。

    不过标准再高,真要是有人鸡蛋里挑骨头,也是没辙的事情。宋嘉依连忙以总公司的名义下发通知,要求各个子公司把所有的细节做好,不能任何人鸡蛋里挑骨头的机会。

    这件事,不需要孙泽生亲自来督促。他又把宋嘉依、荣晶莹、臧永晨、武汉阳等一甘心腹召集到了一起,商议如何把荣家的股份赶出宝龙公司。

    荣晶莹全程沉默不语,她虽然对荣家伤透了心,但是让她调转头来,对付荣家,还是过不了心理关。不过她也不会去阻止孙泽生。孙泽生要是真的把荣家搞得七零八落,元气大伤,他也不会同情。

    会议开始后,孙泽生就把他想做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请与会诸人发表各自的意见。

    臧永晨从中看到了机会,做为宝龙公司的创始人,他时时刻刻不想着能够再次重复自己的辉煌,只是他一直没有足够的本钱。

    “孙总,我提个意见,我们完全可以甩开荣家,另外打造一个全新的宝龙公司。”臧永晨说道。

    “臧先生,你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孙泽生对臧永晨的意见还是很重视的。

    臧永晨清了清嗓子,说道:“其实很简单。荣家之所以要那么高的价格,才肯把股权转让给孙总,那是因为孙总对股权很需要,同时也因为宝龙公司的发展前景很看好,只要打破这两点,荣家才有可能低价转让手中的股权。”

    “怎么打破?”孙泽生追问道。

    臧永晨说道:“很简单,就是甩开宝龙公司,另起锅灶。我们可以成立一个新的公司,把宝龙公司的业务骨干和技术力量,尽数抽调到新的公司,然后再把总公司给宝龙公司的所有专利授权收回,交给新公司来做,这样一来,宝龙公司基本上就瘫痪了。再让宝龙公司亏损个三五年,然后宝龙公司肯定就支撑不下去了。随后,老板你再申请破产,宝龙公司也就不值什么钱了。”

    “我反对。”还没有等臧永晨说完,武汉阳就举起了手,“老板,宋董,我强烈反对臧副总的提议。”

    臧永晨盯着武汉阳,“我的方案有什么不妥吗?”

    臧永晨对武汉阳很嫉妒,武汉阳得到孙泽生的同意,取得了未来之光公司百分之一的股权,这让他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他自问他的才华丝毫不输于武汉阳,但是孙泽生对他的提防心一直很重,却对武汉阳十分的信任,这样的心理落差,让他对武汉阳总是没有什么好感。(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