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406章 你有种

    第406章你有种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凌飞鹭没有在燕京久留,在和孙泽生谈完话之后,就会合了宫九卿、刘奇民、王申东,然后一起搭乘国际航班,离开了华夏。

    在凌飞鹭在燕京的这几天,孙泽生一直在考虑如何更好地控制住佣兵团。佣兵团在非洲大陆,他在华夏,两者之间间隔千山万水,他们想脱离他的控制,实在是太轻松了。[

    想当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中央情报局为了让阿富汗人对付苏联,出钱出力出人,帮助阿富汗人训练,结果弄出来个基地组织,反过来,把美国人狠狠地坑了一把。

    这样的事情,孙泽生肯定不愿意让它发生在他的头上。

    眼下,孙泽生能够使用的手段极其有限,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掌握的工业基础非常的薄弱,有些事情明明知道技术,却法将其变成现实。还有一个原因,他的力量也很单薄,他就算是能够把一部分技术变成现实,却未必有能力保住它。

    想来想去,还是用测谎仪比较靠谱一些。只要凌飞鹭不背叛他,他就能够对佣兵团保持足够的影响力。当然,从长远来看,这只是个权宜之计,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孙泽生还是需要另外的控制手段的。

    凌飞鹭走后,孙泽生开始沉下心来,做他的事情。因为蒋国鹏已经明确表示即便他不去学校,也能够毕业,他也就不去学校报到,去了,也没有什么事情。

    孙泽生把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他的工作间中,每天大量的图纸从他的工作间中流出来,到了张力夫和熊志力的手中,然后由他们把这些图纸变成实实在在的东西。

    与此同时。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各个公司都在平稳地运转着。

    军方订购走的蛋式飞行器已经接受了多个极端气候条件下的测试,据说反响很不错,再接受几个极端条件下的测试后,军方就会对蛋式飞行器下最后的评定意见,然后有关部门就会决定是否将蛋式飞行器列装部队。

    这些事情,绝大部分都不用孙泽生操心,自然由宋嘉依带着人替他打理。

    转眼间,眼看着就要到国庆节了。孙泽生这天正在忙碌,得到通报,靳媛媛来了。

    孙泽生连忙停下手头的工作。迎到了别墅的外面。

    靳媛媛一身笔挺的军装,头上戴着贝雷帽,脚下一双高跟皮鞋,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精神。

    “媛媛,你可真是稀客呀。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孙泽生笑着说道。

    自从暑假的时候,靳媛媛乘坐直升飞机离开之后,孙泽生已经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靳媛媛了。这期间,孙泽生给她打过几次电话。却一次都没有打通过。

    靳媛媛微微一笑,“我刚刚执行完任务,听说你搬新家了。我特意过来看看。孙泽生,你够可以的。这么大的房子。你知道吗?按照燕京现在的房价。你这栋别墅怎么着也得值个二三十亿吧。”

    孙泽生笑道:“这栋别墅实际上是我的工作间。包括这栋别墅在内,整个园区都是按照工业用房建造的。它们的价值怎么可能用住宅楼的价格计算呢。走吧,媛媛,我带你参观一下吧。”

    “好啊。”靳媛媛笑着说道。

    孙泽生带着靳媛媛。仔仔细细地把整个未来之光园区转了一圈,每个建筑的用途,孙泽生都详细地给靳媛媛介绍了一遍。

    孙泽生这样做。一是确实把靳媛媛当成了朋友,另外一方面,他就算是不说,靳媛媛只要想知道,应该也有办法知道未来之光园区内的情况,毕竟靳媛媛曾经是总参情报部。她说她离开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靳媛媛转弯了一圈,叹道:“有钱就是好。如果没钱,想把整个园区按照你的意图建设起来,都不可能。”

    孙泽生笑了笑,“走吧,咱们去别墅里面说话。”

    进了别墅,靳媛媛双腿并拢坐在了沙发上,她把头上的贝雷帽取了下来,放到了茶几上。然后她打量了一番别墅内的布置,并没有看到什么奢华的场景,这里的布置还是以实用为主,基色是暖色调,也没有用太多的高档家具。

    孙泽生亲自给靳媛媛倒了一杯果汁,放到了靳媛媛的面前。“媛媛,你今天怎么来了?咱们俩认识以来,你主动到我这里来的次数屈指可数,大部分时候,都是我主动请你过来,你才过来的。”

    靳媛媛取出一份请柬来,递给孙泽生,“我是来给你送这个的。”

    这份请柬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但是请柬的封面上烫金印刷的八一军徽十分的醒目。

    孙泽生接过去后,没有急着打开,而是问道:“这是什么?”

    靳媛媛说道:“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孙泽生把请柬打开,飞快地浏览了一边请柬的内容,然后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个舞会的邀请函,大致内容是说总装备部要举办一次迎国庆舞会,邀请孙泽生过去参加。然后是舞会的时间、地点等细节。除此之外,也看不出来别的信息了。

    “总装备部怎么会搞这种舞会呀?要搞也应该是文艺汇演,什么茶话会之类的。”孙泽生不解地问道。

    靳媛媛说道:“年年都是那些花样,难道就不能在今年换换吗?孙泽生,你到底去不去呀?”

    “我去干什么?我在总装备部认识人少的可怜,到那里,还不得闷死呀。”孙泽生说道。

    “没关系的,我也要去的。你要是去了的,我就不用再专门找男伴了。”靳媛媛说道。

    “男伴?”孙泽生一愣,“这个舞会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呀?媛媛,你可不能瞒我。”

    “能有什么意义?跟其他舞会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区别,非就是一些大佬们在舞会上露个面,然后他们的子侄在舞会上,寻觅着自己中意的目标。说不定稀里糊涂地就在上面定了终身了。我可不想重复这种老套的故事,所以,你一定要去。你要是去了,我就有挡箭牌了。”靳媛媛直言道。

    孙泽生苦笑连连,“姐姐,你能不能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呀?很伤我的自尊的。”

    “少墨迹,你就给个痛快话,你就说你到底去不去吧?”靳媛媛追问道。

    孙泽生摸了摸鼻子,“好吧,我去。我就给你挡一次挡箭牌吧。谁让我心地善良。愿意拯救众生呢。”

    靳媛媛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你个大奸商,你要是心地善良,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坏蛋了。”

    孙泽生摇了摇头,“你这就不懂了。美国的比尔盖茨做了多少年世界首富,更是连续二十年蝉联美国首富,他的钱怎么来了?还不是从全世界人民的身上盘剥过去的。可是谁也不能够否认比尔盖茨是全球数得着的慈善家。”

    “行了,你的歪理总是一大堆。”靳媛媛打断了孙泽生的话。[

    孙泽生看了看靳媛媛放在桌子上的贝雷帽,“你的帽子怎么是蓝色的?”

    靳媛媛把帽子拿了起来。然后指了指应该是帽徽的地方,“看到了吧?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标志。我已经接受上级的命令,准备做一名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普通女军官,前去刚果金执行维和任务。”

    “你要去非洲?”孙泽生讶道。“怎么这么突然?”

    靳媛媛说道:“也不突然了,我上次在冀南市接到命令,其实就是为了这件事。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参与维和部队的筹备工作。最近刚刚准备好。”

    孙泽生沉默了一会儿,“你什么时候走?”

    靳媛媛指了指请柬,“等到舞会结束后。差不多就该是出发的时间了。孙泽生,我要去的地方,战乱不断,搞不好,这就是我今生最后一次参加舞会了,所以你一定要陪好我呀。”

    “呸呸呸,童言忌。”孙泽生一把抓住靳媛媛的手,在茶几上拍了几下,“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干什么?我告诉你,别想让我对你产生同情心理。mmjn,你这样一位精通多国语言,枪法奇准,背景成谜的美女中校,一定会旗开得胜,胜利归来的。”

    靳媛媛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回来,端起了果汁,“那我就借你吉言了。”

    “这不是吉言,而是一定会兑现的预言。”孙泽生顿了顿,“上面怎么会派你去的?难道就没有替代的人选了吗?”

    “这次去刚果金,执行维和任务,是我主动要求去的。”靳媛媛的回答,让孙泽生始料未及。“有人跟我讲,我现在晋升到中校军衔,基本上就到头了,以后只能慢慢地熬资历,将来会有很小的机会,熬到大校,再往上,基本上就没戏了。我还想做个女将军,所以就需要能够拿得出手的功勋来。国内承平日久,我又离开了总参情报部,失去了最容易获得功劳的位置,再想得到让人瞩目的功劳,不离开国内,怎么可以呀?”

    孙泽生点了点头,“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靳媛媛问道。

    “我明白你也是个官迷呀。”孙泽生笑着说道。

    “我官迷?你还财迷呢。”靳媛媛恼羞成怒,随手抓住一个靠枕,丢向了孙泽生。

    孙泽生连忙用手接住,“好了,我财迷还不行吗?咱俩是官迷对财迷,正好是一对。”

    靳媛媛的脸上升起一点淡淡的红润,她的芳心在那一刹那有一丁点的悸动。“谁跟你是一对?你还是去找你的宋姐,抑或者小晶,张立去吧。”

    孙泽生的神色突然一黯,沉默了下来。

    靳媛媛一见,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孙泽生,我不该在你的面前,提起小晶的。”

    孙泽生之所以会有如此表现,是因为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荣晶莹了。不是荣晶莹不想见他,而是荣晶莹上次回家找她的父母理论,结果让家里人把她禁足了。荣家人直接把荣晶莹软禁在家。论荣晶莹去什么地方,都会有一大堆人跟着她。荣晶莹别说去木鹞精工上班了,就连出一趟门都很不容易。

    和荣晶莹一起被软禁起来的,还有徐云津。徐云津的父母倒没有软禁徐云津,她是主动留下来,陪着荣晶莹的。相比之下,徐云津多少还有些自由。

    孙泽生相当的郁闷,曾经试图去找荣家人理论,让荣家把荣晶莹、徐云津放出来,但是荣家一直没有答应。

    孙泽生唯一庆幸的事情是木鹞精工有完整的管理团队。即便是荣晶莹不在,木鹞精工的生产也没有收到多大的影响。

    荣家把荣晶莹软禁起来,也让孙泽生清醒地意识到荣家和他的冲突已经浮现到了表面。他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为什么突然间他们双方的关系会恶劣到这种程度。

    要知道他第一次和荣家人见面,他持着靳媛媛的白金请柬,得到了荣家人最高的礼遇,还从荣家人主导的茂新银行、茂新佳华银行一次性贷款二十亿华夏币。

    之后,荣家人的女婿,公安部部长付冬生和他又有合作,孙氏戒毒法的出现。让公安部在国际上获得了更多的利益。

    论是从内往外看,还是从外往里看,孙泽生都琢磨不出来荣家将荣晶莹禁足的原因。

    “你是不是想不通荣家为什么会软禁荣晶莹吧?”靳媛媛压低了声音,“原因很简单。荣老爷子快不行了?”

    “啊,怎么会?”孙泽生惊诧地问道。“去年,荣老爷子九十大寿的时候,不是还很精神吗?”

    “你也说了。去年是九十大寿。今年,荣老爷子都九十一岁高龄了,这是很危险的年龄。一不小心就会给耄耋老人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荣老爷子也是yyng,那天晚上,老头起来便溺,一不小心把尿盆给带翻了,尿撒了出来,然后荣老爷子不小心踩到尿上,摔了一跤。就是这一跤,让老头彻底躺在床上了,从那日之后,荣老爷子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就连医生都说荣老爷子未必能够提供这个秋天。

    荣老爷子是荣家的参天大树,有他在,荣家就能够享受到荣老爷子提供的庇护,可是如果荣老爷子过世了。荣家的第二代根本就没有一个能够镇住场子的。所以,荣家就计划着利用荣晶莹做筹码,与人联姻。”靳媛媛向孙泽生解释道。

    “什么?联姻?”孙泽生蹭地站了起来,“荣家怎么能够这样?荣荣是我的女人,我绝对不允许她成为荣家联姻的工具。”

    靳媛媛的脸色微微一变,“孙泽生,你不要激动,事情不是没有缓和的余地。”

    孙泽生真的很想冲出去,把荣晶莹从荣家抢出来,但是他知道这样做,根本就不现实。先不说他有没有能力把荣晶莹从荣家救出来,就算是他真的把荣晶莹救出来了,又能如何?他眼下承受不起和荣家全面对抗的结果。他的实力还是太单薄了一些,荣家如果全力倾轧,他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孙泽生不甘心地重新坐下,“媛媛,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靳媛媛点了点头,“我确实有办法。荣家需要的非就是利益。利益又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经济利益,一部分是政治上的利益。政治上的利益,我可以想办法,经济上的利益,就需要你来解决了。”

    孙泽生蹙了一下眉头,他联想到多半个月前,荣家跟他公然抢夺白家舜的股权的事情,“荣老爷子大概是什么时候摔伤的?”

    靳媛媛说道:“距离现在,差不多二十天了。”

    孙泽生掐指一算,那个时间刚好是他召开宝龙公司股东大会的前一天,或许就是因为荣老爷子摔伤的缘故,才让荣恒志、关奕欢夫妻俩,开始算计白家舜手中的股权。

    “好,只要荣家肯把荣荣还给我,他们要什么,我都给他们。奶奶的,就当是我花钱把荣荣从荣家买下来了。”孙泽生咬着牙说道。

    “荣晶莹真的把自己交给你了吗?”靳媛媛突然问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

    “我再问你,你除了荣晶莹之外,还跟谁好上了?”靳媛媛追问道。

    “媛媛,你问这个干什么?”孙泽生抬起头来,看着靳媛媛问道。

    “你甭管我,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行。”靳媛媛面表情地说道。

    “除了荣荣之外,就只有宋姐了。”孙泽生也知道有些事情想瞒靳媛媛,根本就瞒不住,反倒不如承认比较好。另外,他也打算用这种方式,来正式宣告宋嘉依和荣晶莹的身份。

    “徐云津和张立呢?她们俩难道没有跟你好吗?”靳媛媛再次追问道。

    孙泽生摇了摇头,“她们俩和我都还没有破最后一关。不过在我的心目中,她们的地位跟宋姐、荣荣是yyng的。”

    靳媛媛冷笑着连连点头,“好,孙泽生,你有种,竟然让四个如此优秀的姐妹把整个身心都系在了你的身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