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94章 送上门

    第394章送上门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没等孙泽生回答她的问题,宋嘉依又接着说道:“上次,我们为了收购宝龙公司,曾经用股权换资金的方式,跟小晶、小津她们的父母集资,我们这次是不是也可以学着上次的方式,再次找他们集资呀?”

    孙泽生很干脆地摇了摇头,“宋姐,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上次集资的时候,那个艰难劲儿,你也看到了。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个个都是不甘不愿的,如果不是我用未来之光公司的股权作抵押,集资款还拿不到手呢。[

    现在,如果再找他们借钱,他们一定还会让着让我用未来之光公司的股权作抵押,有过上次的经历,我是不想再重复第二次了。况且,这次我们需要的资金也不少,他们就算是肯接,也未必有那么多的钱。”

    “如果不集资,那我们怎么办?这中间的资金缺口,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宋嘉依不担忧地说道。

    “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先尝试从银行贷款,如果银行不肯贷款的话,那么我们就缩小农业种植基地的面积。只要过上个一年半载,我们就能够筹够足够的资金,到时候搞个农业种植基地二期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孙泽生不在意地说道。

    宋嘉依沉『吟』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如果把农业种植基地的扩展,分期进行的话,最后的总花费或许会多出不少,但是这种方式对我们的资金压力却是最小的。”

    孙泽生也没有让宋嘉依去住什么旅馆,直接让宋嘉依住在了自己的家,不过为了掩人耳目。孙泽生继续住在爷爷家。

    宋嘉依刚刚安顿好,就去拜见孙泽生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四位老人都知道有宋嘉依这一号人物的存在,见了她,感觉她真人要比照片上漂亮许多。

    四位老人对不断有漂亮的女人出现在孙泽生身边,早已经有些麻木了。他们也不去深究什么,他们惟一的愿望就是孙泽生能够快乐。

    经过短暂的之后,宋嘉依马上和孙泽生一起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宋嘉依这次可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为了赶时间,她乘坐高铁列车赶了过来,在她之后。还有一个多达十余辆车的庞大车队,从燕京开了过来,这里面有不少都是宋嘉依的助手,法律顾问王淑芬、金融顾问门德尔松,还有多名经理预备役中的成员。

    这些人也有自己的助手,也一并赶了过来,再算上保镖之类的人,洋洋洒洒足有数百人。

    这些人过来,孙泽生可以从琐碎的事情中抽身而出。他只需要从大的层面做决策,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就可以让宋嘉依安排人来负责。

    有了空闲的孙泽生把他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和周天宇的沟通上,周天宇也给予促成孙泽生的这笔多达四十个亿的投资。不止一次跟银行方面打招呼。

    对于贷款给孙泽生,冀南市的多家银行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但是在了解了孙泽生的贷款方式,和投资意向之后。绝大部分银行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孙泽生很明确地表示这次的贷款,他将采用抵押贷款的方式,而抵押品就是农业种植基地的所有资产。总公司不会为农业种植基地进行任何形式的担保。

    银行也是要评估贷款风险的。他们都不太看好孙泽生的投资项目,如果孙泽生仅仅是搞农业开发,搞个种植园什么的,看在市长的面子上,给孙泽生贷个几千万,还是可以考虑的。问题是孙泽生要一次『性』买断土地的使用权,走的明显又是高端农业的路子,虽然说是为了给未来之光公司供应原料,但是谁也保证这里面没有风险。

    当然,让他们犹豫着不肯把贷款贷给孙泽生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冀南市都已经疯传开了,说孙泽生得罪了邓副省长的儿子,邓副省长已经将矛头对准了孙泽生。

    贷款给孙泽生,最多就是赚点利息,还落不到自己的腰包,却会得罪一个前途远大的副部级高官。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只要是个有一点点情商的人,都会明白该如何选择。

    任凭周天宇说破了嘴,还是没有一家银行肯点头贷款。

    周天宇暗示孙泽生向荣家救助,他认为凭孙泽生和荣晶莹的关系,从荣家控制的茂新银行再贷个二三十个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对周天宇的暗示,孙泽生置若罔闻,他已经从茂新银行和茂新佳华银行贷了足足二十个亿,两家银行肯贷款给他,不是因为荣晶莹,而是因为靳媛媛。这次再要贷款,他手中可没有什么白金请柬了。

    眼看着资金迟迟没有着落,孙泽生和宋嘉依等人再三商量之后,决定把农业种植基地的征地,分成几步走。

    第一期工程,先把小康村以及小康村原有的五千多亩耕地一并拿下,同时量力而行,收购和小康村耕地临近的其他几个行政村的耕地。

    同时,在支漳河旁,购买土地,建设污水处理厂。

    等到过上半年左右的时间,有了更多的资金的时候,再实施第二期工程,把原来看上的两万余亩耕地,全都拿到手。

    就在孙泽生打算把他的决定,告诉周天宇的时候,有人却主动找上了门。不过这人并没有找到孙泽生的家,而是找到了磐石安保。

    宋佳杰给孙泽生打的电话,“姐夫,有一个自称叫做周永晨的人,说要见你。”

    孙泽生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染着黄发,带着耳钉的男子,“问问他,他要见我,是为了什么?”

    片刻之后,手机的扬声器中传出来周永晨的声音,“孙泽生,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我是谁。你赶快过来,本少爷有件大好事要找你,你要是来晚了,这好事就轮不上你了。”

    孙泽生淡淡地说道:“对你所谓的好事,我不感兴趣。周永晨,咱们俩最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我只想做一个合法的商人,闷头赚我自己的钱,其他的事情,我不想去关心,ok?”

    周永晨冷哼一声。“你不觉得你的想法太天真了吗?自从你前两天得罪了邓少,你就别想不受任何影响地做你的生意。孙泽生,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赶快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有你好看的。”

    孙泽生哑然而笑,“懒得理你。”

    就在孙泽生要挂断电话的时候,扬声器中又传出周永晨的声音来,“我知道你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的所谓的农业种植基地项目。你或许还不知道我爸爸是省农业厅的厅长,只要我愿意。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的农业种植基地开办不成,你要是不行,你可以试一试。”

    孙泽生皱了一下眉头,“周永晨。你到底想干什么?”

    周永晨得意的一笑,“怕了吧?知道怕,这就说明你还有救。赶紧的,马上到磐石安保来见我。”

    说完。周永晨没有给孙泽生说话的机会,很干脆地把手机给挂掉了。

    孙泽生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摇了摇头。然后又拨了过去,是宋佳杰接的电话,“姐夫,你有什么指示?”

    孙泽生说道:“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要理会周永晨,烟酒茶,一概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吧?”

    宋佳杰忙道:“姐夫,有你这句话,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周永晨这家伙就是个被爹妈惯坏的官二代,还真以为自己是根葱呢。”

    挂断手机,孙泽生刚准备给周天宇打电话,说明他的决定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竟然是周天宇打给他的。

    “小孙呢,你不要气馁,我目前正在想办法,我已经联系了我以前一位老同学,现在是工商银行省行的一个头头,我看看能不能让他想想办法。我跟你讲,你可千万不要仓促下决定。还有,千万不要搞分期征地,你一分期,容易分出事情来。我刚刚收到消息,说是有人正在和小康村及其附近几个村的村民联络,很有可能要制造问题,你要是分期,第一期可能还好说一点,第二期,搞不好给你弄个天价出来。”周天宇急道。

    “竟然有这种事。”孙泽生不由得一惊。[

    “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你搞得这个项目很大,投资也多,风声早就透出去了。总是会有人把你的这个项目当成肥肉,想咬上一口的。你得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力争把农业种植基地所需的耕地一举拿下,要不然,后患穷。”周天宇叮嘱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小孙,别急。我会和你一起想办法的。”周天宇又表达了一下支持孙泽生的态度后,就挂断了电话。

    孙泽生的心情有点沉重,事情的发展有点脱离他的掌控了。

    就在这时,邹家顺给他打来了电话,“老板,我听人反应,说是有神秘人最近一段时期,频繁出入小康村,在神秘人的组织下,小康村的村民在大举串联,似乎是准备联手跟我们要高价。”

    “我知道了。”邹家顺反应的情况,印证了周天宇的话,这让孙泽生的心情越发的沉重。

    等了一会儿,宋嘉依也给他打来了电话,宋嘉依去实地勘查去了。她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小生,我们怎么办?”

    孙泽生摇了摇头,“很难说。宋姐,我们现在只好先走一步看一步。你别着急,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好,你先静一静。我马上赶回去,等回去后,咱们再一起商量。”宋嘉依说道。

    还没等孙泽生静下来,他的手机又响了,“孙泽生,你耍我是不是?我都等了你这么长时间,你怎么还不滚过来?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过来,你会后悔的。”

    孙泽生心情很不好,“周永晨,你不要烦我。”

    “你以为少爷我愿意烦你呀?孙泽生,告诉你,有人看上了你的未来之光公司,让你报个价。把未来之光公司的控股权转让给他,少爷我今天就是替你带个话,可是你愣是给我装大爷,把少爷我的耐心全都给耗干净了。你会遭到报应的。”周永晨声音转冷。

    孙泽生皱了皱眉头,“周永晨,因为你爸爸是农业厅的厅长,我不想跟你计较。”

    “别说我爸,这事跟我爸没关系。孙泽生,告诉你,有人看上你的公司。想收购你公司的控股权,那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只要你把未来之光公司卖掉,你后面就能够过上忧虑的亿万富豪的生活,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这是你的机会,你一定要抓住,要是错过,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别的不说。就眼前,你那个所谓的农业种植基地,根本就别想建起来。你现在应该收到消息了吧?这只是刚刚开始,你要是还死活不肯出让未来之光公司的控股权。你就等着陷在冀南市吧。”周永晨继续说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这么说,暗中搞串联,鼓动着村民把土地高价卖给我的。就是你暗中找人做的了?”

    “不是,还真不是我做的。”周永晨断然否定道,“我只是给你提个醒。永远都不要想着把所有的便宜事。都搂在自己的怀中,该拿出来跟人分享一下的,绝对不能小气了。”

    “好吧,我知道了。周永晨,希望你不要后悔。”孙泽生淡淡地说道。

    “看来你还是执『迷』不悟呢。”周永晨感叹了一句,“少爷我今天已经提醒过你了。你既然这么不识抬举,等到以后有你求我的时候。”

    宋嘉依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孙泽生和宋嘉依坐在一起,商量着如何破解眼前的困局。

    宋嘉依说道:“老公,这里面有两个最核心的问题,一个是钱,一个是人。所谓钱,就是我们的资金有缺口,不够用。要是我们有足够的现金,现在就可以抢在所有人的前面,先把那两万三千亩耕地连带小康村一起买下来。所谓人,就是有人要给我们捣『乱』,他们或许看中了这里面上下其手的商机,也或许是纯粹给我们添堵的。要破解我们所面临的困局,就需要解决这两个问题。”

    孙泽生点了点头,“这两个问题就是堵住我们前进道路的障碍,不解决掉他们,农业种植基地就别想动工建设。可是我们怎么破解?”

    孙泽生和宋嘉依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哪怕是把未来之光公司的股权抵押出去,去贷款,也来不及了。时间对他们来讲,实在是太紧迫了。

    想了良久,孙泽生说道:“宋姐,我是这样想的。钱和人两个问题,咱们可以先捋一下顺序,钱的问题从农业种植基地提上日程之后,就开始存在,但是人的问题却是今天才刚刚发现的,这里面又牵扯到了周永晨,把原本只是缺钱的问题,搞得让我们很被动。我的意思是要先把人的问题解决掉,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解决钱的问题。”

    “可是怎么解决?”宋嘉依追问道。

    孙泽生摩挲了一下下巴,“看来只能请付部长帮忙了。”

    “付冬生?公安部的付冬生部长?”宋嘉依问道,“他跟我们建设农业种植基地有什么关系?”

    孙泽生笑了笑,“关系大了。宋姐,你别着急了。我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孙泽生给宋佳杰打了个电话,叮嘱了一番。

    第二天,宋佳杰亲自把几个优盘送到了孙泽生的手中,“姐夫,遵照你的吩咐,昨天晚上,我们派出人马,利用蛋式飞行器,对小康村极其周围的几个村子,进行了全方位的监控,那些东奔西走搞串联,意图对公司不利的人,我们都已经将他们的相貌拍摄了下来,他们如何串联,录像中也有记录。”

    孙泽生点了点头,“好,有了这些证据,我们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了。”

    孙泽生直接拨通了付冬生的电话,电话很开就接通了。

    “孙泽生,你不是在冀南市搞新的开发项目吗?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付冬生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有的话,就快点说,不用拐弯抹角的。”

    孙泽生淡淡地说道:“付部长,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像是问问你,看你能不能抽出一点时间来。帮我一个小忙。”

    “什么忙?首先声明,违背原则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付冬生说道。

    “没什么事,就是一点点的小事。你看你能不能给冀南市的公安局长奚洪湖打个电话,捎带着提一下我。”

    孙泽生很快就把他要委托付冬生半点事情,说了出来。付冬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小事,他还以为孙泽生会携带把孙氏戒毒法献出来的功劳,朝他狮子啊大开口呢。

    “好,我现在就给奚洪湖打电话。”付冬生也没有拖泥带水,他先挂断了孙泽生的电话。然后直接拨通了奚洪湖的电话。

    奚洪湖接到付冬生的电话,还有点不敢相信,可是当他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付冬生这三个字的时候,差点一蹦三丈高。

    付冬生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肯定最近几年,冀南市的治安状况很好,没有什么**发生,让奚洪湖好好珍惜这个来自不易的场面,注意防控。

    从始到终。付冬生都没有听到孙泽生,更没有提到孙泽生的公司,然后就挂断了电话。随后,付冬生又给孙泽生打了个电话。把他跟奚洪湖说的话,大概转述了一下,随后付冬生说道:“孙总,这次我跟奚洪湖的通话。算是我还你肯把孙氏戒毒法献出来的人情,以后,我们俩就两不相欠了。”

    孙泽生给奚洪湖打电话。两人闲聊了一会儿,然后说起他现在打算投资的项目,还说小康村的群众受到不明人士的安排,准备大肆串联,一旦引发**,后果不堪设想。

    奚洪湖知道孙泽生和付冬生的关系不一般,付冬生刚刚已有所指的一番电话,让他心中多少也有点数。“孙总,你放心,我保证,在你征地和后续施工过程中,绝对不会有一例针对你或者你的公司的事情发生。

    得到了奚洪湖的保证,孙泽生朝着宋嘉依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当天,从市公安局驶出来的多辆警车,就直奔小康村。这些警车到了目的地之后,一方面放大喇叭宣讲有关的政策,另外一方面,这些警|察也开始有选择的抓人。几乎是一夜之间,那些在最近几天偷偷溜进小康村的神秘人接二连三地被警|察抓扣了起来,警方美其名曰说接到群众举报,说这里在酝酿不好的事情,很有可能严重威胁到群众安全,让他们回去配合调查。

    小康村的村民看着这些给他们描绘了发财梦的神秘人,被警|察抓走,都有些懵了,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更高层的事情还在发生着。中央组织部下发命令,对邓副省长的位置进行调整,和预先预期的不太一样,邓副省长被安排到了粤西省做政协副『主席』,而不是以前盛传的把他调整到邻省作为高权重的常务副省长。

    冀州省省委省政|府对邓副省长的同级调往粤西省,而是做个养老的副『主席』,顿时都对邓副省长生出怜悯之心来,在他临走的时候,纷纷给他送来了礼物,安慰他。可是跟光辉灿烂的前途相比,这些费不了几个钱的礼物又能值得什么?

    就在中组部的官员催促邓副省长早点走马上任的时候,冀州省省委扩大会议在省会举行,省委书记在扩大会议上做了重要的讲话,在扩大会议上,他重申了总理要将经济产业转型放在首位的讲话,同时要求各地市都要认真学习领会,为自己治内的类似企业,创造良好的条件,不能让某些别有人用心的人,寒了那些真心想做事的企业家的心。

    在省委书记之后,省长做了补充讲话,省长毫不掩饰地把孙泽生的农业种植基地项目摘了出来,在他道讲话中做为一个典型的例子,提了出来。

    ……

    这些事情,孙泽生暂时还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搞清楚这些事情究竟是谁做的?能够做到这些,除非是有大能量的主儿,要不然,也是休想。

    孙泽生这会儿正高兴地合不拢嘴,就在他绞尽脑汁,准备解决钱的问题的时候,一个银行的负责人主动找到了他。要求借钱给他。

    这家银行是冀南市本地的一家商业银行,名字就叫做冀南银行。它的前身是冀南市城镇信用合作社,后来改组为冀南市商业银行,再然后,更名为冀南银行,这是一家中小型银行,资本金并不是太多,不过在它们的网站介绍上,它们的存款结余并不少,足有三百多个亿。

    过来找孙泽生的是冀南银行的董事长黄银华。他见到孙泽生说,开口就道:“孙总,真是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刚刚听说你办农业种植基地缺钱,我们冀南银行是市民银行,最乐于解决市民的燃眉之急。你作为一位土生土长的企业家,是咱们冀南市人的骄傲,你搞农业种植基地,又是盘活冀南市的经济。为老百姓做实事的项目,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冀南银行不能袖手旁观,所以我来了。说吧。你需要多少钱,只要不超过三十个亿,我们冀南银行全都贷给你。”

    孙泽生眨了眨眼,“我没有听错吧?”

    黄银华笑了笑。“孙总,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跟你说笑的样子吗?你没听错。你不是缺钱吗?冀南银行贷给你,贷款上限为三十个亿。”

    “为什么?那么多的银行不肯贷款给我,冀南银行作为一家小型的银行,竟然一下子贷给我三十个亿,是不是有点夸张呀?还有,你们贷款给我,有什么条件没有?”孙泽生问道。

    黄银华解释道:“其他银行不贷款,是因为他们认识不到孙总你的还款能力。对于你这样的优质客户,我们是非常乐意借钱给你的。至于肯贷三十亿,那也是我们综合衡量了孙总你的实力的,你要是没有这个能力,我们也不敢给你开出这么高的贷款额度。至于贷款的条件,除了利息之外,你不需要付出更多。”

    孙泽生说道:“不用我找担保,也不用我把什么东西抵押给冀南银行?”

    黄银华点了点头,“什么都不用。反正孙总你的公司,都在国内,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不是?”

    孙泽生呵呵一笑,“黄先生,你说话可真是有意思。我很感激你,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我孙泽生会感念你一辈子的。同时,我决定以后会更多地和冀南银行办理一些业务的。”

    黄银华和孙泽生两人是一拍即合,贷款手续办得非常的快,短短的一天工夫,三十亿的贷款就搬了下来,足额三十亿的资金就从冀南银行的账户上,滑到了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的账户上。

    孙泽生和宋嘉依心满意足地从冀南银行出来,黄银华亲自把孙泽生他们送出了冀南银行的总部大楼,等孙泽生他们走远后,黄银华『摸』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铁司令,我可是按照你的建议,把足足三十个亿贷给了孙泽生,你可不要晃点我呀?要是这三十个亿的贷款收不回来,我就算是卖身,也填补不上这个窟窿的。”黄银华说道。

    “老弟,你怕什么?我这个当哥哥的,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你就按照我说的,绝对错不了。古人不是说了吗,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你现在就是雪中送炭了。以后,孙泽生一定会经常念着你的好的。别的咱们不多说,冀南银行能够跟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搭上关系,那是个什么概念?每年拉个几十亿的存款,绝对是小问题。再说,你不想想孙泽生后面的人。”铁兆明说道。

    “我明白,我这不是怕万一吗?”黄银华还是有些忐忑。

    “不用怕,不会有万一的。”铁兆明的声音非常镇定。

    孙泽生拿到了多达三十亿的贷款,兴奋异常,马上就和周天宇打电话。

    结果周天宇还在省会开会,接到孙泽生的电话后,周天宇也很震惊,黄银华他是知道的,这家伙是个很精明的人,一向不做亏本的买卖,冀南银行就是在他的带领下,在最近几年,发展的势头十分的迅猛。

    周天宇一边说他会安排人,加快在小康村诸位的几个村子动员的力度,一边又给黄银华打电话。询问其中的缘由。

    一开始黄银华还不想说,后来周天宇拿出了他市长的权威,黄银华才透『露』是铁兆明让他这么干的。

    周天宇沉默了良久,眸子中的目光慢慢地坚定了起来。

    在省城开完会,周天宇回到冀南市后,马上布置起了工作,重点就是孙泽生的农业种植基地。周天宇在布置工作的时候,下了死命令,在今年年底之前,一定要让孙泽生把农业种植基地搞起来。为此。在两个月之内,小康村的拆迁必须全部完成,所有耕地的征收也要办妥。

    市公安局的行动,也把那些梦想着发大财的村民们给惊醒了,他们的要价开始逐渐地回复理『性』。其实,这些年因为城市扩建的原因,冀南市已经有很多村子经历过类似的拆迁,耕地也多有被占的经历,具体怎么个补偿标准。村民们心里都有数。

    而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这次给出的补偿标准并不低,甚至还要略高一些,如果村民们肯配合,还是能够拿到不少钱的。

    不过什么时候。都少不了钉子户。在市政|府组织的工作组的努力下,小康村绝大部分村民都签了拆迁协议,拿着补偿款,或是到其他村落户。或是到市里面购买商品房,但是还有八|九户人家,死活不肯签署协议。

    这八|九户在小康村的分布错落有致。任意两户都不挨着,如果不能够把他们的房屋给拆掉,小康村就没有办法重新规划和建设。

    市政|府的工作组不止一次做这些人的工作,但是没有一次成功的。于是,有人嚷着要强拆,有人嚷着要打官司,有的嚷着要找黑社会,总之见得光见不得光的手段,都有人提了出来。

    孙泽生对这些建议,一概没有同意,他亲自出面,跟这几户人家面对面的交谈,对他们提出的理要求,孙泽生一概没有答应,不过孙泽生承诺这几家除了享受到正常的补偿金之外,他可以安排他们到外面旅游一圈。

    这几户人家担心孙泽生行驶调虎离山之计,孙泽生却向他们保证,不取得他们的同意,绝对不拆他们到家,为此,孙泽生还给他们写下了书面保证。

    说是安排他们去旅游,孙泽生实际上是安排他们到燕京,去参加他的几家公司。让他们设身处地地去感受他公司的内部工作条件,福利待遇等等,让他们有个直观的了解。

    事先得到孙泽生的吩咐,武汉阳亲自陪着这几个钉子户转了起来,为了防止他们领会错孙泽生的精神,漫天要价,武汉阳还特地带着他们到木鹞精工转了转,让他们亲眼见证一下木鹞精工生产出来的武器装备的杀伤力。

    孙泽生和武汉阳的一番苦心没有白费,等到这些钉子户从燕京回来后,他们就只有一个要求了,就是希望孙泽生给他们子女一个到未来之光公司上班的机会。

    这些钉子户中,有好几家都有大学生子女,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有的甚至在家务农,在参观了未来之光公司,他们都快羡慕死了。相比起,多要个一二十万的补偿金,还是能够搞一个正式而又体面地工作,更让他们心动。

    随着这些钉子户签订了拆迁协议,大量的工程车辆开进了小康村,一夜之间,小康村被夷为平地。一般来讲,盖过房子的土地并不太适合复耕,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

    考虑到小康村位于所有耕地的中心地带,孙泽生决定把小康村做为整个农业种植基地的办公区和实验区。

    孙泽生洒下了大量的金钱,通过蒋国鹏请来了大量的各种各样的人才,对整个农业种植基地进行整体规划。

    冀南银行贷给孙泽生三十亿,未来之光公司拿出来了二十多个亿,这么多钱,比原来多出了十个亿左右,多出来的这些钱,孙泽生全都换成了土地,也就是他的这个农业种植基地,耕地面积不是两万三千多亩,而是三万多亩。

    要把这么大一块土地,设计成为一个包含水库,污水处理厂,肥料厂,加工厂等在内的综合『性』农业种植基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何进行合理『性』规划设计,孙泽生『插』不上手,自然有人帮他来做这件事。孙泽生这会儿把注意力放在了另外一件事上,就是农业种植基地最核心的厂区之一污水处理厂。

    经过核算,蒋国鹏给孙泽生请来的教授和副总工程师,觉得孙泽生把污水处理厂日处理污水能力设定为一万立方米就足够了。

    三万多亩的耕地,如果采用漫灌的方式,每日一万吨的水,肯定是不够用的。不过孙泽生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用漫灌的方式,他打算用滴灌的方式来灌溉,这样就会大幅度节约用水量,而且采用滴灌的方式,更加适合用水管理,可以错开灌溉的时间。

    不过日处理一万立方米污水的能力,孙泽生并不太满意,他最后还是确定把日处理污水的能力,设定成了五万吨。这样污水处理厂的投资额或许回大一些却为他将来的发展,留下了余地,要是将来万一需要更多的水,他的污水处理厂更不上,岂不是麻烦?

    至于多出来的四万吨污水处理能力,应该如何消化,孙泽生也有他的规划,非是发展高附加值的产业,把这四万吨的处理能力消化掉就是了。

    孙泽生坚持,教授和副总工程师也只有听从的份儿。反正钱不是他们的,他们只是提个意见而已。

    确定下来污水厂的污水处理规模之后,孙泽生开始在污水处理设备上打主意了。现代,污水处理已经是个比较成熟的领域,但是污水处理的代价并不费,处理一吨污水的成本在六七『毛』钱左右,这还仅仅是将污水处理成为中水,同时不计算污水处理之后,剩下的浓缩污水、污泥等的后续处理费用。

    如果要把污水直接处理成符合饮用水标准的直饮水,再把其他环节的费用算上,处理一顿污水的成本会飙升到十几块,甚至更多。

    孙泽生的打算很简单,就是要让污水处理的成本降下来,特别是将中水再处理成符合饮用标准的直饮水这一块,如果能够让成本下降到可以接受的地步,那么这将会产生一个非常明显的经济效益。

    一般人有这个想法,异于痴人说梦。不过对孙泽生来讲,就是从天机星3000数的专利中,随便找找的的事情。

    孙泽生为此,专门把江金龙从宝龙公司调了过来,在农业种植基地的资金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时候,江金龙就赶了过来,孙泽生把一堆的资料交给了他,让他研究。

    这段时间,江金龙把自己的体重愣是搞瘦了十几斤,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削瘦,不过他的收获是巨大的,根据孙泽生提供的资料,他搞出来了一个简易的污水处理厂设备,今天就是誓言的日子,如果这个简易设备能够成功的话,污水处理厂的成本就可以大幅度地削减下来。(未完待续……)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