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69章 掂量后果

    第369章掂量后果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孙泽生简单地回答了记者几个问题,便借口有事,离开了星光传媒,至于想借助记者之手,给星光传媒施加压力的刘鑫玉,这会儿则没有多少人理会,最多也就是有记者捕捉她两张照片而已。

    刘鑫玉这会儿是彻底慌了神,如果今天的会面曝光,她就要背负一个爱耍大牌的负面形象,以后绝对不会有那家大牌公司签她,就算是有,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在星光传媒当一姐的感觉?[

    “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跟我去见经理?”刘鑫玉叫嚷道。

    孙泽生是不会去关心刘鑫玉如何跟经理谈条件,他也就是凑巧了,碰上刘鑫玉这么一档子事,才会插一手,要是没有碰上,他或许连看都不会多看刘鑫玉一眼。

    离开星光传媒之后,孙泽生又折身前往新文化培训中心。这里有一件大事,对新文化培训中心来讲,十分的重要。

    新文化培训中心主办的第一期孙氏戒毒法培训班,马上就要结业了。公安部和卫生部组织了相关的专家,准备对所有的学员进行一次考核,借此,验收一下新文化培训中心的教学成果,顺带着看看这种培训班是否有大规模广的可能性。据说,联合国也会派高级官员过来查看。

    这件事对新文化培训中心来讲,意义非凡,又是张立听从孙泽生的话,离开星光传媒,直接参与的第一件事,孙泽生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对张立给予一定形式的支持。

    孙泽生到了新文化培训中心之后,第一个见到他的人是妈妈冯月英。

    “儿子,你最近往这里跑的挺勤呀。是想张立了,还是闲得慌?”冯月英挡住了孙泽生的路,问道。

    孙泽生讨好地笑道:“妈,我想你了,特意过来看看你,不行呀?”

    “想我,你糊弄谁呢?人家都说有了媳妇,忘了娘,你还没有娶媳妇呢,就快把你娘我忘干净了。”冯月英抱怨道。

    “我哪儿敢呢?妈。家里面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他们还好吧?”孙泽生问道。

    “好,好的不得了,好的都有些不自在了。”冯月英刚刚回了一趟冀南市的家,“你请了那么多人伺候他们,他们过得比电视里面的地主还舒坦。”

    “舒坦就好。妈,张立人呢?”孙泽生问道。

    “哼,还说不是来找张立的?她这会儿正和沈主任一起陪着好几个大官,还有外国人。视察参观多媒体教室呢。”冯月英说道,“那一男一女两个老外,据说来头吓人,是联合国的。”

    孙泽生笑了笑。“光他来头多么的吓人,这都是给咱们送钱的。妈,咱们又有生意上门了。”

    “什么生意不生意的,你别整天只想着赚钱。多抽时间陪陪张立。对了,回头让小晶、小津还有那个宋嘉依都多过来看看妈,妈也怪想她们的。”冯月英说道。

    “知道了。我去多媒体教室那边看看。”孙泽生抱了抱冯月英。然后朝着多媒体教室那边走去。

    孙泽生赶到多媒体教室的时候,就见一堆人堵在某间多媒体教室的门口,多媒体教室里面不时的传出掌声和笑声。

    孙泽生顺着走廊走了过去,趴在教室的后户,隔着玻璃,往里面看。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碧眼的白人站在讲台上,说着一口镚儿流利的英语,在演讲着什么。

    孙泽生听了一会儿,发现这老外说的非是当今社会如何深受毒品的侵害,希望众位学员多多努力学习,为全世界消灭毒品危害做出贡献,另外,他还邀请有志之士,加入联合国,到国外广孙氏戒毒法。[

    孙泽生摇了摇头,这还没有验收呢,就有人开始来挖墙脚了。不过这墙角不是自家的,谁愿意挖就让他挖去。

    又看了一会儿,呆在多媒体教室教室的有关人员全都出来了。沈月兰一眼就看见了孙泽生,连忙说道:“那位就是孙氏戒毒法的创始人,也是我们新文化培训中心的出资人。”

    刚才那位站在讲台上鼓动人到国外去的白人大步流星地朝着孙泽生走了过来,用英语说道:“孙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孙泽生跟对方握了握手,“没有翻译吗?麻烦给翻译一下。”

    沈月兰暗中直翻白眼,自己这个老板曾经获得过外国语演讲大赛的冠军,据说掌握了好几门外语,这会儿怎么又嚷着要找翻译了?

    一名带着眼睛的男子站了出来,“孙先生,威尔逊先生再向你问好。”

    “问好呀?好,你也好,威尔逊先生。欢迎各位领导,还有外国朋友到我们新文化培训中心考察和指导工作。”孙泽生用纯正的普通话说道。

    威尔逊大概是为了方便跟孙泽生交流,换上了普通话,“孙先生,我来自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我诚挚地向你发出邀请,希望你能够到联合国,和来自全世界的预防和治理毒品危害的专家们进行交流。我想他们会对孙氏戒毒法非常感兴趣的。”

    孙泽生想都没有想,就断然否决道:“感谢威尔逊先生的好意,不过我很忙,根本抽不出时间来,到国外去。至于交流孙氏戒毒法,就不必万里迢迢的去纽约或者日内瓦了,燕京就挺好。我们新文化培训中心的大门始终是向全世界有志于消灭毒品危害的朋友敞开的,只要在这里学习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够掌握孙氏戒毒法的要领。”

    刚才那个翻译又蹦了出来,“孙先生,你怎么能够拒绝威尔逊先生的邀请呢。威尔逊先生是代表联合国,代表全人类的,多少人想去联合国,还去不成呢。”

    孙泽生横了翻译一眼,“你喜欢去,你去。”

    威尔逊插话道:“孙先生。你如果没有时间的话,我也不强求,不过我的邀请一直是有效的。”

    翻译哼了一声,低声道:“一点素质都没有。丢人丢到联合国去了。”

    孙泽生瞪了翻译一眼,问陪同威尔逊一起过来的公安部的人,“这是哪里弄来这个一个极品翻译呀?我跟威尔逊先生交谈,轮得着他夹杂自己的私货吗?这翻译怎么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呀?你,以后是我们新文化培训中心不受欢迎的客人,我们拒绝接待你。”

    翻译差点跟孙泽生急眼,公安部的人连忙拦住了他。“孙总,我们回去后,一定加强教育。”

    孙泽生冲着翻译摇了摇头,“这哥们是哪头的呀?怎么胳膊肘可着劲儿的往外面拐?他是你们公安部的?那就危险了。”

    因为翻译的事情,威尔逊他们讨了个趣,他们匆匆地在新文化培训中心转了一圈,就离去了。这次他们只是打个前站,真正的考核还在后面。

    到了傍晚的时候,孔天顺给他打电话。约他见面。

    两人在一家不起眼的小饭馆见了面,孔天顺开门见山一句话,就把孙泽生吓了一跳,“老弟。哥哥我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现在我已经不是燕京市公安局的处长了,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

    “孔大哥,你这是唱的哪一处呀?”孙泽生一头雾水地问道,“你不是还要报仇雪耻吗?停薪留职。还有什么作用呀?”

    “我就是要报仇雪耻,所以才办理的停薪留职。我现在已经基本摸清了栗梅的贩毒网络,他们的毒品都是从南美洲那边走私过来。偷运到羊城市,然后再通过他们的特定网络,往包括燕京、津门市在内的地方发货。我这次停薪留职,就是要去一趟羊城市,把他们的窝点给端掉。这一去,时间太长,如果我一直不上班,容易惹人注意,我就谎称要到南方做生意,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孔天顺说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我祝孔大哥你马到成功。”[

    孔天顺端起酒杯,跟孙泽生碰了一下,“我这次是抱着不成功就成仁的念头去的,我以前想过把自己这条命都舍掉,也要把他们绳之于法。不过现在,有了你资助的蛋式飞行器,我觉得我还是有很大的把握全身而退的。老弟,我这次要是能够成功,你居首功。”

    孙泽生呵呵一笑,“我算什么首功呀?给我个末等功,我就很高兴了。对了,孔大哥,你们这次去,差旅费够不够呀?”

    孔天顺讪讪一笑,“还行吧,我凑了个一百多万,够我们几个人用了。”

    孙泽生说道:“羊城那边消费水平不比燕京低,你们到了那边,需要的花销一定不少。一百多万,怎么能够?孔大哥,你把你的账号给我,我再给你一百万。”

    孔天顺忙道:“老弟,我怎么能够要你的钱?”

    孙泽生说道:“这不是要我的钱,你们去羊城市,是为民除害去的,我表表自己的心意,理所应当。孔大哥,你要是当我是兄弟,就赶快把账号告诉我。”

    一时间,孔天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凭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找人要个百八十万,实在是太容易了。可是那种要,是索贿,也是他不屑做的,不像现在这样,孙泽生又是给他蛋式飞行器,又是给他钱,每次都给到了点子上,都是他最需要的东西,让他法拒绝。

    况且,孙泽生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要求到他的时候,在这样的前提下,还给他装备和钱财,这就不是简单地送好处的问题了。

    孔天顺端起了酒杯,“老弟,啥都不说了。哥哥我要说的话,全都在酒里。”

    孙泽生见气氛有些凝重,便转移话题道:“孔大哥,今天我碰到一个极品翻译,我跟你说说。”

    孙泽生三言两语,就把那个翻译的表现说了一遍,孔天顺冷冷一笑,“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是免不了有这样的极品。对了,那个翻译长什么样子?”

    孙泽生想了想,“个头不高,带着一个眼睛。大概三十岁左右。哦,对了,他的上嘴唇靠左的位置,有一个红痣。”

    孔天顺一愣,他用手在自己的脸上比划了一下,“他的红痣是不是长在这个地方?”

    孙泽生点了点头,“不错。怎么,孔大哥,你认识他?”

    孔天顺苦笑,“老弟。你可能捅娄子了。这个翻译可不是普通的翻译那么简单,他可是一个典型的官三代,太|子|党。他爷爷曾经做过外交部的副部长,他爸爸在驻美大使馆工作,他妈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是个手握实权的副处长,实权很大。你得罪了他,我肯定他一定会向他妈告状,到时候。他妈一定会鼓捣着查你的公司的,老弟,你可要早作准备呀。”

    孙泽生皱了一下眉头,“这么说。我还真没有说过,那家伙真的是个极品。”

    孔天顺说道:“老弟,县官不如现管。你一定要慎重对待此事,如果他们真的要查你。足够你喝一壶的。你说你旗下未来之光公司、醒神公司可都是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打交道的,他们想在这两家公司炮制点问题,实在是太容易了。”

    孙泽生不在意地说道:“没关系。他们愿意查,就让他们查,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孔天顺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不能够让孙泽生更加重视一点,他暗中决定回去之后,把这件事跟父亲孔长瑞说说,让孙泽生在有需要的时候,让父亲干涉一下。

    孙泽生不是不在乎,实际上,他只是不想惹麻烦而已。不过孙泽生更喜欢把麻烦的矛头扼杀在摇篮里,正当他准备对那个嘴角长着红痣的翻译一家进行监控,搜集他们家违法乱纪的问题的时候,对方已经抢先一步下手了。

    第二天一大早,燕京市工商局、燕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部门的执法车,就开到了未来之光公司的新厂,他们说接到了举报,说未来之光公司在生产美丽如歌牌青春霜系列化妆品、星光系列化妆品等产品的时候,违法添加含有二英的添加剂,严重wexe到了消费者的生命健康,所以他们依法要对未来之光公司的产品进行抽检,同时在抽检结果出来之前,未来之光公司的产品不准流入市场。

    这次出动,可不仅仅是执法部门去的,就连国家级新闻媒体都去了两家,对执法检查的全程进行了跟踪采访。

    武汉阳急的一蹦三尺高,他拿着厂里的化验室的检验报告,还有有关部门的批文,给燕京市工商局、燕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人看,对方连看都不看一眼,只说让武汉阳配合他们的工作。

    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武汉阳不敢做主,他连忙打电话,向孙泽生和宋嘉依汇报情况。

    孙泽生说道:“他们不是让我们配合吗?那我们就配合他们,让他们对我们的产品进行抽检。不过有两条,你要记住。第一,他们抽检的同批次产品,我们要送样本,到不同的检验机构去,如果可以的话,送到欧洲、美国去。我们要客观公正的检测结果。第二,他们带走多少样本,都要登记造册,一定要给我钉死了,不要让他们乘火打劫。”

    武汉阳得到了孙泽生的指示,心中有了底,他带人打开仓库,让这些人到仓库随机抽取样本,对其进行有害物质检测。果然不出孙泽生所料,这些人简直跟强盗似得,不是拿个一两瓶,而是整箱子往车上搬。

    要知道一箱子就有数十套化妆品,市值超过了一二十万,他们搬走几箱子,那就是小一百万了。这么多的化妆品别说是化验了,就算是给全国市级以上的检测机构送一份样品,都绰绰有余了。

    武汉阳拿出一份清单来,让搬走化妆品的人签字,对方却是死活不肯签,“还怕我们拿你们的东西呢?你们的产品中有二英,白送给我们,我们都不要。赶紧的,让开,不让开,我们就告你一个妨碍公务罪,抓你去坐牢。”

    武汉阳耐心地说道:“我们的产品中是否含有二英,这还是没有定论的事情。所谓疑罪从,在没有正式结论之前,我们的产品还是具有相当价值,你们连个签字都没有,就要搬走价值数十万之巨的货物,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燕京市的执法人员的素质不会这么低吧?另外,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受人指使,抑或者是真的在秉公执法,我劝各位一句,不要让人当枪使了,更不要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就做出一些事后会让你们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我希望各位一切都能够依法行使,不要做一些有违规定的事情了。”

    “你这是在wexe我们?”一个穿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制服的工作人员面色不善地说道。

    武汉阳说道:“我不是wexe你们,只是在善意的提醒。未来之光公司是一家港资背景的三资企业,同样还是燕京市政府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你们在不守法的前提下,对待我们这样一家企业,最好掂量一下后果。”(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