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66章 换人风波

    第366章 换人风波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在孙泽生的设想中,一个全自动化的生产车间,应该是一个人影子都看不到,就连维修工,都不是人类出任,而是维修机器人。扫地的话,也有清洁机器人。人类负责的,应该是除了生产之外的其它领域。

    孙泽生在前世的时候,他的公司就是这样。不过显然,这种公司超过现代科技太多,实在是不适合在现在这个时候推出。

    这里面牵涉的问题实在是太多,自动化控制,人工智能,工业机器人等各方面的理论,都有可能因为全自动车间的推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孙泽生现在可没有能力去控制这些变化朝着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所以他也就只有克制他的冲动。另外,孙泽生多少也有点不忍心因为他,而导致成千上万的人失业。他不敢保证其他公司如何,至少现在在为他工作的人,只要不犯他不能容忍的错误,他就愿意给他们一份工作,让他们养家糊口,有不错的一份收入。

    看着这条生产线,每个人都有一种五味杂陈的滋味。他们不敢想象一旦这种全自动生产线推广开来,会对整个社会产生多么大的冲击。他们作为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的高层,不会受到波及,可是他们的亲朋好友呢?他们的子孙呢?

    江金龙问道:“孙总,我想请示一下,这款生产线,我们是否能够将其做为宝龙公司的产品,向我公开销售呀?”

    孙泽生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了。我已经整理了一份目录出来,回头,你按照目录。将这条生产线相关的一些技术申请了专利之后,就可以对外公开销售了。”

    还没等江金龙点头,武汉阳就急道:“老板,我认为你的这个决定,有些不太妥当。这是一款化妆品的生产线,多个化妆品品种不管是瓶装的,罐装的,还是袋装的,都可以在这条生产线上生产,一旦公开上市。就很有可能被我们的竞争对手买走。对方只要安装起来,其成本会马上下降许多,其竞争优势会更加的明显,这会让我们失分的。”

    孙泽生笑着摇了摇头,“我们的竞争优势从来都不是因为成本,而是因为我们的产品技术含量比他们更高,没有同类产品能够比得上。说什么成本优势,纯属杞人忧天。”

    武汉阳说道:“老板,话不能这样说。我们的产品不能一直走高端路线。中低端市场同样是一块不可忽视的肥肉。

    我们的竞争对手洁净公司,旗下有多款产品,每年的销售额都超过了十亿美元,而这些产品无一例外都是走的大众路线。而且因为成本低廉,利润同样是十分的丰厚。我们正研究着开发中低端的产品,丰富我们的产品生产线,和洁净公司、英荷联合等进一步的短兵相接。挤压他们的利润空间。

    在这个时候。如果他们购买了全自动生产线,大幅度降低一线工人所带来的人力成本,对我们就会形成巨大的压力。”

    孙泽生皱了皱眉头。“这样,宝龙公司那边把这款生产线的售价订的高一点,让他们因为少雇佣工人所节省下来的资金,全都用在购买生产线上。江总,回去之后,你们抓紧时间,核算一下,看看顶一个什么样的价格出来。不要怕贵卖不出去,你们就想着要么不开张,一开张就够吃三五年,的,就行了。要是能吃个十年八年的,更好。”

    江金龙忙道:“是,孙总。”

    孙泽生拍了拍巴掌,“好了,大家各忙各的去。武汉阳,你留下。”

    众人散去,只有武汉阳留了下来。“老板,你有什么吩咐?”

    孙泽生说道:“这条生产线列为未来之光公司最大的机密之一,尽最大的可能,禁止任何人靠近。就算是本厂的工人参观,也不要让他们进入到车间里面,就在外面看,就行了。”

    武汉阳连忙点头,“我会安排人二十四小时看着这个车间的。”

    孙泽生点了点头,“就这么办。武汉阳,新厂的建设基本上就要完了,到时候,旧厂会撤销,你的办公室也要彻底的从亚美日化厂那边消失了,到时候,咱们俩就不能够像以前那样天天见面了。”

    “是呀,老板,这是我最遗憾的地方。说实话,旧厂那边虽然设备简陋,生产能力不足,但是时刻能够聆听老板的教诲,觉得心里特踏实,什么样的困难都能够克服。一想到以后要离开老板,不能天天见到老板,我的心里就空落落的。”武汉阳动感情地说道。

    孙泽生呵呵一笑,“你这话,我怎么听起来感觉我像乾隆,你像和珅呀?”

    武汉阳讪讪一笑,“让老板你看穿了?”

    孙泽生笑道:“你用不着说这些煽情的恭维话。好好干,比什么都强。以后,你就需要真正的独当一面了。

    未来之光公司目前是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系统中最赚钱的一个公司,甚至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无法改变的一个事实,我将它托付给你,希望你能够带领未来之光公司,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把未来之光公司带到一个又一个高峰上去。

    我希望不久的将来,未来之光公司可以成为全球最大的日用化妆品公司之一,再等上一段时间,可以成为全球最大的日化公司。”

    武汉阳连连点头,“感谢老板的信任,我会努力的。”

    孙泽生拍了拍武汉阳的肩膀,“你想要什么,我心里很清楚,我希望你能够用你的能力,向我证明,你不仅仅可以成为我雇佣的高级职业经理人,还可以成为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武汉阳眼前一亮,他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激动。这是孙泽生第一次跟他讲,有意让他成为生意上的伙伴,这可不是那次他出钱,参与孙泽生的集资,一起购买宝龙公司的时候。“老板,请你看我的表现。”

    孙泽生点了点头,“好,我就等着看你的表现。”

    孙泽生没有在未来之光公司久留,他准备到星光传媒那边看看。

    徐云津这段时间忙的要死,她现在正在拍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电影。她原来拍摄的一个人的爱情故事。取得了不小的反响,使得她对她现在拍摄的这部电影,多了很多的期许。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徐云津承受的压力也相当的大,她决绝地拒绝了她导师的建议,坚持由星光传媒独资拍摄由孙泽生撰写剧本的新电影。

    这年头,娱乐公司不少,很多有钱人觉得影视剧能够赚钱,都纷纷下海。组建传媒公司,筹拍电影电视剧。不过实际上,这里面的水深的很,赚钱的公司是不少。但是赔钱的更多,甚至有些赔的当了裤子的,也不是没有。

    目前比较成熟的运作方式,就是联合出资。即便是在电影业极其发达的好莱坞。很多风靡全世界的电影都是几家大公司联合起来,按照出资额的多少,确定最后的收益。

    像徐云津这样。基本上就是蛮干,一点都不按照商业规律来。

    孙泽生感动于徐云津对他的信任,再加上,他们俩也算是恋人了,他也不能真的一点都不管星光传媒的事情,觉得自己有责任过去给徐云津鼓鼓劲。

    徐云津拍摄电影的地点,在燕京电影厂的摄影棚,这里设备齐全,只要肯花钱,拍摄起来十分的方便。

    孙泽生赶过去之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远远地看着徐云津给演员说戏。

    徐云津拍摄的这部电影,同样是个爱情题材,据孙泽生所知,这部电影的票房还是相当不从的,投资相对较少,加加减减下来,最后的收益还是相当可观的。

    徐云津给演员说了一会儿戏,然后又坐回到摄像机后面,让演员重新再来一遍。

    这是一场吻戏,女演员是一名小有名气的明星,是星光传媒好不容易从其他公司挖来的。人长得还算漂亮。跟他演对手戏的,则是星光传媒一个彻头彻底的新人,人长得比较帅气,形体很不错,如果好好包装一下,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全民偶像。

    男演员和女演员拥抱在一起,两人深情凝望,当两人逐渐靠近,两张嘴就要贴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女演员突然把头扭到了一边。

    徐云津气的喊了一声:“cut。刘鑫玉,你到底怎么回事?”

    “导演,我是玉女,你让我拍吻戏,我的玉女形象不就毁了吗?”刘鑫玉说道。

    徐云津说道:“你说什么鬼话呢?谁说玉女就不拍吻戏了,又不是让你拍床戏。刘鑫玉,我跟你讲,这场吻戏已经拍了二十几遍了。每次都因为你的原因,拍不下去。我告诉你,你再不好好演,我就换人了。”

    孙泽生摇了摇头,站起来,走了过去,“小津,休息一下。”

    徐云津猛然听到孙泽生的声音,又惊又喜,她连忙喊道:“好,休息半个小时。”

    丢下她的一干手下,徐云津冲到孙泽生身边,张开双臂,就扑到了孙泽生的怀中。

    孙泽生抱着徐云津,笑着拍了拍徐云津的背,“好了,你的手下都看着你呢。咱们找个地方说话。”

    徐云津点了点头,她拉着孙泽生手,朝着摄影棚外面走去。

    摄影棚外面有那种小摊,撑着太阳伞,摆放着桌椅,售卖果汁,咖啡之类的饮料和小甜品。孙泽生和徐云津坐了下来,徐云津问道:“老公,你最近不是一直在忙吗?怎么有时间来看我呀?”

    “我要是不过来看你,还不知道你这么辛苦?拍戏累不累?”孙泽生笑着问道。

    “能不累吗?你是不知道那个刘鑫玉耍大牌到什么程度。要不是我们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可以取代她的演员,我真想把她开掉,换个演员。”徐云津抱怨道。

    孙泽生笑了笑,“那就把她换掉呗。你不仅仅是这部戏的导演,还是星光传媒的大老板,刘鑫玉连这一点都认识不到,只顾着耍威风,这样的人留在公司里面。一点好作用都起不到,要她作甚?”

    徐云津为难地说道:“可是这部戏已经排到了一半儿了。中途换人,前面拍摄的就得作废,何况,我们现在拍得基本上都已经到了最后,按照计划来讲,再有两场戏,整个拍摄就要杀青了。随后,就要进入后期制作阶段了。如果换人,预算肯定要超支的。”

    孙泽生笑道:“你换人就是。预算超支,肯定不会的。回头,你把拍摄下来的所有毛|片,一起给我,我来帮你偷梁换柱。”

    “偷梁换柱,怎么个偷梁换柱法呀?”徐云津连忙问道。

    “当然是把你前期拍摄的有刘鑫玉的画面,全都替换成新演员的画面了?”孙泽生笑道。

    “替换掉?怎么替换?用电脑吗?老公,你这样做,很贵的。比重新拍摄。还要贵。”徐云津还是相当了解cg的行情的,想这种不会被观众分辨出来的替换,那价格绝对是天文数字。

    孙泽生笑了笑,“钱多钱少。你不用担心,又不用你花一分钱。”

    “花你的钱也不成呀。”徐云津说道。

    “不用花一分钱。我有办法一分钱都不花,就把这件事办好。”孙泽生笑道。

    “真的?”徐云津问道。

    孙泽生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比珍珠还要真。你回头把毛|片给我就是。”

    徐云津点了点头。“好,你说怎么就怎样。我回头就让人把毛|片给你送去。”

    孙泽生和徐云津又说了一会儿话,徐云津的助理找了过来。“导演,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大家让我过来问问,还要继续拍摄下去吗?”

    徐云津站了起来,“拍,当然要拍了。”

    孙泽生跟着站了起来,“我过去看看。”

    徐云津和孙泽生重新回到摄影棚,刘鑫玉在几个助理的簇拥下,跟个大小姐似得。

    徐云津拍了拍巴掌,“我宣布一件事情,这场戏将会是最后一次拍摄,如果拍摄不成功,原因是谁造成的,谁就给我卷铺盖滚蛋。我徐云津手下不养不听话的人。你们谁要是想耍大牌,就到外面给我耍去,别在我眼前晃悠。刘鑫玉,你干什么呢?听我说话吗?”

    刘鑫玉懒洋洋地把耳机拽了下来,“听到了。”

    “听到就好,现在大家各就各位。三分钟之后,正是开拍。”徐云津又开始指挥起众人来。

    有了她刚才的警告,所有人都抖擞起来精神,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就连刘鑫玉身边的几个助理都变得紧张起来,只有刘鑫玉还是一副懒洋洋地模样。

    三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刘鑫玉和那名男演员又出现在摄像机镜头的前面。

    同样的场景再现,当男演员的嘴唇就要落在刘鑫玉的玉唇上的时候,刘鑫玉还是把头扭到了一边。

    “刘鑫玉,你到底怎么回事?”徐云津急了。

    刘鑫玉说道:“导演,他好丑呀,能不能换一个人给我演对手戏呀?”

    徐云津冷哼一声,“不用换了。刘鑫玉,我刚才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你不用继续演下去了。我正式通知你,你被我们星光传媒正式解雇了,回头,我会让财务跟你结账,和你解除劳动合同的。”

    “导演,你不能解除合同呀,请你再给刘鑫玉一次机会。”刘鑫玉的一名助理连忙说道。

    “三姨,不要跟她说,不就是解除合同吗?谁怕谁呀?这个烂角色,我早就不想演了。咱们走。”刘鑫玉一挥手,迈开大步,扬长而去。

    众人一下子都懵了,谁也没想到徐云津会真的把刘鑫玉给炒了鱿鱼,更没有想到刘鑫玉说走就走,这戏都拍到这个程度上了,还怎么拍下去呀?

    “徐总,刘鑫玉走了,我们怎么办?”摄影师问道。

    “怎么办?当然是继续拍下去了?”徐云津不耐烦地说道。

    “没有女一号,我们怎么拍呀?”摄影师问道。

    徐云津一愣,她猛然想了起来,把刘鑫玉撵走,她是痛快了。但是没有了演员,这戏可就拍不下去了。她在燕京电影厂租赁的摄影棚,可是按天算钱的,拖一天,成本就要增加好几万。

    “老公,我不管,这个馊主意是你出的,你得给我想办法解决。”徐云津连忙向孙泽生求援。

    孙泽生笑了笑,“这个很简单。你找一个个头跟刘鑫玉差不多人,然后跟男一号演完这场戏,就可以了。剩下的问题,我来解决。”

    “真的?”徐云津再次质疑起来孙泽生,不是她不相信孙泽生,而是孙泽生说的,怎么听,怎么有些不靠谱。

    孙泽生笑了笑,“真的,比珍珠还要真。你就听我的,就是了。”

    徐云津咬了咬牙,“好,我信你。各部们注意,赶快去给我找人,到外面找个临时演员,动作快点。”(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